第111章 拆台的璟王/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两天九月为了证明自己吃的很少,在人前,平时能吃两个鸡腿的他尽量只吃一个,连钟爱的小零嘴也尽量只闻一个味儿,馋的他看见吃的眼睛都能冒绿光。

晚上该要歇下的他肚子小肚子咕咕叫,一个人正在被窝里面偷吃今天偷偷藏起来的点心,突然头顶一亮,就看见一个楼雪胤笑盈盈的站在他的床前。

还不等他说话,没有经过九爷的同意,眼前的叔叔就把九爷带到这里来了。

可是,某个小娃不高兴了,都将九爷带到这里了,却不请九爷吃好吃的,自己吃算什么?

九月矜持了一会儿,见某个叔叔吃的实在是香,便也忍不住了,放开小手,噔噔噔的过来,走到楼雪胤身边,仰着脖子开口道:“九爷不轻易陪人的。”

一闪一闪的大眼睛黝黑明亮,透着一股机灵和狡黠,右眼眼角下的泪痣嫣红瑰丽,小小的人儿精致漂亮的不可思议。

便是楼雪胤,都忍不住想要怜惜这小小的孩儿。

见九月像是一只小馋猫一般,楼雪胤指了指一边的凳子,示意九月坐下:“九爷不轻易陪人,如今却主动与在下同桌而食,倒是在下的荣幸了!”

九月却不懂他唧唧歪歪的说个什么劲儿,手足并用的爬上石凳,开始大吃特吃,大有风卷云残,狼吞虎咽之意。

九月是个十足十的小吃货,这是毋庸置疑的。

这两天小心翼翼,连吃个饭都不敢吃多了,生怕被人嫌弃,着实苦了小家伙。

如今,这个叔叔有好吃的,真的是不吃白不吃!

楼雪胤玉指把玩着酒杯,看着对面一手拿着鸡腿,一手拿着一个水晶蒸饺,吃的满嘴是油,眸中不由自主的软了下去。

九月睁着星星眼,鼓着腮帮子,口齿不清的道:“叔叔大晚上的,不是因为没人陪,所以想找个人喝酒吃肉吧?”

“怎么不会?”某个娃娃明明是个小不点,如今却装小大人一般的模样,怎么看怎么鬼机灵。

见小家伙又拿了一颗贡丸啃了一口,鲜美的汤汁儿顺着小嘴往下流,着实可爱。

楼雪胤看到小家伙这吃相,却不由得蹙了眉头:“你父王可是缺了你的吃食?怎么看着,就像城西巷子里面食不果腹的难民一般。慢点吃,积了食,难受可别赖我。”

九月看了一眼楼雪胤,晃着小腿继续搜刮:“九爷吃饱了,就可以少用一点自家粮食了。”

楼雪胤不解:“少用一点自家粮食?”

“嗯!哥哥说食有时,且要有节制,饭足七分,才是养生之道。所以哥哥每餐只用一点点,娘亲可喜欢哥哥了。九爷其实也能吃的很少的。”

楼雪胤看见狼吞虎咽的小家伙,嘴角抽了抽,这便是小家伙嘴里说的吃的很少?

这小家伙是打算在这里吃饱了,然后饱着肚子回家,告诉娘亲他其实不饿,能吃的很少?

于是楼雪胤很善意提醒:“九爷觉得,娘亲喜欢哥哥,是因为哥哥吃饭很少?”

九月嘟了嘟嘴,眸子黯了黯,带着几分委屈之意:“娘亲说有哥哥一个孩子就够了,两个孩子很多。”

提起这个,九月心里就慌得厉害,一想到自己的病,他又是失落又是委屈,泪水啪啪的往下落。

“娘亲说,哥哥吃的少,还不吃零食,九爷以前可爱吃零食了。其实,九爷喜欢吃糖葫芦,可糖葫芦就两文钱呢,不贵的,九爷也只吃了几串,哥哥说糖葫芦吃多了,牙会坏……”

小娃娃突然放声大哭,楼雪胤立马有几分失措,甚至有几分心疼。

楼雪胤如何不知道九月这是受委屈了?

他不了解倾恒,却很心疼九月。

楼雪胤一直不会忘记,跟着尹穆清,在千金揽尽,盗走他血玉的小九月,天真纯然,又如猴儿一般狡黠,说不出的招人爱。

见过小九月装模作样的楚楚可怜,也见过他耍赖撒娇时的机灵可爱,何时见过小家伙这般委屈失落伤心绝望的模样?

