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萌宝来袭/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湛心里很清楚,只要尹穆清在自己的手上,他永远就不会输。

就算输了这江山,至少还有美人在怀!

反观萧璟斓,他之前的人生之中,本就位高权重,得了这江山,在他眼中,恐怕也没有得到的喜悦。但是,若是他失去了尹穆清,那么真的会体会到什么叫做失去的滋味。

曾经,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血亲死在自己的眼前的那种痛,终于有人和他分享了!

尹家军的出现,萧湛并没有任何恐慌,命人死守皇宫,直接抱着尹穆清匆匆的离开。

就算尹家军来了又如何?皇宫之内,全部都是他的人,想要轻易攻克,那是痴心妄想。

再者,皇宫就是一座固若金汤的城池,进了皇宫,高墙阔道,易守难攻,若是尹家还在乎尹家军的性命,那么,就不会真的不顾一切,轻易带兵围攻。

“咳咳……”尹穆清咬紧牙关,拼命不让自己晕过去。

萧湛径直抱着尹穆清来到御书房,将她放在一旁的榻上,视线往下,便看见一只折断的箭插着肋下,外面留有半寸来长,白色的衣襟已经逐渐被血水浸染,血红的一片,带着几分刺眼的红。

萧湛眸中一痛,伸手,小心翼翼的擦拭着尹穆清额间的冷汗,沙哑开口:“阿清,对不起,我不知道是你,如果知道是你,我断不会伤你一分。”

说罢,便伸手去解尹穆清腰间的玉带:“阿清莫怕,我会一些歧黄之术,比起太医院的人有过之而无不及,你且放心,就算我拔出这箭,也不会伤你性命,只是,可能会有一些痛,你且忍耐一二。”

尹穆清大怒,撑着身子往床榻里边缩,因为疼痛,声音带着几分虚弱,但是眸中,却满是愤怒和冷意:“不……不许碰我!萧湛,我……咳咳……我警告你……不许碰我……”

尹穆清虽然是现代人,或许,不会像古代女子这般,对贞操看的太重,除了自己夫君的男人碰都碰不得,碰一下就要嚷嚷着寻死觅活。可是,即便她不在乎,她也受不了萧湛碰她。

一个心狠手辣,满腹算计的男人,连九月一个五岁大的孩子都不放过,这样的男人,如何期待他心里还剩多少良知?

这样丧心病狂之人,她只觉得恶心!

因为这一挣扎,牵扯到肋下的痛,尹穆清倒吸一口冷气,牙关紧咬,才没有让自己痛呼出声。

萧湛见不得尹穆清对自己疏远,五年,就会让人变化如此之大吗?

不得不说,萧湛后悔了!

干脆伸手,玉手一挥,便将尹穆清肩上的长袍撕碎,露出圆润的香肩,还有那精致的锁骨,白皙的肌肤透着细腻的光泽,白色织玉肚兜似乎也不及女子肤质白皙柔嫩,这般大好风光,再好的自制力,恐怕也会溃不成军。

萧湛果然喉间一紧,只觉得口干舌燥,一双浩然的眸子带着几分迷醉的意味,一眨不眨的看着眼前的女子。

一边的华安见此,眸色骤然睁大,连忙转身走出暖阁,站在门口。

主子对尹家三小姐有爱慕之心,他一直都知道,否则,也不会因为尹家三小姐跟随萧璟斓冲入火海,而放弃了引燃埋在玉檀宫周边的炸药。

玉檀宫是暗卫最密集的地方,要在那四周埋藏炸药,需要花费多少人力和心血?

可是就是因为尹穆清,主子竟然放弃。

要知道,炸药一旦点燃,莫说一个璟王,十个八个那也是连残骸都不会剩。

可惜,那绝好的机会,就因为一个女子,主子放弃了!尹穆清能从那火海之中出来,那么,璟王自然也会安然无恙。

这次机会一旦错失,再想除掉萧璟斓,那便是难于上天。

如今,尹家军攻入皇宫,这种时候,主子不去主持大局,又因为这女子,在这御书房,自己的大业,他是不打算要了吗?

