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娘亲不要嫁给父王好不好?/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洞房花烛,新娘却没有了踪影,没有比这更可悲的事情了吧?

此刻,萧璟斓想到的不是悲哀,他在乎的,只有一个,而是那个女人去了哪里?

他一直都知道此次的大婚绝对不会太平静,但是,不太平静的结果不是他的新娘子能丢了!

萧璟斓见本该坐在喜床上等他揭盖头的人不见了踪影,心瞬间就提了起来,但是当他看见那整整齐齐叠放在床头的喜服,还有桌案上尚且有余温的小米粥,他的心又落了下去。

若是是被人劫走,不可能还给她时间将喜服全部脱下来吧?

所以,一定是她自己离开的!

可是,今夜是他们的洞房花烛不是吗?能有多大的事情,会让她匆忙到连他们的洞房花烛都不要了,也一个招呼都不打,就走了呢?

她在乎的,能有谁?无非是两个孩子!

萧璟斓的心瞬间又揪了起来。

不过片刻功夫,他的已经想了千万种的可能!

“慕恩!”他唤了一声,随即转身就往外阔步而去:“今日,二位小公子是谁在照顾?”

萧璟斓脚步匆匆,慕恩也疾步跟在身后,慕恩的心紧张的快从心间跳了出来,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敢看萧璟斓的脸,他只知道,王妃不见了,王妃逃婚了,王妃是逃婚了吧?不然,怎么不在洞房里面等王爷?

听萧璟斓这么问,慕恩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答道:“是慕谦和鸢歌二人,王爷去迎亲回来,二位小公子跟在尹大公子身边,后来在哪里玩,属下并不清楚。”

璟王大婚,人物繁多,他不是专门照顾两个小公子的,是以,并不清楚!

萧璟斓听此,早已皱了眉头,因为今日大婚,两个孩子虽然没有专门嘱咐由哪一个人负责,但是多派了不少暗卫在身边,就是怕人多手杂,有心之人会起歹心,对两个孩子下手。

难道,百密终有一疏么?

萧璟斓眯了眯眼,沉声道:“备马!”

“是!”

璟王府还宾客满堂,觥筹交错,热闹非凡。

根本无人知道,新娘新朗都消失不见。

一匹黑色的骏马从璟王府驰骋而出,暗卫涌动,侍卫紧跟其后,萧璟斓沉着脸,开口道:“去尹府!”

“王爷,不好了!”

一个暗卫突然闪身而来,落在萧璟斓前面,不等萧璟斓允许,就沉身开口:“王爷,血玉被盗了!”

萧璟斓听此,瞬间沉了脸:“废物!”

血玉,那是九月的命,怎么能丢了?而且,血玉一直放在他的寝殿,怎么会被盗?对方是什么人?

这会儿,那暗卫伸手,呈上来一物,低声道:“王爷,这是贼人落下之物!”

是一个香囊。

一个普普通通的香囊!

然而,看见这个香囊的时候,萧璟斓如晴天霹雳,脑子一下就蒙了!

自己心爱的女人有什么东西,他如何不知道?

这个香囊正是尹穆清日常最爱戴的那一个。

怎……怎么会?

拿着香囊的手都在抖。

若是现在来个人告诉他,他心爱,且在他身边这么久,甚至答应和他大婚的女人,不仅不爱他,目的其实就是拐走他的一双孩子,母子三人走的更彻底,他该如何相信?

这未免太突然,也太残忍了!

以至于,萧璟斓根本不敢相信自己内心想到的最为可能的结果!

“王爷?”萧璟斓认识,可是慕恩等人不认识,那不是笑话么?王妃身上戴了什么东西,他们怎么敢乱看?王爷还不得将他们的眼珠子给扒下来?

萧璟斓看了一眼慕恩,压下心中的那股前所未有的慌乱,问道:“君凤宜呢?”

“王爷王妃拜堂后,墨翎陛下就慌慌张张的走了。”

萧璟斓顿时抿了唇!

也走了?

接二连三的事实似乎在指向一个真相。

萧璟斓的脸色瞬间白了几分。

正在这个时候,慕恩突然惊呼了一声:“王,您看!”

萧璟斓转身看去,却见皇宫的方向半边天空都被火光染红,即便是在夜空之中,那滚滚浓烟也能无法忽视。

“王,是玉檀宫的方向。”

萧璟斓看着那漫天的大火,捏着缰绳的玉指寸寸发白,将手中那枚香囊小心翼翼的贴着胸口放入衣襟之内,男人沉声开口:“进宫!”

随即,便是坐下马儿嘶鸣,仿若离弦之箭一般,冲了出去!

……

也许是母子连心,尹穆清心中所想得到了证实,鸢歌派人寻了一圈,果真没有见到九月。

毕竟是璟王殿下大婚,尹穆清不想声张,让人看了笑话,是以,自己则悄然离府,想着,在萧璟斓回洞房之前,找到九月,这自然是最好。

尹穆清找到九月的时候,是在璟王府不远处的一个巷子里面,巷子很偏僻,九月一个人坐在台阶之上,眼泪汪汪的,可怜兮兮的模样,像是一只被人遗弃的小狗!

