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阿斓曰:不摸够,就想走?/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于公于私,萧璟斓都不该轻易放过尹凌翊,异国之人,隐姓埋名,居心叵测,在暨墨朝堂十几年,说他没有野心,说出去谁会信呢?

风雅居,尹穆清和鸢歌被人领了进去,没走多久,便看见燕飞跪在荷花池边,身子摇摇欲坠。

“燕飞?”鸢歌惊了一下,疾步而去,扶着燕飞的身子,声线之中全是担忧:“燕飞,你怎么样?”

尹穆清看见燕飞跪在那里,也有些担忧,以燕飞的性子,是那种会乖乖跪在地上的人么?难道是受了伤?

她走近一看,却见燕飞早已满身冰霜,像是身处寒冬腊月一般,膝盖于地面的接触之地,也是一层厚厚的坚冰。

“冰魄神掌?”尹穆清震惊不已,隐隐有些怒意,风夜雪这货出手太重了,不过是一个小丫头,也劳他风大公子的神,动用冰魄神掌。

“燕飞?”尹穆清抬起燕飞的下巴,见她的双唇冷的发紫,便有些心疼:“还好吧?”

燕飞跪了好几个时辰,早已经精疲力竭,膝盖痛的麻木,仿佛不是自己的一般。她恍惚听见尹穆清的身影,抬眸看了看,便看到尹穆清放大的容颜。燕飞看到尹穆清,顿时便委屈了,哇的一声放声哭了出来:“小姐,小姐……呜呜……”

鸢歌见燕飞哭的这么伤心,又是心疼又是气愤,忍不住斥责道:“你现在知道哭了,怎么之前没见你收敛一点?我让你好好看着九爷,陪他玩,哄他开心,别让他乱跑。你倒好,正午太阳又毒,九爷身子弱,你便不轻不重的领他出去,风公子不过是责问你几句,你竟敢顶嘴,怎么就没有半点规矩?”

燕飞因为什么被风夜雪惩罚,鸢歌一经打听一下就知道。不说风夜雪,便是鸢歌自己都有些愤怒。

她去厨房转了一圈,不过扎眼的功夫,燕飞便领着九月不见了,亏得她照顾九月这么久,如今,却还不知道九月的身子如何,该需要何等小心么?

“你知道什么?”鸢歌的责备让燕飞顿时怒不可遏,她白着一张脸,嚷嚷道:“你什么都不知道,凭什么批评我?就你一心为九爷好,难道我就不想九爷好了不是?难道我还是故意将九爷领出去晒那毒日头是不是?”

“你……”鸢歌顿时脸色一白,那是被气的:“我什么时候说你是故意的?”

“是不是你自己清楚!”燕飞心里很不平衡,特别是鸢歌不理解她,甚至,总喜欢摆着一副主子的口吻教训她,两人身份并没有什么不同,燕飞自然是不服气的。

很少见二人争执,尹穆清脸色沉了沉,看了一眼争吵的二人,呵斥了一声:“都不要吵了。鸢歌你让人找个软轿来,这么跪下去,膝盖怕是要废掉了。”

燕飞跟在她身边五年,尹穆清又如何知道,仅仅数日不见,燕飞的心境早就不日当初。

亦或者,她还是一心想着自己的小主子,却早已被有心人诱骗,想法偏激,走入歧途了。

鸢歌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不要生气,领了尹穆清的命下去叫人。

尹穆清则扶着燕飞坐下,冰魄神掌是天下至寒之功,恐怕,这天下都找不出比风夜雪内功更加寒冷的东西了。

若是被风夜雪的内力所伤,后果不堪设想。

“啊,疼……小姐,我动不了。”燕飞歪在一边,腿动都不敢动,这么久处于至寒之地,血液凝结不活动,若是不好好医治,这腿残废都有可能。

“别动,坐这里缓缓。”见小丫头吓的脸色惨白惨白的,尹穆清也不敢贸然挪动她,帮她挪动了一下腿,咔嚓数声,结的冰便碎裂了开来。

尹穆清将身上的披风解下披在燕飞肩上:“不管今日是谁的错,风公子动怒总有原因,我想听听你的解释。”

