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朕真的错了吗?(肥更)/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尹府,君语嫣面容呆滞的看着床上的男人,男人的脸被绷带严严实实的包裹着,只留下一双紧闭的眼睛。

看不见男人唇角的那抹笑意,也看不见男人眸中促狭的狡黠,君语嫣神智呆然,根本不敢接受这样的事实。

就在不久前,他还好端端的在那里,言辞刻薄的拒绝她,如今却毫无声息的躺在床上。

心口仿若被一把刀生生的剜出了一个血洞,寒风呼呼往里面灌,全身的肌肤都在一寸一寸的变寒。

心中一遍一遍的叫着男人的名字,又一遍又一遍的问着,为什么会这样!

君语嫣静默许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声线颤抖,小心翼翼的出声:“尹凌翊……”

不见男人有任何反应,君语嫣情绪终究崩溃,握着男人的手,痛哭出声:“你这算什么?你回答我,你这算什么?”

就算不愿意娶她,也不至于让自己变成这样,他不是刑部尚书,尹家二公子吗?他不是才华横溢无所不能吗?何以被人累及,伤成这个样子?

君语嫣泣不成声,纤细的身子趴在床沿上,轻轻颤抖。

屋中,尹承衍和尹凌灏都在,看到君语嫣这个样子,都有些过意不去。

毕竟只是一个无辜女子,无端受连累,蒙在鼓里,实在可怜。

尹承衍上前,沉声道:“公主,事已至此,你何必伤怀?阿翊命中注定受此劫难,也只怪这孩子命苦。”

朝一边的丫鬟使了一个颜色,尹承衍吩咐道:“扶公主起来,阿灏,你派人送公主回驿馆。”

“是!”丫鬟躬身称是,尹凌灏也点了点头。

丫鬟去扶君语嫣,却见君语嫣猛地拍开丫鬟的手,凄然出声:“走开!”

“公主?”丫鬟吓了一跳,脸色一片苍白,下意识的看向尹承衍,求助。这会儿,只听君语嫣开口道:“本公主不走!”

尹承衍皱眉,再次出声:“公主,你这又是何苦?虽然本将是阿翊的父亲,却也知道,阿翊这个样子,以后会是什么样儿,谁都说不清楚,实在不该拖累公主?你也应该避嫌才是。”

尹承衍很少有这么苦口婆心的时候,虽然对君凤宜的儿女没有多大的感情,可是语嫣公主确实是一个好姑娘,便也见不得小姑娘受委屈。

尹凌翊变成这个样子,她合该早点离去,免得拖累终身。

“尹将军是什么意思?拖累?”君语嫣凄然出声:“我已经成这样,还谈什么拖累不拖累的?要说,就算拖累,也是我拖累他,若不是我糊涂,他又怎么会沾了我的身,锒铛入狱?追根究底,他成为现在这样,还是因为我,如此,尹将军还要让我避嫌么?罪魁祸首,如何避嫌?”

尹承衍听此,便蹙起了眉头,这会儿,却见君语嫣跪地,哭道:“尹将军,二公子被语嫣害成这个样子,着实无颜要求你们原谅,只求尹将军给语嫣一个机会,给语嫣一个弥补的机会。不要赶语嫣离开,求您……”

尹承衍不知道其中的原因,尹凌灏却知道,二弟入狱,如同君语嫣所说,确实是她的原因。

或者,她这么做,不是因为心仪阿翊,想要逼他娶她,真的是要捉弄陷害他。

可是,确实是因为这件事情,阿翊入狱。

所以,如今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君语嫣心有愧疚并不奇怪。

然,若只是因为愧疚,她想要弥补,有千百种方式。

送些药品,请一些名医,甚至,送几个细心踏实的女子过来照顾都不乏是一种好的方法。

如今,她却要留在这里,不顾及自己的名声,不顾及自己尊贵的身份,她……这哪里只是因为愧疚。

分明,是放不下!

