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大婚风波/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璟斓将要抬起的手果真僵硬在那里,但是只是片刻的犹豫后,还是挥手,将那金色的礼冠摔在地上,一脚踩的粉碎!

灵玉檀几乎是瞳孔一缩,心脏骤然一缩,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竟恨她至此?

灵玉檀看了一眼被萧璟斓踩碎的金冠,心口仿佛被一把弯刀剜开了一个血窟窿,寒风不断的往里面钻。

萧璟斓无比讽刺道:“你的手多脏,摸过的东西,会干净?”

扫了一眼四周的太监,萧璟斓大怒:“都给本王滚出去!”

自从这个女人不折手段的伤了小九月后,萧璟斓对她再无忍耐之心!

她生了他,他的命就是她的,她要打要杀,随她高兴!

可是,她可以伤他血肉,却不能刺他的心。

阿清是他的心,九月和两个孩子都是他的心,伤了他们,休怪他无情!

“嗻!”一屋子的太监连忙退了出去。

冯皇后被吓得脸色发白,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想上前去劝,但是二人剑拔弩张的样子,似乎根本没有什么挽回的余地。

灵玉檀听萧璟斓这么说,脸色骤然一白,却不由得勾了勾唇角,也不知道是在讽刺自己,还是在讽刺萧璟斓:“王儿这不是矫情么?刚刚,母妃不仅碰了你的礼冠,还碰了你的头发,甚至,还碰了你的头上肌肤,王儿这么嫌母妃脏?却单单的摔了这礼冠,何不将自己的头也割下来算了!”

灵玉檀这话一出,萧璟斓骤然握紧了拳头,即便他已经和她断绝母子关系,可是看见她这般,不可抑制的,心痛不已。

冯皇后听到这话,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会是一个母亲对自己孩子说的话么?这还是孩子的大婚之日,真是晦气!

冯皇后上前,朝灵玉檀福了福身,道:“今日是王爷大喜之日,太妃娘娘作为王爷的母亲,怎么说这样不吉利的话?有什么话,等今日过了,再说也不迟不是吗?”

灵玉檀深知这一点,可是她已经管不住自己的嘴,管不住自己的心。灵玉檀看了一眼大殿四周挂着的大红灯笼,开口道:“是,王儿快走吧,大喜之日,误了吉时,阿清若是怪罪那可就糟糕了,等会儿,王儿又得闹着说什么不当母妃儿子的这些胡话了!”

说完,灵玉檀就那么大大方方的出了寝殿,外面一群宫人都等在那里,一见灵玉檀出来,就迎了上来:“娘娘,请!”

灵玉檀抿着唇,看了一眼不远处的软轿,握了握拳头,让过:“本宫想出去走走!”

一个侍卫再次上前挡住灵玉檀的面前:“娘娘,陛下有口谕,外面乱,娘娘看过王爷后,还是尽快回宫!”

灵玉檀紧咬着牙关,见这些人根本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看了一眼身后的寝殿,便落了泪,提着裙子,走进软轿。

她今日来这里做什么呢?

似乎,哪里都不需要她。

灵玉檀走后,萧璟斓才出来,出来的时候,已经正好衣冠,换了一个礼冠,戴上后,又是一个风华绝代的璟王!

外面,晏子苏,风夜雪,还有萧湛,萧存等人,都在迎亲队伍之列,就连君天睿这个小朋友也果断的加入了伴郎团,所以队伍异常的壮大,而且个个俊美非凡,很是养眼。

萧璟斓一身喜服出来,风夜雪立马就迎了上去:“阿斓,你没事吧?”

没事?能没事吗?大喜的日子,宫里那位都不消停,还来找阿斓的不快,怎么有人这么当娘亲的?

萧璟斓扫了一眼风夜雪,面无表情,并没有任何情绪,翻身上了马背,走了!

