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他不甘心/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尹穆清被推的频频后退,完全没有想到,在这种地方他还想洞房,这节骨眼上都还想着这档子事,尹穆清无语!

手紧紧的扯着自己的腰带,急道:“你被精虫上脑了么?这是什么时候了,你还想着什么洞房,未免太本末倒置了吧?”

脚下是水,这么一动,瞬间溅起水花,由于这段密道是近期才完工的,所以,泥土尚且还松动着,随着水波而起的是一片混浊的泥泞。

尹穆清虽然换下了一身正红色的喜服,但是因为大婚,倒是没有穿的太素,随手在箱子里面找出来的一套衣服,也就是红色的纱裙,如今,却被这混浊的泥水染的一片污迹,很是狼狈。

萧璟斓听着脚下的水声,咬了咬牙,这地方还真不是一个好地方!

虽然他忍得很辛苦,确实也期待了很久这个洞房花烛夜,可是,倒也不能真的委屈了自己的女人。

萧璟斓压下心中的不满,将自己解开的腰带又亲自给尹穆清系上,然后一本正经仿佛刚刚那个饥渴似狼的男人不是他,沉声道:“阿清似乎总有理由,但是,你要明白,为夫是正常男人,有些事情就算你再逃避,都是不可避免之事,不然,你我的女儿,何时才能出生?”

又是女儿?

尹穆清简直无语,也不知道这男人是不是真的被九月和她骗的心里有了阴影,怎么这么渴望有一个女儿?

不管什么情况,他总能和女儿扯上关系!

尹穆清不由的戳了戳某人的脸颊,问道:“你究竟有多嫌弃小九月和倾恒?不然,怎么会这般渴望一个女儿?”

萧璟斓没好气的抓住某个小女人的手指,带着几分责备的语气道:“究竟是谁喜欢女儿?不然,怎么会将小九月养的那么娇气?”

这话一出,尹穆清倒是有些怒了,脸色黑了黑,不满道:“九月是我的孩子,我就娇养了,你能怎么着?不满意九月,就去找别人生一个能入得了你的眼的儿子!”

看着女子一张一合,有些苍白的唇色,萧璟斓好笑的同时,又沉了脸,伸手弹了一下尹穆清的脑门,道:“再将本王推给别人试试?”

说着,转身,身子一低,便在尹穆清的面前蹲下了身子。

尹穆清还没有被人弹过脑门,总感觉这种幼稚的事情不会在她身上出现才对,如今,竟然真的被这男人弹了脑门。

尹穆清扯了扯唇角后,却见男人在自己的面前低了低身子,一头乌黑的长发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尹穆清的大脑一阵短路,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愣了一下,却见萧璟斓微微回头,蹙眉道:“上来!”

尹穆清眉头一蹙,有些怀疑道:“你做什么?”

这是打算背她?

尹穆清的迟疑,似乎让萧璟斓失去了耐心,长臂一伸,便将尹穆清捞到了自己的背上,毫无压力的背在自己的背上,这才哼哼唧唧的道:“女儿家身子较弱,这水又脏又冷,你就不嫌弃?”

这女人怎么好像一点都没有发现一样?

她不知道自己的是个女子,需要男人保护?

萧璟斓的背,还没有背过人。

位高权重,身份尊贵的璟王殿下怎么可能让人爬到自己的背上?

而且,除却身份,后背是人的盲区,也是人的弱点。

即便是平民百姓,也不可能将自己的后背留给外人。

除非是自己最信任之人,否者,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尹穆清深知这一点,所以,当他将后背留给自己,甚至将她就这么背在背上,她确实是意外,当然,更多的,是感动!

两个人在一起,最重要的及时彼此信任不是吗?都说君王疑心重,像萧璟斓处于的这个位置,根本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取他性命,所以,如今,他能毫无理由的信任自己的,确实是难得!

尹穆清也高兴的笑了,伸手环住萧璟斓的脖子,因为心头愉悦,双腿也不由自主的像个小姑娘一般晃了晃,问道:“阿斓,今天你很高兴?”

高兴?发生这样的事情,应该不会很高兴吧?

“今日是本王大婚之日,一生才这么一次,你觉得本王不该高兴?”萧璟斓带着几分不悦的声音响起,尹穆清一愣,突然觉得这男人其实也很简单。

他的高兴,仅仅是因为今天是他的大婚,所以该高兴?

就算今日的大婚并不顺利,连一个完美的洞房都没有,甚至,他的母亲丢下他不要,消失的无影无踪,还很有可能和别人狼狈为奸,想要他或者萧璟渊的命,他也无所谓?