胸前一凉,尹穆清只觉得自己的心都凉了一大截,身子颤抖的厉害。

不管如何,她也是一个女子,甚至,因为五年前那残忍疯狂的一夜,不管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对男人的触碰都很是抵触,即便是萧璟斓对她动手动脚,她也觉得恐慌,以至于,即便到了现在,抛却五年前的那一夜,撇开两个小家伙,她和萧璟斓的关系还保持着拉拉小手,亲亲小嘴的程度。

尹穆清完全不明白萧湛的想法,他是想借此羞辱萧璟斓,还是像羞辱她?

“萧湛!”尹穆清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拿手挡住自己胸前的风光,死死的咬着下唇,努力不让自己晕过去,她身后靠着冰冷的墙壁,一字一顿道:“你信不信,我……我死在你的面前。”

若是他要借她侮辱萧璟斓,那么,定不会要她死。

她死了,他就没有什么人质,若是真的和萧璟斓对峙,没有依仗,他拿什么和阿斓对抗?

萧湛听此,面色一沉,坐在榻上的身子骤然靠近尹穆清,一手捏起她的下颚,带着几分不虞和愤怒:“死在我的面前?为什么?就因为不愿我碰你?”

萧湛如何不怒?自己明明爱着她,她却连碰都不让他碰?这让他的心中极为的失落和刺痛。

因为是他,所以,身上的伤也不顾及,甚至,到了现在,连自己的性命都不要?

萧湛大怒,大手一揽,便将尹穆清禁锢在自己的臂弯之内,两只手死死的压住尹穆清的双手,尽量不碰到她的伤口,俯身,便含住女子的苍白的双唇,吻的深入。

萧湛对尹穆清的记忆,还停留在孩童时期。

那个时候,他七岁,她五岁。

萧璟渊决定送萧璟斓去边关历练,或许是因为犹豫不舍,便带着萧璟斓去了尹府,似乎想在尹家军找一些骁勇的将军跟在身边,辅佐指导。

他悄悄的跟出皇宫,躲在尹府的侧门,仰着脑袋往里巴望,最后决定去翻墙。

七岁的他,长得瘦弱,手上没有多少劲,好不容易翻墙过去,却一头栽了下去。

摔得头昏眼花,好不容易从地上撑起身子,却看见一个容貌可人,粉琢玉砌的小姑娘站在自己的面前,眨巴着秋水潭般清幽干净的眸子,好奇的看着他。

他愣了一下,眼前的小姑娘好像精灵一般,赫然闯入他的心间。

似乎知道他是不速之客,小姑娘没有喊人,捂着自己的眼睛,便跑远了,进入一个残破的院子,关门的那一瞬间,还不忘探出脑袋看了他一眼,最后消失在了两扇大门之后。

后来,才知道,她就是尹家那个不受宠的嫡出三小姐。

他不明白,尹家人怎么不在乎那个像精灵一般可人的小姑娘呢?

从那以后,他一直关注着她。

一日又一日,一年又一年,他发现,她一直是一个安安静静的小姑娘,最喜欢一个人待在自己的闺房,或发呆,或做做女红,虽然和其他女子没什么不同,甚至,还少了几分灵动和胆量,但是因为年岁增加,长得越发美丽动人,最重要的是,她心思单纯,不被后院那些明争暗斗所抹黑,不管尹府的女眷如何排挤她,她也不恨不怨。

若是以前,他确实对她的遭遇有过几分怜悯之意,他们都一样,不被别人在乎,孤零零的一个人,没有人关心,没有人疼爱。

可是,她这般逆来顺受的模样,这样的态度,他又有几分着急和心疼。

明明自己可以拥有一切,为什么就任由别人夺去?

然,不过挣扎片刻,他又松了一口气。

这样也好,没人爱她,她便不会爱上别人,以后,他去爱,只需要他一个人去爱就好了。

可惜,他一个不受宠的皇子,一个没权没势,没有母族做依靠的皇子,没有任何能力去爱她。

只有等到时机成熟,他才能出现在她的面前。

他可以等,他怕她不能等!