意识到这一点,尹凌灏倒是勾了勾唇角,阿翊欠下的,总该要还才是。

尹承衍见君语嫣如此,心中有所为难,他劝道:“阿翊身受重伤,一时半会儿也醒不了,你留在这里也于事无补……”

“我留在这里照顾他!”君语嫣打断尹承衍的话,红着一双眸子,无比认真,无比从容的开口:“语嫣知道他恨我,不想见我,如今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只会更加恨我。可是语嫣却不能视而不见,等他醒了,他要打要骂,语嫣都受着,语嫣……”

“你疯了?”突然,门口传来一声低沉满含怒意的声音,君语嫣转身一看,却见君凤宜阴沉着脸站在门口,这会儿更是大步而来,走到她的身边,径直将她的身子从地上拽了起来,斥责道:“你可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忘记自己的身份了?尹凌翊是你什么人?何须要你来照顾?他凭什么?”

君凤宜一出现,君语嫣的脸色顷刻间变得煞白。

她是墨翎的公主不假,可是更多的,她也不过是一个女子。

多年的教育告诉她,身为墨翎的公主,该有普通女子难有的豁达和胸怀,不管发生了什么事,都该从容不迫,有泰山压顶而面不改色之势。

所以,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她努力告诉自己,那不算什么,不必在意。

可是,又有谁知道,她内心的耻辱和委屈?

失去女子最为宝贵的东西,她也曾绝望。

可是,终究是她的错不是吗?又怪得了谁?犯了错,就该担起来。

她可以若无其事得去找尹凌翊,也可镇定自若的来尹府。

然,面对君凤宜,她慌了。

他养她不易,如今,却给他丢脸了。

若是以往,面对君凤宜的斥责,君语嫣定会认罪,然而,如今,她却没有半点愧疚,反而,听到君凤宜这么说,她满心都是愤怒。

“凭什么?父皇不知道吗?凭儿臣已经是他的人,这个解释,父皇满意了么?”君语嫣毫不示弱的看着君凤宜的眼睛。

君凤宜大怒:“你可知道什么叫做礼义廉耻?你知不知道尹凌翊并无娶你之心?你这般不顾及自己的名声,纠缠于他,让天下之人如何看你?这天下难道只有他尹凌翊一个男人不成?女儿家的矜持不要了,墨翎公主的尊严不要了?”

君凤宜怒极,语嫣何时这般死心眼过?尹凌翊宁愿死都不肯娶她,如今,她却还倒贴上去,毫无矜持,毫无尊严,真是要气死他!

君语嫣听此,无比讽刺道:“父皇说那么多,也只是因为儿臣给您丢脸罢了!您关心的,也不过是您的颜面,墨翎的国威罢了。您从来不会真正关心儿臣,也不会真心关心阿睿。若是关心,就会知道,儿臣心中想要的究竟是什么,若是关心,您也不会到了现在,给阿睿的,也只是一个衣食无忧锦衣玉食的生活!您在乎的,只有您自己……”

啪……

君凤宜没有忍住,挥手便扇了过去。

君语嫣的身子豁然被打倒在地,本就内伤严重,如今这一到,肺腑一阵翻涌,一口鲜血便呕了出来。

“噗……”

鲜红的血液在黑色地板之上绽开一朵妖艳的莲,君语嫣匍匐在地上,耳中嗡鸣,半刻都没有适应这股晕眩和疼痛。

在场的人都惊了,这一幕发生的太快,几乎没有人会料到,君凤宜会出手打人。

可是,终究是因为那是他们君家的家事,他们外人也无法插手。

所以,尹承衍父子二人都默默的没有作声,甚至,尹承衍抬了抬手,挥退了房中伺候的下人。

君凤宜因为君语嫣的话气的全身颤抖,脸色青一阵红一阵,格外的难看。

然,也不过是一瞬间,便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他也被自己的行为惊了一下,完全没有料到,他会做那样的事情,他怎么会对语嫣动手?

