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九爷的新伙伴/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公子……”一声惨烈的哭喊划过天际,带着三分绝望,七分怨恨,撕心裂肺的声音似乎撕裂了女子的喉咙,沙哑而颤抖!

燕飞的心在萧湛转身的那一刻,被碎裂开来,满腔血肉随着男人的离去而化为粉尘,眼前,似乎再也看不到任何东西,只有那抹消失在人海之中的青色身影!

难以接受的真相仿佛天罗地网一般,铺天盖地而来,将她笼罩其间,压迫的她喘不过气来。

她最为信任的公子,视为救命恩人的公子,无法自拔的爱上的公子,竟然利用她,差点伤害了她的恩人?

人总是吃过一次亏,犯错一次错误之后,才知道当初的自己是多么愚蠢!

萧湛的狠心,萧湛的视而不见,让燕飞立即明白了过来,她其实不顾是一个被人利用,被人玩弄于鼓掌的人,只是他手上的棋子!

燕飞心中悲哀至极,她暗骂道:燕飞呀燕飞,你何以愚笨至此呀?

你如何对的起小姐,如何对得起九爷?还有最为无辜的倾恒公子?

死了吧!

反正也无颜再见,她愧对小姐,只有以死谢罪了!

燕飞逼上眼睛,已经没有任何求生念头,她心中除了愧疚和悔恨,更多的,她是因为爱上一个卑鄙小人而绝望!

失去意识之前,燕飞身上感觉不到任何疼痛,她只觉得,原来,死亡,这么简单!

……

不管燕飞结局是被杀,还是被赶走,或者是被安排出去住,对九月的打击都不小。毕竟小家伙心思单纯,被尹穆清保护的太好,也不知道一些弯弯绕绕,燕飞说的话,小家伙虽然有一定的判断能力,但是说全然不信,那是不可能的,所以,心里一直都有些疙瘩。

他也不清楚燕飞离开他的原因是因为燕飞在他和倾恒面前胡说八道挑拨离间,所以,燕飞离开了,小家伙很不适应。

也不知谁透露了燕飞的事情,皇宫里面的萧璟渊为了让宝贝孙儿尽快忘记燕飞,选了七八个和两个孩子一样大的小小太监送到了王府。

小太监被送到尹府的时候,尹穆清脑仁都疼了,她不歧视那些身体有缺陷的小朋友,但是太监性子都比较娘气,九月从小没有什么伙伴,若是一开始,就和小太监一起相处,会不会也会变得墨迹?长大后,变成娘炮怎么办?

只不过,尹穆清担心的,完全是多余,当她看见卑躬屈膝,地上跪成一排的青衫小娃娃,愣了一下。

她突然有些悲伤,同样的孩子,却是不同的命运,有些人生来高贵,但是有些人,却连做一个正常人的资格都没有。

很显然,九月看见那一排小伙伴的时候,很兴奋,但是又有些腼腆,躲在尹穆清的怀里,像个小姑娘一样探出半个脑袋,小手指了指那那些青衫小太监,问尹穆清道:“娘亲,他们是谁?为什么来这里?”

尹穆清看了一眼小九月纯真的大眼睛,她心疼的紧,自从身世曝光后,小家伙受了不少委屈,这么多日子,就病了好几次,而且次次都是被人陷害,这都是在别院从未发生过的事情。

这些天,她都发现小家伙不如以前淘气,眼睛里面也没有以前那般有神,好像心事重重的样子。看见自己捧在手心的孩子不开心,尹穆清自然是心疼的,在考虑要不要这些孩子留下来。

按规矩说,皇子皇孙身边都是有贴身侍奉的小太监,毕竟以后不管是登上那个至高无上的位置还是封王,都少不了妻妾,为了不混淆皇家血统,这后院的总管,伺候的下人,都却不了太监。

这七八个孩子,最大的也才十岁,最小的,尹穆清看着跪在地上,小小的身子,恐怕只有四岁左右。

尹穆清看了一眼在一旁满脸笑容的纪全,纪全立马回给她一个讨好般的笑:“王妃你放心,这几个孩子都是老奴亲自去训导司选的,都是一些拔尖机灵的孩子,王妃教导几句,定会忠心不二的伺候小殿下!”

“这么多孩子,管都管不过来,我就留一个孩子陪小九月玩吧!”

尹穆清知道,这些小太监都是萧璟渊让人调教好的,可是年岁大的,她还真不放心。

摸了摸小九月的头发,扫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小孩子,问道:“小公子问你们,怎么不回答?”

尹穆清能看得到,几个小家伙听见她这话,竟然哆嗦了一下,第一个孩子,跪着往前挪了一下,哆哆嗦嗦的开口道:“回王妃,回小殿下,奴才小印子是为了伺候小殿下而来。”

有了第一个,第二个第三个似乎都不那么紧张了,一个接一个的开口:“奴才常喜,是为了伺候殿下而来!”