新郎官都走了,其他人自然没有停留,队伍浩浩荡荡的游走起来。

锁呐鞭炮,连路都燃放了过去。

尹府,尹穆清一大早就被人从被窝里面扒拉起来,焚香沐浴,这沐浴的水是嬷嬷熬了一个晚上的,香喷喷的,也不知里面放了什么,不仅仅是香油和花瓣这么简单。

尹穆清问了一下,据说,里面放了百花花蕊,松针竹叶,出嫁的姑娘用这草木水沐浴后,可以辟邪,还能早生贵子,子孙昌盛,富贵长存。

尹穆清觉得古代的这些习俗挺多的,到了现世,这些传统都渐渐的淡了,都不讲究这些,所以她也不怎么在意。

她没有母亲,梳头也是嬷嬷代劳,沈拧,君语嫣,廖仙儿等挤了一屋子,都跟着起哄,随着嬷嬷梳一起头,几个姑娘跟着嬷嬷喊道:“一梳梳到头,富贵不用愁!”

“二梳梳到头,无病又无忧!”

“三梳梳到头,多子又多寿。”

“四梳梳到尾,举案又齐眉。”

“五梳梳到尾,比翼共双飞。”

“六梳梳到尾,永结同心佩。”

她一大早就被拽起来梳妆打扮,本以为很简单,却不想妆还没有上完,外面就听到鞭炮的身影,就有小丫鬟忙跑了过来,说璟王殿下的喜轿来了,小丫头说的唾沫横飞,说什么那八抬大轿,可神气了,京城这么多人成亲,还没有看见这么气派的迎亲队伍!

尹穆清这里还没有好,一屋子的丫鬟婆子都开始手忙脚乱。

君语嫣忙道:“不要慌,小九月和倾恒呢?让他们二人去拦着,不给红包不让进。”

说完,君语嫣自己都觉得这主意不行:“他们二人太小了,璟王一根手指就能搞定,父皇呢?让父皇去拦着,想娶我君家的女儿,可没有那么容易。”

这会儿,诗琴笑呵呵的道:“陛下早带着两位小殿下在外院拦着呢,层层关卡,可不会让璟王殿下轻易进来。”

尹穆清听此,突然觉得好笑,不知阿斓遇到这个不讲道理的爹,会怎么做,谁会棋高一等。

君凤宜和萧璟斓比起来,一个狂妄一个腹黑,幼稚气来,可以说半斤八两!

只不过,很显然,尹穆清是猜错了的。萧璟斓为了顺利的娶到自己的妻子,早就防了一手。

再加上灵玉檀今早的一出,将他的所有的兴致都败坏了,看见君凤宜像是一尊神像一般站在门口,萧璟斓没有半点耐心,招了招手,身后的风夜雪就上前,笑呵呵在君凤宜身边附耳道:“青岚叔叔,阿清妹妹大喜的日子,青岚叔叔怎么站在这里吹风?走走走,去璟王府喝一杯喜酒!”

君凤宜看了一眼风夜雪,他一直都没有记起这个风夜雪究竟是谁,毕竟第一次见风夜雪的时候,风夜雪还小的很,如今长了这么大,怎么可能认的出来?

君凤宜嫌弃的道:“你是谁?谁是你的青岚叔叔?亲戚可别瞎认!”

风夜雪从怀中掏出一枚玉佩,在君凤宜面前一晃,痞气的开口:“青岚叔叔不会连这个都不认识吧?那姑姑可伤心了!”

穆挽清的东西,君凤宜如何不知?他一眼就认出了那枚玉佩是穆挽清的东西,瞬间眼睛都直了:“这是哪里来的?”

君凤宜伸手便要去夺!

风夜雪哪里能让他夺去?足尖一点就飞走了:“墨领陛下若是想要听故事,晚辈可是知无不尽哦!”

君凤宜一咬牙,看了一眼萧璟斓,又看了一眼越来越远的风夜雪,最终还是追随风夜雪而去。

只不过离开之际,还是不忘对萧璟斓警告道:“萧璟斓,朕告诉你,阿清托付给你,是让你疼惜爱护的,若是你胆敢辜负阿清,朕势必让你后悔活在这个世道上!”

说完,君凤宜足尖一点,几个飞跃,就消失在众人面前。

萧璟斓这才扫了一眼两个孩子,问道:“怎么?你们也想拦着父王么?”