然手上火辣辣的疼提醒着他,刚刚,他确实打了从小被他捧在手心的女儿。

看见君语嫣倒在地上,口吐鲜血,虚弱无力的样子,君凤宜便是慌了神,连忙去扶君语嫣:“阿嫣,阿嫣你怎么样?你没事吧?父皇……父皇不是有意的……”

君凤宜也是因为气急攻心,失望透顶罢了。

君语嫣,是他的宝贝公主,是墨翎尊贵的语嫣公主,这么多年,他对她的期望有多高,只有他自己知道。

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自然希望她能有个好的归宿,嫁一个值得托付的男人。

完全没有料到,她会如此。

纠缠于一个不爱她的男人就罢了,为了那么一个男人,连她的尊严不要,向来乖巧的语嫣竟然顶嘴。

她怎么会这么说?

不关心她?不知道她想要的?

养她这么多年,得来的,便是这样的回报么?

阿睿的事情,岂是她能插手的?

他的决定,岂是她能质疑的?

可是,不管怎么生气,他怎么能动手打人?还是一个小姑娘?

君语嫣咳嗽了几声,一把推开君凤宜,苍白一张脸,艰难道:“父皇说的没错,儿臣是没有女儿家的矜持,没有尊严,但是,儿臣还是喜欢尹二公子,儿臣爱他,儿臣今生非他不嫁,不管他变成什么样儿,他都是他,是儿臣认定的那个人。”

“你……”君凤宜的手被推开,听到君语嫣这么说,被噎住,一口血气憋在喉间,上下不得,异常难受,握拳,君凤宜磨牙道:“你真是不可理喻,你要气死父皇是不是?”

“咳咳……求父皇成全!”君语嫣俯身,看着君凤宜那双白色云锦靴,双眸一片干涩。

上天既然这般捉弄于她,她认了。

不管如何,他还活着,不是吗?

君凤宜看着君语嫣的头顶,深吸一口气,一字一顿道:“语嫣,你可知,墨翎不可能接受一个身有残疾容颜具毁的驸马,你若是当真决定跟着他,会失去一切,受尽委屈,你也不在乎么?”

君语嫣听此,赫然抬头,眸中全是坚定,俯身磕头:“语嫣多谢父皇的养育教导之恩,语嫣无以报答,以后,语嫣不能尽孝父皇膝下,还请父皇原谅儿臣的不孝!”

“好……好……好……”君凤宜听此,连说了好几个好,仿若失望至极一般,站起身子:“你若执意如此,父父皇还能说什么呢?这是你选择的路,将来后悔,休怪父皇没有为你做主。”

说罢,君凤宜看了一眼一旁的尹承衍,拂袖离开。

尹承衍无奈的揉了揉眉心,请了府医为君语嫣诊脉,吩咐丫鬟给君语嫣收拾了一间客房,才和尹凌灏离开。

情字一字,埋葬了多少痴男怨女?

尹承衍和尹凌灏并肩走于鹅卵石铺就的地上,漠然开口:“这段时间,让沈柠多多费心,照顾一下这边。”

尹凌灏面上没有什么情绪,父子两个的模样有几分相似,都是一样的冷峻俊朗。

“阿柠有了身孕,受不得累。”

听此,尹承衍眸光一闪,抬眸看了一眼尹凌灏,看不出喜怒,只道:“是喜事!”

父子两个都不善言语,末了,尹承衍轻叹了一声:“让你受委屈了。”

尹凌灏是他的长子,却一直只是一个庶长子,虽然才华横溢,深受圣上重视,可是终究是因为这个身份,在京都同年的少年才俊之中难免受一些嫡子嫡孙的冷眼。

也就是因为这一点,圣上赐婚,本该宁国公府的嫡女沈盈出嫁,那女子却是个心高气傲的,不愿意嫁给一个庶子身份的尹凌灏,竟然逃婚让庶妹替嫁,这无疑是伤了尹凌灏的颜面。

沈柠?

