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九月救她么?/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燕飞的情绪很激动,也很委屈,被廖仙儿那臭丫头害的这么惨,却没有一个人来帮她出气,为她撑腰。甚至,还在她心仪的男子面前出丑,这才是她最气愤的事情。

这个时候,她唯一想做的就是,让自己心爱的人知道自己的能力!她虽然是一个奴婢,但是对主子衷心不二,而且,她能识破小人的恶毒心思,能帮九爷!

这么多人都被长孙殿下蒙在鼓里,被他高贵的身份蒙蔽了双眼,不知道他算计自己的手足,坑害九爷,既然如此,她就将长孙殿下的事情说出来,看他有没有脸再在她的面前耀武扬威!

他若是看见她这么无畏,会不会忘记那时的丑?

燕飞其实也不知道倾恒哪里对不起弟弟,哪里算计了弟弟,可是,萧湛对她洗脑洗的太成功,以至于她看见倾恒和九月在一起,就觉得,小倾恒装模作样,每说一句话都是在算计九月。

尹穆清面前,也是各种谄谀献媚,讨好卖乖。

在璟王殿下面前更是如此,乖巧懂事,把九爷都甩了一大截!

有这般意识,她只觉得九爷有这样的哥哥,真是可怜!小姐有这样的儿子,真是可怜,这样满腹心机的孩子,以后,恐怕连亲生母亲都会算计!

燕飞这么一嚷嚷,一旁的人几乎是大吃一惊,内心惊恐万分。

燕飞如此猜忌长孙殿下,在人前如此中伤诋毁长孙殿下,她是不想活了?

而且,长孙殿下一个孩子,怎么就能被她想的这么不堪?

什么叫做取代九爷的位置?殿下需要取代九爷什么位子?九爷还叫长孙殿下一声哥哥,是璟王府的嫡长子,他有什么理由要取代九爷的位置?

而且她们都是有眼睛的人,长孙殿下对待九爷如何,体贴入微,关爱有加,兄弟两个兄友弟恭,多么可人的一对孩子,她们都感动好不?燕飞如此想长孙殿下,实在不该!

无疑,燕飞的话激起了众怒。

鸢歌恨不得将这丫头带下去扇几巴掌,打醒她!

她们两个是跟着小姐回府的,和府中其他家奴都是不同的,一言一行都代表着小姐的颜面,燕飞如此胆大的作为,无疑是丢了小姐的颜面,也损害了长孙殿下和小姐的母子之情!

长孙殿下和九爷不同,他从小不在小姐身边长大,这五年,在长孙殿下发生了什么,长孙殿下心里又是怎么想的,谁都不知道。

本就遗失了五年,好不容易找回母亲,却听母亲身边的丫鬟这么说,长孙殿下怎么想?

无风不起浪,燕飞怎么会这么想,自然会有一定的根据,长孙殿下会不会认为,燕飞的想法就是小姐的想法?让他以为,在小姐的心里,长孙殿下这个儿子根本没有九爷重要,处处防着他是不是在欺负九爷?

毕竟,长孙殿下和小姐哪里有九爷和小姐亲?九爷毕竟还有和小姐看着长大的情分在,这一点,长孙殿下根本就没法比!

鸢歌被燕飞气的全身发抖,可是这个时候,她不确定自己能不能保住燕飞,毕竟,皇家的规矩多,燕飞一次二次冒犯主子,私下和她议论议论主子也就算了,怎么如今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如此指责长孙殿下?

鸢歌脸色一白,下意识的看向一边的倾恒,果真见倾恒一张小颜极为的阴沉,倾恒和萧璟斓长得像,盛怒之下,紧抿薄唇的样子,更是和璟王殿下如出一辙!

“殿下!”鸢歌几乎是腿一软,便跪在了地上,白着一张脸道:“殿下息怒,燕飞最近得了失心疯,嘴里胡言乱语,才中伤了殿下,殿下可不要往心里去,您和九爷都是小姐的孩子,谁都无法取代谁,她如何会厚此薄彼?觉得”

燕飞的话确实让倾恒惊怒,甚至,在那一刻,他确实也在想,在母亲心里,他究竟重不重要,是不是可有可无!

他觉得母亲是爱他的,可是事实是这样吗?

