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离开/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君语嫣也是一个有尊严的女子,这么久的坚持,还是换来对方的逃离,她不仅挫败,胸腔还压着一股怨气。

她紧紧的捏着那张纸,咬着下唇,强忍着,才没有让自己哭出来。

既然如此,那便如他的愿,再不相见好了。

君语嫣一个人离开尹府,就去了驿倌。这些天,她虽然两耳不闻窗外事,可是,皇宫发生的事,她并非不知情。

不管如何,那是萧家的家事,且是皇家自己事,怎么也轮不到她操心。

就算她的妹妹尹穆清嫁给了萧璟斓,不得还有璟王护着不是么?再不济,父皇在暨墨,有他在,怎么也不会让他的骨肉在他眼皮子底下出事。

本以为君凤宜在驿倌,却不想没有见到君凤宜的人,君语嫣皱了皱眉,拉了一个侍卫问道:“陛下可是没有回来?”

那侍卫躬身道:“回公主,元清公主大婚的时候,陛下就匆忙的出去了不久前回来没有多久,就又匆匆的离开了,具体去了哪里,属下等也不知道。”

君语嫣听此,便知道君凤宜一定是进宫了,毕竟女儿女婿出了这么大的事,他不可能不进宫看看。

君语嫣进殿,收拾了自己的东西,打了一个包袱,留了书信,便离开了驿馆。

她也不知道该去哪里,因为尹凌翊的离开,她心里顿时也空了,只想离开这里,不管是回国,还是去哪里,总之,只要离开这里,去哪里都好。

君语嫣先去璟王府看了一下君天睿,君天睿这段时间被风夜雪留了很多功课,看书习字,练气练拳,忙的不亦乐乎。

她看着抱着一本书,读的极为认真的君天睿,只觉得内心一颤。

不得不说,尹穆清说的是对的。若是真的对阿睿好,那么,就不能希望他物质上的享乐,精神上的充裕,才最重要。

至少,如今的阿睿,是她之前从未见过的。

他紧紧的抿着唇,视线一直落在自己手上的书本之上,专注而认真,那双琉璃般透明清澈的眼睛还如以往那般干净透彻,却再没有以前的疑惑懵懂,反而充满了好奇和睿智。

尹穆清说的对,阿睿是天赋异禀,极为聪慧的一个孩子,他的人生不该在无知和懵懂之中度过,他应该靠自己的才能,受世人仰拜。

“皇姐?”一声独属于少年的青涩的声音传来,君语嫣回了神,便见君天睿从书里面探出一个脑袋,好奇的看了他一眼,随机似乎很防备她一般,将自己的书放在背后,然后警惕的看着她:“皇姐来这里做什么?阿睿要困了,阿睿想睡觉!”

没办法,君语嫣是有先例的,曾因为君天睿看书习字,还打了他,君天睿自然害怕,会防着她。

如今他知道了看书习字的乐趣,更加不会顺从君语嫣,哪里会让人阻止自己?

所以,如今看书被君语嫣抓了个正着,

君语嫣蹙了蹙眉,心里很是悲哀,这臭小子,竟然用着副防狼一般的眼神看着她,这是生怕她抢他的书?

所以,下了逐客令?

曾今依赖自己的孩子这般防备自己,君语嫣不失落是假,只不过,她也不可能责怪君天睿。

迈步进入,伸手打算像往常一样,摸摸君天睿的头,却被君天睿让开,那迅速的身形,倒是让君语嫣惊住。

阿睿跟着风夜雪学习武功不到一个月,竟然有了这般成就么?

君语嫣正暗暗心惊,便听君天睿瘪嘴道:“皇姐有话说便是!”

说完,一副男女授受不亲,你休得碰我的样子。

君语嫣嘴角抽了抽,一个屁大点的孩子,做出这么贞烈的样子做什么?

君天睿如此,她也不好再上前做那被人嫌弃之事,将手里的一把剑递给君天睿,道:“皇姐知道阿睿最近在习武,这把剑轻便锋利,是皇姐最喜欢的一柄剑,现在,送给阿睿好不好?”

君天睿看了一眼君语嫣手上的泛着金属光泽的银灰色长剑,眸光闪了闪:“这剑皇姐从来不离身,皇姐应该最喜欢才是!”

“最喜欢的东西,才配得上阿睿不是?拿着吧,这是姐姐的心意!”

君语嫣坚持,君天睿倒也不在坚持,接过剑后,转身从自己的剑架之上拿下一把剑,递给君语嫣,一副肉疼的样子:“礼尚往来,这是师傅送给阿睿的剑,阿睿送给皇姐!”

“好,礼尚往来!”君天睿送给她的剑比起君语嫣手里的这把,就无法比了,所以,君语嫣为了君天睿,也接了剑。

“阿睿既然要歇息,皇姐就不打扰了,以后……阿睿自己可要照顾好自己!”

