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话一出,周围的人全部哗然。

璟王竟然是当今圣上的骨肉,而并非先帝之子?

这消息也太匪夷所思了!

就连王骑之人也惊的睁大了双眼,怎么会这样?

“王……王是当今圣上之子?这……”张勇摸着脑袋,不知道该说点什么表达一下自己内心的震惊,吱吱呜呜了半天,才咬牙道:“怎么我王突然降成儿子辈了?”

皇帝的臣弟多好?在那些皇子面前,那可是叔叔辈的,这下可好了,若是太子在,王爷还得把太子叫声皇兄。

洛白恨铁不成钢的看了一眼张勇,道:“勇哥,现在这情况,辈分是重点吗?”

张勇立即反应过来,重点哪里是辈分呀,重点是……重点是什么?

铁飞扬蹙眉道:“重点是这是真是假,究竟是空穴来风还是确有其事,重点是王知不知道这件事。”

因为尹穆清知道古人在意伦理,所以,早就让自己的人混在这百姓中间,她不知道当年的事情究竟是怎么样儿的,所以只能自己编排一个故事,并且将责任全部推给已故的先皇。

尹穆清知道,先皇本就昏庸无能,酒池肉林,极具昏庸,就算二十多年过去了,但是百姓谈之色变,无不唾弃厌恶。再加上,今上和璟王这么多年在百姓眼中的口碑都很好,如今将当年的事情以这样的方式公之于众,几乎所有的人都会将今上和璟王当做受害者。

先帝则背负了所有的罪孽,成为强抢儿媳的恶人!

在这种情况之下,受害者只会被人同情,而不会被人责备不是吗?

今日,尹穆清敢瞒着萧璟斓将秘密公之于众,能赌的,就是萧璟斓的威慑力,还有百姓对先皇的厌恶,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百姓传播舆论的速度。

尹穆清引来的人,全部都是从四面八方涌进京城的难民,这样的人饱受生活的苦难,妻离子散,食不果腹,若是没有救济,就只能饱受饥渴,得过且过。

在死亡面前,人心就很容易对帮助自己的人感恩戴德。

尹穆清以萧璟斓的名义,广撒银两,救济难民,这些人,自然会对璟王感恩,毫无疑问的,肯定会站在璟王身边,为璟王说话。

这般,传出去,那也是好的方面,而非谣言!

尹穆清勒住缰绳,扬声道:“先皇昏庸无能,不配为君,觊觎儿孙之妻,天理不容。璟王殿下被蒙在鼓里多年,如今真相大白,认祖归宗,乃众望所归!”

“认祖归宗!”

“认祖归宗!”

尹穆清话一落,在场受了璟王的恩的百姓全部跪地,高声附和。

不仅如此,还扯着嗓子三呼璟王千岁。

“王爷千岁千岁千千岁!”

“璟王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这百姓的高呼响彻在整个宫门口,皇宫内外的人无人听不见。

萧湛看着这一幕,脸色早已铁青!

好一个璟王,竟然将这件事情主动宣告天下,还故意装模作样装成一个无辜之人。

好的很!

本来以为,这个秘密,会是他最大的把柄,有着把柄在手,就算璟王可以不顾及自己的名声,但是他不是喜欢阿清吗?他不是在乎两个孩子吗?

若是他自己是那样不堪的出身,那么,给自己的女人和孩子带来的,也只有别人的冷眼和嘲讽罢了!

可惜,萧璟斓,竟然如此狡猾,灵太妃明明是在嫁给先皇后,不守妇道,和萧璟渊有染,才有的萧璟斓,如今,竟然被他说,是在嫁入皇宫之前便怀了萧璟渊的孩子吗?

这一先后时间差不了多少,但是本质上却相差十万八千里!

萧璟斓,真是岂有此理!

萧湛怒极,身边的一名将军黄苠也面带急色,见自家主子的脸色早就可以用锅底来形容,更是肝胆一寒,朝尹穆清吼道:“大胆刁民,造谣生事,罪该万死!来人,将那刁民拿下!”

而黄苠这话一出,在场的百姓无不义愤填膺,朝萧湛这边怒目而视。

萧湛抬手制止了黄苠的动作,薄唇紧抿,伸手接过身边之人递来的弓箭,朝骏马之上的尹穆清对准,手一松,那箭雨快如闪电,赫然朝尹穆清的方向疾驰了过去。

擒贼先擒王,这个道理他比谁都知道。

“阿清小心!”

那箭带着雷霆之势,坐在马背上的楼雪胤瞳孔一缩,因为二人的距离,他想去营救已经来不及,尹穆清自然也是瞳孔一缩,眨眼之间,那箭就窜到了自己的面前,素手撑着马鞍,身子骤然一旋,纤腰一拧,长发飘然,动作快如闪电,不知道她是如何动作的,等她再次正好身子之时,却见红唇之间,咬着折断的羽箭。

尹穆清抬手拿下贝齿咬着的断箭,玉手一翻,便朝萧湛的位置射了过去。

徒手扔来的羽箭,力道自然比不得弓箭,萧湛头微微一倾,就躲了过去。

虽然反击不成,周围之人还是无不惊叹!