或许,只是他的错觉,是他自作多情。毕竟,母亲以前根本不知道他的存在,因为没有拥有,没有经历失去的痛,也就失而复得的喜,知道他的存在后,恐怕只有突然多了一个孩子的惊异,甚至,连惊喜都没有。

甚至到了现在,母亲是不是都会事事防着他,会不会抢走弟弟的东西!他之前确实羡慕弟弟,羡慕他能肆无忌惮的在母亲怀里撒娇,被母亲满含爱意的搂在怀里,甚至在父王面前也能无所顾忌的淘气,天真纯然无忧无虑的让人羡慕。

这些都是他期盼却无论如何都做不到的。

可是,取代弟弟的位置?他从来没有想过,他只希望自己能够保护弟弟,让他避免皇家争名夺利的坑害,将这份纯真保持下去,健健康康,快快乐乐的生活在父王母亲,还有兄长的羽翼之下!

所以,他比以前更加的努力,更严格的要求自己,他要强大自己,不像以前那般强大自己只是为了自己能够好好的活下去,而是能够有能力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

保护母亲,保护弟弟,将来,或者还有更小的弟弟妹妹!

可是,如今听到燕飞这般说,倾恒的心,突然有几分寒意,自己的满腔的热情和满怀感恩和暖意的心都被燕飞的话浇了个透心凉。

那种被人掐灭希望的感觉,比直接杀了他还要难受!

难受到让小家伙开始怀疑人生,怀疑自己的决定和努力是不是都是自己自作多情!

他在尹曦月那里经历的太多,根本不知道被真心关爱的滋味究竟是怎么样的,很有可能,因为曾经遭遇的太多,太缺关爱,所以母亲只要对他一丁点好,只要比尹曦月待他好上一点,他就觉得,已经够了,实际上,人家只是意思意思,根本就没有把他当真……

想到这些,倾恒就觉得悲从中来,不知该怒,该悲,该叹,还是该恨!

倾恒很尴尬,在场的人或同情或打量的眸光让他有些无地自容,甚至是绝望,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

上前为自己辨白,说他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和弟弟争什么,也没有想要取代弟弟在父王母亲心中的位置?

别人会信么?

然而,听了鸢歌的话后,倾恒仿佛看到了一点亮光,他似乎差点被燕飞这个丫鬟迷惑误导了!

比起之前,倾恒更加觉得通体生寒!

好一个燕飞,挑拨离间的手段真是高呀!在弟弟面前胡说八道,离间他兄弟二人的感情,如今又在他面前胡说八道,离间他和母亲的感情?

若是刚刚他当了真,对母亲起了疑心,一家人,就有三个人互相猜忌,这个家还算家么?这样的事情一旦发生,那可真可怕!

母亲对他如何,他自己能感受的到的不是?何以就这般轻易听信了小人的谗言?

她的目的是什么?恐怕,她后面有人吧,那人的目的又是什么?

倾恒意识到这一点,几乎是滔天大怒,几乎是咬牙道:“本殿和弟弟都是母亲的孩子,本殿需要取代弟弟什么?何须取代,为何取代?果然是失心疯,开始胡言乱语,这样的人,根本没有资格留在母亲身边伺候,母亲不养无用之人!”

最好的办法,自然是干脆处置了干净,看她如何兴风作浪!

燕飞听此自然是大怒,急道:“长孙殿下,被我说中你就恼羞成怒,想杀人灭口么?你敢!小小年纪就这么心狠手辣,你就不怕小姐知道了怪罪?我没有资格留在小姐身边照顾,那谁还有资格?这茯苓阁哪一个人有我尽心尽力,全心全意的为九爷好?”

自己全心全意待人,却被这么对待,燕飞自然是不甘心的,也不服!

“我知道,你见不得九爷身边有几个得力的人,害怕他抢了你的风头是不是?九爷聪慧伶俐,深的王爷喜爱,所以,你害怕了是不是?所以就想着将她身边的人都赶走?然后,你就可以肆无忌惮的排挤九爷了,是不是?”

其实,说这些,燕飞心里也很打鼓,也很害怕!

她后悔这么冲动,突然就和长孙殿下撕破脸,毕竟这里只有长孙殿下一个主子,若是长孙殿下恼羞成怒要杀了她,长孙殿下身边那个人武功极高,她根本打不过!

怎么办?

“燕飞,你放肆!”鸢歌一个没有忍住,便一巴掌甩在了燕飞的脸上:“谁给你的胆子诋毁长孙殿下?不想活了?”

和燕飞相反,鸢歌只觉得自己脸上发烫,她感到羞愧,因为认识燕飞而感到羞愧!