尹承衍都不知道,宁国公府还有这么一个庶出的小姐,可想宁国公府是如何不待见这个女儿。

这样的女子,配他的阿灏,着实是配不上。

然,尹凌灏没有闹,若无其事得样子,他们又闹什么呢?而且,圣上知道后,也惩办了宁国公,沈盈也因此而罚闭门思过两年,到了现在还没有说婆家。

“嗯!”

尹凌灏一想到沈柠,唇边便勾起了一抹笑意。

委屈?是该委屈,等了五年,能不委屈么?

尹凌灏这么回答,尹承衍心中便是一刺,这是他唯一的儿子,本该给他最好的,没想到,连婚事都是一塌糊涂。

尹承衍忍不住讽刺,连他自己的婚事都做不得主,他又有什么资格管儿女的?

“父亲觉得,墨翎皇帝真的随语嫣公主去了么?”尹凌灏突然问道。

尹承衍扯了扯唇角:“养了十几年的女儿,即便不是亲生的,早已有了感情,哪里是那般容易割舍的?君凤宜虽然自负,容不得别人质疑,可是面对自己的女儿,他哪里能真的狠心不管?几十岁的人了,什么看不开?语嫣如今情绪正激动,他能劝什么?”

“父亲说的是!”

这会儿,突然,一个侍卫跑来禀报:“启禀将军,少将军。”

“什么事?”

“璟王殿下派子苏公子过来给二公子诊脉。”

尹承衍:“……”璟王这是在帮忙还是拆台?

尹凌灏眸色一亮,连忙派人去请:“速去请,阿柠最近食欲不振,吃什么吐什么,合该让子苏公子看看,这么下去,身子如何吃得消?”

尹承衍看了一眼尹凌灏,嘴角扯了扯:“……”

……

僻静的街道之上,君凤宜有气无力的走在街道之上,身后,叶祁默默跟随,时不时的看一眼君凤宜,琢磨着该如何开口,才不会触怒陛下的怒火。

突然,久久未曾开口的君凤宜突然出声:“叶爱卿!”

叶祁全身一颤,连忙追了上去:“陛下,臣在!”

“你说,朕真的错了么?”君凤宜紧紧地抿着双唇,一副懊恼的神情:“阿清也说,朕不该那样对阿睿,如今阿嫣也责备朕的不是,朕真的错了么?”

叶祁轻叹一声,出声道:“微臣觉得,陛下错也可错,对也可对,当然,这要看站在谁的角度罢了。”

“哦?”

叶祁躬身道:“站在陛下的角度,陛下是天子,生杀予夺,陛下玩儿的开心就好,何错之有?但是站在公主太子的角度,陛下您就是暴君!”

君凤宜一怒,呵斥:“放肆!”

“咳咳,陛下息怒,微臣开个玩笑,这不是微臣的真心话,微臣这是活络活络气氛,活络活络气氛而已!”叶祁谄媚之。

“给你一次机会,说不好,笞臀一百!”

“微臣不敢!”叶祁这才正色道:“陛下,您作为天子,水家触怒龙威,竟敢算计陛下,便是诛灭九族也不为过,留下太子性命,那是陛下仁慈,陛下何错之有?然,陛下您虽为天子,但也是一个父亲,都说,虎毒不食子,陛下虽然给了太子活的机会,却剥夺了他做人的机会,严格来说,这和死了没有什么区别,或者,这种泯灭人性的养育方式,比杀他性命更残忍,公主们责怪您,也不是没有道理。再者,在微臣看来,语嫣公主早就倾慕于尹家二公子,万事,沾染上一个情字,便没有什么道理可言。陛下身为真龙天子,尚且过不了情字一关,还不说语嫣公主一个毫无阅历的年轻女子?所以,在这种情况,她还管什么父女之情?都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有了夫婿忘亲爹,陛下也要适应着去接受才对!”

叶祁的话,让君凤宜眯了眯眼睛,许久都没有说话。

叶祁偷偷瞄了一眼君凤宜的脸,见他一脸沉思,便知道他听进去了,叶祁沾沾自喜。

君凤宜思考着叶祁的话,久久没有回神,良久,他才深吸一口气,开口道:“如此,尹凌翊不可活!阿嫣阅历不足,朕不能不管!”