尹穆清不是那种不分青红皂白便兴师问罪之人,即便因为风夜雪出手重而有些怒意,但是她自然也知道,风夜雪怎么说也是一个大男人,不可能和一个小奴婢一般见识。

燕飞拢了拢披风,只觉得全身都暖了起来,她看了一眼尹穆清,心下感动之外,还有几分委屈,红着眼睛道:“九爷这些日子都病着,看着恹恹的没精神,今儿个更是如此,王爷小姐都进宫了,倾恒公子忙于功课,都没人陪。我看着九爷委屈的样子便难受,就想着让他出去走走。就因为这事,风公子就责备我不懂规矩,不知道如何照顾九爷,还罚我跪了一天,我不服,他就动粗……呜呜……”

“就因为这事?”尹穆清挑眉,显然不相信。看见燕飞哭的泪水鼻涕一起流,只觉得脑仁儿疼,她按了按眉心,出声道:“罢了,先不要哭了,你在这里歇着。”

说罢,尹穆清便起身去找风夜雪。

尹穆清来风雅居的事,早就有小斯禀报。

此刻,风夜雪正在沐浴,教了一天的君天睿,他觉得自己累得慌。

鹿荣禀报的时候,风夜雪飞入鬓角的修眉一挑,风情万种。

起身,拉过一旁的浴袍松松垮垮的挂在身上,露出大片玉白色的肌肤,调皮的水珠儿从发间低下,滚入劲边,顺着那均匀而有精壮性感的胸膛滑下,在夜灯晕暗的光线下闪动着如罂粟般迷人的璀璨。

极具诱惑。

“鹿荣,进来!”风夜雪隔着屏风唤了一声。

“公子。”鹿荣应了一声,随即目不斜视的进入浴房,一眼看见风夜雪衣衫不整,春光无限的样子,耳根瞬间便红了,立马低头,紧张的说话都有些颤抖:“公子可有吩咐。”

不是鹿荣心思不纯,实在是跟在风夜雪身边,哪里还纯洁的了?

面对一个男女通吃的主子,鹿荣觉得自己菊花都有些紧。

“你说,本公子就这么出去见阿清妹妹,阿斓会不会将本公子剁吧剁吧了,然后去喂狼?”

鹿荣一听,惊了一跳,下意识的抬眸,却撞入某人迷离多情的眸子,满含调侃和戏虐,仿若宝石一般璀璨,美的动人心魄。

再次被自家主子惊艳,鹿荣暗自骂自己没出息。

男人,主子是男人!

有什么好看的?

鹿荣咬牙道:“王爷应该不会!”

“哦?”风夜雪理了理衣襟,似乎对这个回答很意外,毕竟他自己都觉得这是一个找死的做法。

风夜雪正好奇,鹿荣很是同情的开口:“王应该会将公子你剁吧剁吧扔去喂狗。”

风夜雪:“……”

因为纠结于狼与狗的种族差异,风大公子仅仅是一瞬间的窘迫,转而便扬眉一笑,玉手拍在鹿荣的肩上,不屑道:“小鹿子可知道为什么阿斓要将本公子扔去喂狗?”

还用说么?您名目张党的勾引人家的女人,不被打死才怪了。

勾引王的王妃,喂狗都是王爷网开一面。

当然,这些话鹿荣肯定是不会说出来的,在主子面前,有时候,装傻才能获得主子的喜欢不是?

是以,鹿荣果断摇头。

“傻,那是因为阿斓长得没本公子好看,所以,没足够的自信呗?”说罢,风夜雪便那么大大方方的走了出去。

风雅居,一点都不雅,倒是处处都流露着风流之韵。

尹穆清挑眉看了一眼左右站在门口的侍女,惊了一下。

好体面的一对姐妹花。细腰丰臀,姿色上乘,魅惑天成,最重要的是,两个女子容貌一模一样,一左一右的站在门口,便像照镜子一般。

她怎么不知道王府还有这样一对美人?

