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九月哭:父王别死/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过几个宵小之辈,萧璟斓自然不放在眼里,即便是此刻蛊毒发作,痛不欲生,他也丝毫不放在眼里。

内力释放,如巨浪般席卷而去,直接将那些锦衣卫横扫开区,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鲜血喷出,气绝身亡了!

萧湛浩眸半眯,起身下榻,朝前移去,有尹穆清在手,萧璟斓自然有所束缚,也不敢轻举妄动。

御书房外早就围满了两方人马,剑拔弩张,都等着里面的人出来。

萧璟斓不敢拿尹穆清的性命开玩笑,苍白的薄唇紧抿,步步后退,嗤然道:“萧湛,放了阿清,本王,留你一个全尸。”

“留我一个全尸?”萧湛轻嗤道:“皇兄可真是宅心仁厚,皇兄何以见得,到了最后,不是皇兄你求着臣弟,要求一个全尸?”

萧璟斓的嚣张还有那不可一世的态度,萧湛最是嫉妒,似乎,因为出身不同,他萧湛一出生就注定轻贱,连平民百姓都不如,虽然是皇子出身,却没有半分皇子的权利。

反观萧璟斓,他一出生,就什么都有了。

身份,地位,权势……还有父皇的疼爱!

甚至,到了现在,父皇为了给他扫清道路,助他顺利登上皇位,早早的就立好了退位诏书。

父皇偏心至此,他心中如何能平?

萧湛这话一出,尹凌灏便忍不住开口,道:“恐怕盲目自信的是湛王殿下吧?让你失望了,你苦心经营的密道早已经被璟王的人占领,你那三万精兵不仅进不了皇城,入不了皇宫为你助阵,恐怕,现在已经全军覆没,已经全部成为父亲的刀下亡魂吧!”

尹承衍表面出征,实际上只是带领尹家精兵驻扎在百里之外,目的就是引出幕后之人,然后斩草除根!

萧湛听此,面色一沉,手一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看向萧璟斓的眸光似乎含了滔天怒意。

他谋划多年,难道,就如此不堪一击?

尹凌灏见此,忍不住开口:“萧湛,璟王领兵之时,你尚且懵懂无知,你在王爷面前玩花样,岂不是不自量力?”

不得不说,尹凌灏很钦佩萧璟斓,小小年纪,便已经建立功勋,成为一代战神。

萧湛拳头紧握,突然嗤笑了一声:“果然,璟王不愧是璟王!”

说完,他突然看了一眼萧璟斓,带着几分调侃:“不过话又说回来,臣弟确实挺佩服皇兄的,身受万蛊焚心之痛,还能屹立不倒,这天下,仅此皇兄一人而已!”

这是在提醒萧璟斓,他虽然再文韬武略,又有什么用?还是没人在意?他的母亲,还不是视他于无物,恨不得他死?

萧璟斓不语,也不为所动。灵玉檀么?他早已经麻木了!

强行压下蛊虫作祟之痛,咽下涌出喉间的腥甜,萧璟斓怒道:“萧湛,本王再说一次,放了她!”

尹穆清早已注意到了萧璟斓的身体的不对,和前不久的样子一模一样,她忍着痛,哽咽道:“阿斓,你……你不用管我,他……他不会杀我……我……”

“你闭嘴!这没有你说话的份!”萧璟斓眸色一凛,扫了一眼尹穆清,眸中的怒火是尹穆清从来没有见过的。

尹穆清心肝一颤,顿时委屈万分。

他从来没有对她这么凶过!

是他知道自己身份暴露之事?所以,在责怪她擅自主张么?

尹穆清虽然早就料到,不管这件事成与不成,萧璟斓都会生气。

毕竟,这么大的事情,他们保守了二十多年的秘密,在他们毫无准备的情况之下,就被她擅自宣告天下,他怎么会不生气?

但是,就算有心里准备,真的面对他的责怪,还是如此严厉责难,尹穆清不仅委屈,还有些面子挂不住,只感觉心间似乎被灌入了冷风,伤口疼的钻心,若不是萧湛搂着她的腰,恐怕早就站不起来了。

萧璟斓见尹穆清脸色苍白,眉心微蹙,似乎很是痛苦,心间骤然传来的心疼比起那蛊毒焚心还要难忍,他拳头紧握,看向萧湛,咬牙道:“萧湛,不是要这江山么?给你又如何?将你手中的女人给我,暨墨江山,任由你拿去!”

以前,萧璟斓觉得,江山美人同样重要,他自信有那个能力,江山美人都是他的囊中之物。

但是,真的到了需要抉择的这一天,萧璟斓只觉得,比起自己心爱之人,江山也是轻如鸿毛。

萧湛眉心蹙了蹙,有些不解,他不禁怀疑,以璟王的性子,真的会轻易将江山拱手让人?