女子十五及笄,十六出嫁为人妻,何况她和太子有婚约?

他害怕了!

为了她不嫁别人,他故意散布谣言,抹黑她的名声。太子一向心高气傲,又怎么会真的娶一个声名狼藉的女人?

后面,他还是不放心,在她及笄宴上时,怂恿尹曦月去勾引萧宇,若是他们发生关系,萧宇本就不愿娶阿清,那个时候,他自然会找借口娶了尹曦月,不会娶阿清。

只是,没想到,尹曦月的心会如此狠辣,在算计萧宇的同时,还算计阿清,等他赶到的时候,她已经被人辱了……

恨吗?

自然是恨的!

他承诺要保护的女子,竟然被人如此伤害,看着她全身狼狈,满脸泪痕的模样,他自然是心疼的。

还是他无用!

他本想杀了璟王,可是这个时候,璟王刚好有苏醒的模样,外面也有马车赶来的身影。

萧湛立即抱起尹穆清,藏了起来,却见洛淑妤从外面走了进来。

洛淑妤显然是喜欢璟王的,看到璟王躺在破庙,兴奋又担忧,自然上前关怀照顾!

他不确定萧璟斓知不知道那一夜是谁,他只知道,璟王霸道,若是知道那夜的女子是谁,势必不会放过那女子。

璟王碰过的女子,就算不爱,赐死那名女子,也绝不会留她在世上,再让别人染指。

所以,他干脆让洛淑妤假扮阿清,试探一下。

果然,不过是一个胎记,萧璟斓便相信了。

只可惜,千算万算,都没有算到,她怀孕了!

怀孕?

她才十五岁,怎么能怀孕呢?还怀着另一个男人的孩子。

那段时间,他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可是他却是痛苦的,一个人关在房间里面翻遍了所有的医书。

想看看,女子怀孕,究竟该怎么办。

那个孩子,该怎么办!

喝药流掉?

将孩子活生生的剥离母体,对母亲的伤害是致命的,他赌不起!

任由她生下来?

可是,那孩子是另一个男人的孩子,而且,女子生产,危险至极,如同一只脚迈入鬼门关,何况,她才十五岁,年纪太小,稍有不慎,那便什么都没了,他还是赌不起。

他究竟该怎么办?

看尹府的态度,似乎,是想她留下这个孩子。

当真有人替他下了这个决定,他才发现,他心里是这般不愿留下这个孩子。

所以,别院的事,他再不插手。

她过得不好,郁郁寡欢,身形消瘦,他也不管。

后来,悄悄去探过脉,她腹中的孩子,确实不怎么好。

连同母体,也受损。

不得不说,他是心疼的,可是,能忍才会有机会不是吗?

她不开心,是不是说明她也不喜欢腹中的孩子?

既然如此,他不需要再犹豫了。

离开之时,将一朵夹竹桃放在了她的枕内。

这花香淡雅,可以助眠安神,但是对孩子的伤害极大。

本以为会收到她小产的消息,却不想,她平安生下了孩子,那孩子仅仅是有些病弱而已。

呵,不得不说,那孩子命大!

只可惜,或许因为她是一个母亲了,仿若变了一个人一样,他的人,再也插不进去,这五年,她明明是她,却又不像她,想要查查她在做什么,除了她和孩子在别院安守本分的消息,其他的,一点消息也没有。

五年,她变了,长大了,更让他无法自拔了!

这般肆无忌惮的吻她,他期待了多久,连他自己都忘记了这个时间。

只知道,一个人的日子,太孤单,太乏味。

怪不得,怪不得璟王会无法自拔的爱上她,食髓知味,没有哪个男人能摆脱她的诱惑。

她的唇,她的眉,她的眼,她的每一处,他都爱不释手。

“唔……”没有想到萧湛会吻她,尹穆清又羞又恼,只觉得恶心不能自已,她拼命挣扎,因为情绪激动,肺腑一翻,一口鲜血涌出喉间,直接染湿了萧湛的衣襟。

萧湛大惊,捧着尹穆清的脸,果然不动了,眉眼被担忧浸染:“阿清,你怎么样?”