九月小嘴一撅,道:“红包不给,就想娶九爷的娘,说好的江山为娉勒?连块土都没看见,九爷不开心,娘亲不借给你生妹妹了!”

小娃娃说话雷死人不偿命,就连萧璟斓都面露尴尬之色,这小家伙,真是鬼机灵!

看了一眼倾恒,却见倾恒笑了笑,伸出小手,难得的孩子气一回:“红包!”

根本不用萧璟斓开口,身后的晏子苏立马拿出一叠丰厚的红包,递给两个小宝贝,哄道:“二位殿下莫要闹了,再闹,真没有妹妹了!”

九爷正忙着数钱,萧璟斓就带着人马浩浩荡荡的杀了进去,那样子就差抢了!

只不过,却见一群丫鬟婆子站了一院子,站在院门口,连正殿的大门都看不见,萧璟斓怒了,正想发怒,晏子苏连忙拦住:“阿斓,大喜的日子,人家都是讨个吉利,何必发怒?”

说罢,晏子苏连忙对慕恩道:“慕恩,撒红包吧!”

这么多的人,真的只有撒红包了!

慕恩拿出一个红袋子,里面都是包好的红包,慕恩毫不心疼的撒了出去,丫鬟婆子都蜂拥而上,连忙去抢红包。

廖仙儿在门缝里看着这一幕,不由得挤了出来,指着晏子苏的鼻子道:“你耍赖!要进来抢阿清姐姐,先过了我这关再说!”

说罢,就往自己的腰包掏去。

晏子苏看见这姑娘的动作,面色一沉:“你用毒试试?”

说吧,晏子苏几步上前,握了廖仙儿的手就往一旁拽:“没轻没重,不要命了?”

璟王殿下大喜的日子,敢用毒,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谁说本姑娘要用毒了,你松开,松开本姑娘……”

萧璟斓这才畅通无阻的进屋,尹穆清正盖着盖头坐在房间,看着这一幕,萧璟斓的眸色瞬间就柔了下去,似乎,今日受的气也荡然无存。

“要想接新娘,璟王殿下可不能吝啬几个红包哦!”君语嫣笑呵呵的挡在萧璟斓面前,一副不给红包就不让走的架势!

红包什么的都是小事,萧璟斓转身,身后的慕恩连忙递上一叠红包,全部给了君语嫣:“拿去分!”

说这话的时候,萧璟斓是看着坐在凳子上的沈柠的。

沈柠面色一红,惊得站了起来,她哪里在要红包?怀着孕,自然是不敢去抢什么红包!

打发了所有的人,萧璟斓大步而去,直接将坐在床上的女子抱了起来,感受到自己的心爱之人在自己的怀中,萧璟斓才觉得自己拥有了一切。

转身,阔步离去!

站在院外的萧存见萧璟斓抱着尹穆清从屋里出来,只觉得心里揪的难受,低喃道:“清音,若是早知道你是女子,本王绝不会给皇叔任何机会!”

认识了两年,直到她和璟王议亲了,他都不知道声名狼藉的尹家三小姐其实是清音,清音就是尹家三小姐!

而,这个女子也太狠心了,自从有了璟王,便是连说话都防着他,那般疏远……

呵……

萧湛看了一眼萧存,淡淡的开口:“皇叔?”

萧湛勾了勾唇角,却没有多说什么,见一大群人都跟着萧璟斓出府,他也转身走了。

八抬大轿在处处贴满大红喜字的东临街绕了三圈才进了璟王府的大门,场面盛大热闹,装着嫁妆的红木箱子一抬一抬的从街头排到街尾,当时有人数了,据说有四百多台,说十里红妆也不为过!

惹的街上围观的人眼红!

“这是谁家的姑娘哟,这等福气,这嫁妆……”

“墨翎国嫡出的长公主,整个墨翎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嫁妆能不多么?据说,这只是尹府给的,墨翎的那一份嫁妆,还没出呢!”

“璟王真是有福气,能娶到这样尊贵的公主!”

