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璟渊听到冯皇后这么说,面色顿时黯了下去。

都说帝王无情,这话并不假。

因为不爱,就无半点怜悯之心。萧璟渊对冯皇后相敬如宾,已经是他最大的责任,如今,冯皇后想要更多,在他心里,无疑是有些贪心了。

所以,如今,萧璟渊的面色有些难看,沉声道:“皇后,适可而止!你可知道,朕可以给你一切,也可以收回一切,今日的荣辉,都是你这些年安守本分换来的,若是恃宠而骄,奢望不该有的,朕……”

“不该有的?”冯皇后眸光募得红了,她伸手拉着萧璟渊的袍子,开口道:“什么是不该奢望的?当初,想要娶我的是你,给我后位的也是你,如今,如何责怪臣妾奢望不该有的?陛下,您是九五之尊是不假,可是,你也是臣妾的夫君不是吗?臣妾是一个女人,希望能与自己的夫君长相厮守,这难道也是奢望?陛下,你怎么如此狠心?臣妾也是女人,也渴望夫君无微不至的疼爱,这有错吗?”

冯皇后的泪如雨下,声音嘶哑,哪里还是以往那个气质高贵,仪态万千的皇后?

“陛下,这么多年,臣妾的心,难道你一点都没有感受不到吗?我爱你呀……陛下!”

萧璟渊心头骤然一缩,当场愣在那里,若是刚刚还因为冯皇后的冒犯而生气,但是,现在,只剩下愧疚了。

他沉默在那里,良久都没有说话,最后,才喃喃道:“朕……对不起你!”

如今,他能说的,只有这三个字了。

冯皇后听此,骤然瘫在那里,全身都笼罩在一种绝望之下,安静的大殿之剩下冯皇后偶尔抽泣的声音。

不知过了多久,冯皇后才起身,俯身行礼道:“是臣妾逾越了,臣妾告退!”

说罢,冯皇后转身,离开了大殿。

冯皇后离开之后,萧璟斓才进殿,嗤了一声,开口道:“可是后悔了?”

后悔?后悔爱灵玉檀,后悔招惹不该招惹的无辜之人。

作为一个男人,最重要的就是责任二字。

皇帝可以三宫六院,佳丽三千,也可以独宠一人,可是,却不该给人希望不是吗?

他将所有的爱,交给了灵玉檀,却招惹了一个又一个的女人,到头来,不仅没有给灵玉檀忠贞,却也没有给其他女人爱情。

因为他的糊涂,伤了一个又一个女人的心,也伤了子女的心。

萧湛的野心,追根究底,不还是因为萧璟渊?

因为这,萧璟斓都是不屑的!

萧璟渊手脚不能动,见萧璟斓进来,早就忘记之前的不快。眼睛一亮,如今,他唯一的希望,就是萧璟斓了。

他咳嗽了一声,道:“是,后悔了!”

后悔放灵玉檀走!

“阿斓,你……你母亲可有消息,朕……”

“她还留在京都,并没有离开。”萧璟斓将站在龙榻之前,将那副紫金镯子仍在萧璟渊的手边,开口道:“这个消息,你可还满意?”

“你……你说什么?”萧璟渊双眸一亮,甚是激动,视线落在手边的紫金玉上,想去拿,可是手指动了动,却没有任何力气,他不禁有些着急:“她……她没有离开?她在哪里?阿斓?”

没有离开,意味着什么,是不是代表她对他还存有一些感情?

这让他如何不激动?

“呵……”萧璟斓见此,不禁有些讽刺,开口道:“她心里若是没有你,你找到她,又该如何?还是说,还要像以前一样,关在笼子里面?还是说,拿根铁链拴起来,甚至打断她的腿,让她再也离不开?”

这世上最无法勉强的,就是感情。

因为不爱,就算刀架在脖子上,那也是于事无补!

萧璟斓的话,无疑是打击,仿若一盆冷水一般,当头浇下,将刚刚的希望一点点浇灭,萧璟渊只觉得心肝具寒。

“若是不甘,何不试探一二?”

萧璟渊抬眸,不解的看向萧璟斓。

……

尹府,沈拧半躺在榻上,一条薄毯盖在腹部,手里拿着一绣花绷子,那样子,应该是在给孩子做肚兜,但是时间一点点的过,手却没有动一下。

兰香守着沈柠,见沈柠似乎心神不宁的样子,开口道:“小姐,如今不是已经没事么吗?您还在担心什么?”

前两天的事情,确实让人胆颤心惊,如果璟王败了,萧湛定不会放过尹家,幸好,萧湛的野心没有达成。

“也不知爷什么时候回来。”沈拧柠如何不担心?上位者争名夺利,牺牲的都是下臣,尹家重兵在握,首先会成为别人谋算的对象!

