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璟王怒曰:萧小九,闭嘴!/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尹穆清一听,顿时嘴角抽了又抽,这小家伙是来搞笑的吧?若是当真的呼呼就不痛了,她早就派他来了!

儿子这么天真软萌,尹穆清的心都软了下去,仿佛能化成一湾柔水,流淌开去。

手上用力,将九月揽了揽,小家伙顺势,手脚并用的爬上了榻,抱着尹穆清的胳膊,糯声声的开口:“娘亲,你伤口还疼吗?九儿给你呼呼就不痛了,好不好?”

小家伙乖萌的样子,最是让尹穆清没有任何抵抗能力,尹穆清唇角勾起一抹笑意,摇了摇头,出声道:“娘亲早就不痛了,九月莫要担心。”

尹穆清虽然受了伤,但是养了这么些天,起色比起九月来好多了,她摸了摸小家伙惨白的小嘴巴,上面还有一些糕点屑,也不知道是不是又偷吃了,所以才很急,脸颊上,嘴唇上都沾染了好多。

尹穆清的手指很软,小九月嘴巴弄的痒痒的,惹得小九月一阵咯咯的笑,九月用手背胡乱的擦了一下嘴巴,在尹穆清的腿上打了一个滚儿,蹭了一下娘亲柔软的胸口,闻到熟悉的香味,九月才算安心。

小手撩起一缕娘亲的头发,在鼻子上闻了闻,突然一个激灵起身,抱着尹穆清的脖子,扬声道:“娘亲,你什么时候和父王生个妹妹出来呀?”

“生妹妹?”尹穆清一听,整个人都不好了,萧璟斓这是给小家伙洗脑了么?怎么也跟着他爹的屁股后,嚷嚷着要生妹妹?

而且,那晚,小家伙的话还历历在目。

九月是很怕有弟弟妹妹出来和他争宠的不是么?

尹穆清以为自己听错了,这么一问,没想到小家伙点头如蒜捣,坚持道:“对呀,九月已经答应父王,将娘亲让给他生妹妹的。父王说,生了妹妹,他就不会死了!娘亲,你就可怜可怜父王,给他生个妹妹吧,父王流了好多血,九月好怕……”

九月很单纯也很天真,以至于,一不小心就将自己的父王给出卖了。

尹穆清不是笨人,联系小家伙这些话,她很容易就想到了,究竟是谁在背后搞鬼。

好一个萧璟斓,竟然这么骗九月,真是太过分了。

尹穆清心肝肺都疼了,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以前觉得自家小九月挺聪慧的一个孩子,没想到,竟是个小笨蛋么?

九月见尹穆清不答应他,整个人都不好了,只觉得自己父王真是太可怜了,娘亲都不愿意给他生妹妹,没有他九爷出面,父王可怎么办?岂不是吐血身亡了?

这么想着,九月心里长叹一口气,心想,真是不省心,万事还得靠九爷出马,否则,以父王那熊样,肯定说服不了娘亲,娘亲生不了妹妹,父王就得去打短命了。

小九月仰着一张脸,一双大大的眼睛带着璀璨的亮光,右眼眼角下的胭脂泪痣因为兴奋,而透着魅惑的红晕,小小年纪,这般风华,也不知长大后,会是如何的风姿绰约。

“娘亲,不要考虑了,就这么商定了,父王这人虽然有些墨迹,长得也没九爷好看,但是,他比九爷高呀,你就勉为其难的接受他吧,好不好?生个妹妹而已,举手之劳,娘亲不要再犹豫了!”

九月如此自恋,尹穆清扶额,有些不忍直视。这么说,在小九月的心里,父王唯一比他厉害的地方,就是个子比他高么?

但是,这个还是未知数,毕竟,小家伙以后能长多高,会不会比萧璟斓高,谁说的准?

只不过,小家伙这么大方,还真是让尹穆清吃惊,可是,你个小屁孩会不会想得太轻轻了?

什么叫做生个妹妹而已?

还举手之劳?

以为,生个妹妹就像喝稀饭那么轻松么?

忍了半天,尹穆清才忍住揪住小家伙耳朵的冲动,扯了扯唇角,指头戳了戳小家伙的额头,道:“你个小坏蛋,胡说什么,想要妹妹,去找你父王,找娘亲做什么?娘亲可生不出来!”

帐子外面,站在一边照顾的宫女都不由的捂唇笑了出来。

生个小郡主的事,可不得着王爷么?王妃一个人,如何生的出来小郡主?

小九月听此,眼前一亮,萌哒哒的道:“这么说,娘亲是答应了?九爷这就去找父王!”

