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今夜是洞房花烛之夜/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灵玉檀使用金蝉出窍之计,逃离牢笼,本该是一件令自己开心的不得已之事,然而,当她真的出了宫,离开那个禁锢了她大半生的牢笼,她却觉得人生没有了方向。

天下之大,哪里又有她的容身之地?

天边传来明亮的火光,灵玉檀的心仿佛空了一块,好像被人生生的撕裂了一块,疼的全身都在颤抖。

阿渊哥哥,你现在会在想什么呢?

现在,你一定以为阿檀已经死了吧?这么多年,阿檀从来没有给你一天快乐的日子,你是不是好恨阿檀?

现在好了,你就当阿檀死了吧!死了,大家都不用再痛苦了。

以后,阿檀不用逼着自己,每日凶神恶煞的对待阿渊哥哥,不会因为那些仇恨,而折磨的自己人不人鬼不鬼,阿渊哥哥你也不用为了努力挽回什么而受她冷眼相待。

还有阿斓,阿斓你开心了吧?以后终于不用再见到母亲了,这辈子,母亲最对不起的人,就是你。

你可知道,母亲伤你一分,自己却比你痛上千倍万倍。

她是一个母亲,又怎么可能真的伤害自己怀胎十月辛辛苦苦生下的孩子呢?

可是,她实在是管不住自己的心,也无法面对。

阿斓,你知不知道母亲有多痛苦?母亲身上背负的,是灵家几百条人命呀,灵家的亡魂日日夜夜挂在她的床头,逼她为他们报仇,折磨的她身心俱疲。

曾几何时,她也曾努力忘记那些血海深仇,满怀期待的迎接你的出生。然而,每当她有那个打算的时候,都会有人在她耳边提起灵家的大仇……

母亲没有办法……

真的没有办法……

阿斓,今日是你的大婚之日,母亲本不该去惹你不开心,可是,母亲不得不来,母亲要走了,只希望走之前,能为你做一件事。

母亲不敢奢求你的原谅,只希望不让自己遗憾。

你千万千万要相信,母亲真的不是故意要将万蛊之毒下在你身上的,母亲真的……不是故意的!

灵玉檀越想越觉得自己可笑,明明做了,如今,却还在奢望对方能相信那不是她故意的。

灵玉檀呀灵玉檀,全天下怎么会有你这般狠心之人!

还好,现在好了,阿斓你该高兴了吧?从今以后,都不用面对她这样一个不负责任的母亲!

灵玉檀坐在古井井口,神情呆滞,脸颊上却挂满了泪水。

也不知过了多久,直到那通红的火光黯淡下去,直到身子冷的发颤,她才从无尽的悲伤之中走了出来。

这时,她突然听见古井之中传来了一阵脚步之声。

密道的出口,是一个古井,这口古井是在一处僻静的后院,灵玉檀本以为出了这个后院,外面,便是广阔的天空。

没想到,她还没有离开,灵素萼便带着一批人从古井里面出来,灵玉檀看见灵素萼的时候,慌忙的擦了一下眼角的泪水,前道:“素萼,你怎么现在才出来?”

灵玉檀对灵素萼是很疼爱的,毕竟是灵家唯一的血脉了,她如何不怜惜?

灵素萼被萧湛打了一掌,肺腑刺痛,又觉得面上无光,羞辱万分,她如今看见灵玉檀一副哭兮兮的样子,便觉得恼火,用力抽离被灵玉檀握在手心的手,讽刺道:“姑姑现在还将自己当成高高在上的太妃娘娘么?本姑娘去了哪里还需要向你汇报?你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

灵玉檀听灵素萼这么说,仿若晴天霹雳一般,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话是自己向来疼爱,且尊敬自己的素萼说的话么?

“素……素萼,你在说什么?你何以用这种态度和姑姑说话?”灵玉檀的声音都在颤抖。

灵素萼只觉得灵玉檀像是一朵娇嫩的花朵,从来被人娇宠惯了,根本不懂人心。

她以为,离开皇宫,自己还是那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太妃娘娘?

还真将自己当回事了!

灵素萼懒得理她,但是看见灵玉檀那迷茫的双眸,灵素萼的内心就徒升一种快意:“姑姑?对不起,本姑娘的姑姑已经不幸葬身火海了,你是谁,本姑娘不认识!”

当然,说到此处,灵素萼不忘朝灵玉檀靠近几步,一字一顿道:“还有,不仅姑姑不幸,我那表哥也是不幸的,为了救那个心狠手辣的母亲,不顾一切的冲入火海,可惜,不仅没有救出姑姑,恐怕,连同他自己,也是尸骨无存了吧!”

灵玉檀如晴天霹雳,突然抓着灵玉檀的手,颤声道:“你……你说什么?素萼,你敢再说一遍?”

