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有几个女人?/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全身血夜似乎在这一刻凝固,血气上涌,心潮澎湃,脸上飞起两朵酡红。

什么?

不摸够,别想走?

这是在自荐枕席?天下可是有这么好的事情?本以为自己误闯别人领地,亵渎美男沐浴,正惶惶不安下,美男竟然主动献身,求爱抚么?

尹穆清脚步一顿,万般诧异之下,她骤然转身,想要确认男人是不是在开玩笑。

然,转身一看,尹穆清只觉心脏一缩,刚刚还在浴桶之中的人,如今竟然已经跨过浴桶,堂而皇之的站在她身后,全身不着寸缕,仿若初生婴儿一般,光洁坦荡。

视线毫无阻碍的,身上一览无余,尹穆清倒吸一口冷气,臊得恨不得立即死去。

害臊的同时,也暗暗心惊。

这男人的脸皮可是比城墙还厚?竟然厚颜无耻的在她面前裸/奔。

转身与落跑,几乎在眨眼之间。

只不过,某个王已经牺牲色相,又如何能没有捞到一点福利,便让这不知收敛的女子跑了去呢?

大手一伸,便将落荒而逃的女人拽了回来。

大力之下,尹穆清身子一个一百八十度大旋转,径直撞入某人怀中,脸颊撞在某人的光洁的胸膛之上,带着几分水汽,细腻紧致,硬朗而富有弹性,仿若上好的凝脂。

这么近距离的肢体接触,尹穆清觉得这房间的温度都骤然升起,脸上烧的难受,手撑着某人的胸膛,想将他推远了去,然而,摸到男人紧致的肌肤,便又是一赧。

在陌生男人面前,或许她真的能当做玩笑一般什么都不在意,因为没有什么感情,就算真的看了,也只会觉得只是看了一个男性肢体,并不觉得有什么。

然而,在萧璟斓面前,她却做不到心若止水。

毕竟,人心一旦生了情,便容易产生欲,一旦欲望滋生,便容易化成虎豹,会做出什么难以自控的举动,恐怕连她自己都不会知道。

“我……我不是故意的……”尹穆清结结巴巴的解释。然而,这话一出口,她便觉得有几分苍白,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好羞人。

“那便是有意的?”萧璟斓挑眉,虽然是带着几分笑意,但是尹穆清还是从他眉宇间能探出一抹冷意,仿佛凝聚在冬日下的坚冰,寒光四溢:“为夫的身子,阿清可还满意?”

萧璟斓无疑是愤怒的,该死的风夜雪,竟然不知死活,胆敢在他的女人面前卖弄风骚。

不过是一副臭皮囊,难道能吃饱饭不成?有什么值得显摆的?

而,最可恶的,便是面前的这个小女人,竟然一点都不知道避嫌,竟然,扬言要上前去摸一把。

该死!

少了男人的身子让她欣赏不成?别的不用说,他的身子,若是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怎么就没有见她主动一点?既然如此,今日便让她摸个够。

尹穆清若是再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她便不要活了。

感情不是她误闯,而是踏入了他的圈套呀?

他是脱光了在这里等着她临幸么?

或者,是因为有人打小报告,说风夜雪在她的面前卖弄风骚,他便等不及想要来展现一下自己的威武身躯?

下意识的低头,再次瞄了一眼……

咳咳,脸又红了!

萧璟斓低头看着面色绯红的女子,脸蛋仿若涂了胭脂,细腻粉嫩,像是一颗诱人的蜜桃,红唇如樱,泛着迷人的光泽,根本就是在邀请他品尝。

如此盛情难却,他只好却之不恭了!

大手禁锢住女子的纤腰,一手勾起女子的下巴,便将自己的唇印了上去。

“唔……”尹穆清双眸睁大,不过片刻便被男人吻得昏头转向。

男人,似乎天生是这方面的高手,便是一个吻,天生都自带技巧,让女子毫无招架之力。

夏天的衣服本就单薄,如今对方还一丝不挂,尹穆清只觉得她身上薄凉的衣服根本可以忽略不计,比起平时,二人的距离又少了一层衣料的阻隔。

一层衣服的阻隔,看似不多,却隔着的,是冰与火的距离,如今,男人身上滚烫的温度似乎能将她融化,化成一湾春水,与对方融于一体。

吻,循序渐进,激烈逐渐上演。

房间旖旎一片,不过片刻,她就发现他的变化,她大脑轰的一下变得空白,迟疑之间,男人已然将他打横抱起,压在了榻上。

大手早已摊入衣内,在女子细腻柔软的肌肤上攻城虐地,寸寸抚摸。

感觉到男人的大手往裙底探去,尹穆清惊呼了一声:“阿斓……”