这会儿,只听萧璟斓道:“阿清可知道,习惯有多可怕?你习惯了一个人对你千般残忍万般无情,就算那人对你做出多么心狠之事,你也会淡然面对,毕竟,已经习惯了。”

尹穆清一听,只感觉自己的心立马揪在了一起,有些发紧。

她压下心中的疼惜,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

灵玉檀伤他至深,如今却这样消失的无影无踪,他真的就甘心?

想到不久前他冲入火海的那一幕,尹穆清便忍不住责备埋怨道:“既然习惯了,刚刚为何那般失态?你可想过我,可想过九月和倾恒?若是你有什么意外,你将我们母子三人置于何地?你舍得?”

尹穆清说完这话,萧璟斓突然禁了声,黑暗的隧道之中,只能听见萧璟斓的脚步之声,水声淙淙,反而衬得这密道更加安静。

尹穆清以为萧璟斓无话可说之时,萧璟斓轻叹的声音从黑暗之中传来,只听他道:“本王对她,没有感情,有的,只有不甘。即便是到了现在,本王都想不明白,既然不在乎,不爱,当初,她为何要生下本王?”

都是有血有肉的人,即便是萧璟斓,他也有心,有痛,有不甘和怨恨。

尹穆清如何不知道萧璟斓心中所想?

母亲本该是最爱自己的孩子的不是吗?每个母亲都恨不得将自己的一切全部奉献给自己的孩子,唯恐有半分不妥。似乎,只有他是不幸的,他如何甘心?

轮才华,他天赋异禀,文武双全,天下无敌!

轮身份,他是她唯一的孩子,自然贵如珍宝!

轮样貌,他更是出尘绝艳,邪魅狷狂,当属暨墨第一美男子!

这么优秀的他,为什么母亲偏偏不喜?

难道就是因为他尴尬的身份?给她带来了屈辱?

若是这样,她不是应该在有了他的时候,就选择不要不是吗?将这份痛苦扼杀在摇篮之中,为何偏偏要将这痛苦延续?

对于同样作为一个母亲的尹穆清来说,她是完全不能理解灵玉檀的心的。

即便灵玉檀有千万个身不由己,她都不应该伤害自己的孩子。

尹穆清回想起灵玉檀将那滚烫的茶水往九月脸上泼的那一幕,她就觉得胆颤心惊。

对待九月尚且如此,对待萧璟斓,她更加心狠吧?

“所以,你不甘心,不甘心她真的就能狠心如此,真的能在做出伤害你的事情之后,就这么潇洒的离开?”尹穆清开口。

萧璟斓勾了勾唇角,带着几分讥诮之意:“阿清如此聪慧,应该知道了某些事吧?”

某些事,不用说出来,萧璟斓就知道尹穆清明白他表达的是什么意思。

尹穆清眉头一蹙,小心翼翼的收了收胳膊,问道:“阿斓,你在乎吗?”

“阿清一个女子都不在乎一些流言蜚语,本王在乎什么?可悲的是他们自己!”萧璟斓的大手握着尹穆清的腿弯,背上的女子似乎轻的没有一点重量,轻飘飘的,纤瘦的不行。萧璟斓继续道:“从小到大,本王都在观察,观察灵玉檀究竟好在哪里,萧璟渊究竟是看上她哪一点,以至于,即便限制她的自由,他也要将她囚禁在他的身边。可惜了,直到现在,本王都没有发现,她有哪一点值得他为她做到如此,呵,没了那个狠心的女人,他竟然真的打算不活了,真是无能!”

听此,尹穆清突然想笑,怎么听着这话,感觉这璟王殿下就像一个熊孩子一样呢?

从小到大都在观察灵玉檀究竟好在哪里,可惜,到了现在都没有发现她的美,他这是有多嫌弃萧璟渊的审美?

这是儿子该做的事么?

但是这么说来,萧璟斓还是很在乎萧璟渊的。

也是,不管灵玉檀如何,萧璟渊对萧璟斓的态度,那是没法说,恨不得宠上了天!

“萝卜白菜,各有所爱,至少,灵玉檀长得美,能给陛下生出这么一个俊美优秀的儿子,那也算功不可没!就凭这一点,我都要感谢她!”

“嗯,这算一点!”

我去,尹穆清差点没有一口口水淹死自己,这男人,竟然承认了,还用这么认真的语气,这么自恋真的好么?

尹穆清扯了扯唇角,看了一眼这四弯八拐的密道,她面色沉了沉,开口道:“这么浩大的工程,主人究竟有多大的野心,才会想到在这皇宫下面挖了这么一条密道!也不知道这尽头在何处,上次我和倾恒偶然从御花园的假山群掉了下去,那洞口应该就在前面不远处!若是真的漫无目的的走下去,不知道方向和主干路,我们迟早都会被困死在这里!”