说罢,小家伙跐溜一声跳下床,蹬蹬的跑了出去。

却不想一头撞在萧璟斓的腿上,萧璟斓怕撞坏这娃娃,大手一捞,将小娃娃提了起来,抱在自己的怀中。

低头看了一眼这小家伙,萧璟斓面色有些青黑。

很明显,萧璟斓是一字不落的将小家伙的话听了进去。

好一个黄口小儿,大言不惭,竟敢与他媲美,简直是不自量力!

长都还没有长利索,还说他不及他?简直是可笑!

萧璟斓正想告诉九月一个不争的事实,没想到小家伙一点没有自知之明,小手捧着爹爹的脸,兴奋道:“父王,九月已经和娘亲协商好了,娘亲已经答应九月,给你生妹妹,你是不是很高兴?”

扬眉,萧璟斓还真有几分兴奋,放下九月,清了清嗓子,开口道:“既然如此,九月就出去找哥哥玩儿。不要打扰父王!”

九月迟疑了,可是以前答应过父王,确实不能打扰,萧璟斓这么说了后,小家伙一步三回头的,跑出了大殿。

萧璟斓进入殿中,宫娥连忙俯身行礼,并且伸手将帐子打开。

尹穆清如今又捧着书在看,听到脚步声,她眼皮抬都没有抬一下,看那个样子,应该是在生气。

萧璟斓坐在榻上,抽出尹穆清手中的书,开口道:“身上还有伤,怎么不躺着?留下病根,岂不是自己受罪?”

尹穆清白了一眼萧璟斓,伸手将书抢了过来,转身,给了萧璟斓一个后脑勺,继续看。

萧璟斓很少见尹穆清如此小女儿家赌气的模样,眉眼染上了一抹宠溺,俯身,双手撑在尹穆清身子两边,拿自己的下巴蹭了蹭尹穆清的肩膀,问道:“怎么?生气了?”

尹穆清不理,但是也没有看进去书。只觉得这人是不是闲得慌?天下的事都还没有处理好,他整天想着生孩子的事情,还教唆九月来当说客,也不知是不是真的被精虫糊了脑子,真是岂有此理!

萧璟斓委屈呀,女人就在自己手边,这么久了,他是连什么味道都没有尝到。

说好的洞房花烛,却连新娘是怎么打扮的,他都没见到,说不憋屈,那都是不可能的,萧璟斓可是记得清楚的很!

“阿清!”萧璟斓闻着女子身上淡淡的百合香味,清洗淡雅,很是好闻,他动了动喉结,声音变得沙哑起来。

尹穆清一听这声音,眉头就蹙了起来,这人怎么又来了?

手指抵在某人的额头,嫌弃的推开。

萧璟斓不死心,一副豁出去的样子,又蹭了过去:“阿清,你没有听小九月说么?他想要一个妹妹,九月如此乖巧,你怎么能驳了他的意愿?你忍心让他伤心失望么?”

“九月说的?九月什么时候说的?”

“刚刚说得,本王都听到了,阿清莫要装作没有听到!”

尹穆清听此,放下手中的书,转身看向萧璟斓,挑眉:“哦?刚刚说的要给你生一个女儿?”

萧璟斓心肝一颤,只觉得,有戏!

点头:“嗯,就是刚刚!”

“那你去找刚刚吧,刚刚一定是一个美貌温顺又识大体的女子,既然答应给王爷您生个女儿,一定不会食言,”尹穆清眉眼含笑,不施粉黛,却以美艳倾国,似乎不似人间烟火的仙子一般。

但是,为什么从她嘴里说出的话,却怎么如此不尽人意呢?

萧璟斓憋出内伤!

刚刚……

她竟然以为那是一个人!

这女人是故意气他的罢!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萧璟斓低头便吻住那张说话气死人不偿命的唇,狠狠的吮吸品尝,二人唇齿相交,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外面候着的女婢见怪不怪,连忙放下帐子,后退离开了寝殿。

然,她们刚一出去,外面便听太监来报:“墨翎陛下到!”

墨翎的帝王不请自来,难道是来见王妃的?

“参见墨翎陛下!”

君凤宜身上洁白的袍子染了不少污迹,而且皱巴巴的样子,好像几天都未曾洗漱了,而且风尘仆仆,看样子,是赶了不少的路。

君凤宜看了一眼挡在自己面前的宫娥,带着几分戾气,蹙眉道:“萧璟斓呢?让他出来见朕,朕才将女儿交给他,他究竟干什么吃的?竟然就让她受伤,不中用!”

说罢,就要往里面闯。

敢这么骂璟王殿下的,当今世上恐怕就只有……一家人!

那就是王妃这一家人。

宫娥心肝一颤,立即跪在君凤宜面前:“陛下息怒,王爷……他……”

“他在干什么?阿清受了伤,他不在身边照顾着,跑去哪里鬼混了?天大的事情,有自己女人重要么?”说罢,君凤宜抬步上前,就要推门,那几个宫女哪敢放人,径直跪行至君凤宜面前,额头贴地,颤颤巍巍的道:“墨翎陛下息怒,王和王妃都在里面……”

都在里面,究竟在干什么,君凤宜是过来人,哪里不知道夫妻两个关在房间,丫鬟还在门外守着不让进去,会发生什么事情?