尹穆清的声音之中带着几分颤抖,也不知为什么,尹穆清突然有些害怕。

许是,多年前男人毫无怜惜的占有,让她有了不小的阴影。

终究,身上的男人是疼惜身下女子的,听到女子几近颤抖的声线,萧璟斓退却了几分欲火,垂眸看着身下女子,带着几分无奈:“阿清,你竟然会怕?”

怕么?总有会心里负担。

尹穆清抿着唇,没有说话,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长而卷翘的睫毛似乎能扫在她的脸上,漆黑如黑曜石一般的眸子如开凿千年的古井,幽静而深邃。

萧璟斓伸手,拂过她细密卷翘的长睫,调侃道:“雌雄交合,乃万物繁衍生息之举,你与本王早已经行过夫妻之礼,如今交合,乃天经地义,天道循环之正理,你怕什么?犹豫什么?”

她自然是不会承认自己这么没出息得,听了萧璟斓这么说,她嘴角抽了抽后,看着萧璟斓的眸子,一本正经道:“怕什么?我只是在思考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萧璟斓挑眸问到,大手放在她腰间,似乎若是她说不出一个正当理由,他定会继续刚刚尚且起步,还未完成的事情。

“我在想,阿斓除了我,有过几个女人。”

萧璟斓听此,眉头一蹙,眸中升起几分怒意,磨牙道:“你觉得呢?”

尹穆清伸出手,开始掰着自己的指头,一一数道:“皇子十四岁便要出宫立府,这个时候,就该安排同房侍妾,教导人事,这个,我还真不敢算,恐怕,伺候过阿斓的女子都可以绕着京都城围上三圈吧。”

女人酸酸的口吻,让萧璟斓又好笑又好气,弹了一下女子的脑门,没好气道:“一个都没有,本王的第一次,给了你,所以,阿清你污了本王的清白,可要对本王负责。”

尹穆清嘴角一抽,恨不得一巴掌拍过去,这厮,好意思开口么?

一个大男人,何谈清白二字?

见某人得意的模样,尹穆清某种闪过一丝狡黠,随机惊呼道:“没人教?那么,阿斓懂么?我在怀疑,阿斓你会不会……雷声大雨点小……”

“尹!穆!清!”某王磨牙:“本王是男人!”

是男人,这种事情还需要人教么?这是天道法则,人生而领悟,还需人教?

雷声大雨点小是什么意思?

被自家女人如此怀疑,萧璟斓深深地怀疑自己对着女人的态度,是不是真的太纵容了。

阴测测的开口:“阿清是忘记这期间的滋味,所以开始怀疑为夫的能力了么?”

话还没说完,萧璟斓便痛呼一声,径直倒在尹穆清身上,脸色突然变得煞白,额上冷汗淋漓,捂着下身,用尽全身力气才磨出了几个字:“尹、穆、清!”

该死得女人,不知轻重,可知,弄坏了,遭罪的是她自己。

尹穆清黑着一张脸,一脚踹开某人,身形一闪,掠出数丈远。

敢对她耍流氓,踹死活该。

尹穆清黑着脸跑了出去,那人不着寸缕,还怕他追上来不成?

不要脸呀不要脸,真是禽兽,禽兽不如的东西,竟然让她……

不知羞!

尹穆清气冲冲得回了房间,自行沐浴后,脸一直火辣辣的烫,她鞠了一把水泼在自己的脸上,道:“尹穆清啊尹穆清,瞧你这出息!”

埋着头,冷静了一下,她才若无其事得起身,穿好了衣服。

燕飞已经被带了回来,安置在西殿后的暖阁休息,鸢哥请了大夫诊治,如今已经睡下。

看了一眼燕飞苍白的小脸,尹穆清心里有些复杂,沉默了一会儿,便走了出去。

招了招手,一个暗卫应声而落,在尹穆清面前单膝跪地:“小姐。”

“最近看着燕飞一些,找人查查,燕飞前段时间的去向。”

“是!”

