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母后现在管教儿臣会不会太晚?/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声阿檀,凝结了多少疼惜和不舍,只有他自己知道。

自从将她禁锢在那一寸三方地之后,他就知道,她时时刻刻无不想要离开,甚至想要取他性命。

也不知是谁的错,造成了三个人的痛苦,这都与他本意不想符合。

萧璟渊虽然是杀伐果断的帝王,却也是一个有血有泪,有爱有痛的男人。

痛的太久,结局不是习以为常的麻木,而是筋疲力竭的疲惫。

二十多年后,他终究还是累了!

她要走,他可以放她走。

但是,真的到了这一刻的时候,他却无法做到视而不见。

她离开他,可以更快乐。

然而,他以为他可以没有她,如今看来,却是难于上天。

所以,他后悔了!

一旁的禁卫军还有宫人们看见萧璟渊往火海里面跑,几乎都惊住,慌忙上前,齐扑扑的跪在萧璟渊的前面:“陛下,三思,陛下千万要保住龙体呀!”

众人不禁疑惑,就算皇帝陛下和璟王殿下的感情再好,那也没必要为了璟王殿下的母亲,连自己的性命都不要了吧?

这龙体多贵重,怎可损伤一分?

纪全更是红着一双眸子,紧紧的抱着萧璟渊的腿,尖着嗓子急道:“陛下,陛下三思,陛下千万要三思呀!”

萧璟渊此刻哪里还能三思,还能冷静?

她怎么就能这么狠心,真的丢下他和阿斓一个人离去呢?

萧璟渊大急,广袖一挥,罡风起,直接将拦在前面的宫人全部掀翻在地,他几乎不做任何停留,疾步往那火海跑去。

“陛下!”众人连忙追去拦,却不想一个红色的身影比他们更快,仿若突然闪现的幽灵,赫然出现在众人的面前,萧璟渊即将进入火海的身影瞬间被人拦下。

萧璟斓一把扣住萧璟渊的手腕,直接往后一甩,萧璟渊不敌,竟堪堪后退几步,若不是赶来的纪全等人及时扶住,恐怕,他定然会摔在地上。

萧璟渊站住脚步,抬眸一看,却看见萧璟斓异常冰冷的眸光,扫了他一眼,不过片刻便移开视线,转身朝那火海奔去,消失在了萧璟渊的面前。

“阿斓!”萧璟渊惊恐异常的声音撕裂般的从喉间溢出:“给朕回来!”

萧璟渊再想去追,却被人拦的严严实实,根本就挪不动半分!

“王爷……”

“璟王殿下……”

宫人们都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璟王殿下进了火海,不是说母子不和吗?璟王殿下竟然会不顾自己的性命进入火海去救灵太妃?

这是众人都没有料想到的!

“快去救王爷,废物,快去救王爷……”萧璟渊急不可耐,一脚揣在身边的侍卫身上,双眸仿佛就像充血一般。

让他如何接受同时失去爱人和爱子的痛?

一盆一盆的水往那火海里泼去,却如同火上浇油一般,没有任何效果。

暗处,灵素萼看着这一幕,无疑是大块人心,看了一眼身边的人,道:“点火吧,我要璟王还有那暴君死无葬身之地!”

这会儿,身边突然多了一个人,灵素萼看过去,正好看见萧湛完美冷峻的下颚轮廓,她心肝一颤,手不由的抖了几分。

萧湛看见皇宫的事情进行的顺利,自然不会再和楼雪胤纠缠,只不过,不愧是天下第一山庄的庄主,虽然一副要死不活的身子,但是一身武功,却不容小觑!

萧湛擦了一下唇边的血迹,看见萧璟渊不顾一切的往火海里面跑的那一刻,他突然觉得讽刺。

“这是要生死相随么?真是感人!”

那浩然的眸子全然是冰冷一片,带着几分肃杀之意。

直到现在,萧湛都不明白萧璟渊的心,明明,已经将自己的心完完全全的交给一个女人,心中完全没有其他女子的位置,不爱的女子,却还是一个又一个的往自己后宫收纳。

不爱,为何要要呢?