这会子,其中一个红衣女子扭着腰肢走了进来,手里端着刚刚小斯送上来的茶水,递给尹穆清:“姑娘先润润喉,公子现下不方便。”

声音婉转,娇软酥麻,尹穆清打了一个寒颤。

真是一个尤物,这声音,恐怕都能将男人的魂给勾走了吧!

世人还传,风夜雪是萧璟斓养在府中的男宠,也不知是谁传出去的这么一个大笑话。

这时,风夜雪的声音在门前响起。

“阿清妹妹,这更深夜重的,怎么想起来哥哥这里一趟呀?”

风夜雪知道尹穆清是穆挽清的女儿,是他姑姑的女儿,自然可以喊一声妹妹。

只不过,尹穆清不知道呀,听到阿清妹妹这几个字,尹穆清只觉得头皮都一阵发麻。

是吓的。

这风夜雪是酒喝多了么?

哥哥这个称呼可是随意叫的?

她往门口一看,噗的一声,刚刚抿了一口的茶水尽数喷了出来。

只见那风夜雪一手撑在门口,香肩半露,露出大片春光,此刻,还像个小姑娘一般把玩着自己的墨发,闪动着凤眼,风情万种,撩人的不行。

若是一个正经小姑娘,恐怕看到这一幕,早就羞愤的跑开了。

“咳咳……”尹穆清也成功的被水呛了,只不过,她什么场景没见过?很快,便冷静下来了。

那两个女子似乎很是羞涩,低头,连看都不敢看风夜雪一眼。

站在门口的那一个女子,半露纤腰,酥胸傲人,这会儿,却是袖子一甩,跑到屋里面那个女子身后,捂着脸一阵跺脚:“公子真真儿是讨厌,哎呦,羞死奴家了。”

刚刚给尹穆清上茶的那女子立马捂了那女子的眼睛,娇泣道:“袅袅莫看,小心长针眼。”

“公子这是沐浴熏香会相好么?呜呜……”

“袅袅不可胡说,这位姑娘是墨翎元清公主。”

“呜呜……公子私会元清公主。”

“袅袅胡言乱语,元清公主是王妃。”

“呜呜……公子相好是王妃。”

“袅袅重点错了,王妃是王的女人。”

“啊?姐姐快逃,公子勾引王的女人,是在找死。”那叫做袅袅的女子泪流满面,看了一眼风夜雪,拉着那女子提着裙子跑了出去。

尹穆清:“……”这两个姑娘是来搞笑的么?

风夜雪看了一眼先后跑开的姐妹,没有半点惊慌,反而走向尹穆清,挑眉道:“就猜到阿清妹妹今晚要来,瞧瞧,哥哥刚好洗干净。”

刚刚洗好……

潜台词很多。

风夜雪这作死的举动尹穆清如何不知道?起身,走近风夜雪,上下瞟过,便也顺了他的意,啧啧称赞:“夜雪哥哥姿容无双,这冰肌玉骨,若凝脂膏一般白嫩细滑,我看了都恨不得想摸一把,也不知手感较阿斓的,谁更胜一筹?”