“微臣明白,微臣定不会让尹二公子活着醒来见公主。”

……

一连几天,君语嫣都拖着重伤的身子在尹凌翊的床前照看,衣不解带,擦身喂药,都亲力亲为,生怕照顾不周,反观自己,几日劳累,又重伤没有好好休息,憔悴的不像样子。

任谁劝说,她都不听,根本不离家尹凌翊的房间。

对此,外面很快便有了谣言,有说君语嫣不要脸,未嫁之身,便巴巴的跑去男人的房里,也不知道做了多少不要脸见不得人的事情。

当然,也有人说君语嫣用情至深,为了爱朗,不顾自己的名声,也要亲自守在身边,不离不弃,着实不易。

可是,不管什么流言流语,君语嫣都不在乎,大有破罐子破摔的样子。

宁国公府,沈盈因为上次在皇宫和许佩华大打出手而被罚面壁过,抄女戒两百次,所以一直足不出户。

可是,面壁思过不代表她真的能面壁思过,她有什么过?那是许佩华找打!

不仅不思过,还不知收敛,一直让人注意着尹家的动向。

沈盈得知尹凌翊宁死不愿娶君语嫣,心中高兴的不行,正打算在尹凌翊走投无路的时候,让宁国公府出面求请,这样尹家二公子自然会对宁国公府感恩戴德,这般,她顺势表明自己的心迹,他心存感恩之心,难道还怕他不会娶她?

然而,她正打算求父亲出面求情,尹二公子便出了事,听说被毁了脸,还被烟呛了嗓子,根本医不好。

沈盈听此,当即吓得昏了过去,下人们又是掐人中,又是灌参汤,忙了好半天,沈盈才缓过神来。

醒来后,沈盈又哭又闹,哭的眼睛红肿不堪,大骂君语嫣不要脸,害苦了她的阿翊哥哥。又听说君语嫣一直守着尹凌翊,更是怒意恒生,骂君语嫣惺惺作态,不害死他不甘心,吵着便要去尹府找君语嫣算账。

奶娘听了这话,连忙捂住沈盈的唇,道:“我的好小姐,这个时候,你该避嫌才对,那男人都成那个样子,能不能医好,谁说的清楚?纵然尹二公子先前如何的才华横溢名冠天下,若是医不好,那也只是当年勇,以后他什么都不是。尹家是将门,那是吃皇粮军饷的门邸,尹二公子遭祸,可能一日两日会得陛下眷顾,宝贝珍馐的赏赐,时间一长,谁会记得他是谁?小姐若是真的想着他,嫁过去那也是一辈子受委屈,小姐可不能糊涂呀。”

沈盈听此,吓得脸色一白,仔细一想,确实是这么个道理。

可是,一想到自己中意多年的男子变成如今这个样子,她的心仿佛针刺一般难受,可是也在暗暗庆幸,她还没有来得及像尹凌翊表明心迹,否则,若是他真的赖上来,那可怎么好?

那语嫣公主还真是倒霉,不要脸的女人活该她倒霉,如今清白的身子给了尹凌翊,想着得尹凌翊怜惜,却不想,竹篮打水一场空!

“奶娘,那怎么可好?为了尹凌翊,本小姐连阿灏哥哥的婚事也逃了,为了这件事情,圣上罚本小姐闭门思过两年,京都的男子早就对本小姐闭门不谈,也不敢上门提亲,以前有尹凌翊本小姐不觉得有什么,如今他变成那个样子,何以配得上本小姐?这么多年,本小姐竟把自己的大好时光都浪费在一个废物身上了么?”

沈盈想想都觉得愤怒,如今她已经二十岁,早就过了婚嫁的年纪,却没有适宜的男子,让她如何甘心?