虽然有暗卫在,但是只在乎主子有没有危险,没有主子的命令,不会去查探某一个人的具体行为举动,还不说,是女眷。

因为是女眷,总有不方便得时候。

暗卫闪身离开,尹穆清进入寝殿,屋里还亮着灯,夜明珠得亮光柔和明亮,她一眼便看见在被子里面拱一拱得小身子。

鸢歌正在整理榻上得各种玩具。

九连环,魔方,孔明锁……

因为身子的原因,小九月不能受累,武艺文采上面没有什么作为,可是他自小聪慧,好玩,却不如普通孩童一般,喜欢玩什么玩偶之类不需动脑的玩具,他从小喜欢动脑,小小年纪,魔方,九连环什么的,自己琢磨着就能解开,这般聪慧,让尹穆清暗暗吃惊。

“小姐?”鸢歌见尹穆清回来,唤了一声,眸光落在尹穆清的脸上,大吃一惊:“小姐,你脸怎么这么红?可是病了?”

说着,鸢歌便要伸手去摸摸,探探是不是真的发了热。

听此,刚刚的那羞人的一幕席上脑海,尹穆清的脸色更红了,还满是尴尬,避开鸢哥的手:“没事,可能刚沐浴的原因吧!”

眸光落在桌案上的油纸包,尹穆清挑眉道:“这是?”

“这是墨翎陛下给九爷和倾恒小公子买的李氏烤鸡,因为太晚了,又凉了,便没有让九爷用。”

李氏烧鸡?他还真的去买了?

“他人呢?”尹穆清唇角勾起一抹浅浅的笑意。

“似乎有急事,急急的走了。”鸢歌答道,犹豫了片刻,鸢歌继续道:“小姐,奴婢觉得,墨翎陛下挺在意您这个女儿的,小姐何不坦然接受?奴婢想夫人心里也不愿意小姐对墨翎陛下心怀怨念,父女相识不相认。”

尹穆清挑眉:“在意么?”

“小姐身在局中,恐怕感觉不到,但是奴婢可是看的真真切切的,墨翎陛下身为真龙之尊,在小姐面前却无半点帝王的威严,时时看小姐的脸色行事,奴婢觉得,他能放下帝王之姿,便是最难得的。”

尹穆清听此,不以为意,轻笑了一声:“也许,是吧!”

君凤宜那个人无疑是自负的,他傲娇了一辈子,却也孤寡了半生,恐怕早已经被磨平了性子。

如今若是还像以往那般我行我素,这天下唯他是尊,恐怕,就算是帝王,真正拥有的会更少吧。

他拥有帝王之位,坐拥天下,可是却形单影只,失去所爱。

唯一一个儿子,也被他亲手毁了,推至天边。

养女君语嫣,或者,君语嫣对君凤宜有感恩之心,可是,那也仅仅是感恩而已,因为阿睿的事情,她心里惧他,怨他,多年的养育之恩,父女之情,恐怕只剩下尊敬和服从了。

他不觉得自己可悲么?

或许,他对她是不同的,可是,尹穆清如何不知道,君凤宜对她的在乎,仅仅是因为她娘亲穆挽清。

这样的怜惜,她并不稀罕。

君凤宜,他根本不知道如何当一个好父亲。

等他真正的意识到,该如何当一个父亲的时候再说吧。

一个父亲,对待自己的儿女,应该无半分偏颇。

她不想看见他对阿睿冷眼相看,却以一种炙热的眸光看她。

这让尹穆清有一种无形的压力,让她觉得是因为她和母亲,阿睿才受到不公正的待遇。

尹穆清没有继续这个话题,伸手摸了摸小九月的脸,叹息道:“这孩子大了,心里的想法便也多,小孩子都喜欢热闹,拘着他也不是个事,明日,让他跟着倾恒学习吧,你仔细照顾着些就好。”

鸢歌点了点头,继续道:“九月是不小了,小姐到时可以给王爷说说,找几个适龄的孩子,陪九爷玩儿,九爷身份贵重,该有几个伴读的。”

尹穆清一听,眼前一亮:“这倒是一个好主意。只不过,这事不急,璟王的小公子找伴读不是小事,唯恐一些趋炎附势居心叵测的小人钻空子,该好好把关才是。”

“小姐想的周到,九爷心思单纯,是该防着有些小人。”

忙了一日,尹穆清搂着自家宝贝儿子,才算安心。

尹穆清睡的踏实,萧璟斓却极为的憋屈。

还有这女人不敢做的事情么?差点废了他的命/根子。

这种痛,不是男人能忍受的,即便是萧璟斓,也是半天都没有缓过来,痛的脸色煞白。

等他缓过那阵痛,才起身,悲催的穿了衣服,只觉得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其实,外面的侍卫早已经听到里面的动静,都有些面红耳赤。

但是,王妃一脸怒意的从里面出来,怎么回事?王爷……

没过多久,王爷便白着一张脸出来了,似乎……走路脚步都有些蹒跚……

慕恩吓了一跳,惊道:“王爷,您没事吧?可是蛊毒发作了?”

