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回宫(一更)/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湛垂下眸子,脸色苍白的可怕,他很难接受这个事实,好像上天给他开了一个玩笑一般,恨了二十多年,怨了二十多年,原不想,恨错了人。

可是,若是萧璟渊不是他的父亲,那么,谁才是他的父亲?

难道,他不仅不是皇子,不是萧璟渊的孩子,反而,只是一个没有爹爹的野种?

不得不说,这一刻,萧湛从未像现在这般,渴望自己是萧璟渊的骨血过。

若他是萧家的血脉,那么,他就不会象现在这般狼狈。

若他是萧家的血脉,那么,至少,是萧璟渊这个做父亲的对不住他,而不是他对不起别人。

萧湛抬眸,看着龙榻之上的萧璟渊,开口道:“既然如此,你何以不告诉我真相?何以要瞒着我?”

“咳咳……上一辈的恩怨,不该你来承担,若不是朕,你的母亲,应该不会走上那么一条路。只可惜,事情已经发生,朕能做的,只能让悲剧伤到更少的人。你的父亲是谁,朕不知道,但是你确实无辜的,朕本以为,你的母亲已经受到了惩罚,受到了报应。而你,只是一个孩子,不懂人世险恶,能够平安的了却一生,娶妻生子,这无疑是最好的。只是,朕没有想到,阿湛的性子,像极了你的母亲,骨子有野心,注定不会安分。以前,你凡事不争不抢,什么都看的开一般,朕还想着,你不同于你母亲,是一个安分的孩子,只是,哎……”

“你杀了我吧!”萧湛决绝的话打断了萧璟渊的叹息,他从地上站起身来,愤愤道:“陛下,你今日躺在龙榻上动弹不得,就是当初对我一时不忍造成的,你或许说的不错,母亲是西域女子,争强好胜,骨子里面就存有野心,所以我才会走到今日这个地步。告诉你吧,十年前,萧璟斓身中万蛊之毒,就是因为我,你若是想为你心爱的儿子报仇,最好是杀了我,否则,萧璟斓什么时候蛊毒发作,一朝毙命,你再杀我,那也无事于补了!”

如今知道了真相,一声父皇,再也喊不出口,萧湛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一心求死,他想下去问问他的母亲,到底为什么那么做,为什么骗他!

在她的心中,他到底是什么样儿的存在,是不是只是她谋取名分的工具?

“你说什么?”萧璟渊听此,瞳孔骤然一缩:“什么万蛊之毒?”

“可惜了,你还不知道!”萧湛嗤笑了一声,解释道:“万蛊之毒乃万蛊之王产生的毒液,天下至毒,直到现在,都没有人能找到解救之法。现下,萧璟斓能压制则罢,可是,蛊毒在他体内,又有谁敢保证,蛊虫会再一次苏醒?到那个时候,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就算是璟王,恐怕也很难熬下去吧!”

万蛊之毒是他让素萼交给灵玉檀的,本想让灵玉檀放在萧璟渊的茶水里面,没想到,被萧璟斓阴差阳错的服下!

“你……萧湛……你怎么敢?”萧璟渊听此,惊的全身都在颤抖,他如何会相信,自己最疼爱的孩子,会遭遇这些?而,那个孩子,从来没有给他透露这些,身中万蛊之毒,他是如何熬过来的?

萧璟渊从来都知道,萧璟斓这孩子命苦。这么多年来,灵玉檀一直和他斗法,连带着,连萧璟斓都利用上,似乎,她以为,萧璟斓痛苦一分,就是对他最大的报复!

可是,他是皇帝,想要保护一个人,并不是难事,虽然有些时候确实是防不胜防,萧璟斓多多少少会受一些伤害。

就像当初,对于反骨血泪的那个谣言,就连他都措手不及。

甚至,他想秘密将孩子送去别院养着,半路,都还能被人劫杀!

那个时候,他还没有限制灵玉檀的自由,却不想,他对她的放纵,竟然对那个孩子造成了终生无法弥补的伤害!

没想到,他决心保护的人,一个都没有保护好!

若是当年,他保护好阿檀,就不会发生后面的那些悲剧。

若是现在,他保护好阿斓,他就不会被一次次的伤害,甚至,身中剧毒,缺只能默默舔舐伤口,不敢让人知道。

“我无依无靠,有什么不敢的,所以,你最好杀了我!”

“解药呢?”萧璟渊问道:“万蛊之王的解药在哪里?”

“若是有解药的,便不会给灵玉檀了!那样珍贵的蛊毒,又岂会有解药?除非……”

“除非什么?”萧湛的声音突然拔高!

“除非,能有血玉!”

“血玉?”萧璟渊自然是听说过血玉的,可是,那仅仅是一个传说不是吧?从古到今,没有人真的拥有过血玉!

“没错,是血玉!”萧湛说起血玉,唇角勾了勾:“只可惜,就算如今璟王拥有血玉,恐怕,他也无缘得血玉解蛊之效!毕竟,就算他能收集齐凤羚角,深海龙鱼脊,还有雪狼齿毒,他也不会有同根血,这辈子,都不会有那个东西。”

萧湛的话,让萧璟渊呆愣在哪里,就算他不是大夫,却知道蛊虫是什么概念。

不会有引药的话,那么,阿斓身上的蛊,该怎么办?

萧湛本以为自己说了这么多,萧璟渊会被激怒,然后下令将他处以极刑,却不想,萧璟渊沉默了一会儿,却让人将他带了下去,继续关入宗人府。

萧璟渊对萧湛是有怒意的,在他知道萧璟斓是他兄长的情况之下,当真能下的了这么重的手,着实该死!