霎时便心疼了。

先入为主,虽然楼雪胤知道长孙殿下是尹穆清的孩子,可是他对小倾恒是没有半点好感,如今看见小九月这般,自然而然的想到,这小家伙定是在王府受委屈了。

楼雪胤起身,玉手放在九月的头上,揉了揉:“傻孩子,璟王府养了几百成千的人,还能养不起一个孩子么?娘亲喜欢哥哥可不是因为哥哥吃的少。”

九月抬眸,抽搭了一下鼻子,哽咽道:“真的么?”有些迟疑,有些疑惑,但是更多的浓浓的期待。

但是一想,他又垂了眼帘:“九爷都知道,哥哥很优秀,他看书多,会写字,骑马射箭样样精通,可是,九爷只会生病。”

九爷只会生病……

这几个字仿若一击重锤,敲在楼雪胤心间,只觉得闷疼的难受。

他完全理解,一个人被病痛缠身的那种无奈和痛苦。即便是一个大人,都难以忍受,还不说是一个懵懂无知的小孩子?

楼雪胤只觉得内心有一股火,烧的心脏灼痛难耐。

是谁给孩子说这些话?他一个孩子,定是不会想到这些事情的。

楼雪胤一下便想到了倾恒,或许,倾恒也是一个小孩子,不会懂什么,可是,一个在宫中长大的孩子,不会有童年,必定也比九月懂事,心眼觉绝对是九月比不上的。

那个孩子,会真的待九月如手足么?

这定是不能的。

皇家无手足,恐怕,那个孩子比谁都清楚这一点。

然,是她所出,楼雪胤自然是有几分期望,愿意相信一二。

楼雪胤拿出帕子,擦了擦九月脸上的油腻,勾唇勾起一抹笑意,开口道:“莫哭了,便是圣人,也不可能对身边的人一视同仁,你身处皇家,又如何期待能被同等相待?一碗水端平,很难。”

“萧倾恒生于皇家,长于皇家,恐怕,还未学习走路,便开始学习礼仪,身边的人都是人精,他自然懂得如何讨人欢心,你娘亲喜欢他,不足为奇。”

九月似懂非懂,长长的睫毛上面挂着几颗泪珠,呆萌可爱,楚楚可怜的模样,别提多可人了。

娘亲喜欢哥哥,这个生毋庸置疑的,可是,为什么阿胤叔叔的话听着不怎么舒服呢?

“九月是不是在担心,娘亲喜欢哥哥,便不再喜欢你了?”

“燕飞姐姐说,以前娘亲很疼九爷,现在有了哥哥,便不再稀罕九爷了。燕飞姐姐还说,哥哥会抢九爷风头,可是,九爷才不信呢,哥哥很好。”

燕飞?

一个小丫鬟,楼雪胤是不甚了解,自然没有注意。

小家伙能喊的这么亲切,定是亲近之人。

楼雪胤坐在九月对面,伸手拢了拢九月的肩上的披风,低声道:“九月不信也好,人活着,一心算计和防备也是累。只是,与其在这里自怨自艾,胡思乱想,九月何不如自己去探知确认一番?”

“确认?”确认娘亲是不是还在乎他?确认哥哥是不是会想着抢他的风头?

楼雪胤起身,招了招手,一黑衣人落下,默不作声的收拾碗筷。

“去确认一下,是否,皇家真的无手足。”

皇家无手足?

九月只觉得这几个字仿佛有千斤重,压在他的心间,直教他呼吸都觉得困难。

怎么会这样呢?为什么他们都在说哥哥的不好呢?九月内心有几分寒意。

“九月不敢赌?”楼雪胤看见小九月突然煞白的小脸,勾了勾唇角,倾身捏了捏九月白嫩细致的小脸:“还是,不信任哥哥?”

小拳头一握,九月沉声道:“赌就赌,谁怕谁?”

“那好,九月俯身过来。”

九月犹豫了半刻,却还是凑上前,听楼雪胤在他耳边低语,小家伙脸色逐渐沉了起来。

话落,楼雪胤走到天台下,看见下面亮起来的灯火,便知道他将小家伙带出来,已经被璟王府的人知道了。

楼雪胤回头,对九月道:“你自己斟酌一二。”

说罢,楼雪胤身型一闪,便从栏杆处翻越而下,在房檐上如履平地,一会儿,便到了最下面的楼层,最后隐于暗处,消失不见。

最先发现九月的是君凤宜,小家伙站在天台上,双手抱着栏杆,小脑袋从栏杆处探出,扯着嗓子朝下喊:“皇姥爷。”

君凤宜看见小家伙在那高出,还做那般危险的动作,惊出了一身冷汗,根本没有来得及让人登楼,他直接飞身而上,窜上楼顶。

“九爷。”鸢歌吓的脸色一白,差点瘫在地上。她亲自伺候九爷洗漱睡下,就在外间守着,怎么就这么不见了?还跑去月华楼的天台上?

君凤宜来到阁楼上,一把将某个挂在天台上的小不点提了起来,抱在怀中,才算松了一口气。

与此同时,看了一眼,看是否有什么蛛丝马迹。

这小不点岂有那个本事?能躲过璟王府的明哨暗卫,跑到这里来?

这天台很大,设有几处石桌,却很空旷,没有藏身的地方。

会是什么人?