兰香听此,不由得捂了唇笑了一声:“小姐这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了?姑爷昨个儿才回来陪过小姐,怎么才过了一天,小姐这就念叨上了?”

“兰香。”沈柠顿时脸色一红,急道:“你不许胡说。”

“奴婢哪有胡说呀?自从小姐怀了小公子之后,就对姑爷特别的黏,恨不得天天都见到姑爷。”兰香越说越激动,沈柠听的脸色越发的红了。

说到腹中的孩子,沈柠眸子柔了下去,摸着自己尚且平摊的小腹,好奇的问道:“小公子?你怎么知道我腹中的孩子是个小公子?有什么说法么?”

怀着孕,自然对自己腹中孩子感兴趣,也特别敏感,沈柠一听兰香这话,眼睛都亮了几分。

兰香自然不知沈柠当真了,她兴冲冲的开口:“小姐和姑爷好不容易怀上孩子,这一胎,肯定会是小公子。”

听此,沈柠的兴趣少了一半,嘟了嘟唇,低语道:“若是一个女儿,我一样喜欢。”

兰香没有听清楚,正想问沈柠说了什么,却不想外面跑来一个丫鬟,惊慌道:“少夫人,不好了,二公子被人推荷花池了。”

“什么?”沈柠顿时一惊。

现在尹家的大小事都是沈柠管着的,有一些大小事,都会向她禀报,所以,尹二公子出点什么事,自然也不会瞒着她。

……

这些天,墨珽可谓受了不少委屈。早在前段时间,他就假扮尹家侍卫,混在君语嫣身边待着,就是防备着那假尹凌翊占她便宜。

他本以为,尹凌翊出事毁容,君语嫣会避而远之,毕竟,没有哪个女子会喜欢一个容颜具毁的废物。

没想到,这个女子的举动,他不知道是该怒还是觉得欣慰。

尹凌翊都变成这模样了,她不仅不嫌弃,反而日日照顾在旁,关怀备至,这般轻易,当真是用情至深。

只可惜,连自己的男人都认不出,这就是她所谓的情意?不是太虚情假意了么?

好,她不嫌弃,那么,尹凌翊只有死!

只不过,万万没有想到,璟王叔会插手,尹凌翊不仅没死,还活了过来,日子比他过的还好,墨珽如何不气?

瞧瞧,阳光大好,君语嫣正扶着那个冒牌货在花厅处晒太阳,因为上次确实伤的重,所以那人走路还很不顺。

男人比君语嫣高出一个头,身子靠在君语嫣身上,才能走的稳,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那男人的手,还搂在君语嫣的腰间,不停的摩挲。

那男人其实是墨珽临时找的一个死刑犯,毁了喉咙和容颜,本来那人就没有什么威胁,没想到还有这一茬。

一个死刑犯,一觉醒来,虽然不能言语,但是有一个美人在身旁无微不至的照顾,他只觉得自己身处天堂,就算知道美人认错了人,他也只能将错就错,毕竟,是他们说他是尹家二公子,是这个小美人非要照顾自己,可不怪他。

若是能就此一直错下去,一亲美人当爷,那也是死而无憾了!

这么想着,那人的手,更不规矩了。

墨珽这会儿正身着尹家士兵服,拿着一长枪,站在花厅外的甬道旁,眸光落在那人放在君语嫣腰间的手上,早已怒不可遏,面色青黑。

他身边,是他的贴身侍卫姜弩。

姜弩面视前方,目不斜视,却不知主子喜怒,正小声和身边的墨珽说话。

“主子,萧湛果然不堪一击,败了!”

“嗯,意料之中。”

“墨臻似乎打算在晋源给宁定公主招驸马,圣旨都已经到了晋源了。”

“让他们折腾。”

姜弩蹙眉,早已经对主子乔装打扮混入尹府的事不满了,一连汇报了好几个消息,没想到主子都不感兴趣,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姜弩咬牙,继续道:“主子,宁定公主回国后,大发雷霆,将身边好几个男宠都赐死了,其中有一个是文丞相的幼子,文丞相大怒,煽动百官,联名上书,让陛下惩治宁定公主,给天下百姓一个交代。”

“该死!”这话说完,却听一项素质颇高,举止优雅端庄的主子低咒了一声,他本以为主子生气了,却不想身边之人扔下手中的长枪,风一般的掠了出去。

他还没看清怎么回事,前方噗通一声传来,就有人惊呼,二爷落水了。

墨珽看那人搂君语嫣的腰就罢了,如今还摸上了小手,再也忍不住,直接闪身进入花厅,将男人拍飞至荷花池,淹死算了!