不爱,为何还要和不爱的女子一个又一个的生孩子呢?不爱的产物,自然也会视同无物,可有可无!

萧湛已经不记得从小到大,萧璟渊和他说过几句话,次数太少了,以至于,他明明可以掰着指头数一数,却又不知道何时何地他对他说了什么话,记忆一片模糊,就连完整的一次也回忆不起来。

呵,真是可怜呢!

萧宇有章家护着,还能有一个至高无上的太子之位,东宫太子呵,萧璟渊不想见,每天都会面圣几次。

萧存有皇后,有冯家,是皇后捧在手心的宝,没心没肺的样子,着实让人嫉妒!

几个公主是女子,从出生开始,就只需要养尊处优,享受荣华富贵,长大了择个驸马嫁出去就好。

只有他,明明是皇子,却有着最卑微的身份。

谁让母妃亲只是一个没名没分的宫娥呢?

萧湛不知道该替自己嫉妒萧璟斓的出生,还是替自己的母亲嫉妒灵玉檀什么都不用做就能得到的皇宠。

他们永远都不知道,他们所不屑一顾的东西别人倾尽一身都换不回来。

外面的火光,仿佛在萧湛的心间燃烧,带着几分难以自持的兴奋和快意,拿过身边人手里的火折子,便要点埋在地上的火药引子。

他从来都不期望一场大火就能将不可一世的璟皇叔焚烬,总要加点料,保证没有任何意外不是么?

他要做就要做到万无一失。

然而,在打算点燃引子的那一刹那,他依稀听见外面传来一声焦急又不失清越的声音。

“阿斓,你疯了?”

萧湛骤然抬头,便看见人群之中,那抹熟悉的身影脚步匆匆,几乎是在萧璟斓进入火海的那一刹那,毫不犹豫的冲了进去。

萧湛大惊:“阿清?”

连忙将火折子抬了起来。

灵素萼看见尹穆清也不怕死的跑入火海的那一刹那,眼睛都亮了几分,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对尹穆清的嫉妒达到巅峰。

是在知道她生了璟王的血脉从而一飞冲天时,还是知道她是墨翎的元清公主后,还是得知,就连身边的萧湛对尹穆清也有占有之心的时候呢?

总之,她恨,她嫉妒!

凭什么有人会有这么好的命呢?而她,明明该是养尊处优的官家贵女,却因为血海深仇不得不隐姓埋名,藏在这深宫,做着奴才婢女的事情!

她自然不服!

如今见萧湛将火折子收了起来,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完全忘记了眼前这个男人是个多么可怕的存在。

劈手就将萧湛手里的火折子夺了过来,伸手点燃了那引子!

“王爷,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今日是除掉璟王的唯一机会!”

萧湛看着那迅速朝那玉檀宫蔓延的火药引子,脸色几乎是一白,一掌就朝素萼拍了过去:“你在找死!”

素萼被萧湛打的口吐鲜血,后背撞在假山之上,痛的她倒吸一口冷气。

视线模糊之下,她看见萧湛手忙脚乱之下用脚踩灭了那火药引子,慌乱之下,连自己的袍子都烧着了一块。

“阿清?”萧湛慌忙追了过去,推开围在一起的宫娥太监,看着那茫茫大火,他……犹豫了!

看着逐渐垮塌的玉檀宫,萧湛的眸子骤然红了!

萧湛的手都在抖,为什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呢?

他想要的,只是萧璟斓的命而已,怎么连他的心爱之人也搭了进去?

腿一软,萧湛竟堪堪的跪在了地上。

他想要得到的,不仅仅是那冷冰冰的高位不是吗?

萧湛的心一寸一寸的冷了下去,即便站在那高处,没人分享,没人陪同,又有什么用?他,做给谁看?