灵素萼被灵玉檀抓的手腕生疼,她却仿若无知,突然带着几分猖狂之意,讥诮道:“怎么?姑姑心疼了?灵太妃,你是不是一直以来都想的太好了?不会真的以为这谋算多年,花了近十年的功夫挖掘的密道,只是为了将你从皇宫救出来吧?哈哈……你我都太天真了!就算你是灵家主灵濯的唯一的血脉,又有什么威信,号召灵家弥留的势力为你肝脑涂地?你不知道吧?我们灵家又被萧家之人算计了,萧璟渊那暴君屠了满门,如今,萧湛更甚,将自己的野心建立在灵家的血仇之上,他怎么能狡诈阴险至此?利用灵家的血仇,表面是灵家控制了一个不受宠的王爷,却不想,他步步将灵家算计在内,利用这密道,十年的时间,将自己的势力遍布皇宫每一个角落,就等着借此机会,除掉璟王,控制萧璟渊那暴君!”

看着灵玉檀逐渐灰白的脸,灵素萼继续道:“唔……姑姑,虽然在我心里,你不过是一个中看不中用的花瓶,但是没想到,你还是有那么一点用。至少,即便你作妖这么多年,萧璟渊那暴君还是在乎你的不是吗?不管你对璟王做什么,到了最后,他还是能不顾自己的生命,去那火海救你这样一个母亲不是吗?若不是你,你说,萧湛又如何能顺利除掉璟王?挟制萧璟渊?”

灵玉檀的脸色几乎可以用浮白来形容,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脑海之中一片空白,耳中嗡鸣一片,再也听不到灵素萼在说些什么。

阿斓,她的阿斓……

怎么会这样?

脚下一软,灵玉檀直接瘫软在地上,泪水涸涸流下,当初看见萧璟渊斩下了她父亲的头颅之时,她都没有这般绝望过。

“阿渊哥哥……阿斓?”

灵玉檀喃喃低语。

“哼!”灵素萼轻哼一声,再也不想理会灵玉檀这么一个废物!

转身,带着手下之人匆匆离去。

萧璟斓一死,萧璟渊又被萧湛挟持,谁还管灵玉檀的死活?

再没有利用价值了!

灵玉檀内心无比恐慌,像一只发了疯野兽一般,冲出小院。

她要回宫,她要去见她的阿渊哥哥,她不相信她的阿斓就那样死了……

“哎呀,这位夫人是什么人?家里出了急事吧?怎得这般匆忙?”

“呀……天,血,那夫人流了好多的血……”

“这模样,莫不是小产?”

灵玉檀不知道怎么回事?眼前的场景变得异常模糊,每迈动一步,好像踩在棉花上,脚步重的连抬都抬不起来!

最后,终于眼前一黑,没了意识!

……

玉檀宫的大火来的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当时有不少人眼睁睁的看着萧璟斓不顾一切的冲进火海,又眼睁睁的看见玉檀宫随后榻了下去!

根本没有人敢奢望,淹没于火海的人还会有生的希望。

萧湛是个聪明的人,他虽然密谋多年,时机一到,可以掌握时局,然而,他知道,在威信方面,他根本比不过璟王叔。

若是璟王叔遇难的消息一旦传出,那么,这暨墨江山势必会动乱,现在皇室内部尚且不稳,若是藩王知道了璟王出事,自然会蠢蠢欲动,那个时候,真的就要腹背受敌了!

再者,若是璟王麾下的那几千以一当百的王骑精兵一旦知道璟王遇难,群龙无首,要么是一盘散沙,要么就是一群发怒之狮,疯狗一般到处咬人的话,后果就不是很美好了!

是以,萧湛在第一时间封锁了这个消息,十年的隐忍,皇宫的密道遍布整个皇宫,他的人也早已占领了皇宫,所以,想要封锁消息很容易。

玉檀宫目击璟王冲入火海的人全部被萧湛下令处死。

一夜之间,两百名宫人加上一百多名锦衣卫全部被杖毙。

据说,这是今上为安抚璟王下的令,灵太妃惨死,今上怒极攻心,病卧在榻,因安抚璟王而让那几百名宫人侍卫全部杖毙殉葬,以免灵太妃在路上无人伺候。

这命令一出,百姓怨声载道,一个太妃,就算是璟王的母妃,有何资格拿那么多人的性命殉葬?不少人对璟王埋怨在心,也有人对今上议论纷纷,当更多的是批评灵太妃是狐狸转世,魅惑君主,克死了先帝,如今遭报应还不老实,竟然让那么多宫人侍卫带走!