墨珽这一举动,让在场的人瞬间慌了起来,万万没有想到,竟然有人敢在尹府行凶,对象还是尹二爷。

周围的侍卫瞬间就了上来,还有人跳下去救人。

君语嫣最是慌乱,惊恐万分:“阿翊?”

她明显感觉到这几天尹凌翊对她的态度改变了,自从醒后,他不仅不排斥她,还很依赖她,这些细节,都让她欣慰又心酸。

曾经那个傲骨铮铮的男人,如今,因为她,失去所有,她不能再离开他了。

恐怕,他也意识到,他只剩下她了吧,所以,这些天,他才这般依赖于她。

没想到,身子刚大好的他,竟然被人推入湖中,看着本已经可以下地行走的男人如今全身湿透,咳嗽不止的样子,君语嫣勃然大怒,转身对墨珽吼道:“放肆,你是什么人?”

墨珽看着君语嫣为了一个陌生人对自己发怒,他只觉得自己真的是走进了自己亲手挖的坑里,又怒又妒,深吸一口气,道:“他在轻薄于你,你没看出来吗?”

听此,君语嫣脸顿时红了,羞赧至极:“你胡说八道,身为将军府的侍卫,你就是这么当值的?故意污蔑主子不算,如今还将主子推入湖中,真是无法无天,来人,将他拖下去,杖责二十!”

“是!”君语嫣是墨翎公主,虽然是客,但是尹凌翊的院子里的人,都会听她之言,如今她吩咐了自然没人不从。

直接就扣押住墨珽,拿来长凳,就地行刑。

墨珽瞳孔一缩,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有没有听错?她竟然要打他?

真是岂有此理!

姜弩也瞪大了双眸,恨不得上前撬开君语嫣的脑袋,看看她脑袋里面是什么!

口口声声说非主子不嫁,却连主子是谁都分不清,如今到好,还为了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的东西要打主子?

这还有天理么?

姜弩做好了反抗的准备,只要主子一声令下,他势必会护着主子撤离!

今非昔比,现在主子可不是尹家二公子,不能光明正大的出现在尹府。

若是现在反抗,那就是刺客,因为萧湛谋反一事,尹少将军为了府里的安全,加派了人手,守卫更加深严,若是硬闯,他们并无优势。

但是,为了主子,赴汤蹈火,那也是在所不辞!

然,正当姜弩蠢蠢欲动之时,却见自家主子已经被人压在长凳上,打……打屁股了。

啥……啥?

主子疯了吧?

主子多么尊贵?身子多金贵?怎么能被人这么打?

从小到大,即便是长在尹将军身边,那也没有受过半点屈辱,尹将军虽然严苛一点,可是从来都不会当着众人的面,或打或骂。

这岂止一个侮辱了得?

然,姜弩愤愤不平,墨珽却不觉得侮辱。只觉得自己是魔怔了,看她生气的那模样,他只觉得自己心里无奈又失落。

她要打他,嗯,打吧!

只要她不生气,他怎么样都行!

而且,他挨了这打,全是妥协。

退让至此,她也莫要怪他无情了。

沈柠赶来的时候,就看见一个侍卫被押在长凳上行刑的样子,她顿时一惊,没想到一项温顺的君语嫣竟然会在尹府发怒,下令责罚尹府的侍卫。

只不过她也不会因此而说君语嫣的不是,毕竟尹二公子的身体最重要。

连忙请了大夫过来诊治。君语嫣见沈柠过来,眉头皱了皱,有些觉得自己过激了。沈柠怀着身孕,就这么赶过来,若是惊了胎气,那就是她的不是了。

君语嫣抬手制止了行刑,让人将墨珽抬了下去。

墨珽内功好,二十杖责,并不会对他造成什么伤害,这一顿打,倒是让他明白了过来,那男人,真的是不能留了。

他抿着唇,紧绷着下巴走了下去,反正,他今天受的,以后,百倍还回来就是!

大夫诊脉后,说没有大碍,熬了姜汤,开了方子,让好好养着。

君语嫣听此,松了一口气,又觉得心里很替尹二公子委屈。

现在的他,随便一个人都可以欺负他了么?这么想着,就越发内疚。

更加寸步不离了。

然而,第二日,等她醒来,熬好药过来的时候,却发现本该躺在床上的男人不见了,只剩下一封信。

君语嫣看后,却是尹凌翊的辞别信,信上无不是感谢她这些时日的照顾,他身体不济,打算出去养伤,顺便散心,丝毫不提他们之间的事,也丝毫不提他去哪里,客套的话,无情的字,让君语嫣的心顿生寒意,怨恨之心,也油然而生!

------题外话------

对不起哈,昨天姐姐结婚,我当了伴娘,一天都跟在身边,没有时间码字,让你们九等了,明天还是会很晚更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