“小姐,不是奶娘说你,京都这么多青年才俊,除了尹二公子,尹家大公子那也是顶尖儿的好男子,虽然是个庶出,可是尹家门邸高,如今又只有他一个男子,以后的前途,那是你我估摸不到的,小姐拒了这一门婚事,着实不该!”

沈盈听此,脸色一白,眸子便红了:“奶娘,你说我怎么办?阿灏哥哥定是恨死我了,上次在宫门口,他还为了沈柠那个贱人羞辱本小姐。沈柠算什么东西?她也配?”

“小姐,七小姐那懦弱的样子,哪个男人喜欢?也不过是那身皮子,那张脸还过得去罢了,嫁过去五年,放在少将军眼睛前面,没有不碰的道理。小姐不明白吧,您逃婚,少将军哪里有不埋怨的道理?可是那也只是埋怨而已,还真的能恨小姐?可是埋怨,那也是因为他心中有小姐,心心念儿的女子弃他而去,他怎么不埋怨?如今小姐知错,他哪里还能将小姐拒之门外?小姐是什么身份?宁国公府的嫡出小姐,也是少将军的正经儿娘子,他岂有拒绝的理儿?”

沈盈蹙眉道:“可是,七妹已经嫁过去,难道本小姐还能和那个贱人共侍一夫么?”

“小姐糊涂,您过去,还有七小姐什么事?她给小姐提鞋都不配,她的去路,还不是小姐一句话的事?”

“奶娘说的有道理!”沈盈听此,心中的石头落了地,回想起尹凌灏对沈柠的爱护,她只觉地又是羡慕又是嫉妒。

尹凌灏不苟言笑,但是举手投足之间无不透露着一股威严之气,人又长的俊美非凡。

以前一心想着尹凌翊,便是觉得他哪里都不如尹凌翊,一副冷冰冰的模样,不如尹凌翊春风含笑来的温暖迷人。如今细细想来,他也那般迷人。

便是这么想着,沈盈的脸就红了。

“奶娘,好久不见七妹妹,本小姐去看看她?”

“小姐现下虽然禁足,但是那两百遍女戒已经抄好,想来陛下也知道您知错了,不会责罚你什么。出去走走应该不会有人上报。”

……

因为尹穆清要在尹府出嫁,恐怕不吉利,尹凌翊便被安排在西角门而入的一处院子,雅致安静,又不会和前院的喜庆犯冲。

尹家二公子出事,尹穆清便领着两个孩子住进了尹府,一来可以随时探望,而来,她不久就会从尹府出嫁,嫁入璟王府,便不宜住在璟王府。

九月对这个二舅舅很陌生,以前不怎么接触,现在看见得,就只剩下一层一层包裹的如同木乃伊的人。

所以,小家伙不懂,便也没有什么表情,一脸呆萌,带着一股孩子的天真懵懂。

倒是倾恒万般遗憾,对于这个二舅舅,他很是钦佩,盛名在外,又随性洒脱,常年在外奔波,见识广博,阅历颇丰,最近几年当了刑部尚书,办事雷厉风行,做事颇有手段,没想到这样难得的人才,竟然遭此大祸。

真是天妒英才!

尹穆清见君语嫣眼角下一片青紫,脸色苍白,心中很是过意不去,也对二哥的为人表示质疑。

毫无担当,妄为男子!

拍了拍九月的手,轻声哄道:“九月和哥哥出去玩,二舅舅生病了,需要休息,不能吵着他!”

九月表示不能理解,为什么床上躺的那个裹成粽子的人会是自己的舅舅,他不解道:“娘亲,刚刚九月和哥哥一句话都没有说,就你和姑姑声音最大!”

尹穆清:“……”这熊孩子!

倾恒唇角一勾,宠溺的看了一眼弟弟,上前牵了弟弟的手道:“小九,外公那里又出了新马驹,要不要去看看?”

“真的吗?”九月眸子一亮,兴奋道:“九爷要一匹小马来骑可以么?”

“好!”

