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倾恒曰:这丫头果然该死/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九月皱眉,不解的看着燕飞,似乎不理解。当大将军就是不思进取?什么叫做输了?九五之尊又是什么?他为什么要当九五之尊?

这些事情,九月都是不懂得,尹穆清也不可能让九月接触这样的事情,毕竟在之前的生活之中,他便是活在娘亲的羽翼之下,只需要每天快快乐乐的生活就好,可以说是无忧无虑,即便是做错了事,也不用担心,撒个娇,天大的事情,也会淡去!

九月天真懵懂的眸光落在燕飞眼里,那便是无知。

燕飞认定了以九月这个身份,不可能无忧无虑的过一辈子,她就觉得,萧湛的话都是对的!九月需要学会去争去抢,否则,他便没有未来。

虽然倾恒也是尹穆清的孩子,可是,燕飞和倾恒是没有什么感情的,九月和倾恒相比,她自然会偏向于从小看着长大的小九月。

燕飞看了一眼倾恒,狠了狠心,直接伸手将九月拉了过来,倾恒的手立马脱离了小九月手,身后的人立马挤了过来,冲散了两个小家伙。

“哥哥?”九月惊呼了一声,想要转身去看哥哥,却被燕飞一把拉了过来,恨铁不成钢的道:“九爷,你有没有听姐姐说?你可别不将燕飞姐姐的话当话,燕飞姐姐能骗你不成?九爷你自己想想,自从倾恒公子出现,小姐是不是越发忽视你了,九爷若是再不重视,以后,这璟王府哪里还有你的立足之地?你瞧,人家倾恒公子怎么不嚷嚷着要当大将军?”

九月晴天霹雳,瞬间就呆愣了一下,回想前面发生的事情,他便红了眼眶,期期艾艾的道:“爹爹不喜欢九爷,九爷也不要他了,九爷不想要爹爹了!”

好像,这一切的开始,都是因为那个爹爹的出现,若是他没有爹爹,他和娘亲还在尹府别院,过着低调奢华的日子,每日吃喝玩乐,和娘亲一起练拳,修习内功心法,累了,就听娘亲讲故事,多么快乐!

现在呢?

他一点都不快乐!

燕飞听此,只觉得满腔的热血都浇灭了,这九爷怎么就这么不开窍呢?都说到这个地步了,他竟然还没有理解她的意思?怎么能不要爹爹呢?

这个时候,不仅不能不要爹爹,合该在爹爹的面前好好表现才是,让王爷知道,璟王府不仅有倾恒公子,还有九爷,九爷丝毫不差,不是吗?

燕飞很是无奈,究竟是小姐的教育太失败,还是她太笨,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

她该怎么做,才能让九爷知道,他现在的处境呢?

燕飞正想着,身后边传来鸢歌和倾恒的声音。

“九爷?”鸢歌好不容易才扒开人群,看见九月和燕飞待在一起,她瞬间便松了一口气,拍着胸脯道:“谢天谢地,没出事!”

燕飞起身,紧紧的护着九月,瘪嘴道:“我看着呢,能出什么事?大惊小怪!”

倾恒脸色不好,刚刚小九月的手突然脱离他的手,他心瞬间就提了起来。

毕竟是个五岁大的孩子,这么多人,若是一不小心跌倒,恐怕爬都爬不起来,那后果不堪设想!

他听燕飞这么说,更加沉了脸:“好大的能耐,若是小公子有半点不妥,那个时候,也不知道,你还有没有那个命说这句话!”