萧璟斓嗤了一声,道:“算他聪慧,这密道的深浅掌握的刚好,再深一分,水位漫过膝头,冬日天寒,不利于人通行,若是再浅一分,则会留下行走过的痕迹,若是这密道不小心被人发现,顺藤摸瓜,几年的心血,便是白费了!”

这个时候还有心赞美对方的心计?

恐怕只有萧璟斓有这闲情逸致了!

好像,对方的密谋算计,他统统都不放在眼里一般!

这会儿,只听萧璟斓继续道:“只可惜,即便是再好的算计又如何?这么多年都不敢露面,那也是蛇鼠之辈,见不得光!”

“所以?”尹穆清突然明白了萧璟斓此次的目的,只听她淡淡的开口:“所以你干脆就入了他的圈套,降低幕后之人的防范之心,引出幕后之人?”

“这密道建成,就如同阿清所言,皇宫恐怕早已千疮百孔,对方的眼线遍布宫中各个角落。敌在暗,我在明,想要斩草除根,难于上天!那么,本王出面,引他出来,有何不可?”

萧璟斓虽然对灵玉檀有些不甘,但是不至于让他失态到能不顾自己的性命,甚至丢下自己的女人孩子以身犯险!

这岂不是因小失大?

他熟知玉檀宫有密道,他不会有事,所以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听此,尹穆清蹙眉道:“可是,死要见人活要见尸这个道理他不可能不懂,毕竟对手是你,对方不可能粗心到不找到你的尸首就确认你死了不是吗?那么大的火,却也不能将人化为灰烬,一点踪影都没有,如此,唯一能藏身的便是这密道,他势必会让人搜查这里!”

“所以,我们必须先一步离开!”这话一落,萧璟斓脚步一顿,面前墙上是一个小洞口,小洞口对面就是上次尹穆清和倾恒掉下去的地方。

“就是这里,我觉得对面应该有机关!”尹穆清开口!

萧璟斓一只手搂着尹穆清,腾出一只手,挥手便是一掌,对面的小洞赫然垮塌,整个墙壁都垮塌了下来,萧璟斓站在洞口看了看,果真是一处深不见底的井。

尹穆清道:“上次我和倾恒就是从头顶掉下来的,只可惜,这四壁太光滑,我飞不上去!”

“即便能飞上去,也出不去!那上面的门看着只是普普通通的石块,实则寒铁石,坚硬无比,人为根本毁不了!”

“寒铁石?这么说来,这真的是陷阱了?”

“皇宫不可能为了几个贼人留下这么一个陷阱,陷阱只是其一,更多的,它是一避难所,防的就是逼宫时无处所逃!”

“和我猜想的一样!”尹穆清开口道:“既然如此,外面的人进不来,里面的人应该出的去才是,难道有机关?”

这潮湿的密道之中,很冷,尹穆清看着这水,突然眼前一亮:“难道是……在水底?这水底应该有出口的,和外面的湖连通的是吗?”

尹穆清这么问,倒是让萧璟斓笑了笑,眸中闪过几分欣赏:“为何这么想?”

“既然有了寒铁石,外人进不来,里面的人出不去,这陷阱的深度根本就不重要,就在你脚下这个深度,就足够不是吗?可是,这陷阱却很深,在水中,就连我也踩不到底。一般人掉进有水的深潭,肯定是会尽量浮在水面上,不可能埋在水底,不可能去下面摸索出口。因为这一点,所以,修建这个陷阱的人便将出口留在这井底,!”

萧璟斓点了点头,似乎对尹穆清的观察能力很欣赏:“是与不是,下去看看就知道了!”

说罢,萧璟斓放下尹穆清,跳了下去。

尹穆清站在洞口,看着水面上不断浮起的气泡,没过多久,那气泡越来越多,紧接着,萧璟斓便露出水面,道:“下来,外面是养心殿外面的青玉池!”

竟然是养心殿?

尹穆清有些意外,但是想想也觉得不奇怪,这养心殿是帝王常住的地方,将这避难所修建在这里很正常!

当二人从青玉池浮上水面的时候,玉檀宫的大火已经灭了,养心殿外三步一哨五步一岗,守卫比以前严了许多。

萧璟斓用内力烘干了衣服上的水渍,也不忘用内力暖暖尹穆清的身子。

待二人身上的衣服干了后,他们才闪身接近了养心殿。

房顶,萧璟斓揭开一片瓦,看向下面,正好看见萧璟渊躺在龙榻之上!

------题外话------

天时人和没地利,阿斓崩溃!

月底啦,可以投票票啦!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