洛白拳头一握,赞到:“好俊的身手。”

这人是谁?为何要帮助王?

王身边何时出现了这样财大气粗的人了?

洛白心思细腻,便知道,今日的事情,不是王能做出来的事。

楼雪胤见此,松了一口气,连忙打马朝尹穆清身边走去。

“阿清,没事吧?”楼雪胤问道。

尹穆清摇摇头,唇角沾着一缕血痕,但是不怎么严重。

倒是萧湛看见楼雪胤的身影时,大脑嗡的一声变得空白,又是楼雪胤,那么那个白衣公子是谁?

几乎是下意识的,将视线落在尹穆清身上,那身影……很熟悉!

难道?

是阿清?

萧湛心中一颤,带着不可抑制的颤抖,幸好,幸好躲过去了!

萧湛心中一阵后怕,随即唇角上扬,这次,他断不会再让她离开了!

抬手,扬声道:“不管璟王是先帝之子,还是父皇的血脉,都改变不了他谋反死罪,璟王谋害父皇,罪不容诛,本王身为父皇之子,断不会容忍璟王逍遥法外!王骑之人跟随璟王,出生入死,保护家国,功不可没,本该名垂青史,难道,真的要因为璟王的一时糊涂,而走上歧路,被世人唾弃吗?”

如今,只能坐实萧璟斓谋反弑君之罪,否则,世人一旦知道璟王是萧璟渊的血脉,那么,拥戴他的人只会更多。

“如若缴械投降,本王念在你们往日功绩,自当不会连坐,并且还会为你们加官进爵,保证一生荣华!但若你们一定要执迷不悟,那本王也只能秉公处理了!”

没有人不为金钱地位所动,萧湛开始恩威并施。

谋反?在场的百姓听到这几个字,都不由的缩了脖子,璟王怎么会谋反呢?

谋反可是诛灭九族的大罪!

萧湛见这些人的反应,满意的勾了勾唇角,开口:“在场之人,若有归顺之意,自行离开,三炷香后,本王可不会如此仁慈!”

说罢,萧湛玉手一抬,四面八方的弓箭手再次举起手中的弓箭,对准场中之人,那样子,是不会在意百姓的性命了!

身边的人更是适时搬来香炉,上面插着燃着的香。

钱抢完了,本就有离开之心,如今面对弓箭逼迫,手无缚鸡之力的老百姓哪里还敢留?几乎是蜂拥一般,涌出了皇宫。

王骑之人自然是不信萧湛在那里胡说,也不会离开,看着这个场景,张勇破口大骂:“萧湛,你个龟孙儿,胡说八道什么?休想将自己弄脏的水往王身上泼,有本事你过来,和老子打一场,看看你小子还敢不敢咋呼!”

“勇哥别冲动!”洛白沉声开口:“你我已经上当,萧湛这是在逼你我动手,坐实王谋反的罪名,千万不可造次!”

张勇哪里受过这样的鸟气?再也不听劝,拔出腰间的长戟,厉声道:“将士们,是男人的,就不要怂,跟着老子去将萧湛那小兔崽子的脑袋砍下来,为慕将军报仇!”

尹穆清咬牙,萧湛目的就是王骑,摆好了陷阱等他们钻,到了现在还如此冲动,无疑是送死。

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个时候应该撤退才是!

尹穆清额上浸出一层汗水,打马拦在张勇面前:“胡闹,璟王不在,你们应该明哲保身,何以将众将士们的命拿来赌?萧湛目的在王骑,如今,你们还不乘乱撤退,更待何时?”

张勇手中的长戟毫无征兆的朝尹穆清刺了过去,大怒道:“滚开!铁血男儿,何以做那贪生怕死之事?萧湛那王八羔子污蔑我王,老子要他死!”

说罢,长戟一挥,直接打中尹穆清座下马儿的马腿,力道之大,直接将那马掀翻在地,趁此机会,张勇打马攻了过去。

而张勇这一动,王骑自然再无人坐得住,全部冲了出去!

萧湛等的就是这一刻,玉手一挥,四面八方的箭雨就朝王骑射了过去。

仿若活靶子一样,没有任何遮挡,王骑的人还好,有身手,有盾牌,苦了还未出宫的百姓,损命的不计其数!

骏马失蹄,尹穆清身子骤然失去平衡,直接朝地上甩去,明明可以借力飞起,却脚步一晃,着着实实的摔在地上,一口鲜血募得涌出喉间。

因为这一摔,面上的面具也滑落在地上,摔得粉碎。

“王妃?”洛白等人大惊,竟然是王妃?

“快,保护王妃!”

铁飞扬也震惊不已,之前,他们知道自家王喜欢上尹家那个声名狼藉还带着一个小拖油瓶的时候,几乎无人不失望,他们尊贵无比,英明神勇的王,可是眼睛瞎了,喜欢上那么一个破鞋?