难道,在他心中,这高位,还不及一个女人?

萧璟斓这话一出,不仅尹穆清愣了,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

王骑之人无不睁大眸子,看着自家主子,眸中全是不可置信。

王在说什么?都到了这个地步了,他竟然要将这江山拱手让人?

尹凌灏眉头微拧,看了一下萧璟斓,勾了勾唇角。

不管他是缓兵之计,还是真心如此,在这种危急时刻,璟王能一心为三妹着想,那也说明,三妹没有嫁错人。

萧湛哪里肯信?扬声笑道:“皇兄这是在说笑?你说任由臣弟拿去,就任由臣弟拿去?等我将阿清还给你,没了依仗,臣弟还不是任由你处置?”

“萧湛,君无戏言!”

“君无戏言这话不假,可是臣弟更相信,君心难测,皇兄没有一点诚意,你觉得,臣弟会相信你么?除非……”萧湛说此,故意禁声,朝萧璟斓扬了扬眉。

萧璟斓最恨人威胁,可是这个时候,他却只能顺着萧湛的心意:“除非什么?”

“除非,你亲手赐死王骑千人,如何?”

萧湛这话一出,立即在王骑之中击起轩然大波,所有的人都将眸光看向萧璟斓,似乎,在等着他抉择。

不得不说,萧湛很刁钻。

萧璟斓可以不要江山,可以摈弃所有,可是却不能不在乎兄弟们的性命。

他选错一点,伤了王骑的心,那么,就算最后真的拿下萧湛,恐怕也会失了军心民意。

萧璟斓面色一沉,根本不做任何考虑,轻嗤开口:“萧湛,你我二人之间的事,何必牵扯他人性命?倘若你登上皇位,王骑之人也是你的子民,身为君王,残害子民,是为昏君。你若不相信本王之言,本王大可自废武功,条件只有一个,将你手中的女人,还给本王,否则,今日,你伤她一分一毫,本王势必千倍万倍的在你身上讨回来!”

说罢,萧璟斓豁然出掌,真气于掌心萦绕,似乎真的要自废武功!

尹穆清见此,如晴天霹雳,泪花涌出眼眶,撕声道:“阿斓,不要,千……千万要三思,我……我一人性命不……不配拿王骑千人性命来交……交换,也……也不配你牺牲自己,你……你若为……为难,我……我自当一死……”

因为爱,所以不愿对方为难,她怕萧璟斓为了她做出傻事。

尹穆清一直都知道,萧璟斓是个重感情的人,他视王骑之人为兄弟,在这种情况自然是为难的。

尹穆清本就是异世之人,在这里,唯一牵挂的,就是他,还有两个孩子。

所以,在危难关头,死对她来说,并不可怕。

因为她知道,她死后,萧璟斓定然会照顾好两个孩子,有这牵挂,他只会活的更好。

想到这里,尹穆清决然的闭上眸子,下颚微动,似乎是打算咬舌自尽!

萧璟斓和萧湛都面色大变,萧湛似乎察觉到她要做什么,掐住尹穆清脖颈之手赫然松开,而就在这个时候,萧璟斓豁然出掌,如一阵风一般,靠近二人,大手一捞,便将尹穆清给捞了过来,顺手,一脚揣在萧湛胸口,将萧湛踹了过去。

“阿清?”萧璟斓面色浮白,吓得声线颤抖,见女子身子虚软,摊在自己怀中,他大惊失色,立即怒道:“晏子苏,晏子苏呢?”

他突然想起,晏子苏在养心殿救萧璟渊,他便又急了:“太医!”

“阿斓……”如今躺在自己心爱之人怀中,尹穆清紧绷的神经才算松懈下去,在陌生人手中,她连晕过去的资格都没有,如今强行撑住,才呢喃出三个字:“对不起!”

对不起?

萧璟斓气的不行,她以为他气什么?气她擅自主张,说出他的身份?

该死!

他是生气,可是气的是她不安分,竟然一个人独自出宫,陷入险境,如今,还让自己受了这么重的伤!

她知不知道多危险?她知不知道他有多心疼?

天知道他醒来的时候得知她于两军之中落入萧湛手中,他有多生气?她的心该有多大,那种时候,还想着找机会帮他,让他光明正大的活于萧家。

虽然那个秘密是他最不愿提及的伤痛,可是,真的被人说出去后,其实,他也觉得万分轻松。

从今以后,他将不再独自一人怀揣着那个不为人知的秘密,不用自卑自己的身世,不用担心他人知道后会用异样的眼观对他评头论足,更不用担心萧璟渊他们会被世人唾弃!

都不用了!

不仅不用担心,反而,因为她巧妙的编排,不仅不用担心被人诟病,反而得来别人同情怜悯的态度。

不得不说,这个女人胆子大,气魄足!

