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璟王救美/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湛的手果然一顿,朝声源地看去,却见一小太监打扮的孩子从屏风后进来,后面还跟着一个同样太监打扮的小娃娃。

正是倾恒和九月二人。

尹穆清看见两个娃娃的时候,大脑轰的一声便变得空白。

他们两个怎么会来这里?

两个小家伙,怎么这么不听话?

尹穆清下意识的看向萧湛,手紧紧的抓着萧湛的衣袖,因为母亲的天性,她现在唯一想到的,就是不能让萧湛伤害自己的孩子。

“萧湛……”尹穆清不知道该说什么,唯一的,就是将他的注意力转移到她这里。

萧湛看了一眼两个孩子,听尹穆清这么喊,突然笑了,伸手摸了摸尹穆清的脸颊,柔声道:“阿清现在可愿意听话了?”

有时候,有两个不省心的孩子,果然会让人哭笑不得!

之前,九月因为自己的听信谣言而怀疑哥哥,怀疑自己的娘亲,如今知道了事实的真相,他一直都觉得不安,再加上这几日皇宫出事,一直见不到自己父王和娘亲的面,他自然是急了。

娘亲走的时候很匆忙,似乎发生了很严重的事情,他更加难受。

听哥哥要来皇宫,他立马跟了过来。

一到皇宫,果然出了大事,仿佛战场一般,两军交战,血流千里。

两个小家伙还是进宫后,打扮成太监才混了进来。

好在两个小家伙武功都不弱,在这混乱之时混进来不是难事。

如今,两个小家伙看见眼前的这一幕,都不由的震惊,九月更是眼眶一红,撕声喊道:“娘亲……”

喊罢,蹬着两只小短腿便往尹穆清那里跑去。

“小九站住!”倾恒一把拉住九月,不仅不让他往前跑,反而后退一步,小家伙面色崩的紧紧的,异常严肃的小模样,像极了萧璟斓。

倾恒死死的拽着九月,不让他靠近萧湛,若是弟弟也落入萧湛之手,那后果真的是不堪设想。

他面色凝重的看着萧湛,开口道:“二皇叔这么做,可想过自己的后果。”

谋反,逼宫,是死罪!

罪名一旦坐实,天下都容不下他!

重伤母亲,威逼利诱,这无疑是在挑战父王的底线。

“哈哈……”萧湛不由的笑了出声,说真的,撇开小倾恒的身份,若是他只是尹穆清的孩子,那么,这个孩子他真的很喜欢。

小小年纪,就有如此胆识,前途无量!

“长孙殿下如此自信,这是坚信皇叔必败?你对自己的父王如此自信么?”萧湛想起身,却被尹穆清拽住衣角,他转身看了一眼尹穆清死死抓住自己衣袖的素手,笑了一下,这才开口道:“你瞧,若是你父王真的有那个能力,现在,你的母亲,也不会重伤,独自在此!”

尹穆清咬牙,朝倾恒艰难道:“倾恒乖,带弟弟出宫,娘亲过……过一会儿就去接你们,咳……”

说这话,似乎花光了她全身的力气,整个身子都靠在了萧湛身上,涌出喉间的血让她强行咽了回去,满腔的血腥味,几乎让她恶心的干呕出来。

“娘亲……”九月眼睛红彤彤的,他如何看不出来,娘亲是被这个坏叔叔抓住了,娘亲还受伤了,流了好多血,都是这个坏叔叔,都是因为他,才让娘亲伤心!

倾恒也满是担心,他不明白,自己的父王去哪里了,他何以这般无用,竟然让母亲涉嫌。母亲是女子,应该被男人保护着不是吗?他又一次让母亲受伤,真是……岂有此理!

倾恒本来对萧璟斓还有几分好感的,可惜,看见自己的母亲受伤,他的心中,再次给自己的父王打了一个叉!好感将为了零!

小家伙握了握拳,讽刺道:“皇叔何必自欺欺人?你名不正言不顺,就算真的得到那个位置,可会久远?没有传国玉玺,你可有那个信心,能瞒着天下之人一辈子?”

倾恒这话一出,萧湛眸子半眯,将尹穆清放在榻上,起身,朝倾恒走了过去:“原来,父皇将玉玺放在了你这里?”

问完,萧湛只觉得自己有些心凉,不久前因为自己害死了自己的父皇的内疚也荡然无存。

父皇啊父皇,你究竟有多狠心,才会如此防着他,如此相信萧璟斓。

竟然将传国玉玺放在一个孩子那里,也不愿相信他。

是呀,就算他翻遍皇宫每一个角落,也不会想到,传国玉玺会在一个孩子的手上吧!

谁会想到呢?