“奴才容庆,甘为小殿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尹穆清听此,倒是有些好笑,摇了摇头,不禁在想,果然在宫里面长大的孩子,就是不一样,这么小的孩子,就知道曲意逢迎,讨好主子,圆滑如此,断不可留在九月身边。

紧接着几个,都表达了自己对小殿下的衷心,若是留在九月身边,当会如何尽忠!

尹穆清听听都觉得无趣,小九月看着这一个有一个小孩子,都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有些无趣!

倒是最后一个小家伙,跪在最末,小身子瘦弱的不行,小心翼翼的挪至前面,用脆声声的童音,一字一顿道:“回王妃,奴才元宝,来陪小殿下玩。”

“陪殿下玩?”尹穆清听着小娃娃这么说,倒是来了几分兴致,这小娃娃年纪小,去一点都不怯场,咬字清楚,说话清脆,是个聪明伶俐的孩子。尹穆清唇角勾了勾,朝那小太监道:“元宝,你抬起头来!”

那小娃娃听此,果然微微抬头,看着尹穆清脚下绣着云锦的白色绣鞋,恰到好处的眼神,谨慎小心,不直接与主子直视,也不过于低头,让主子看不清自己的脸。

尹穆清看到这小娃娃的时候,当真是愣了一下,好漂亮精致的小娃。

圆圆的脸蛋粉嫩白皙,乌黑的大眼睛被长长的睫毛盖住,当真像两把刷子,小巧粉嫩的殷桃小嘴,小小的鼻子,五官精致漂亮,哪里像一个男娃,比起九月,都更像一个女娃娃!

这么看着,尹穆清突然有些欣慰。

看着九月这小模样,她还有些憋屈,明明是一个小男娃,怎么就长成这样一副女娃样?如今看着这个小娃,尹穆清突然找到了自信,真好,从她肚子里面爬出来的男娃娃,和这个软绵的小太监比,终于有了几分男孩子该有的英气!

尹穆清囧!

九月第一次听到有人会陪他玩,以前娘亲他们都会陪他玩,但是都带了几分哄的意味,九月是知道的,毕竟,大人和孩子总会有代沟,不可能理解小孩子的心。后来有了倾恒这个哥哥,虽然倾恒会陪他玩,但是哥哥大部分都在忙,比父王还忙,他都两天没有见到哥哥了!是以,小九月听到这个小弟弟大大方方的说陪他玩儿的时候,顿时眼睛亮了几分!

尹穆清将九月放在地上,对小元宝道:“元宝就陪小殿下玩?可是想让小殿下成为一个吃喝玩乐的纨绔之徒?”

“小殿下上有王爷王妃抚养教导,下有夫子师傅引导,殿下的将来,不是奴才能僭越的,奴才能做的,只有陪小殿下玩。”小娃娃微微垂着头,面对尹穆清的问,没有半点害怕,这份从容,不是一个小孩子能做到的!

尹穆清深觉不易,也不知这是谁家的孩子,这般懂事的孩子,竟然会被人狠心送到宫中!

“那好,元宝就留下来,和殿下玩!”说完,尹穆清又指了指跪在元宝身边的孩子,年龄也不大,似乎叫做铜钱:“你也留下吧,看你刚刚握了元宝的手,是想让元宝安心别怕么?想来你们二人关系好,也不好分开你们二人,以后就跟着小殿下在璟王府当差。”

“多谢王妃!”两个小家伙似乎送了一口气,连忙俯身谢恩!

纪全见尹穆清留了一个,一张脸都笑成了一朵花,连忙挥了挥手,让一个太监将其他小太监领走,对尹穆清道:“王妃,这元宝本家姓凌,铜钱本家姓甄,因为来了这宫中,自然要丢了以前的包袱,所以按照他们的辈分,才取名元宝铜钱,如今儿这两个孩子要跟着小殿下,王妃合该赐名才是!”

纪全正说着,小九月就走到元宝身边,伸手拉了元宝和铜钱的手,一副大哥哥的口吻,道:“小宝,铜钱,九爷以后会照顾你们的哦!”

九月脑海里面还没有主子奴才的概念,只知道自己以后有小伙伴了,很开心!

铜钱有七岁了,七岁的孩子已经长个,是以,比九月高出一个头,即便是卑躬屈膝,站在那里,也比九月高。如今被九月一牵,吓得脸色一白,想缩回来,又怕惊扰到小主子,只好僵硬着身子,任由九月牵着。

倒是元宝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微笑着点头,奶声奶气的开口:“奴才相信九爷。”

尹穆清见此,对纪全道:“你去回了陛下吧,这两个孩子,本小姐留着教导教导,至于名字,还是用元宝铜钱吧,叫着讨喜!”

“是!”