燕飞大怒,顿时就捂着脸哭了起来:“鸢歌,你打我?你凭什么打我?”

“到了现在,还不知错么?还不向长孙殿下认错?”

不仅是鸢歌,倾恒气的全身都在哆嗦,毕竟只是一个孩子,和懂道理的人讲话或许他还能应付,可是,和一个张口就胡说八道的人谈话,他根本就没有任何办法!

被狗咬一口,难道还能咬回来了?

倾恒后悔把燕飞带到这里,在外面杀了不是很干净么?

这下好了,茯苓阁都被她污了!

这么吵,吵着弟弟怎么好?倾恒耐性全无,吩咐道:“还不堵了她的嘴拖下去,撵出去!”

倾恒气的不行,根本不想听燕飞说一个字!

这会儿,突然听到人群外面传来一声霸凛的声音:“认错有什么用?撵出去算什么?这不知死活胡言乱语的臭东西,该拔了舌头后扔进辛者库去刷马桶,倒夜香,做牛做马,一辈子都不许出来!”

众人一惊,忙推至一边下跪行礼。

“外公?”倾恒看到君凤宜的时候,便有些委屈了,终归是孩子,被人诋毁怀疑,如何不气?

君凤宜见小家伙有些委屈的面孔,便有些心疼,这孩子就是可怜,瞧瞧这都是什么事?这样的贱婢多了,好好的孩子才会变得这般老成。

孩子的心都是很纯然的,怎么能听这样的秽语?

君凤宜走到倾恒身边,伸手便摸了摸倾恒的头,以示安慰,然后拉了小倾恒的手边退至台阶之上,出声道:“阿恒是小九月的哥哥,就该担起作为哥哥的责任,办事果断,断不该感情用事,一个奴婢而已,敢在阿恒面前胡言,阿恒拖出去打杀了就是,留着做什么?不仅碍眼,还伤鼻,熏人!”

君凤宜有洁癖,这院子现在还弥漫着燕飞的臭屁味,他第一个嫌弃,厌恶的不行,说完这话,扫了一眼身后的该是御前侍卫的严宏,吩咐道:“愣着做什么?还不将她拖下去,还要等着阿清回来受罪是不是?熏到朕的女儿,朕唯你是问!”

严宏一惊,连忙称:“是!”

说吧,上前拧着燕飞的领子,就要将她带出去,以免碍了陛下的眼!

燕飞看见君凤宜来的时候,整个人都一惊,脸都灰白了。

拔舌头,扔进辛者库倒夜香?

燕飞想都不敢想!

她听君凤宜这么说,瞬间就明白了,君凤宜这是想赶在小姐回来之前将她处置,等她毁了,死了,随便给她定个什么罪那都看他们怎么高兴!

人都死了,小姐就算再生气,她还能做什么?小姐怎么可能为了她去责怪自己的孩子和父亲?

想到这里,燕飞急的不行,突然想到屋里睡觉的九月,立即就挣扎起来了,朝正殿门口看去,却发现九月躲在门后,就露出半个脑袋在门外,正呆呆的看着他们,她似乎看到了救命稻草,瞬间就急了,尖着嗓子喊道:“九爷,九爷救我,他们要杀我,要杀你的燕飞姐姐……呜呜……九爷救我……”

君凤宜和倾恒听到燕飞的声音,都有些惊异,转身看向身后,果真看见小九月顶着一头乱蓬蓬的头发,胡乱的及着小鞋子,躲在门框后面,一副睡眼惺忪的模样,眸中却含了无尽的委屈。

“小九?”倾恒得心似乎一下子就提了起来,弟弟还是被吵醒了么?他听到了些什么?又听进去了多少?

燕飞还在那里胡言乱语:“九爷,九爷,救燕飞姐姐,长孙殿下见不得燕飞姐姐对九爷好,就忍不住要杀人灭口,长孙殿下这是心虚,燕飞姐姐是九爷的人,当着这么多人他都敢喊打喊杀,将九爷您的颜面放在何处?九爷不能让他得逞呀!”

在死亡和自己的暗卫面前,谁都淡定不了,燕飞也失了从容,也失了理智,因为恐慌,她无所适从,只能尽最大的努力,救自己:“九爷,燕飞照顾你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今儿,长孙殿下要杀我,你就一句话都不说么?连燕飞姐姐都护不了,以后,在长孙殿下面前,你失去的,会更多……啊……”

燕飞被严宏拖着往外走,她拼命的抵抗,胡言乱语,可是,突然她的话,突然遏制在喉间,化为一声凄惨的尖叫!