“倾……倾恒,快走……带……带弟弟走……”尹穆清见萧湛朝自己的孩子走去,她急了。

倾恒仿佛没有听到尹穆清的声音,不卑不吭的看着萧湛,开口道:“是,传国玉玺在我这里,不仅如此,皇爷爷早就写好了退位诏书,也将储君之人早就立下,并且,还将知道知情大臣的名单一并给了我,就是为了防止有心之人心怀不轨,觊觎不该觊觎的东西。皇叔是聪明人,也该明白,就算你将尹家军,王骑之人屠尽,杀了父王、存王叔,甚至所有有机会得到皇位的人,不是你的,永远都不是你的,就算你排除众难,登上那个位置,在后人眼里,你也是一个反臣,弑君杀父的骂名会永远跟随着你,甚至你的子孙后辈,也会背负骂名,你……真的不在乎?”

“哈哈哈……”小倾恒的话让萧湛放声大笑起来,转而笑容一顿,在倾恒面前蹲下,柔声开口:“小倾恒能知道这些道理,比起皇叔,更加聪慧,不是吗?既然是个聪慧的孩子,便该知道,识时务者为俊杰,你还小,还不到五岁,人生还刚开始,应该不会想尝尝生离死别的滋味吧?不说皇叔会不会被世人唾弃这么长远的事,就拿眼前的情况来说,你和九月,就不该来这皇宫,不是吗?你想到皇叔的下场,可想过你和你身后这个孩子的下场?”

萧湛从来不是一个善良之人,如今,尹穆清对他的态度本就没有任何缓和的机会,如此,那么他还需要顾及什么?

就算是恨,他也要她记他一辈子,不能一个萧存也比他的存在感强!

父皇都死在了他的手上,那么,他也不在乎他的手上再多一个孩子的命!

萧湛的威胁,倾恒不为所动,面上没有半分惧意,他只是扯了扯唇角,轻嗤道:“皇叔是打算玉石俱焚?还是说,你想取倾恒的性命?你觉得,若是倾恒死了,你还会得到倾恒手中的东西么?”

倾恒朝前走了一步,拉近了他与萧湛的距离,稚嫩的声音满是镇定和从容:“只可惜,倾恒已经提前将自己手里的东西分别交给了不同的人,传国玉玺在尹外公手里,见证人名单在齐国侯手里,退位诏书北镇将军手里,并且,倾恒告诉他们,若是倾恒进宫两个时辰未出宫,他们便会带领百官进宫,揭开你的面目!皇叔可以杀了倾恒,也可以杀了九月,甚至,娘亲和存皇叔的命,你也可以随意拿捏,只可惜,到那个时候,皇叔的处境,恐怕不会乐观!”

萧湛面色一沉,早已犹豫。

心里也隐隐升起滔天怒意。

这个孩子……竟然狡猾如此?

这三份东西缺一不可,这孩子却将不同的东西交给不同的人,这三个人的身份在这暨墨都是举足轻重的存在。

也是出了名的清正廉洁,在他眼里就是迂腐愚忠。

不可能有人说的通他们,将东西讨要过来。

若是他们三个同时出现在朝廷,真的就能煽动百官,到那个时候,真的就没有任何回旋之地了!

萧湛看着倾恒,想看他的这话有几分真,但是入眼,能看到的,只有小家伙那严肃又认真的小眸子,看不到任何恐慌和撒谎的意味。

倾恒的手心浸出一层薄汗,毕竟只是一个孩子,在面对这样一个危险人物,他也会害怕。

他说的没有一句真话,皇爷爷给他的东西,其实都还在他手上,根本没有交给别人。

事发突然,他如何将拿下东西交付别人?

何况,在听到皇宫传来皇爷爷驾崩的消息之后,他才看了脖子上锦囊里面挂着的东西。

倾恒很震惊,不仅有退位诏书,国玺的下落,还有曾经灵家家族灭族惨案的幕后。

皇爷爷是在担心什么?担心灵太妃和别人合谋谋害父王?

但是,事实好像不是如此。

灵太妃在这其中扮演的角色,似乎不是主谋,而是一个被人利用的棋子,萧湛才是最有野心的一个人!

倾恒这无疑是在赌,赌萧湛对皇位的在乎程度,转移他的注意力,拖延时间罢了。

只希望,舅舅的人能赶来,甚至,不知道在哪里的父王能知道他们的处境,赶来救他们。

萧湛正考虑着,只感觉背后一阵冷风,他眸色一沉,身子刚撤离一点,肩上便是一痛。

低头一看,尖锐的剑就从肩骨处穿过,还露出一大截。

噌的一声,背后之人赫然将剑抽出,剧痛之下,萧湛眉头微拧。

背后,萧存握着带血的剑,身子摇摇欲坠,咬牙道:“萧湛,你……太让本王失望了!”

萧湛捂着肩上的伤口,几乎是下意识的,身子一旋而起,大手如鹰爪状,想去抓不远处的九月。

九月瞳孔一缩,往后推了两步,与此同时,倾恒从地上一跃而起,袖中素娄短剑滑落,猛地朝萧湛袭了过去。

强大的罡风直接横扫过去,逼的萧湛连连后退。

萧湛怒不可遏,反手一掌打在萧存身上,顺势抽过萧存手里的剑便朝倾恒刺了过去。

然,剑还没有挥开,不远处的屏风轰然倒塌,木屑飞来,直接打落了萧湛手里的剑,紧接着而来的,三四个锦衣卫从外面飞了进来,径直摔在地上,口吐鲜血,连痛呼都不曾,便没了呼吸!