萧璟渊病卧在龙榻之上,养心殿全都是萧湛的人,又有纪全在侧,几乎是没有任何悬念的,萧湛顺利的监了国。

虽然有人怀疑,即便皇上病重,存王爷又是一个纨绔只知道吃喝玩乐之人,不是应该是璟王殿下掌管国事吗?什么时候轮得到萧湛?而且,隐隐之中,不少之人都觉得,这事有蹊跷,可能将有大事发生。但是,皇后都出面,极力推荐萧湛,说璟王新婚,并无操劳国事之心,让萧湛代为处理。

这么说,又有人相信,这般我行我素的性子,像璟王殿下能做出来的事情。

而且,百官也觉得湛王监国是顺利成章之事。

虽然,都是王爷,相比璟王把持朝政,湛王殿下监国才更有资格,毕竟,璟王殿下只是皇上同父异母的弟弟,而湛王殿下才是皇上的血脉。

太子萧宇被废,恐怕皇上已经有心培养萧湛了,毕竟,虽然皇上膝下子嗣不少,但是最后成气候的,也就只有三个,如今,已经成为储君的太子却被璟王废掉,只剩下萧湛和萧存两个皇子,比起萧存那个纨绔子弟,恐怕萧湛更有机会。

如此,是不是皇上已经在猜忌璟王?

同一件事,不同的人就有不同的想法,萧湛知道,他这次出面,肯定会受到不少官员的质疑和反对,但是有皇后和纪全在,没有人会真的敢出面反对,只要顺利监国,接下来,想要趋炎附势,倒戈相向的人不在少数。

只是,一切本该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却没有国玺。

没有国玺,又能做什么?

萧湛将养心殿,朝和殿,翻了个底朝天,都不见那国玺的影子,心里逐渐不安起来。

……

皇宫下方的密道阴暗且潮湿,但是由于纵横交错的原因,倒不会太闷。

这会儿,在萧湛眼里,本该葬身火海的萧璟斓却正抱着尹穆清,吻得火热。

虽然二人的衣服多出被大火熏的乌黑不堪,不少地方被烧的破了洞,但是二人却丝毫不在意。

萧璟斓此刻的心情,可以用愉悦两个字来形容,甚至是惊喜和庆幸。

一手死死的掐住女子纤细的腰身,一手紧紧的扣住女子的脑勺,带着几分强势,恨不得将怀中的女子揉进自己的骨血,与自己融为一体。

灵巧的舌头在女子唇腔之中一阵空城掠地,带着横扫千军之势,将女子的香甜尽数吸纳入腹。

尹穆清被吻得头脑发胀,终究是忍不住,嘤咛出声:“唔……”

萧璟斓完结这个异常漫长的吻,低头看着女子被自己吻的红肿的双唇,唇边露出一个笑意。

一字一顿道:“尹穆清,你很好!”

你很好!

这三个字代表着什么,尹穆清尚且不想探究,但是,就是这三个字,让尹穆清鼻头一酸,险些落下泪来。

一股浓浓的心疼溢满整个胸腔,尹穆清伸手,擦了擦萧璟斓脸颊上的一处污迹,扯了扯唇角,道:“从未见过像你这般口是心非之人。”

明明说断绝母子关系的是他,到了现在,不顾一切往这火海之中冲的,也是他。

他究竟是输给了灵玉檀的狠心,不是吗?

萧璟斓低头又死劲吻了吻尹穆清的唇,这才开心道:“所有的人在演戏,本王为何一定要当那个听戏的观众?你以为,萧璟渊不知道这玉檀宫不过是空壳子一个么?明知道这幕后之人野心勃勃,明知道这玉檀宫空无一人,萧璟渊却拼了命往里冲。死了,他倒是解脱了,却将烂摊子留给本王,本王可不服!”

尹穆清现在还有些害怕,抱着萧璟斓的腰身,感觉到他的心跳,她才觉得他还活着,真实的站在她的面前。

不管是不是一时冲动,刚刚跟随他入火海的那一刻,尹穆清是无悔无惧的。

那一刻,她只想和他待在一起,就算死了,也无所谓!

萧璟斓抬起尹穆清的下巴,眸光深深的道:“不管谁在演戏,本王唯独不想看见阿清演戏。刚刚看见阿清也不顾一切的随本王而来,你可知道本王有多开心?至少证明,阿清心里是有本王,不是故意撇下本王的,是吗?”

尹穆清看着萧璟斓那温柔的能滴出水的眸子,心里也软了几分,点了点头:“我想,幕后之人,十有八九是萧湛,不然,也不会抓了九月,引诱我出去,只不过,现在没事了!唔……”

这算是解释!

唇又被含住,尹穆清有些无语,推了一下,期期艾艾道:“你今晚有些亢奋,不会受什么刺激了吧?”

“亢奋?”萧璟斓眸色一眯:“阿清莫不是忘记,今夜是什么日子?”

“什么日子?”今夜这日子确实不怎么太平!

“今夜是你我的洞房之夜!”说罢,萧璟斓直接将尹穆清推至墙角,解开了腰间的系带……

------题外话------

大家说,吃掉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