君凤宜顿时有些尴尬,又有些怒意,一甩袖子,大有几分踟蹰不前的样子。

君凤宜哪里有不怒的?从玉壶林回来,就得知皇宫出事了,最可怕的是,他的女儿还受伤了,他连口水都还没有喝,便赶了过来,他们竟……

大白天的,怎么不知节制?

最气的是,阿清不是身上有伤么?禁得住那臭小子瞎折腾了?

这么想着,君凤宜就更急了,可是这会儿,却不是进去的事,毕竟不知道里面究竟是什么情况,他一个长辈,哪里能管这些事?再说,里面的,还有自己女儿!

这会儿,里面突然传来尹穆清一声轻呼,一转而消,君凤宜顿时老脸一红,摸了摸下巴,转身走人!

真待不下去!

然,他刚转身,身后边传来嘎吱一声,是开门的声音。

君凤宜转身一看,却见萧璟斓一边整理自己的外袍,脸色很不好看。

“这么快?”君凤宜的惊的瞪大了眸子,不可置信的看了一眼萧璟斓,眸中全是鄙视和轻蔑,还有一种说不出的同情和糟心。

那是男人对弱者的鄙视和同情!

君凤宜万万没有想到,萧璟斓看着人模人样,睥睨万物,不可一世的样子,却不想……

这分明就是不行么?

这才多大一会儿就偃旗息鼓了?

中看不中用!

真是中看不中用!

若是这般,阿清以后不得守活寡?

不得不说,君凤宜对自己这个来之不易的女儿,可谓疼到了骨子里面,什么大事都抛一边,看了一眼萧璟斓,叹了一声,道:“跟朕出来!”

尹穆清身上有伤,萧璟斓不可能不顾及她的伤口,做那些事情,所以,就摸了摸,解解馋。

这不,一用力,碰疼了她,她一呼痛,他还真的什么想法都没了!

当然,若是萧璟斓知道君凤宜在想什么,恐怕,就算是自己的岳父大人,他也不会给面子了!

他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丫鬟,开口道:“进去伺候着!”

“是!”

外面走廊处,君凤宜站在那里,见萧璟斓出来,四下看了一眼,一副神神秘秘的模样,萧璟斓蹙了蹙眉,心道,这老家伙葫芦里究竟在卖什么药?

没想到,君凤宜附耳问道:“你可有看过大夫?”

萧璟斓哪里知道君凤宜指的是什么?以为君凤宜知道了他体内蛊毒的事情,眸光微闪,到也没有逃避,认真道:“自然,子苏正在找根除之法,想来,不久,就会看到成效!”

君凤宜听此,有几分嫌弃的皱了皱眉:“最好是这样,身子有毛病,就不要怕丢面子,毕竟是一辈子的事!阿清嫁给你,自然是想让他幸福,若是这点……小事都办不好,还要你做什么?”

小事二字,君凤宜咬的异常重,说的别有意味。

小事?什么小事?

萧璟斓听起来,总觉得怪怪的,却想不出来,究竟哪里怪,只道:“无碍,死不了!”

“死不了?”君凤宜气急,有些事情又不好挑明,可是难道萧璟斓就不知道这件事情很重要么?还无妨?他带着几分怒意,压低声音道:“晏子苏怎么说?医治了多少年?有几分见效?”

“十年前……”

“十年?”君凤宜大惊,萧璟斓还没说完,他就惊呼道:“十年前就发现自己不举?还耽误了这么多年?”

这话一出,萧璟斓面色一变,瞬间就阴沉下来:“君凤宜,你胡说什么?”

不举?什么叫做他不举?这是对男人最大的侮辱!

萧璟斓看了一眼四周,幸好君凤宜的声音不大,否则他一世英名就毁了!

萧璟斓一声怒吼,吓坏了周围的下人,连连跪地:“王息怒!”

墨翎陛下究竟说了是什么话,惹王生气?王竟然怒成这样!

四周静谧无声,萧璟斓正想和君凤宜理论,哪里听来的谗言,污蔑他的神武,却不想,走廊下面传来一声脆生生的软糯声线:“父王,您不举?”

好像很震惊,清脆的声音响亮又诧异,听的萧璟斓内伤都出来了!

看着走廊下的小身影,萧璟斓早已怒不可遏!

而这会儿,却又听小家伙看向君凤宜,疑惑道:“皇姥爷,不举是什么?很严重吗?父王会不会死?父王说,生了妹妹,他就能活过来……”

“萧小九,你给本王闭嘴!”

------题外话------

阿斓内伤都被这爷孙气出来了!

明天回复正常更新哈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