见尹穆清晕过去,萧璟斓面色一沉,立即打横抱起尹穆清,匆匆进入内殿,放在榻上。

“阿清?”萧璟斓视线落在尹穆清的肋下的伤口之上,心慌意乱,见还没有太医进来,萧璟斓怒道:“太医院的人都死了吗?”

萧湛从地上爬起来,咳出一口鲜血,从怀中掏出一枚玉佩,扔个萧璟斓,开口道:“这个时候,皇兄怕是叫破喉咙,也不会有太医来,没有臣弟的信物,那边,不会放人!”

皇宫到处都是萧湛的人,虽然萧璟斓能够杀过来,王骑和尹家的人虽然也能从快速将他的人马拿下,却不能快速的占领皇宫各个角落。

就是因为这,所以,他才想将她带到御书房,他相信,以他自己的医术,定能替她治好伤。

只可惜,他太低估了她对他的恨!

竟然不让他碰她一下!

这让萧湛又很又妒。

他刚刚确实想拿她威胁萧璟斓,反正,萧璟斓到了,他和璟王正面交锋,根本没有胜算,所以,有那么一瞬间,想着,就算是死了,他也要拉她去陪葬,拉王骑之人给他陪葬,让萧璟斓痛苦。

他痛苦怨恨的一辈子,也该有人陪着他才是!

可是,当真看见她有了死的决心,他才明白,原来,他是这般心痛。

罢了罢了,事已至此,他还有什么好执着的?

大势已去,再挣扎,也只能让自己更加遗憾罢了!

萧璟斓看了一眼地上的玉佩,犹豫了一下,才朝倾恒道:“阿恒,你去!”

“是!”倾恒捡起地上的玉佩,点了点头,飞快的走出殿外。

尹凌灏在殿外候着,见萧湛大势已去,立即扬手道:“萧湛谋反弑君,其罪当诛,尔等反臣,降者不诛!”

萧湛手下的人见自家的主子都被萧璟斓拿下,群龙无首,便是一盘散沙。黄苠脸色一白,听尹凌灏说降者不诛,立即下马,奉上手中的剑,跪地道:“尹将军,小人一时糊涂,才受了萧湛的蛊惑,做出糊涂之事,小的愿意捉拿萧湛残党,将功补过!”

黄苠乃萧湛手下第一大将,如今黄苠都下马投降,其他的人自然是也纷纷缴械投降。

不过片刻,御书房处已然全是萧璟斓的人。

尹凌灏命人绑了萧湛,进入御书房,问萧璟斓道:“王爷,逆臣作何处置?”

萧湛薄唇紧抿,看着萧璟斓,似乎已经做好了必死的决心。

萧璟斓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萧湛,半跪于榻前,玉指摸着尹穆清苍白的脸颊,出声道:“押下去,等那位醒来,他自己处置!”

“是!”

“皇宫各处,余孽不除,终究是祸患,尹将军辛苦了!”

“这是微臣该做的。”萧湛最忌惮的,除了王骑,还有尹家精兵。璟王料事如神,料到幕后之人挖掘密道,除了将自己的人深入渗透皇宫各处,最重要的是方便大军攻入皇宫。若是他们没有提前知道,那么,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这会儿,九月跑到榻前,趴在尹穆清榻前,哭的伤心:“呜呜……娘亲,娘亲你痛不痛?娘亲肯定好痛……啊呜呜……”

小家伙泪水决堤,哭的震耳欲聋,萧璟斓本就因为蛊毒发作,强撑着,如今被这娃娃一吵闹,只觉得气血上涌,没有忍住,一口鲜血便涌了出来。

九月吓得脸色一白,顿时止住了哭声,随即又是放声大哭:“哇呜呜……父王要死了,父王要死了怎么办?”

喊罢,扑入萧璟斓怀中,悲痛万分的开口:“父王,你千万别死呀!九月以后都不阻止你欺负娘亲,只要你好好活着,你和娘亲生多少妹妹都可以……父王……九月错了,九月以后都乖,不会吃哥哥的醋,不会吃弟弟妹妹的醋,好不好?”

萧璟斓听此,本以为吓到小家伙了,没想到,这小家伙还能有此等觉悟!

顿时觉得自己体内的蛊毒也不疼了,干脆趴在小家伙肩头,有气无力道:“九……九月说的……可是真的?”

天知道这小家伙破坏了他和阿清的多少好事!

“嗯!九月从来都不说假话,父王不要死,不要离开九月和娘亲!”

“好,九月答应父王,以后无论何时何地,不管看到父王对娘亲做什么,你都不许贸然打搅,只要九月答应父王,父王就活过来!”

尹凌灏:“……”

还没有被押下去的萧湛:“……”

刚进殿的倾恒:“……”

齐齐无语!

------题外话------

谢谢大家的票票,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