“有什么难事,就去找你姐姐,不要和父皇对着干!”

“读书虽好,却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急不来,注意休息,不要累着自个儿……”

“皇姐,你今日怎么了?太啰嗦了,这些,阿睿都知道了,阿睿就不送皇姐了!”

君天睿最近习了不少字,读了不少书,有了自己的思想,哪里还是以前那个懵懂无知的少年?君语嫣说的这些,他自己就知道,是以,有些不耐烦。

“我……”君语嫣一噎,见君天睿耐心全无,只好止了话匣子:“好,皇姐走了!”

君语嫣从璟王府回来,看了一眼浩瀚无垠的夜空,深吸一口气,足尖轻点,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客栈,一个容貌具毁,面容狰狞的男人倒在地板之上,墨珽站在窗边,听到地上有了一些动静,他转身一看,便见地上的男人悠悠的醒了。

看了一眼四处的环境,发现不是自己熟悉之地,立即大惊,慌忙的从地上挣扎着起来。

墨珽睥了一眼,笑眯眯的开口:“醒了?尹二公子?”

那人抬头,看见一个放大的俊脸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而那人……正是真正的尹家二公子,他顿时一惊:“唔……唔……”

他竟然是尹二公子,尹二公子竟然没有死?

那……那……

他不是知道自己是假冒的?

墨珽看着那假冒货惊恐的样子,只觉得自己受了这些时日的委屈也算有了慰藉,转身,撩起长袍坐在榻上,胳膊肘撑着膝盖,俯视睥睨道:“怕了?”

然,因为激动,忘了自己屁股上的伤,如今一坐,顿时剧痛,墨珽呲了呲牙,怒道:“该死!本楼的女人也敢碰,姜弩,剁了他的手,扔出去喂狗!”

“是!”一个早就该死的人,留了这么久,还享了这么久的福,这死东西应该对主子感恩戴德才对,如今,还敢惹主子生气么?

那男人也是悲催的很,糊里糊涂的享了一段时间的福,本来砍头,手起刀落,一了百了,没想到,如今也不知惹了什么事,竟然被剁手,还要喂狗,

顿时吓的脸色青黑,又是挣扎又是求饶,只不过,墨珽却是正眼不看罢了。

见羌弩将那人拖出去,墨珽才算心里好受一点,起身走了两步,屁股上有伤,还真的不宜久坐。

他走了两圈,见羌弩进来,问道:“她可离开尹府了?”

“是,语嫣公主已经回了驿馆!”

听此,墨珽才算松了一口气,良久,才沉声道:“墨郡瑶惹了事,激怒群臣,朝廷定是动乱不堪,这个时候,该是回去的时候了!”

姜弩听此,只觉得激动地心肝一颤,跪地道:“主上英明!”

御书房

尹穆清已经醒了过来,因为伤口还有些疼,身子也有些无力,便靠在床头看书。

尹穆清没有想到,御书房里面也有话本子,游记,传记,还是放在帝王触手可及的书架之上。

可想而知,萧璟渊在御书房里面的时候,究竟是在看话本子还是在看折子。

这会儿,安静的殿门处传来一阵细碎欢快的脚步声,尹穆清一听就知道来者是何人。

她放下书,朝帐子外看去,果然看见穿着一身月牙白小袍子的九月跑了过来。

“娘亲,娘亲您终于醒了?”横冲直撞的就跑了过来,若不是个头矮,就那兴奋劲儿,还不得一头扎进尹穆清的怀里。若是那样,还未结痂的伤口,恐怕又裂开了。

其实尹穆清早就醒了,她一直都没有睡的很沉,醒醒睡睡,一连就是一两天。

因为她伤重,萧璟斓怕小家伙不懂事,碰到她伤口,所以,才一直拦着九月不让他过来,骗他说她一直昏睡着,不能打扰。

这不,她精神一点后,萧璟斓才放心让小家伙过来看看。

尹穆清放下书,伸手楼了小家伙的小身子,开口道:“怎么了?娘亲不过是睡醒了,就把九月激动成这样了么?”

尹穆清不想让小家伙难过,所以故意说的很轻松,可是小家伙是见了尹穆清血流不止的样子,他哪里相信?憋着小嘴巴,待着几分怒意,呵斥道:“娘亲,你又在忽悠九爷,有了父王,你都不相信九爷了么?九爷也能保护娘亲,能安慰娘亲的,娘亲哪里痛,不能瞒着九爷,好不好?”

尹穆清听此,又是感动又是好笑,摸着小家伙的头,问道:“娘亲知道九月是个好孩子,只不过,倒是没有想到,我的九月都能保护人了,也不知,娘亲哪里痛了,告诉九月,九月该怎么做?”

小家伙没有料到尹穆清会问这么傻逼的一个问题,白了一眼尹穆清,小家伙鄙夷道:“当然是给娘亲呼呼呀,呼呼就不痛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