倾恒对燕飞这奴婢是没有半分好感,甚至是厌恶,不过是一个丫鬟,却一副心高气傲的模样,没有半点奴婢样,毫无规矩,若不是考虑到她一直照顾着九月,和小家伙有一定的感情,这样的奴婢,早该处理了的好。

燕飞听此,瞬间就不爽了,可是之前她吃过一次亏,倒也学乖,没有反驳什么,有些扭捏的低下了头,却无半点愧意。

倾恒也没有想要和她说什么,如果她真的敢在他面前放肆,他也找个理由,让母亲将这丫头打发了算了。

“小九,跟哥哥走!”说吧,上千便牵了小九月的手,足尖一点,脚踩众人的肩,径直跃了起来,落在头顶的房顶之上。

九月正想挣扎,身子一轻,生怕摔了,逼不得已,也足尖一点,在哥哥的带动之下,跃上了房顶。

“九月想看外公,在这里看岂不是更好,你瞧,外公快出城门了!”倾恒指了指远处的城门,开口道:“看见了吗?”

房顶的视野开阔,贯穿几条街,九月顺着倾恒的手指看去,果然看见在戎装军队队伍蜿蜒绵长,尽头之处,正好看见逐渐接近城门的尹承衍。

九月看了一眼倾恒,噘嘴道:“哥哥觉得大将军威武还是九五之尊更气派?”

倾恒没想到弟弟会问这话,他根本是不做任何思考,回答道:“天下至尊自然都贵不过九五之尊,将军威武,却也是堂下之臣!”

九月一听,心瞬间便凉了,连哥哥都这么说么?将军没有九五之尊好,那么,他以前在娘亲面前说自己长大后想当大将军,这么没追求的理想,是不是娘亲都笑话死了?

他真的像燕飞姐姐说的那般,不思进取么?

九月不甘心,继续追问:“那哥哥你想当九五之尊么?”

九月的话,让倾恒大惊失色,连忙捂了九月的唇,白着一张脸,四下看了一眼,眸色带着几分慌乱,见四周无人,他才松开弟弟的唇,问道:“阿九,这话可不能乱说。虽然如今哥哥还挂在废太子名下,是皇长孙,可是世人都知道哥哥是璟王之子,皇爷爷膝下皇子众多,即便太子已废,那个位子又怎么可能落在父王头上?还不说哥哥?就算哥哥真的是太子之子,可是那也只是庶长子,储君立嫡不立长,所以哥哥今生注定和那个位置无缘,还不说如今!你可知,觊觎皇位,那是杀头的大罪,若是被有心人听去,后果不堪设想,你明白吗?”

九月很少看见倾恒如此严肃的对他说话,而且,无疑,倾恒说的话,他都是不懂得,这些道理,九月又如何会懂?

可是看见哥哥这么说,他突然有一股很安心的感觉,歪着脑袋问道:“哥哥不想当九五之尊么?”

哥哥是这个意思吧?

既然哥哥都不想这些事情,那么他也不想,是不是娘亲和父王就不会觉得他不思进取了?

意识到很有这个可能,九月就觉得松了一口气。

毕竟,他真的不懂!不懂什么是九五之尊,不懂,不感兴趣,又如何去当一个好的九五之尊?

倾恒点头:“不想,所以,阿九以后再也不许提这事,知道吗?”

否则,他必定是万劫不复!

君王都是很忌讳儿孙觊觎自己的权势地位的,毕竟儿孙众多,又不可能将身下那张龙椅劈成数半,一人一份!不能评分,那就只能选出一个合适的人选,若是人都乖乖的等着他去选,自然是好的。可是,实际上又有谁会乖?男人对权势和地位没有任何抵抗力,都想拥有,却又注定只有一个人拥有,那么,结局就离不开一个夺字!

争夺一旦开始,便注定少不了血雨腥风!

因此,一旦有这个苗头,那就只能掐断!

所以,倾恒听九月这么问,自然会害怕,他怕父王会猜忌,也怕皇爷爷猜忌父王!

毕竟,他好不容易才有了一个完整的家,自然不愿意才过了几天安生日子,便被人毁了!

“那好,九月也不想当九五之尊,九月这就去给燕飞姐姐说,哥哥不想当九五之尊!”九月很兴奋,刚刚的阴郁瞬间消失不见,几乎是喜上眉梢。说罢,打算下去找燕飞姐姐,往下看了一圈,却不见燕飞姐姐的踪影,小家伙小嘴一撅,出声道:“燕飞姐姐呢?燕飞姐姐怎么不见了?鸢歌姐姐也不见了!”