尹穆清抬眸,闪动着星星眼,对风夜雪眨啊眨,与此同时,便伸了手,似乎真的要去摸一摸,试试手感。

风夜雪惊的连连后退,他确实是想要捉弄一下尹穆清,想看看萧璟斓吃闷醋的模样。

娉娉和袅袅现在肯定是去四处传播去了,他不怕萧璟斓来兴师问罪,毕竟阿清妹妹不会对他风夜雪有什么想法。

他有心勾引,阿清妹妹不为所动,以阿斓的性子,虽然吃醋别扭,但是不会生气,还会自鸣得意,然后讽刺他风夜雪不自量力,丢人现眼罢了。

可是他是万万没有想过,尹穆清还真的被他勾引,如今还上手要摸一把。

不说尹穆清夸赞他的话,若是入了阿斓的耳,恐怕,阿清妹妹夸到哪里,阿斓就能毁到哪里。

这会儿,阿清妹妹还要扬言摸一把,也不知以萧璟斓那性子,将他剁了喂狗是小事,他还真怕萧璟斓会刮了他。

啊啊啊……

风夜雪吓的脸色苍白,好像是个将被调戏小媳妇一般,步步后退,因为那宽大的浴袍,踩在脚下,噗通一声跌落在椅子上,风夜雪连忙扒拉一下衣服,将自己的胸膛紧紧的捂住,在凳子上缩成一团,哎呦哎呦的叫:“阿清冷静点,冷静点。”

尹穆清熟知,璟王府随地都是暗卫,还不说她进了这风雅居,恐怕,暗卫时时注意着这里,风夜雪敢在她的面前耍流氓,也不知道,有那个贼心,却有没有那个贼胆子?

逼上前,尹穆清笑容艳艳,玉指勾起风夜雪的下颚,风情款款的道:“哥哥?传言,风大公子与阿斓双栖数年,按时间来说,本小姐是该喊风大公子一声哥哥。可是风大公子却并无名分不是吗?既然无名无分,即便伺候阿斓多年,那也位同通房,连侍妾都不如,身份卑微,怎么当得起本小姐的哥哥?甚至,今日,还越俎代庖,伤了本小姐的丫鬟?”

最后一句话,算是兴师问罪了。

男人三妻四妾,女人都以姐姐妹妹的称呼,若是其中混一个男宠,那也只能大方的以兄妹相称了。

尹穆清的话一出,风夜雪一张玉脸顿时气的如同猪肝色。

什么?

位同通房?

风夜雪听到这几个字,气的胸闷气喘。

这小丫头,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他好歹是她的正经哥哥,哪里是那些个乱七八糟的哥哥姐姐能相提并论的?

而且,外人乱传就罢了,她难道还不知阿斓和他的关系么?两个大男人,想想都觉得恶心好不好?

他风夜雪好歹也是男子汉大丈夫,志在四方,岂能和那些倌儿楼里面的妖艳贱货一般?

风夜雪凤眸一瞪,恨不得扯着这丫头的耳朵,大吼一番:本公子是那种以色侍人的人吗?

然而,风夜雪却不敢这么做,他总觉得自己若是再不走,恐怕,阿斓就要杀过来了。

只见风夜雪玉手撑着椅子扶手,往后一翻,越过尹穆清,拿着凳子挡在自己的前面,唬着一张美颜道:“阿清妹妹说话注意一点,若是被人误会,哥哥娶不到妻子,可拿你是问。还有,你那个丫鬟欠收拾,哥哥帮你惩戒一二,阿清妹妹便不用谢了,哥哥先走一步了。”

说罢,风夜雪理了理衣服,转身走了出去,步伐优雅,稳重端庄。然而从容不过片刻,一避开尹穆清的眼睛,恍若一只撒欢的兔子一般,跑了出去。

然,他还没有跑远,一根网子便罩了下来。

“萧璟斓,你大爷!”

“娉娉袅袅二位姑娘说,风公子找死,勾引王妃,请示王后,王觉得,风公子的皮怕是又痒了,让属下来给风大公子挠一挠。”

这是慕恩的声音。

风夜雪咬牙,怎么这么快?娉娉袅袅这两个臭女人,究竟谁才是她们的主子?

气死大爷的了!

“王说,打,打脸!”

长着一张比女人还美的脸招摇撞骗,着实该打!