说罢,直接扶着尹穆清躺下,手按在肋下伤口处,急急道:“阿清,这箭应该伤到了肺腑,有些凶险,你忍着,必须拔出来才好。”

古人哪里会有手术的概念?不管是哪里中箭受伤,那也只能强行硬拔。

尹穆清不怕疼,也不怕死,可是却不想不明不白的死在萧湛受伤,张着嘴,大口大口的喘气,带血的手指死死的抓着萧湛的手不放:“不……不要你惺惺作态,就是死,也……也轮不到你碰我……”

“胡闹!”萧湛呵斥了一声,这个时候是她固执的时候吗?

就在这会儿,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吵闹。

“存王爷,您不许进去!”

“你给本王滚开!”也不知是不是踢到了人,外面传来轰隆一声巨响,转而就见萧存气势汹汹的从屏风后走了进来。

“二哥,外面是怎么回事?是你对不对?有野心的是你对不对?”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太多,父皇驾崩,如今,外面大街小巷的人都在传璟王叔竟然是父皇的孩子。

而且,外面怎么回事?禁卫军竟然和尹家军王骑之人大打出手,死伤无数,都快打到精武门了。

如今,他若是还傻傻的以为自己的二哥是个好人,那他就不配在这宫中活这么多年了。

然而,面前的情形,让他大脑一片空白,脚步一顿,仿若晴天霹雳。

清音衣衫不整的躺在萧湛的怀中,唇角,衣服上全是鲜血。

萧存瞬间就急了,愤怒滔天。

“清音,你受伤了?”疾步上前,就要查探。

才迈了一步,就被萧湛呵斥住:“滚出去!”

说话的同时,拉了一边的薄被盖在尹穆清的肩上。

尹穆清看见萧存之时,不知道是该担心还是该开心。

担心是萧存不是萧湛的对手,他还只是一个孩子,不该卷入这场纷争之中。

开心是有萧存在萧湛终究会有所收敛。

“存儿……咳咳……”

萧存见此,大怒:“萧湛,你对清音做了什么?”

说罢,挥着手中的扇子就朝萧湛袭了过去。

萧存以前确实和萧湛有所来往,可是萧湛并不将萧存当回事,萧存对他出手,无疑是以卵击石。

一掌挥去,直接将萧存掀翻在地,罡风扫去,萧存顿时瘫在地上,鲜血呕吐,痛苦的蜷缩在地上,好长时间都没有爬起来。

“存儿……”尹穆清瞳孔一缩,顿时惊恐万分,泪水溢满眼眶,抓着萧湛的衣袖,求饶道:“萧湛,放过存儿,咳咳……放……放了他……”

他是无辜的……

萧存喜欢那个琴技卓越的清音,甚至是爱。

如今,他喜欢的人被别人欺负,他如何能视若无睹?

他听到尹穆清哭着替他求情,求那个禽兽不如的萧湛,萧存瞬间就怒了。

怒萧湛这小人欺骗他,这么多年,他傻傻的拿他当二哥,没想到,他野心勃勃,弑君杀父,如今,连清音也要欺负。

撑起身子,步步朝萧湛爬了过去,他现在有些恨了,恨自己之前只知道吃喝玩乐,不学无术,武功平平,连自己心爱之人都保护不了!

只不过,没关系,即便是用牙齿撕咬,他也要咬死萧湛。

萧湛蹙眉,看了一眼尹穆清,开口道:“阿清连存儿都在乎,唯独不睁眼看我一眼吗?如此,我更留不得他了!”

说罢,萧湛抬手,猛然朝萧存的后脑袭去。

就在此时,一稚嫩的声音从门口传来:“住手!”

------题外话------

平安夜的币币奖励,已经到了,24号所有留言的正版读者,全部奖励125个币币,注意查收!宝宝们,记得投票哈,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