这也不是月初呀?

萧璟斓看了一眼慕恩,动了动嘴皮,可是一个字都没有说。如此,慕恩更担心了:“王,需不需用属下去请子苏公子?”

“你敢!”几乎是磨牙!这种事情,是能被外人知道么?他的颜面何存?

“属下知罪!”

撑着门,萧璟斓问道:“可有消息?”

慕恩立即正色:“如王所料。”

萧璟斓抿着唇,脸色逐渐转阴。

……

水月楼在暨墨根基,是以,容珽如今住在凤凰酒楼。

天字号雅间,容珽盘膝坐于床上,静默打坐,气行周身,五官封闭,几个时辰之后,他才舒缓一口气,苍白的脸色有了几分血色。

这会儿,姜弩正好回来,脸色似乎不怎么好看:“主上!”

容珽闭眸不睁,淡然开口:“说!”

那个丫头现在恐怕已经知道吧?面对一个面容尽毁的尹二公子,不说会不会喜欢,恐怕,看一眼,都会做恶梦吧!

容珽想到这里,是自鸣得意的。

他不仅全身而退,还断了她对尹凌翊的念想,实乃一石二鸟之计。

然,姜弩汇报的却和他计划的完全不同。

“主上,语嫣公主留在尹府,说,要亲自照顾尹二公子。”

容珽骤然睁眼,带着几分探寻的意味,极为不悦的看向姜弩:“胡扯!”

照顾一个废物?

那个人也不过是他寻了许久的一个死囚犯,身形和他差不多,为了瞒过萧家,他自然做足了准备,那个人也是提前找人易容过,几乎可以达到以假乱真的地步。

可是,一个臭男人,如何有资格让语嫣照顾?还不说那丫头受了不轻的内伤,虽然用了他的护心丹,却也不能仍由她胡闹,不知道好好休息。

姜弩躬身道:“主上,属下岂敢乱言?语嫣公主赶到天牢的时候,听说尹二公子受了伤,被挪到了尹府,她又马不停蹄的赶去了尹府,途中还坠马两次,赶到尹府的时候已经精疲力竭。看到尹二公子的样子后,她什么都没有说,一直守在尹二公子的床前,谁劝也不离开。”

容珽脸黑了黑,胸腔之中憋了一把火,扯了扯唇角,也不知道是不是讽刺君语嫣蠢笨,他咬牙道:“墨翎陛下呢?”

“墨翎陛下赶过去了,想强行带走公主,可是,公主和墨翎陛下发生了争执,墨翎陛下盛怒之下,扬言若是公主守着尹二公子,便不再认她这个女儿。”

容珽一愣,心中涌上一股莫名的疼惜,还有浓浓的惭愧,他小心翼翼的抬眸,问道:“她怎么说?应该回去了吧?你讲这伤药带给她,她……”

“公主没有妥协,说……”

容珽的心又提了起来,问道:“她说什么?”

“公主说,她已经是尹二公子的人,一辈子都是,不管他变成什么样儿,他还是他,是她认定的人,是……”

轰隆一声,容珽拍碎了手边的桌子,一张俊美的容颜难得带上几分戾气,起身在屋中走了一个来回。

对姜弩道:“那丫头是不是脑子有问题?谁是他的男人都分不清?刚刚在本楼面前的时候,怎么没有见给本楼一个好眼神?不是说是本楼的人么?不是说本楼是她认定的人么?这便是她所为的认定?”容珽大怒。

“额……主上息怒,属下想,公主要不了多久,变会知道那人不是尹二公子了!”

眸中的怒意淡下,挑眉:“哦?”

“璟王殿下请了子苏公子过来诊脉。”

容珽:“……”

听了这话,可还能息怒?

------题外话------

最近灵殿更新不给力,萌宝粉们看的也没劲,然后不留言,不给票,灵殿心慌慌,意凉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