“哎呦……慕恩,你找死,哎哎哎……别打脸……”

尹穆清没有看到风夜雪被黑打的这一幕,听风夜雪那么说,倒是蹙起了眉头。

燕飞以前就算不懂规矩,鸢歌也不会在她面前说燕飞的不是,除非很过分,犯了大错。

如今,风夜雪也如此说,看来,燕飞是要管教约束一下了。

尹穆清揉了揉眉心,正打算回去,门口,慕恩便进来,拱手道:“王妃,王在霁月殿等您。”

这么晚了?萧璟斓找她做什么?

“我知道了,前面带路吧!”

虽然她这段时间一直住在璟王府,但是她一直和九月住着,从没有和萧璟斓有什么越礼之举,特别是在晚上,他自己都躲着她。

这一点,尹穆清很满意。

然,有时候,她又觉得,萧璟斓可能有些问题,毕竟,哪个谈恋爱的小情侣不想整天腻歪在一起?特别是晚上,或多或少,都会揩点油吃吃豆腐什么的。

以前,萧璟斓不是挺霸道的么?一言不合就要吻,但是自从二人确定婚期后,萧璟斓便再不这么做了,偶尔亲近一下,也只是牵牵小手。

也不知,是不是头脑清醒的状态下,他根本不懂什么叫做男欢女爱,不然,怎么都二十多岁的人了,也没有个女人,有九月和倾恒两个孩子,还是因为中了药。

想到这里,尹穆清便嘴角一抽,若是这样,那也太悲剧了,也太丢人了。

霁月殿就挨着九月暂住的寝殿,霁月殿以黑色为格调,殿外的院子以黑色大理石铺地,殿内,黑玉铺地,尽显奢华,储物格,古玩架,黑玉素面屏风,一一陈列,每一件摆件都干净的令人发指,与他的主人一般,有一股盛气凌人的傲气,傲气之中又平添一股朦胧的雅致。

等等,朦胧?

尹穆清的眸光终于停留在从屏风后缥缈而出的烟雾上,尹穆清是好奇之人,便没有任何犹豫,举步而去。

只不过,这硕大的浴桶是怎么回事?

烟雾缭绕,热气腾腾,袅袅青烟缱绻入鼻,撩拨着尹穆清的脑海。

却见某个王爷正懒洋洋的闭眸养神,湿漉漉的长发如丝绸般顺滑,在他脖颈之间交错而过,如瀑布一般挂在浴桶之上。

最吸引眼球的,要数那斯大大方方露在外面的胸膛,比风夜雪的还要精致华美,还遒劲精悍,性感迷人。

我去,尹穆清并非那种贪慕美色的肤浅之人,但是看着这一幕,她不由的屏住了呼吸。

她知道萧璟斓长得美,生的俊,却没有见过,连沐浴都这么风华绝代,少了风夜雪的妖娆生情,却多了几分衿贵华美。

尹穆清觉得自己鼻子有点痒,脸颊有点烫,心跳有些快,怎么办?

她是上前摸一摸,还是假装没看见,转身走了的好?毕竟她还是比较矜持的,年纪一大把,怎么还被一个男人给迷惑了眼睛?

萧璟斓二十三岁是吧?也不知毛长齐了没。

咳咳……

算了,还是走吧,不然太尴尬了,别的让他以为她偷看他沐浴。

转身,脚还没有迈出去一步,身后突然传来一阵水声。

“尹穆清,不摸够,就想走么?”

------题外话------

推荐好友顾轻狂小说《帝君盛宠之腹黑小毒后》PK求收藏!喜欢的可以去看看,么么么!

偷兵符,逼宫夺位,她为心上人落得不忠不义不孝之名,最终却魂断冷宫。

魂返当年,她只求一切重新来过,该了的怨,该报的仇,一一清算。

名门将女,步步为营,前世恶人皆得报复,她却发现自己爱上了前世被自己所杀之人。

更可怕的是,待一切归于平静,她竟发现自己入了别人的局。

退无可退,为避免重蹈覆辙,她只能遇神杀神,遇佛拭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