萧璟渊看见那赫然坍塌的玉檀宫,心骤然一寒,胸肺之中一片翻涌,一口鲜血,便喷涌而出,随机,眼前一黑,前一刻还矗立在那里的身子赫然朝后倒了下去。

“陛下!陛下!”纪全焦急的声音将萧湛的思绪拉了回来,他看了一眼被一群太监围在中央的萧璟渊,握紧了拳头,起身,走了过去。

“璟皇叔命丧火海,父皇还需节哀才是。纪全,还不将父皇送入养心殿,速去传太医来诊治?”

纪全抬眸看了一眼萧湛,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忙道:“奴才遵命!”

萧璟渊被移到养心殿,纪全慌慌忙忙的将萧璟渊枕下暗格里面的一个白色小瓷瓶拿了出来,倒出一枚黑色的药丸往萧璟渊嘴里喂进去。

只不过,他的药还没有喂进去,身侧突然伸出一只白皙的手,将他手里的药丸夺了过去,扔在了地上!

纪全大惊,转身看去,却见是萧湛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湛王殿下,你这是何意?”

“何意?本王想要他的命!纪总管看不出来么?”

说罢,萧湛招了招手,殿门便被人打开,进来两个黑衣人,将纪全扣押了起来,纪全若是现在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便不配在这宫中生活这么多年了。

“萧湛,你竟敢弑君?这般大逆不道之事,你就不怕圣上赐你死罪?”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养心殿竟然被萧湛控制了起来?

这么多年,萧湛一直默默无闻,本以为是一只乖顺的猫儿,没想到,是一只有野心的猎豹么?

纪全看着面前平时温文尔雅,现在却一身嗜血的男人,只觉得头皮发麻。

恐怕,不仅是璟王,就连陛下也没有料到萧湛有这般野心吧?

萧湛听纪全这么说,只觉得可笑,轻嗤了一声,不屑道:“圣上?你说的是他么?”

说吧,掀开了明黄色的被子的一角,露出了萧璟渊穿着白色锦袜的双脚,手腕一翻,一把厚重的戒尺从袖中滑落。

这是刚刚在萧璟渊书案上顺手顺来的戒尺。

在自己的手心敲打了两下,随后猛然一挥手,那戒尺便砸在萧璟渊的右腿的脚腕之上,只听昏迷的人闷哼一声,白色的锦袜上瞬间沾满了血迹。

“萧湛!”纪全目眦尽裂,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主子被辱,其实是奴才的无能,萧璟渊还是皇子的时候,他就一直跟着,如何看的下去萧璟渊被自己的儿子伤害?

然而,他没有武功,挣扎不得,扣押住他的两个黑衣侍卫死死的压着他,以一种极为耻辱的姿态,将他压在地上,脸颊死死的贴着冰凉的地砖,根本无法挪动一下!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萧湛砸断了萧璟渊的手脚筋,以一种胜利者的姿态坐在那宽大的龙榻之上。

“父皇手脚不便,璟皇叔又命丧火海,阿存年幼,难以担当大任,父皇养病其间,国事,只能赞由本王处理了!纪总管身为父皇身边的内监总管,在百官面前,也有一定的威望,明日早朝,你应该知道如何说才是!”

纪全听此,早已握紧了拳头,咬牙道:“萧湛,你就不怕遭天谴么?躺在床上的不仅是这天下的主,还是生你养你的父亲,你如此狼心狗肺,弑兄杀父,你会遭报应的!”

“弑兄?”萧湛挑眉看了一眼纪全,露出一抹笑意:“本王知道大皇兄是萧宇,他可是被璟皇叔赐死的,与本王何干?这弑兄二字本王可不想担!纪总管可否透露一下,这弑兄二字,从何而来?”

纪全面色一顿,内心突然有些恐慌,他不清楚萧湛这是什么意思,但是却不敢再说一个字。

他不相信璟王殿下会真的在那火海中丧命,那可是璟王呀,怎么能就那么去了呢?