看去,却见死死的扣住地砖上的胳膊以一种极为扭曲的姿态摊在地上,骨头段成数接,却筋脉血肉无半点损伤,剧痛瞬间占满她的脑海!

“燕飞姐姐?你算什么东西?本王的孩儿面前,也敢自称姐姐?”萧璟斓根本不用了解前面发现了什么事,听到几句话,就足够燕飞死无数遍!

九月是皇嗣,小家伙喊一声姐姐,那是小孩子不懂事,你听听就算了,燕飞自己合该是吃了雄心豹子了,才敢在他的面前自称姐姐!

萧璟斓听说燕飞被倾恒的人带来了尹府,他就知道那孩子肯定是察觉到什么,可是,孩子终究是孩子,他不该管这事!

听到燕飞说这句话,他几乎是确定,燕飞定是被人收买了,破坏两个孩子的感情!

背后之人究竟是多狠心,这么小的两个孩子都要算计!

萧璟斓如何不气?这狗东西,在九月面前这么久,都不知道有没有祸害到小九月,真是该死!

愤怒之下,萧璟斓出手,哪里还有燕飞的好果子吃?内力袭去,不显山不露水,燕飞的骨头都震碎了!瞬间疼的说不出话,顿时住了嘴,世界都安静了!

孩子面前,萧璟斓就算再气,也不会出手太重,以免吓到孩子!

燕飞痛的在地上挣扎,不断的求救:“九爷……九爷救我……”

九月看着燕飞,心里又是惊又是怕,呆呆的站在那里不知所措,看着燕飞,又看向哥哥和皇姥爷,再看看父王,他怎么觉得这些人都很陌生?

小手紧紧的抱着门框,惊恐万分。

倾恒心疼又自责,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解释!

君凤宜也是心疼的紧,可是这么小的孩子,也听不懂人话,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哄!

倒是萧璟斓走了过来,蹲在九月面前,伸出玉指想摸小九月苍白的脸,毫无疑问,被小九月给躲了开去。

萧璟斓蹙眉,开口道:“小九月救她么?若是九月救她,那么,以后,她就一直伺候小九月,父王都不说什么。只是,她这么臭,小九月要她时时跟着你,吃饭跟着,睡觉也陪着,这样,九月也要救她?”

萧璟斓为人虽然骄傲了一点,但是哄人的本事是一流的,把小九月哄的一愣一愣的!

燕飞那全身的恶臭,小九月自然也听到了,小九月是个小骄傲,也有些轻微的洁癖,哪里忍得了这些?

连忙摇头:“不要!”

可是,摇头后,九月又红着眼睛道:“可是,你为什么要杀她?她……她是燕飞姐姐,她是九爷的燕飞姐姐……”

九月只是一个孩子,哪里接受得了杀人殒命的事情?

“九月听她瞎说!”萧璟斓沉了脸,声线异常平静温柔:“谁说要杀她?杀她做什么?父王有那么凶么?哥哥有那么凶么?只是她太臭了,父王和哥哥都受不了,所以,我们决定把她扔出去!”

璟王殿下这么温声细语的哄人,还是第一次听见,在场的让人都不由自主的瞪大的双眸,这还是以前那个杀伐果断,霸凛威仪的璟王天下么?竟然有这么温柔的一面!

君凤宜都嘴角抽了抽,这臭小子还有点办法!

小孩子嘛,就得哄!

果然,小九月的眼睛立即亮了几分,萧璟斓继续道:“当然,小九月舍不得她,父王还是可以留给九月,只不过,为了不要熏到父王,哥哥,还有娘亲,父王就只要给九月单独辟一个院子,让小九月一个人人她住,不然,父王可吃不下饭!”

小九月瞬间就慌了,一个劲儿的摇头:“燕飞姐姐出去住,九爷要跟着娘亲,娘亲是九爷的,九爷也怕熏,燕飞姐姐出去住!”

“好!”萧璟斓笑了一下,弯身将九月抱了起来,进屋:“九月是个乖孩子,可是,这小脑袋在想什么?燕飞的话都能信么?她总是说瞎话,九月信不得!”

君凤宜见萧璟斓抱着九月进屋,这才挥了挥手,将燕飞拖了出去!

燕飞见萧璟斓这么哄九月,九月竟然信,顿时就失望透顶!

------题外话------

谢谢宝宝们的钻石和票票,灵殿感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