男孩子天生对骑射宝马有一种痴迷之心,就像现代的男人都喜欢名车一般,九月喜欢马不奇怪。

尹穆清看着两个小家伙出去,眸中无比温柔,连忙让鸢哥和几个慕谦跟过去照顾着。

小九月身子虽然不好,可是却也不是天天拘在屋里的事,迟早会出事!所以,干脆大大方方的带他出来玩儿,多穿点,不受寒就是了。

两个小家伙离开,尹穆清便上前,握了君语嫣的手,道:“你这又是何苦?”君语嫣关心则乱,如何又认得出这是谁?还不说尹二哥做足了准备,君语嫣本就心有愧疚,自然是不会想到尹二哥会这般狡猾。

“你也是来劝我的?”君语嫣抽开尹穆清的手,淡淡的勾了勾唇角,淡然道:“若是劝我,你就不要开口了!这这辈子,有他的地方才有我。”

“他若是知道你心这般坚定,也不知是该哭该笑!”尹穆清感叹了一声,才道:“即便关心,何须亲力亲为?累垮了自己,又如何照顾二哥?你也该好好保重才是!”

最重要的事,尹穆清想象不到,若是语嫣知道自己费心费力照顾的却只是一个陌生人,会如何!

是该怨,该恨,还是觉得耻辱!

若是二哥对语嫣也有心,那么他便是在自掘坟墓。

君语嫣听了尹穆清的话,突然便落了泪,覆在尹穆清的肩上,低低的哭:“阿清,我真的不是有意的,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若不是我,他便不会入狱,没有入狱,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都是我的错!”

君语嫣哭着,突然便止了泪,抬眸狠狠地道:“阿清,这件事情绝对没有这么简单,我敢肯定,是有人害他。”

尹穆清挑眉,问道:“何以这么说?”能发现这件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很不容易呀!只不过,怎么就往别人身上想,却不想想是不是你的尹二公子自演自导,贼喊捉贼呢?

“那晚我去牢中看他,便看见有个黑衣人要杀他性命,只是没有成功,我猜,那火绝对也是他放的,声东击西,好阴险的计谋!”

“二哥在刑部多年,得罪的人不少……”

“不管是谁,我都不会放过他的,加注在他身上的痛,我会千倍万倍的讨回来!”

尹穆清:“二哥有你这样的红粉知己,是他的福分!”二哥呀二哥,这么好的姑娘,你当真舍得辜负么?

“阿清说错了,遇到我,大概是他的劫难吧!”君语嫣嘲讽道。

二人正谈着,便有小丫鬟来禀报,道:“三小姐,沈家的大小姐过来了,大少夫人身子不便,大公子让您过去招待一二。”

尹穆清听此,瘪了瘪嘴,人家姐妹二人叙话,叫她过去做什么?

心里虽然奇怪,但是尹穆清却知道,沈盈和沈柠是合不来的,沈柠现在怀着身孕,又是头三个月,出不得任何差错,是以,便应下,回头对君语嫣道:“语嫣,你也随我们过去坐坐吧,累了这么些天,合该休息一会儿子。”

“也好,许久不见少夫人了。”

……

尹府花园的一出凉亭之中,萧璟斓,尹凌灏,晏子苏同席而坐,萧璟斓把玩着玉杯,问晏子苏道:“不知尹二公子病情如何?子苏可有把握?”

晏子苏看了一眼萧璟斓,随机扫了一眼对面的尹凌灏,长叹一口气道:“孕中恶心反胃,这是有孕妇女的正常反应,少将军实在不用疑神疑鬼,这个,有何方法让她不吐,在下还真是没有半分把握!”

萧璟斓:“……”什么鬼?不是让他去给尹凌翊诊脉么?

------题外话------

通知:10号到13号精品推荐,很重要,还是老规矩,评论区,闹起来吧!

凡是在10号下午两点到十三号下午两点留言送花送钻送票子的,灵殿都有奖励。凡是评论的,都发20个潇湘币,送花送钻,粉丝值在十二月25号之前,月粉丝值超过4500,就会有实体礼物赠送,实体礼物哦,期待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