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元旦快乐/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说什么?”灵玉檀脑中如遭雷击,大脑轰的一声变的空白。

保……保不住?

怎么会保不住呢?

虽然在刚得知孩子的存在,她确实有些心慌,甚至无法接受,毕竟,身份使然,她如何接受现在这个孩子?

已经有一个阿斓活在痛苦之中,难道,还要来一个无辜的孩子吗?

可是,当听到楼卿如说这孩子保不住的时候,灵玉檀顿时心痛万分,玉手紧紧的捂着自己的小腹,脸色苍白毫无血色,不可置信道:“你……你说什么?”

泪水涌出眼眶。

刚知道这孩子的存在,就要失去这来之不易的母子情分吗?

楼卿如站起身,那鹅黄色衣裙的小姑娘已经端着一托盘进来,里面放着一条洁白的帕子,还有一杯温热的白水。

“师傅!”将帕子递给楼卿如,小姑娘笑嘻嘻的道:“师傅,小葵已经将所有的药草都晒好了,也已经放进药橱,绝对不会耽误明日义诊。”

“如此甚好!”楼卿如拿帕子擦了擦手,对灵玉檀道:“夫人身子还弱,这段时间就在这里安心住下,等养好身子,才能拿掉孩子,以保证对母体的伤害降至最小!”

说罢,楼卿如走了出去,钟小葵将水递给灵玉檀,连忙跟在了楼卿如左右。

“师傅师傅,瑾妍小姐好像过来了。”钟小葵提起这个名字,就像防贼一样,带着几分急切:“师傅,不见她吗?”

脚步一顿,楼卿如转身看了一眼钟小葵,挑眉道:“墨翎陛下来了暨墨,叶丞相必定会伴君左右,叶大小姐来这里不足为奇,你师父我一个平头老百姓,何德何能去见叶大小姐?”

“啧啧啧……那本公子要见见你,又如何?”楼卿如话一出,院墙上边传来一雌雄莫辩的声音,清爽干净,又如涓涓细流般动听。

楼卿如看去,便见一青衫长袍的男子……哦,不,是女子,站在墙头,手拿一把水墨大扇,一搭有一搭的扇着。

女子长发半束脑后,秀眉飞扬,确实显得英姿清隽,这容貌张扬绝美,宜男宜女。

楼卿如见此,后退了两步,抬头,方能看到女子的脸,无奈道:“下来吧,姑娘家家的,站在墙头,成何体统!”

叶瑾妍听此,果然跳了下来,帅气的合上墨扇,不悦道:“唧唧歪歪个什么劲儿?本公子这身打扮,一看就是男人,站在墙头怎么了?”

“我这里有病人,济安堂的地盘也小,就不招待叶大小姐了!”楼卿如这算是在送客了!

叶瑾妍听此骤然不爽,那扇子尖戳了戳楼卿如的肩膀,蹙眉道:“你就这么不待见本公子吗?本公子长途跋涉,来这边寻你,这么辛苦,你就没有任何表示?连口茶水都没喝,就要赶本公子走,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等本公子回国后,倒是要问问楼太傅,是怎么教育的儿子,这点礼数都不懂。”

楼卿如后退一步道:“小姐之言,在下实不敢当,只是不知小姐悄悄潜入暨墨京城,叶丞相知不知情,若是知情……”

“呸,你敢让他知道试试?看我不将你这药铺给拆了!”叶瑾妍咬牙,一时的慌乱之后,倒又振作了下去,施施然坐在一边的石桌旁,耍赖道:“你要去打小报告也可以,反正本公子是他的女儿,就算他知道,他还真的能打我不成?在这之前,你这儿,我是赖定了!”

楼卿如拿她确实没有办法,转身对钟小葵道:“小葵,屋里面的夫人就由你照顾,去吧!”

钟小葵蹙眉,走近楼卿如,不解道:“师傅,你当真要拿掉那位夫人腹中的孩子呀?看那夫人的打扮和气质,非富即贵,若是将来她有心责怪师傅,师傅不是好不冤枉?”

钟小葵这话一出,楼卿如还没有开口,倒是叶瑾妍急了,噌的一声站起身,急道:“什么夫人?什么孩子?楼卿如,你究竟背着本公子做了什么对不起本公子的事?”

楼卿如听此,嘴角一扯,眉心挑了挑,没有说什么。叶瑾妍更急了,脸色铁青,转身就进屋:“本公子倒是要看看,你究竟藏了什么娇滴滴的大美人,夫人小姐的,连孩子都有了,看本公子不撕烂了她的脸!”

“瑾妍,你又在胡闹什么?”楼卿如连忙跟了上去。

然,还没有到门口,里屋便传来叶瑾妍愤怒的声音:“人呢?楼卿如,你究竟将人藏在哪里去了?”

楼卿如眉头一皱,疾步进屋,果然不见了人。

楼卿如揉了揉眉心,这才开口:“我这里除了病人,又怎么会有其他人?今日爹娘来暨墨,我会去城外迎接,你……可要随我一起?”