看向怀中撅着嘴巴的小家伙,君凤宜蹙眉道:“九月怎么不在寝殿乖休息,要跑到这里吹风?”

小家伙身子小,可以轻松通过那栏杆缝隙,那若是出了事,后果不堪设想。

君凤宜想想都觉得心惊。

唯恐尹穆清知道,她不在府中,小家伙又闹了这么大的事,连忙抱着小家伙下楼。

九月噘着嘴巴,开口道:“哥哥不喜欢九月,九月不高兴。”

君凤宜抬眸看了九月,却没有放在心上,毕竟是小孩子,耍小孩子脾性很正常:“哥哥为什么不喜欢九月?”

“九月想要哥哥的弓,可是哥哥都不给,他肯定是因为不喜欢九爷。”

“什么样儿的弓?姥爷那里多的很,九月去挑就是。”

“可是,九月就想要哥哥手里那把弓!”

“那九月就去找哥哥要。”真是一个孩子。

“哥哥不给怎么办?”

君凤宜一顿,这个问题还真不好回答。

小倾恒不给怎么办?能怎么办?还能强取不成?两个孩子一般大小,还真的能让倾恒给九月?那也太不公平了!

他只能道:“先去问了哥哥再说,好不好?”

“好!”

萧璟斓和尹穆清回府的时候,府中一片安宁,仿若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般。萧璟斓没有送尹穆清回寝殿,直接去了书房。

尹穆清则去倾恒的寝殿看了小家伙,见小家伙睡的安稳,才回了她和九月暂住的寝宫。

倾恒的作息时间很规律,以前跟九月住,如今九月病着,两个小家伙便分开了住了,以免过了病气给倾恒。

这会儿,君凤宜已经将九月哄乖了,两爷孙正坐在榻上说笑。

九月身子不好,有时候一天都是躺着,这个时辰醒着,并不奇怪。

鸢歌见尹穆清回来,连忙上前伺候:“小姐,您可回来了。”

募的看到尹穆清脸上有处擦伤,惊了一下:“小姐脸上这是怎么了?”

“小伤,怎么,出事了?”尹穆清是有些累了,听君凤宜和九月在内殿玩的好,心里放心不少,好久不曾好好陪陪这孩子。

鸢歌欲言又止,尹穆清便知道她有话要说,便以更衣的借口去了旁边的暖阁。

“怎么了?吞吞吐吐的。”

鸢歌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开口道:“小姐,璟王府规矩多,燕飞在外边散漫惯了,如今来到璟王府,半点规矩都不懂,说话也是个口无遮拦的,前儿个在我面前胡说八道便算了,今儿个竟然在风公子面前无礼,风公子惩戒了她?”

尹穆清听此,自然是面色一沉。

风夜雪?

燕飞怎么惹着风夜雪那货了?

尹穆清倒是没有觉得燕飞没有规矩是个什么错,燕飞性子确实野,又是个没脑子的人,心里藏不住事,大大咧咧,我行我素,她还挺喜欢。

如今听说她惹怒了风夜雪,还被惩戒,自然是担忧的。

“燕飞呢?”

“如今还在风雅园,我去求了几次,都见不到面儿。我担心燕飞不知错,真的吃了什么苦头。”

尹穆清揉了揉眉心,换了一身衣服,披了一件披风,索性道:“跟我去风雅居一趟吧!”

……

书房,萧璟斓坐在书案前,面前跪了一排暗卫。

其中一名暗卫正恭敬道:“王爷,尹家二公子早就和晋源的水月楼有联系,月前,尹二公子南下巡察一事,其实也不过是一个幌子。”

“去处呢?”萧璟斓手指点着桌面,带着几分慵懒之意,像是在问,却没有半点询问之意,了解他的人定是明白,他心中已经明了。

“晋源。”

“呵呵,尹将军,真是好大的胆子。”萧璟斓轻嗤了一声,面上全然都是讽刺之意。

手下之人默默的压低了身子,不敢答言。

萧璟斓沉默了一会儿,唇边勾起一抹笑意,开口道:“请子苏公子去尹府,务必治好尹二公子伤,最好尽快与语嫣公主完婚才是。”

“额……是……”暗卫汗颜,王爷这又是要拆人台了呀。

尹二公子使用这金蝉脱壳之计,想必也是在意尹府之恩,不愿连累尹家。那假冒之人伤了脸,若是真的被子苏公子治好,不是露馅么?

如此一来,尹二公子自然回有所作为,那个时候,王爷自然能揪出尹二公子究竟是何等作妖之人。

但是,为什么要强调与语嫣公主的婚事呢?

墨翎陛下会同意?

“将暨墨耍的团团转,倒是想一走了之,他便以为暨墨之人都是蠢笨不堪的么?想的,倒是美!”萧璟斓眉眼含笑,那笑却丝毫不达眼底,满是寒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