倾恒听九月这么说,瞬间便沉了脸。

燕飞?

竟然是她?

她究竟在九月面前说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这丫头,当真是留不得!

尹穆清虽然没有跟着两个孩子的身边,却时时刻刻都注意着孩子的动向,见两个孩子竟然跃上了房顶,便是觉得无奈!

这两个熊孩子,房顶下面这么多人,他们竟然去了房顶,踩在这么多人的头顶上么?

尹穆清正打算去将两个调皮的坏小子捉下来,却不想下台阶的时候,突然胳膊肘被人碰了一下,她不喜陌生人触碰,即便是人多的时候,她也下意识的看了过去。

这一看,她竟然发现是萧湛,穿着一身烟青色的广袖长袍,暗青色的竹叶绣在衣摆处,低调素美,和他的人一般,彰显着一抹静默从容的气质。

“湛王殿下?”尹穆青有些诧异,萧湛这样安静的人,会喜欢这么热闹喧嚣的场合?

这乌央央一片人,四处都喧嚣不已,他也不觉得烦躁?

“好巧!”萧湛这个人的存在感很低,所以,尹穆清对他也没有什么话题,沉默了一下,便也只蹦出了这么一个句!

毕竟接触少,上次他出手相救,她也只当欠他一份人情罢了!

“元清公主好大的气派呀,我在这里站了这么久,元清公主现在才发现么?”萧湛唇边含着淡淡的笑意。

尹穆清听此,倒有一些尴尬,萧湛这分明是在调侃她,飞上枝头,变成墨翎的元清公主,便不认识旧识了,对方还是帮过她的男人。

“湛王殿下说笑了,我当真没有注意。”

“阿清的注意都留给了皇叔,自然就不会注意到我了。”

呃~

尹穆清怎么就没有发现,萧湛说起话来,也能噎死人。

他这是在骂她见色忘友?

萧湛见尹穆清唇边带着一模笑意,眸中多了一分炙热,但是很快,便被自己压了下去,眸子扫向尹穆清的腰间,挑眉道:“阿清身上带着一丝幽香,不知用的什么香料?”

这话一问出,他连忙尴尬的笑了一下,解释道:“阿清不要误会,我也是爱香之人,觉得这香不像以前闻过的所有的香料的一种,便对这香料的调制方法感兴趣,不知阿清能不能借你香囊一看?”

尹穆清没想道萧湛也喜欢香料,勾唇道:“湛王殿下的鼻子真灵,你问道的香味是我提取的百花花苞水,平时用来护肤补水用,所以味道要比普通干花碾磨后调制的香料纯正的多,我身上这香囊,放的也不过是普通驱蚊用的香。”

说着,尹穆清便将腰间的香囊取下来递给萧湛。萧湛接过,问了问,应道:“果然。花苞水?这个倒是有几点意思!”

尹穆清接过还回来的香囊,答道:“湛王殿下若是喜欢,陌上香坊就能买的到,湛王殿下用了,保证会拍手叫好。”

萧湛笑了笑,他如何不知尹穆清这是在打趣,一个男人去买女儿家的香粉凝脂,这不是笑话吗?

他没有继续这个话题,看着房顶上并排而坐的小公子,他转而道:“阿清应该很爱九月那个孩子吧?”

------题外话------

猜萧湛拿清清的荷包香囊做什么?

这里解释一下哈,有的宝宝说作者心态有问题,其实我不知道该喜还是该悲,喜,作者塑造的坏人角色很成功,已经坏到人人喊打的地步。忧,难道是我的心态真的有问题?仔细思考了很久,在反省哪里有问题。然后我发现,其实,咳咳,坏人嘛,总是坏的,而且萧湛他目的不在九月,九月也不会黑化,你们放心1就好了。他还是你们心中的乖萌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