“九月!”尹穆清心疼的不能自已,这是她心尖而上的孩子,何以一个人躲在这里哭?

九月抬眸,看见是尹穆清,小心肝一颤,几乎是不可抑制的,起身,迈着小短腿,蹬蹬蹬的朝尹穆清跑了过来:“娘亲!”

一声娘亲喊出,小家伙嗷的一声就哭了出来:“哇呜呜……娘亲,九儿以为……以为娘亲再也不要九儿了?呜呜……”

“娘亲的傻孩子,怎么会这么想?你是娘亲的孩子,娘亲怎么能不要你呢?”尹穆清听这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声,只觉得心都碎了。

难道还是因为燕飞的事情,所以小家伙才这么没有安全感么?怎么会觉得,娘亲会不要他呀?

九月哭的全身都在抖,一抽一抽的,可怜的不行,小手紧紧的抱着尹穆清的脖子,哭道:“娘亲嫁给父王,是不是就会生好多健健康康的弟弟妹妹?有了弟弟妹妹,娘亲就不要九儿了,娘亲,九儿不要娘亲不要九儿。等九儿死了后,娘亲再嫁父王,再生弟弟妹妹好不好?九儿的病治不好,活不了多久的,呜呜……”

九月只是一个孩子,或许,他根本不知道活不了多久意味着什么,也不知道这句话说出来,有多伤娘亲的心。

几乎在这一瞬间,尹穆清觉得自己头皮发麻,全身都笼罩在寒冬腊月之下,全身的肌肤都一寸一寸的冰冻了下去。

这么多年,她从来不将九月的病透露给他自己,只希望他能快快乐乐的,不被自己的身体拖累。不曾想,今日,这小家伙竟然会说出如此戳她心窝子的话。

除了紧紧的了抱着孩子小小的身子,她别无他法,尹穆清低压着嗓音,哽咽道:“傻孩子,你听谁说的这些胡话?娘亲的九儿这么听话,每天活泼乱跳的,怎么会活不久呢?娘亲还会看着九儿长大成人,娶妻生子呢!这些话不要瞎说,好不好?娘亲不喜欢听,一个字都不想听,好不好?”

九月抬眸看着尹穆清泪眼斑驳的双眸,小手揉了揉眼睛,指了指尹穆清身后:“真的么?可是燕飞姐姐也说九月的病医不好了,娘亲身后的叔叔也说九月的病医不好了,九月好难过。”

听了九月的话,尹穆清几乎是头皮一麻,下意识的转身,看向身后。

黑暗之中,萧湛一身青竹长衫,缓步而出,还是刚刚参加璟王大婚时的装束,如今没有半点遮掩,他便那么大大方方的走了出来。

“阿清,别来无恙。”

男人唇边还是那抹淡然的笑意,温文尔雅,淡漠清雅,完全想象不到,眼前的这个男人会是在一个孩子面前胡说八道的人。

“萧湛?”尹穆清几乎是意外至极,甚至失望透顶,且怒不可遏,她早已握紧了拳头:“萧湛,没想到,你会是这样一个心狠之人,九月这么大一个孩子,你怎么就能在他面前说这般残忍的话?”

萧湛笑了笑,朝尹穆清走了过去,缓声道:“阿清又怎么能怪我呢?那晚,在章台殿,是阿清先招惹的我不是吗?当时,我就说过了,阿清与我已经有了肌肤之亲,何以对我这么生疏?我们,不该这样的不是吗?”

萧湛一个二十多岁的男人,自然不会跟一个五岁不到的孩子一般计较。只不过,这个小小的孩子,会帮他大忙的话,他又怎么能放过?

正面和璟王叔斗?自然是以卵击石。

然而,璟王向来自负,不屑于勾心斗角,他防着所有人,防着有人会不自量力抢亲,也防着有人会不识时务到阻止他们拜堂,甚至,连洞房,也安插了不少暗卫,密切的注意着是否有宵小之辈。

只可惜,他千防万防,忽略了这么一个孩子在这场大婚之中扮演的角色。

他一直都知道,阿清最在乎的,莫过于这个小不点了。

这小家伙又不如长孙殿下懂事,身子又不好,即便平时机灵一点,但是挨不住别人蛊惑,这小娃娃一旦被人蛊惑,失去了原有的安全感和自信心,就很难再找回以前的那种踏实和心安。

燕飞做的够多,他只需要稍微添油加醋一番,那小家伙自然会受不了。

璟王府,他是不能明目张胆的劫人,但是他们自己往外跑,又有谁阻止的了?这孩子聪明,武功也不错,在混乱的璟王府偷偷跑出来,容易的很。

说着,萧湛已经走到了尹穆清的面前,伸手,似乎要摸尹穆清的脸。

尹穆清自然大怒,伸手便扣住萧湛的脉门,沉声道:“萧湛,你卑鄙无耻!”