他没有派人刺杀萧璟斓,而是选择了下蛊,让他痛不欲生,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这样的心肠未免太过歹毒!

可是,萧璟渊恨萧湛的同时,更恨的是自己,终究是他的错,才酿成今日之祸。

苍白的大手紧紧的拽着身下的锦被,萧璟渊面色苍白,双眸猩红,情绪激动之下,竟是一口鲜血从喉间涌出。

眼前一黑,再无知觉。

而,萧璟渊不知道的是,就在屏风后,灵玉檀听到萧璟渊与萧湛的对话,早就呆愣在那里。

如同晴天霹雳,击中她的大脑,不过一瞬间,便泪如泉涌!

怎么会这样?

爹爹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阿渊哥哥为什么什么都不给她说?

韩司荣将军竟然是被爹爹杀害的么?还有那三千精兵,竟然也是爹爹……

恨意和埋怨如浪涛般席卷而来,突如其来的真相让灵玉檀无法接受,眼前一黑,差点晕倒过去。

而就在这会儿,萧璟渊呕出一口鲜血,更是吓的灵玉檀面色一白,根本不做任何思考,便奔了出去。

“阿渊哥哥?”灵玉檀穿着一件太监服,身上还穿着一件白色的素缟,从屏风后跑出,直接扑在萧璟渊榻前,泪如雨下:“阿渊哥哥,你怎么样?”

灵玉檀一醒来,便得知皇帝驾崩之时,她如何相信?所以,费尽千辛万苦,想要混进皇宫,再看他一眼。

可是,她现在不是太妃,一个平民百姓,如何能进宫?好在,灵家挖掘的密道出口纵横四处,多个出口都被官兵封掉,而上次她出来的那一条却还没有被发现,所以,她再次从哪密道回到皇宫。

她进宫后,果然看见养心殿素缟一片,摆好了灵堂,众妃嫔跪在外面轮流守灵。

这下,她慌了。

灵玉檀武功高强,虽然腹中还怀有孩子,单是在她熟悉的皇宫之中走动,混进养心殿,并非难事。

没想到,竟然听到这样的事情。

灵玉檀和萧璟渊一步步走来,他对自己的兵如何,灵玉檀深感体会。

就连她自己对将士们也有不少的情感,毕竟,那是和他们一起沙场征战,同生共死过的兄弟!

灵玉檀爱着萧璟渊,所以不怀疑他的话有假。

毕竟,若是他要编造谎言,早在二十多年之前,就会这么说,何必给萧湛,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孩子讲这些话?

再者,她也恨自己的父亲,她知道自己的父亲有野心,不然,也不会为了讨好先帝,不顾她自己的意愿,将她强行塞给完全可以给她当爹的老男人。

可是恨归恨,那是她的爹爹不是吗?她恨,并不代表,她能原谅杀她父亲的凶手!

但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这么多年的埋怨和恨意,其实大部分是因为他从来不曾为自己的所作所为做出任何解释。

她如何不恨?前不久,他们还那么相爱,没过多久,竟然亲眼看见他砍下了爹爹的头颅。

灵玉檀永远都忘不了,父亲的头颅从他脖子上掉落,血淋漓的滚在她的脚下的那副场景。

恐惧,血腥……

“呕……”似乎又闻到了当年那血腥的味道,灵玉檀看着萧璟渊唇边那抹暗红的血迹,胃部一阵翻腾,便干呕出来。

但是因为没有怎么进食,即便是胃中翻恶心,却什么都没有呕出来。

灵玉檀顾不得自己身子不适,紧紧的抓着萧璟渊的手,声音沙哑,一声又一声的问道:“为什么,为什么不告诉我?你为什么要瞒着我?为什么要我恨你这么多年?你怎么了?阿渊哥哥,你怎么躺在床上?你为什么不睁开眼睛看看我?阿檀来看你了,你不要吓我好吗?”

“阿渊哥哥……”

“太妃娘娘?”尖锐又沙哑的嗓音夹杂着无尽的惊恐和诧异,纪全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听到里面有声音,进来一看,竟然发现本该逃离,远走高飞的灵太妃竟然又回来了,他都不知道该替萧璟渊开心,还是悲哀!

灵玉檀现在已经完全忘记自己现在在暨墨已经是死人一个了,她听到纪全的声音,立即一惊,转身急道:“纪全,快去请太医,阿渊哥哥呕血了,他晕过去了。”

纪全听此,便也反应过来,连忙转身去请太医。

他慌慌张张的跑出去,差点在走廊上撞到一人。

那人穿着黑色浸泡,金色龙纹绣文,金贵神秘,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这是谁。

“王爷!”纪全面色一白,推至一边:“陛下他……”

萧璟斓从窗户边往里看去,里面的情景全部落入视野。

灵玉檀能成功进入皇宫,是他受了命。

他只是想试试,灵玉檀对萧璟渊还有没有半点情谊。

他是恨她不假,可是耐不过萧璟渊喜欢。

只要她不要出现在他的视野之中,他们二人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要蠢蠢一起,碍他何事?

唯一让萧璟斓欣慰的就是,灵玉檀回来了,这样,萧璟渊该不会这么死人一般,感觉全天下都不待见他一般了吧!

萧璟斓抬了抬手:“子苏,去看看!”

“不用惊慌,陛下这是气急攻心,休息一会儿便能醒过来,倒是……”晏子苏视线落在跪在榻前,脸色苍白,憔悴消瘦的灵玉檀,开口道:“灵太妃需要瞧瞧大夫了!”

毕竟是大夫,一眼便能看出身体的好坏!

------题外话------

今晚二更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