小九月有了新的小伙伴,瞬间就活泼了起来,三个孩子一起玩,铜钱大一点,看着明显很拘束,倒是这个元宝,刚刚那么沉稳,和小九月一起玩,倒是显得像个跟屁虫,各种顺了九月的意。

君凤宜送给了小九月一把弓,小九月喜欢的不行,见有了小伙伴,成天儿的拉着小伙伴去花园里面去打猎。

九月偶尔射中树梢上结的果子,元宝两只眼睛都在发光,拍着小手夸赞九月箭法高超!

九月被夸的云里雾里的,扬声就要给元宝再射一个果子,却不想太偏,羽箭插在不远处一侍卫的头发里。

侍卫脸色一白,九月面色满是尴尬,正想解释一下九爷如何会失手,就见元宝笑眯眯的拍手,称赞九月的箭又神了,这声东击西用的好!

九月尴尬没了,又自信满满,生龙活虎,雄纠纠气昂昂的去东射射,西射射,祸害府里的花草树木了!

暗处观察三个孩子的鸢歌将这些事情禀报给尹穆清,尹穆清囧,问道:“这小元宝别看只有四岁,倒是个人精!”

而且,尹穆清觉得,怎么在元宝面前,九月简直笨出了新高度!

小家伙这么笨,真的好么?

尹穆清生生的为自家儿子担忧,以后被人骗了该如何!

鸢歌一边替尹穆清选大婚时代的发饰,一边开口道:“元宝确实机灵,偶尔像个小大人,偶尔又比九爷还孩子气,是个有趣的孩子。倒是那个铜钱,毕竟年岁大一点,沉默了一点,但是这么看着,处处细致,哪里危险不该去的,他都能出声提醒,好在九爷也听他的话,九爷是个顽皮的,有铜钱在一边提醒着,倒是不错!”

尹穆清点头道:“你说的是,这些天,九月都开朗了不少。以前就该想着,给小家伙找一些同龄孩子一起相处,相处多了,就会学会,什么人的话可信,什么人的话不可信!”

说到此处,尹穆清的眸色黯了黯,看着手里的一根红色的雪玉簪,带着几分自责的口吻,道:“终究是我的错,把小九月保护的太好,那孩子才没有半点防范之心!”

末了,尹穆清不禁问道:“那丫头如何了?”

尹穆清指的,自然是燕飞。

燕飞终究是被人蛊惑,所以才办错了事,她自己自食其果已经算是惩罚,毕竟相处五年,不可能因为一次的错误就判她死刑,贺何况,她已经知道了错误。

当然,尹穆清也不可能再留身边,她能做的事情,就是将燕飞送走,给她一个平淡却平安的后半生!

鸢歌听此,不禁放下手中的东西,撩起裙子,跪在尹穆清的面前,哽咽道:“燕飞的伤已经好多了,她也知道是小姐救了她,也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她说她无颜再见小姐,所以连给小姐磕头的勇气都没有。燕飞还说说,小姐给她的不是一个平淡无虞的后半生,而是一个全新的燕飞,小姐您的大恩大德,燕飞会铭记于心!”

“你起来吧,只希望全新的燕飞能学的聪明一些,不要再被别人骗,被人卖了,还要替人数钱!”

以后,燕飞这两个字,会从她的脑海里面淡去吧,毕竟,以后,恐怕在难碰面了!

鸢歌起身,见尹穆清手里拿着一根玉簪,突然开口道:“小姐,五天后,就是大婚,皇后派了教引嬷嬷过来,小姐要不要见见?”

尹穆清听此,连忙摆手:“算了算了,那些老嬷嬷就会折腾人,你好吃好喝的招待着就好了!”

虽然规矩如此,可是她需要学什么?学新婚之夜如何伺候璟王殿下么?想的倒是美!人家灵太妃的儿子成亲,灵太妃稳坐玉檀宫,半个铜板都没有给儿子表示,皇后倒是挺勤快,各种礼节需用的东西,都是她包办。

大到大婚时的司仪,小到喜桌上面的每一道菜,她都一一过目。

这么尽职尽责的皇后,真的少见!特别还是面对萧璟斓这么尴尬的身份。

璟王大婚,可以说是普天同庆,京城四处都挂满了大红灯笼,一片喜庆!

尹府同样如此,除了红陵彩灯,大红双喜,就连地毯也换成了喜庆的红色。

尹承衍不在,就只有尹凌灏和沈柠这做兄长的全权负责。好在君凤宜是舍不得女儿受委屈,每天都在尹府璟王府两边跑,哪里有一丝不对,这帝王都不满意。

到了最后,璟王府所有的灯笼都是统一高度,每一根红陵随风摆的姿态都差点一样。

毕竟是第一次嫁女儿,他如何舍得女儿受一点点委屈?

从墨翎送嫁妆过来肯定是来不及了,君凤宜听说陌上香坊的首饰衣裙好,带着一批人杀进了陌上香坊!

为女儿添妆!

尹穆清听说老爹去陌上香坊买东西,很不厚道的……抬了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