“好呀,我倒要看看,楼太傅藏着掖着的夫人究竟长什么样儿!”

……

听楼卿如要拿掉她的孩子,灵玉檀是害怕的,根本不做任何思考,便趁外面吵闹时,跑了。

她记得,素萼告诉她,她的阿斓死了,葬身火海,她怎么相信?不打听清楚,她无法安心。

因为身子还虚,走到大街上,灵玉檀只觉得头重脚轻。

身上还是逃出皇宫时,穿的一身不起眼的素色衣服,头上罩着一围帽,将自己遮的严严实实的。

灵玉檀在宫里活了大半辈子,没有出门,可以说什么都不懂,身无分文,不过出来半日,就有些受不住了。

以前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哪里知道饥饿是什么感觉?

现在一个人在外,她才知道,百姓生活不易。

也才知道,离开那个疼爱宠爱她的男人,她真的什么都不是。

灵玉檀不笨,也知道没有钱,可以去当铺典当。

她出宫的时候虽然没有特意带一些珍宝,但是她脖子上,手腕上平素戴的,随便拿出一个,那也是价值连城。

灵玉檀不敢拿特别显眼的东西出来,怕惹人注意,所以,就打算将自己手腕上一不起眼的玉镯当掉。

灵玉檀寻了许久,才看到一个比较小面门也不起眼的当铺,走了进去。

“小哥,你瞧瞧这东西能值多少?”灵玉檀将东西放在柜台,里面的小二不以为意的伸手拿来,对光看了看,顿时心肝一颤,看了一眼灵玉檀,不禁开口:“客官您稍等,等小的去让掌柜的来瞧瞧。”

灵玉檀点了点头,道:“好!”

那小厮进去没有多大一会儿,便出来了,笑呵呵的对灵玉檀道:“客官,掌柜的说了,您这镯子确实是个宝贝,就算将这小店换成银两,抵押给客官,那也是客官亏。但是,既然是典当不是买卖,就不一定要等价,所以这银两,就由客官您自己定,不知客官需要多少?”

需要多少?灵玉檀不识柴米油盐,自己也不知道需要多少,她想了想,比了一个数字,道:“你给我一千两纹银吧!”

“一千两?”小二倒吸一口冷气,看傻逼一样看了一眼灵玉檀,良久,才点了点头:“好……好吧,您等着!”

没过多久,灵玉檀拿着一袋银子,里面有几张面值五百两的白银,还有一些碎银,出了当铺。

因为身子虚弱,出来一日,都不曾见水米,又怀着孩子,灵玉檀的身体自然有些受不住,于是,便找了一家茶坊,要了一壶白水和比较清淡的小菜。

如今,茶楼坊间,无不在传璟王身世之事,或许是有心人刻意为之,先皇霸占子妻之事被渲染且逐步放大,萧璟渊等人完全成了惹人同情之人,父子相见不相识,无不扼腕叹息。

这会儿,灵玉檀所在的茶楼,也无不谈论这件事!

“哎,可惜了,灵太妃一个女子守着这样的秘密二十多年,如今真相大白,璟王认父,本该一家三口团聚,岂料飞来横祸,灵太妃先一步去了呢?”

“是呀,萧湛弑君谋反,如今皇位空虚,还不知会落在谁人头上。”

“这还用说吗?肯定是璟王殿下呀?”

“那可不一定,存王殿下才是皇后正统嫡子,就算璟王殿下认祖归宗,那也是庶出,自古皇位传嫡不传长,璟王殿下若真想名正言顺的坐上那皇位,还要过皇后娘娘那一关。”

“切,皇后娘娘虽然有冯家做主,可是,一个冯家,璟王殿下如何会放在眼里?”

“那倒也是!”

灵玉檀听到这些,心脏骤然一缩,双手乍然无力,手里的杯子滑落在地上,摔得粉碎。

萧湛弑君谋反?

皇位空虚?

阿渊哥哥……

……

因为尹穆清伤的有些重,不宜挪动,萧璟斓便将她安置在了御书房的暖阁养伤,反正他在这里处理一些政务,照顾起来也方便。

古代的麻沸散效果不是很大,伤口疼的钻心,之前尹穆清一直都睡不好,因为累的厉害了,才能浅浅的睡过去。

萧璟斓同样,蛊毒发作一次,身体就受损严重,又呕了血,亏了气血,这两天,脸色一直都苍白着。

这会儿,尹穆清睡了,他也才能安心躺在床上,眯一会儿眼睛。

正睡着,萧璟斓便听到浅浅的脚步声,犹豫不止,虽然轻手轻脚的,但是他还是听到了。

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外面,便见层层帷幔外,一个身影在那里徘徊。

是宋勒。

萧璟斓回头看了一眼熟睡的尹穆清,便轻手轻脚的起身,撩开帐子,走了出来。

“王!”宋勒单膝跪地行礼。

“出去说!”萧璟斓压低声音,生怕吵醒里面的女人。

宋勒不经意看了一眼杏黄色的帷帐深处,心肝一颤,心道,他幸好没有贸然打搅。

出了暖阁,萧璟斓坐在龙案前,才问道:“何事?”

