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把燕飞给绑了(二更)/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也是尹穆清心中最期待的,她从来的想法就是,九月能够幸福快乐就好,他能平安长大,快快乐乐的一辈子,就是对她最大的幸福!

当然,以前,在她心中,九月是她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但是现在,与她有羁绊的人越来越多,她想要的也就更多,那就是,自己在乎的所有人,或者在乎自己的人,能够得到自己想要的,平安一世!

她并没有劝萧湛的意思,但是她的话,落在萧湛耳中,却是另一种意味。

萧湛居高临下的看着尹穆清,唇边带着浓烈的讽刺,但是声线还是像往日那般清雅平淡:“道理,都是说给孩子听的。人生在世,人人都想如阿清说的那般幸福安乐,可是,实际上,又有几个人能按照自己的想法平安顺水的过一世?或多或少,都有或被动或主动的变故,变故一出,阿清觉得,身为局中之人的我们,又如何能独善其身,视而不见?就如阿清自己来说,你想要的,真的能轻易得到么?”

萧湛的话让尹穆清瞬间沉了脸色,她面色难看的看着萧湛,冷眼道:“萧湛,你什么意思?”

“呵呵!”萧湛轻笑一声,伸手挡了一下尹穆清的眼睛,淡淡的道:“说说我心中的想法,阿清何必恼?不管如何,阿清记住一点就好,不管是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伤你,这,是我的承诺!”

尹穆清有些恼,挥手扫来萧湛的手,睁眼一看,眼前哪里还有那个淡如青竹的男人?

萧湛的话,让尹穆清心中有了几丝不安,平白无故,他何以说这些没头没脑的话?

仿佛如鲠在喉,尹穆清揉了揉眉心,心中因为萧湛的话而烦躁起来。

他说的没有错,她想要得到的,真的能轻易得到吗?就当说这九月的病,就是一座大山,压在她心头,容不得她有任何松懈。

抬眸望去,尹穆清已经没有看见两个孩子的身影,她四周看了一眼,慕谦的声音便在身后响起:“王妃,两个小主子回府了!”

尹穆清点了点头,径直去了陌上香坊,没过多久,再次出现,已然是一身白色广绣长袍,脸上带着一个白色的玉石面具,面具上刻着一只栩栩如生的狐狸,狡黠生魅。手里拿着一把招摇的水墨云锦扇,放眼望去,只觉得气质超然,举手投足间都带着一股邪魅张扬的痞气。

又有谁人知道,这身型纤细清瘦的小公子,便是陌上香坊的清音公子?

临江阁是坐落在水面上的一座茶坊,来这里的人,大多都是名人雅士,或品茗聊天,吟诗作赋,文学之气十足。

尹穆清在茶侍的带领下,来到了三楼的雅间,约她的人还没有来。

这样正好!

尹穆清轻步至榻前,仰身一卧,双腿一交叠,便斜靠在榻上,翘着二郎腿,痞气十足。

“公子,您是想要喝茶还是饮酒呢?”茶侍小哥笑脸呵呵,端着盘子问道。

尹穆清挑眉问道:“有什么好茶?”

那茶侍小哥见尹穆清有兴趣,便开始绘声绘色的介绍各种茗茶,什么雪剑翠竹,银针普洱,各种名贵茶水,那小哥几乎如数家珍,茶经也是一字不忘,背的滚瓜烂熟,形色味,也说的头头是道。

尹穆清见那小哥说的起劲,笑着看他说完,才开口道:“既然有这么多好茶,你就给本公子上一壶白开水吧!”

“噗……咳咳……”

隔壁,楼雪胤没有忍住,直接将刚抿入口中的茶水给喷了出来。

“哎呀……”他对面的君凤宜差点被喷了一脸,君凤宜气急,连忙拿手中的大折扇子挡了一下,才没有被殃及池鱼!

君凤宜抬眸看了一眼对面的红衣美男子,一脸嫌弃的道:“你这年轻人怎么这么不稳重?瞧瞧,把朕的扇子都给弄脏了!不过是一个不懂风雅的人,瞧把你激动的!”

隔壁是个什么奇葩?人家说了这么多茗茶,他竟然都无动于衷,就要了一壶白水,真是大煞风景!

楼雪胤用锦帕擦了擦嘴角,忙道:“侄儿的错!”青岚叔叔若是知道他嘴里所说的不懂风雅之人其实就是自己的女儿,也不知,该会作何想法!

别人不知道,他却清楚的很,陌上香坊的清音公子和天上人间的琴师其实就是一个人!

说吧,抬手,身边的人便将一个锦盒双手递了上去:“主子!”

楼雪胤接过,将锦盒推至君凤宜的面前,出声道:“叔叔,这是晚辈花重金让人连夜打造的黄金弩,与长孙殿下手中的那把弓一模一样,却不如长孙殿下手中的灵宝威力大,也没有那么沉,适合小九月用!”