可是后来,得知尹家三小姐的那个小野种……呸,什么小野种,那小姑娘是王爷的血脉,他们又勉勉强强的接受,王不是那种不负责任的那人,自己的女人女儿,自然要认回去,王府不缺养一对母女的钱。

然而,再后来,这尹三小姐竟然是墨翎遗落的明珠,金枝玉叶,如此,身份上,勉勉强强能配得上王。

但是,现在,他们才发现,他们的王妃,不仅有身份,有钱财,还有胆识,有身手!

这样的女子,配他们的王足以!

所以,如今见尹穆清落马,王骑之人自然着急了。

尹穆清什么身手,楼雪胤清楚,本以为她能避开,没想到真的摔了下去,难道,她受伤了?什么时候?

而这会儿四面八方都是羽箭,楼雪胤自然是心中一惊,弃掉坐下骏马,一边打落朝自己飞来的羽箭,一边朝尹穆清飞了过去。

眼见一枚羽箭朝尹穆清的后背射去,楼雪胤一惊,加快了速度。

然而,正当他要触及面前的女人时,暗处一枚羽箭募得朝他心窝射了过来,楼雪胤来不及躲,也干脆没有躲,一把拽起地上的尹穆清,让尹穆清脱离危险,自己却中了一箭。

楼雪胤闷哼一声,还来不及查探怀中女子伤在哪里,对面一股强大的杀气铺天盖地的朝他袭来,楼雪胤抬眸望去,之间萧湛劈手一掌朝他袭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抢走了尹穆清。

“萧湛!”楼雪胤捂着胸口惊呼一声。

拉开距离,楼雪胤才看见尹穆清肋下插着一把断了箭尾的断箭,因为没有拔箭,所以没有流血,以至于,他们都无人知道。

楼雪胤突然想起不久前的那一幕,本震惊于那么快的箭她都能躲过,没想到,她只是迷惑了他们所有人!

浓浓的心疼袭上心间,想要上前再将女子抢回来的脚步也止住。

若是他抢过来,萧湛势必会穷追不舍,她的身子如何受的住?

可是,这是皇宫,是萧湛的地方,他若是有心医治,自然会及时一点。

楼雪胤握拳道:“萧湛,她受伤了!”

若是真的在乎她,那么,就该以她为重。

萧湛果然一愣,根本不顾尹穆清的抗拒,打横抱起,看了一眼楼雪胤,却道:“杀无赦!”

尹穆清怎么会和萧湛走?

肋下的伤痛的钻心,之前还能忍,可是刚刚又扯到了伤口,现在,却是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应该是伤到了肺部,肺腑之间全是血腥之气。

尹穆清还有意识,带血的手伸向楼雪胤:“楼……楼雪胤……”

她断不可跟着萧湛走,否则,指不定他会如何威胁萧璟斓。

萧湛心思不纯,还狠辣无情,他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不……阿胤救我……”楼雪胤对她的那点心思,尹穆清不是不知道,虽然,她故意和他保持一定的距离,可是这个时候,她却不得不求他。就算出卖之自己的心,那也无所谓。

她不可能给萧湛任何威胁萧璟斓的机会。

楼雪胤大痛,见尹穆清眸中满是求救的神情,想要上前,却不得不放弃。

他虽然喜欢赌,但是现在,却不敢拿她的性命做赌注。

楼雪胤也知道萧湛对尹穆清的心思,所以相信,萧湛定会找人替她医治。

若是真的上前去抢,萧湛若是狗急跳墙,不再在乎她的性命,那该如何?

“阿清……”楼雪胤走了两步,便再也迈不动……

“公子!”楼雪胤就那样站在那里,随后赶来的亦行等人赶到,都急了:“公子小心!”

天下第一山庄本就不插手朝廷之事,亦行完全不理解自己主子的行为。

拽着楼雪胤就试图往外冲。

尹穆清被萧湛抱在手中,王骑的人无不大惊。

“萧湛,放开王妃,饶你不死!”

“萧湛抓了王妃,速去营救……”

可是王骑之人本就困在箭雨之中,一轮又一轮的箭雨,根本没有间断!

萧湛轻嗤:“死到临头!”

楼雪胤不插手,王骑之人自身难保,尹穆清大惊,不断挣扎,这会儿却听萧湛道:“阿清,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正在这会儿,外面突然传来熟悉的声音,尹穆清惊喜万分。

“萧湛,放下三妹!”

竟是尹凌灏?

视线朦胧之间,尹穆清看见尹凌灏带领一批人马,将萧湛的包围圈冲出一个破口,带着几分不可阻挡之势,冲进皇宫。

尹家军?

萧湛眉头一拧,尹家军不是离开了京都么?何以还出现在惊中?

“萧……萧湛,你死心吧……螳螂扑蝉,黄雀在后,阿斓……早……早就知道你的野心,支走了尹家军,故意引你上当……咳咳……”

萧湛握紧拳头,看自己的人被尹家军冲散,再无攻击之力,听尹穆清这么说,他却笑了:“阿清觉得我输了么?有你在,我永远不会输!”

------题外话------

唔,宝宝们,清兜里的票票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