若是璟王殿下都没了,那么,这江山就要落在这个狼心狗肺的人手里了吗?

璟王殿下不在,他自然是不能将那个秘密透露出来,陷璟王殿下于不义。

纪全果断的闭了眼,闭口不说。

湛看着纪全,悠悠的开口:“纪总管,给你三天的时间,将玉玺的下落告知本王,否则,本王可能就会向天下人解释解释,本王这弑兄的罪名,是怎么得来的!”

纪全瞳孔骤然一缩,心底生寒!

这会儿,外面传来喧闹的声音,冯皇后带着一群宫娥慌慌张张赶来,和她一起来的,不仅有太医院的太医,还有三宫六院的娘娘们,瞬间挤满了整个养心殿。

只不过,内殿门口站着两个锦衣卫,一脸凶煞的样子,根本就不让他们进。

“让开!”冯皇后当了将近二十多年的皇后,习惯性的威严几乎让人难以招架,然而,门口的两个人却不为所动,只道:“皇后娘娘,王爷和陛下再殿内,没有召见,不得入内。”

“放肆!”皇后厉声呵斥了一声,睥眸道:“王爷?哪个王爷?璟王殿下现在活不见人死不见尸,陛下哪会召见什么王爷?”

里面的萧湛听到冯皇后的声音,扯了扯唇角。

哪个王爷?瞧瞧,高高在上的皇后娘娘哪里知道他是谁?

“让皇后娘娘进来!”

里面的声音一出,几乎是一瞬间,冯皇后推门进殿,一眼就看见被压在地上的纪劝,她瞳孔一缩下意识的朝榻上看去,更是心肝一颤,带着几分慌乱,慌不择路的扑倒在榻上,看见萧璟渊手脚上的血迹,冯皇后眼眶募得一红,颤声道:“陛……陛下……”

冯皇后擦了一下眼角的泪水,起身,走到萧湛身前,挥手便是一巴掌,将萧湛的脸扇至一边:“畜生!”

冯皇后擦了一下眼角的泪水,起身,走到萧湛身前,挥手便是一巴掌,将萧湛的脸扇至一边:“畜生!”

看着萧湛那面无表情的脸,冯皇后没有忍住,反手又是一巴掌,然,还没有挨到萧湛的脸,便被萧湛拦下:“母后现在管教儿臣,是不是晚了一些?”

冯皇后是嫡母,自然所有的皇子都该叫她一声母后。

冯皇后心惊,看着眼前这个俊美无双却眼底一片冰冷的男人,她内心暗暗生寒。

他……这是责怪她和陛下这些年的冷淡?

或许,她和萧璟渊确实没有将太多的注意力放在他身上,可是,他又何尝不知道那是一种保护?

在皇家,皇帝的关爱虽然是一种恩宠,可是,又何尝不是一种伤害?

萧湛没有背景,更没有母族做依靠,若是陛下给太多的关注,无疑是将他推至风口浪尖之上。

那时,璟王尚未成气候,也是一个多灾多难的孩子,陛下送他至边关,才让他免受皇室纷争,清净了十余年。

章家独大,一心想要扶持太子,若不是得知萧湛不成气候,又怎么会给萧湛活路?

就连她,也将萧存宠成了一个纨绔之徒,才能平平安安的成长。

难道,萧湛不知道,他有多少个皇弟无缘无故的夭折么?

冯皇后气的全身都在抖,磨牙道:“都是你,对不对?萧湛,你会后悔的!”

“到了现在,本王还有什么后悔的?母后只要一直爱护儿臣,儿臣自然也会像以往那样爱护着阿存,也会给存儿一个衣食无忧的富贵生活!母后是明白人,不会不知道识时务者为俊杰吧?”

冯皇后的心瞬间就提了起来。

------题外话------

阿清一巴掌呼阿斓脸上:“死人么?皇位都被人抢了!”

阿斓握住阿清的玉手,道:“他抢皇位,本王生女儿,气死他!”

阿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