君凤宜接过,打开看了一眼,拿在手里掂了一下,果真轻便无比,弓弩不大,通身金光闪闪,弩身还镶嵌着一两个名贵的猫眼石,精致无比。

君凤宜很满意,脸上却是一副不满的样子:“磨磨蹭蹭,小九月从不问朕要什么,如今想要一把和哥哥一样的弓,却让小家伙等了这么久,你这天下第一山庄,办事效率也忒慢了!”

很明显,那天九月在君凤宜面前说他想要倾恒那把弓,君凤宜往心里去了,而且异常重视!

楼雪胤嘴角抽了抽:“青岚叔叔慢走!”

君凤宜挑眉,这小子,便是在送客?

送客就送客,他还不稀罕,手里拿着那锦盒,风一般掠走了!

君凤宜离开,楼雪胤才勾了勾唇角,转身,在扶手上点了点,墙面上突然传来一声低不可闻的咔擦之声,一个暗格弹出,墙上赫然是一个小孔,将对面的房间一览无余!

隔壁,那茶侍听完尹穆清竟然只点了一壶白水,刚刚还激动的心情瞬间黯了下去,情绪突变,差点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怎么,有问题?”尹穆清挑眉。

“没,没有问题,您稍等!”

“等等!”尹穆清叫住那人!

“公子好需要什么?”

尹穆清朝两边望了望,开口道:“将帘子放下来!”

“是!”

上了白水,没过多久,外面有人推门而入!

听脚步的声音,是个男人,内功不厚,所以脚步不够平稳,呼吸不平,很沉,很显然,是一个酒肉多年的中年男子!

“站住!”见那人要挑帘进来,尹穆清连忙制止。

这声音,明明和尹曦月一模一样!

贺二爷听此,果然顿住了脚步,面色一沉,开口道:“元清公主,如今好生威武!”

……

尹府,君语嫣坐在尹凌翊的床前,拿着毛巾,仔仔细细的帮躺在床上的人擦手,擦完手,君语嫣又端过一旁的药碗,一点一点的吹冷,慢慢的喂进男人的微微张开的唇缝!

外面,叶祁躲在门后,看见君语嫣如此劳累辛苦,不顾及自己公主的身份,劳心劳力,做着下人才做的事情,他便急的抓耳挠腮。

公主呀公主,您咋就不开窍呢?

这个男人都成这样子了,您就怎么这么死脑筋?该放手时就放手呀!

见君语嫣味那男人药水,叶祁眼前一亮,径直从手边的盆栽之中摘下一片树叶,随机猛地朝君语嫣手中的药碗设了过去。

那力道控制的恰到好处,竟然君语嫣真的觉得,是她手滑,不小心打破了药碗!

“呀!”君语嫣惊呼了一声,生怕打扰了床上男人的安眠,异常内疚,见男人睡的很沉稳,她才舒了一口气,正想蹲下捡起地上的碎片,就听见叶祁匆忙制止的声音。

“公主,您当心手呀!”叶祁伸手挡住君语嫣的手,然后将手中的药碗递了过去:“公主,您瞧,看见你打碎了药碗,本相立即帮您沏好了一碗新的!趁热,让尹二公子服下吧!”

他答应过陛下,这尹二公子不能活着醒过来,可是这璟王的人看的很紧,他好不容易才有了机会,自然不会放过!

君语嫣听此,很是感激,忙接了过来:“多谢叶相!”

“叶丞相真实忠君不二呀,为了君主,短短时间,竟然懂得如何制药了!”君语嫣还没有来得及接过,那药碗便落入另一个人的手中,君语嫣看去,却见是晏子苏言笑晏晏的端着药碗,仰头尝了一口,似品茶一般品味了一般,叹息道:“只是,这是在下的方子,丞相随意更改,不妥吧?”

晏子苏这话一出,叶祁脸都黑了,指着晏子苏的脸就道:“你你你……胡扯!”

说罢,叶祁看着君语嫣,求救道:“公主,别听他胡说,微臣和尹二公子又没有仇,害他做什么?”

君语嫣若是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不配活在这个世上了,顿时脸色便是一沉,怒道:“叶祁,你滚!”

说罢,伸手便夺过晏子苏手中的药碗,朝叶祁砸了去!

叶祁吓得连忙遁走!

叶祁一走,君语嫣转身便扑在床沿上哭。

父皇,是想将她逼入绝路呀!

屋中的一幕,落在门口一个其貌不扬的小侍卫眼中,早就握紧了拳头!

璟王这是插手插定了么?

真是该死,那个躺在床上的臭男人竟然被他的女人照顾了几天,擦手喂药,他怎么不去死?

……

倾恒带着弟弟回府,第一件事情,就是哄着弟弟睡个午觉,九月身子弱,玩不了多久,就会累。

用了一小碗八宝汤,九月也困觉得睁不开眼睛,没一会儿便睡了过去。

倾恒轻手轻脚的出了房间,立即便成了脸:“去将燕飞绑了,带到本殿的书房!”

------题外话------

抱歉哈,昨天晚上电脑瘫了,重装了系统,今日又是老师生日,事情混在一起,更新就没时间,抱歉,这是今日的二更,十四号的,晚上更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