“能嫁给璟王,何尝又不是那墨翎公主的福气呢?璟王殿下那是什么人?单单说人家的那龙凤一般的外貌,就位列暨墨人景之首,还不说那尊贵的身份,啧啧啧……墨翎公主可算是修了八辈子的福分,才能得了璟王殿下的青睐!”

“什么谁的福分?璟王殿下和墨翎的元清公主,那可是郎才女貌,天造地设的一对,你们就别眼红了,就算不是墨领的元清公主,入璟王后院那等荣勋的事,也轮不到你们家的女儿!”

……

外面在议论什么,尹穆清都听得一清二楚,她没有什么感觉,只觉得现在饿的眼睛都发直了,喜轿行的很稳,她在里面昏昏欲睡。不知过了多久,喜轿停了下来,一双大手伸了过来。

“阿清!”华贵而清冽的声音柔的能滴出水来,尹穆清心头便是一软,伸手,将涂了大红蔻丹的手放在了那个宽厚白皙的手掌之中。

萧璟斓握住尹穆清的手,带着几分迫切,将她往外一拽,便直接打横抱起。

喜娘拿了装了花生谷子喜糖的托盘在外面撒着,每撒一把,就扯着嗓子说一些吉利的话,一旁的小孩子们一拥而上,围在那里抢。

尹穆清的脚一直没有着地,似乎跨火盆都没有她什么事情!

一边的人都瞎起哄,风夜雪砸着嘴巴,无语道:“完蛋了,这女人要被阿斓宠上天了,这火盆都不跨!”

“你有意见?”廖仙儿瘪嘴:“有本事也去找一个女人宠呀!”

“你这毒妖丫头,信不信本公子拔了你的舌头?”

廖仙儿吐了吐舌头,挑衅:“有本事你来呀!”

说完,抬步跑开了去!

凤夜雪气的呲牙咧嘴。

礼堂首位上坐着君凤宜和萧璟渊,君凤宜今日没有穿白色,而是一身暗红色的锦衣,神色有些不对劲,坐立不安的,似乎有什么要紧的事情。

这些事情,都是尹穆清不知道的,在司仪的高喊之下,拜了天地,拜了父母,夫妻对拜后,就送入了洞房!

萧璟斓在外面陪酒,尹穆清则自己揭了盖头,让鸢歌端些米粥过来,一天没吃东西,她饿的前胸贴后背了。

然,吃粥的时候,尹穆清一低头,头上凤冠上面的东珠突然掉了下来,落在了尹穆清面前的瓷碗里面。

一旁的鸢歌大惊:“小姐?”

尹穆清的心瞬间提了起来,却努力克制着内心的恐慌,道:“莫急,帮我将这凤冠取下来。让人去找九月,不要声张,一定要快!”

鸢歌不明所以,感觉她和尹穆清担心的事情不同。

她觉得,新婚之夜,凤冠坏了,定是不吉利!

这和九爷有什么关系?

鸢歌手忙脚乱的取凤冠,上面的东珠宝石零零落落的往下掉,尹穆清有些着急,开口道:“你可知道,昨晚倾恒对我说?九月对他说,九月不喜欢我的凤冠!”

“你在怀疑九爷?”

“若是别人还好,左不过是小人作祟,是九月就糟糕了,我怕他不是不喜欢我的这个凤冠,而是不喜欢我嫁给萧璟斓,那孩子这些天情绪不对劲,我眼皮也一直跳,怕那孩子做什么傻事!”

鸢歌听此,也急了,三下五去二将尹穆清的凤冠取了下来,途中撤断了好几根头发,尹穆清都不以为意。

萧璟斓喝了不少的酒,但是毕竟是璟王殿下,没人真的敢劝酒,所以萧璟斓很快就来了洞房。

然而,萧璟斓来到洞房的时候,只剩下散落一地的凤冠,还有脱下放在一边的红色的喜服!

------题外话------

阿斓以为成婚很顺利呀,只不过,那么多情敌虎视眈眈,猜猜哪个更拽!

楼雪胤,萧湛,墨臻~究竟是谁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