紧接着,便是一群黑衣人颤颤巍巍的进入,刀剑指向之处,是一袭红色的身影。

正是一身喜服的萧璟斓。

“萧湛!”不知他是蛊毒未好,还是因为害怕,萧璟斓的声线带着几分颤抖和沙哑,可就是因为这份沙哑,显得全身的杀意止都止不住。

萧璟斓身上的喜服早就皱的不成样子,甚是,还有烧毁的痕迹,面容也苍白的不行,即便如此,他那一身冷然之气,在这一群瑟瑟不敢上前的锦衣卫之中,也显得他华贵高远,那随着罡风扬起的墨发如泼墨一般,绝艳冷冽,似有一种妖冶的凉意溢满四周。

不管在什么场合之下,璟王殿下的颜值和气场,那都是一如既往的让人压迫,甚至,想让人俯首称臣!

萧璟斓的出现,在场的人无不松了一口气,小九月从没有见过大场面,这样的场景早就吓得小家伙红了眼眶,要哭不哭的样子,别提多可怜了,见到萧璟斓出现,他几乎是松了一口气,小拳头紧紧的握着,带着几分颤抖,可是心里安了不少!

倾恒虽然有些埋怨萧璟斓,但是这个时候,他的出现,确实救了他们。

拉着九月推至角落,试图靠近龙榻,去看看尹穆清的伤。

这边,萧存看见萧璟斓的时候,不知道该如何,握紧了拳头。

他如何接受,叫了这么多年的皇叔,其实是自己的皇兄?

甚至,他是皇叔就罢了,皇叔的女人,他没有什么资格去抢去抢,所以,在刚开始,他便放手。如今才知道,他其实只是皇兄,这让他如何接受?

萧存面上早已少了以往那惯有的痞气和纨绔,一副不待见萧璟斓的样子,别开眼,不看他。

萧璟斓扫了一眼榻上的尹穆清,却见尹穆清一身狼狈,唇边全是血迹,他骤然一怒,根本不给萧湛解释和求饶的机会,带着几分势不可挡的意味,抬掌便袭了过去。

萧湛面色大变,顶着压力接了两掌,萧璟斓的武功,是萧湛所不及的,即便他没有受伤,在萧璟斓手里,恐怕也抵不过十几招。

罡风卷起二人的衣角,如鼓起的风帆,一旁的人根本进不了。

萧湛脸色越来越白,被萧璟斓逼的节节后退,逼至角落,萧璟斓一脚将萧湛踹翻在地,以一种高高在上的姿势将萧湛踩在地上,磨牙道:“萧湛,本王允许你动她了么?”

允许动她了么?

一惯的霸道让萧湛羞辱万分!

萧存是知道萧湛的武功的,萧湛出手,一招他就能趴下,没想到,璟皇叔出手,萧湛也显得如此不挤!

呸,什么璟王叔!

占他便宜!

萧存满是不满!

萧湛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抬眸看着萧璟斓,拳头紧握,是他低估了萧璟斓的实力!

本以为他蛊毒在身,就算武功超然,他们差距也不会太大,没想到……

萧湛看了萧璟斓,开口道:“皇……皇兄可要息怒,否则,皇弟恐怕不会将灵太妃的下落告诉你了!”

萧璟斓一听,顿感羞辱,他从景宸殿赶来的时候,一路,太监宫女无不窃窃私语,谈论他身份之事。

若说真的不在乎,那是不可能的,萧璟斓只感觉心间发凉,那种被戳脊梁骨的滋味,并不好受。

灵太妃么?

要走,就走好了,是她不要他,他何须要去找?

可是一想到躺在榻上的萧璟渊,萧璟斓又犹豫了。

他并非无情之人,在乎他的人,他不可能看不见!

萧湛见萧璟斓迟疑,突然从袖中洒出一把药粉。

无色无味,却能唤醒万蛊之王!

萧璟斓屏息已晚,胸臆间瞬间升起一股剧痛,还未等他适应这痛,萧湛骤然出掌朝萧璟斓拍过去,趁萧璟斓后退的空隙,身形一闪,调至榻上,抱起尹穆清,玉手上的羽刀放在尹穆清的脖颈之间,威胁道:“皇叔那样子,似乎很在乎阿清的性命,不知是不是真的如此!”

前不久本就因为蛊虫作祟,而毒发,好不容易才压制下去,因为那毒,伤了些根本,如今再次面临那份蚀骨之痛,有些难以招架。

不过片刻,萧璟斓的脸色便变得浮白,险些站立不稳,萧湛的人见此,挥刀便朝萧璟斓挥了过去。

“父王当心!”倾恒面色一白,惊呼出声。

萧璟斓面前一阵一阵的眩晕,他没有想到,萧湛竟然知道他体内有万蛊之王,有这厌蛊香!

萧璟斓下意识的想到了灵玉檀!

身上的痛不及心间的失望来的痛。

母亲,这便是他的母亲。

临走之前,还给他摆这一道!

------题外话------

么么,坏人快要被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