萧湛看了一眼自己手腕上的那只白皙如玉的手,修长的拇指上带着一枚血红色的扳指,朱红色的蔻丹在夜色之下萦绕着有人的光泽,诱人无比。

萧湛眸光微动,轻声道:“阿清,你不是我的对手,何以要反抗呢?乖乖随我走,不好吗?这样,我也能给九月治病,否则,我不敢保证,血玉能不能完璧归赵!”

尹穆清大惊:“你说什么?”

血玉?血玉在他的手上?

眸光赫然充血,尹穆清扣住萧湛脉门的手松了几分,这个空隙,萧湛正想将面前的女子拉入怀中,却不想,身后,一股杀气铺天盖地般的袭了过来!

萧湛不得已,立即后退了几步,罡风仰起,青色长袍席卷开来,带着几分压迫。

一抹红色的身影鬼魅般的闪现,在萧湛扬起内力抵挡之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取代了萧湛的位置。

随即,搂着尹穆清的腰身,旋转后退了几步,才稳住了身型。

楼雪胤从袖中拿出了一块灰白的石头,看向一旁的萧湛,讽刺道:“这天下,血玉就此一块,难道,湛王殿下还有一块?拿出来,也好让本座帮你看看,是不是湛王殿下上当受骗了!”

“楼雪胤?”尹穆清看见楼雪胤的时候,有些意外,看见他手里的血玉,提起的心瞬间落了地,抱起九月,死死的护在怀里,一双眸子紧紧的盯着不远处的萧湛。

“楼雪胤?”萧湛完全没有料到会半路杀出个楼雪胤,看着他手里的血玉,面色早已沉了下去



螳螂捕蝉么?

萧湛看楼雪胤的眸子仿佛看死人一般,一字一顿道:“楼庄主向来不管闲事,怎么今日要插手本王之事?”

随着萧湛的声线而出的,是四周的幢动的暗影,不过片刻,一群黑衣人便将楼雪胤和尹穆清团团围住。

楼雪胤将尹穆清护在身后,缓步上前,抬了抬手腕,紧了紧腕上黑色的护腕,略为苍白的轻启道:“你的事情,本座自然是不想管,但是,你妄想动不该动的人,本座就不得不管了!”

萧湛见此,也不由的嗤了一声:“那么,也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

话还没有落,萧湛的身影就朝楼雪胤掠了过去,伴随着强劲的港风,卷起漫天烟尘,那一红一青两抹身影在这烟尘之中交战对招,朦胧的身姿仿佛在碧海云天之上,让人看不清谁是谁。

萧湛手下的人似乎知道,主子不会动尹穆清,是以都围在一边,并没有出手。

尹穆清被二人的劲风逼的节节后退,她紧紧的护着九月的身子,沉声道:“九月看清了吗?那人是坏人,坏人的话怎可相信?”

九月早就发现那个青衣叔叔是坏人,内心又气又急,对萧湛产生了浓浓的怨恨。

小九月的自尊心很强,看着这个势头,也发自己被骗了,被人利用了,内心满是自责。

“娘……”这一声娘,小家伙喊的异常委屈,当然,也有自责和悔意。

“吃一堑长一智,九月记住,以后,除了爹娘的话,谁的话,都不要信,记住了么?”

“嗯!”

这会儿,尹穆清突然注意到天边明亮的火光,她拳头骤然握成拳头。

轰隆一声,萧湛与楼雪胤的内力相撞,内力仿佛浪潮一般朝四周扩散,周边的人都大惊,忙闪身避开,尹穆清趁避开的空隙,跃上墙头,掏出怀中的软剑,将一个刚上来打算拦住自己的黑衣人拦腰砍断。

血雾横飞,尹穆清紧紧的压着九月的小脑袋,才让他没有注意到这血腥的一幕。

“楼雪胤,大恩不言谢,我先走一步,你自己保重!”不是尹穆清不讲江湖道义,而是皇宫出事,萧璟斓肯定要赶去,这么一来,定会发现她离开了洞房,他……会着急,会误会吧?

尹穆清舍不得萧璟斓痛,那个男人,虽然位高权重,在人前,是绝对强势的存在,然而,人后的他,却像一个没有安全感的孩子,患得患失,若是真的看见她没有在洞房,恐怕,他不会有多大的自信心,觉得她爱着他。

所以,她要赶回去,回到他的身边,告诉他,她从未想过离开他。

……

皇宫之中,玉檀宫突如其来的大火几乎让宫人们惊慌失措。

“走水啦,走水啦!救火……”

“娘娘还在里面,太妃娘娘还在里面,快去禀告璟王殿下……”

“娘娘,快救娘娘……”

大火来的没有任何征兆,想要扑灭已经来不及,眼看玉檀宫被熊熊大火笼罩其间,宫人们里三层外三层的围在外边,却没有一个敢进去。

“陛下来了!”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围在一起的宫人们立即散开一条道,只见萧璟渊迈着急促的步伐,匆匆而来。

看着那茫茫大火,那人全身颤抖,猩红的眸光之中映照的不是那橘黄色的火光,而是深不见底的伤痛。

不过是停留了一刻,曾今高高在上的帝王,便朝火海冲了过去:“阿檀……”

------题外话------

圣诞活动哦,还剩五天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