“王,下面的人,发现了这个!”

宋勒递上一个锦盒,萧璟斓伸手接过,打开一看,却不想是一紫金玉镯。

这镯子是谁的,萧璟斓一看就知道。

萧璟斓眉头眯了眯,抬眸问道:“怎么说?”

“是主动来当铺当的,一千两纹银。”

“呵……”萧璟斓忍不住讽刺,拿着锦盒的手不断收紧。

他不知道该怒还是该觉得悲哀。

堂堂皇妃,竟然沦落至典当饰物的下场,而且,这紫金玉镯,还是当年他在边关时,收复周边小国时的第一件战利品。这镯子看似普通,却是那小国的国宝。

据说,这镯子名紫金锁。只要将其送给一个女人,那么,这个女人的心就会被拴住,再不会被夺走。

那个时候萧璟斓才十岁,拿到这镯子,唯一想到的,就是送回京都,作为母妃的生辰礼物。

他不懂什么叫做将一个女人的心拴住,他只知道,或许,母妃收了这镯子,就能少恨他一点。

没想到,今日,却被她一千两当了。

一千两?

或者,他是不是可以理解,在她心里,这份母子之情,就廉价如此!

只是,萧璟斓却有些震惊,她……竟然没有出京城!

本以为她早就逃之夭夭,没想到,还留在京都,不曾离开。

“找人盯着!”

萧璟斓突然出声,宋勒立即领命。

盯着做什么,是监视还是保护,萧璟斓没有说,但是宋勒都懂。不用萧璟斓吩咐,他们都会找人盯着,不管怎么说,那个人,是王爷的母亲。

萧璟斓拿着镯子,起身,朝养心殿而去。

养心殿,萧璟渊早已经醒来,面容苍白,鬓边的头发似乎一夜之间尽数灰白,好像染了一片寒霜一般。

冯皇后坐在榻前,手里端着一碗冒着热气的热粥,小心翼翼的喂着。

二人相对无言。

萧璟渊看着冯皇后,她眉宇之间是一惯的疏远,她和灵玉檀不同,一直都安静稳重,是个安守本分的好皇后。

经历这么多,回望过去,他才发现,他萧璟渊该是如何对不起眼前这个女子。

她十六嫁他为后,如今二十多年过去,她也快四十,虽然美貌犹存,却没了往日的青春年华。可是,她将自己的一辈子耗在皇宫,他却一直忽视了她。

“皇后,这么多年,委屈你了!”萧璟渊的声音还是有些中气不足,说一句话,似乎废了很大的力气。

冯皇后放下手里的碗,抬眸看向萧璟渊,勾唇道:“臣妾惶恐,臣妾和陛下是结发夫妻,这么多年来,陛下与臣妾相敬如宾,还一直护着臣妾,冯家的荣华,阿存的安生,那都是陛下的皇恩,陛下皇恩浩荡,臣妾岂有委屈?”

“你在怪朕!”萧璟渊眯了眯眼睛,随后长叹一口气,道:“是朕的不是。皇后放心,朕虽不能给你朕的真心,却能给你荣华富贵,不久,你会成为圣母皇太后,成为暨墨最尊贵的女人。”

听此,冯皇后倒是笑了:“如今璟王身份公之于众,陛下竟然不趁此将她光明正大的收入自己的后宫?”

“皇后,你知道的,她死了!”

“她是生是死,不过陛下一句话的事,不是吗?”冯皇后突然起身,跪地,颤声道:“陛下,臣妾只愿意一辈子当陛下的皇后,死后,与陛下同陵而葬。臣妾不是灵玉檀,即便是做了太妃,也有一个疼她宠她的萧璟渊,不会觉得孤单。如今,到了这个地步,臣妾也不贪心,不要您的真心,只求给臣妾一个陪伴陛下的机会。”

冯皇后害怕了,做太后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他想要退位,他要离开。

之前假死,丧事告知天下,所有的人都以为萧璟渊死了,如今,他醒过来,却不让人透露半点风声,冯皇后一直提心吊胆,没想到,现在,她担心之事,终于还是发生了!

这是她的夫,之前她也如同怀春的少女一般,带着期待和娇羞,嫁给他。

只是没有想到,他心里早就有她人!她本以为,只要自己安守本分,做好一个皇后,他能看到她。没想到,到了今日,他还是要离开。

可是,他走了,她该怎么办?

难道,她的后半生,还是注定要青灯相伴了吗?

------题外话------

新的一年了,祝所有萌宝粉,新年快乐,在新的一年里,事事顺心!谢谢大家的陪伴和支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