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喜事(二更)/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了晏子苏的话,萧璟斓侧眸看了一眼殿内,灵玉檀的脸色确实不怎么好。

不得不说,这么多年来,萧璟斓最恨的是这位母亲,但是最关注的,也是这位母亲。

萧璟斓一直都知道,自己的母亲是一个难得的美人,他能成为暨墨人景之首,也是因为他继承了灵玉檀还有萧璟渊所有外貌上的优点。

所以,从小到大,在萧璟斓眼里母亲,就是一个美艳无比的女人。

再加上一直在宫中养尊处优的,吃穿都是天下最好,更是保养的肌肤白皙细腻,随着年龄的增长,不增加一份老态,反而更加成熟明媚。有些时候,萧璟斓都觉得,萧璟渊能看上灵玉檀,恐怕就是因为她那倾国倾城的容貌。

不是常说么?美人,即便是没有一点优点,但是养在家里,养眼也算好的。

但是,今日一看,萧璟斓不由的蹙眉。

多日不见,她竟然变成这个样子了?

脸色苍白,血色全无,双眼下的乌青异常明显,好像几日都不曾休息过了一般。

此刻她褪下华服,穿了一件太监服,越发显得消瘦憔悴,这个,哪里还是以前那个张扬不可一世,出口就要对他喊打喊杀的女人?

是因为她习惯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一出宫门,无人照料,便活不下去了么?

而她之所以回来,不是因为她对萧璟渊还留有情分,只是因为后悔了,害怕了,过不了苦日子?

意识到这点,萧璟斓不由的握紧了拳头,面上的不屑和讥诮异常明显,甚至,还有几分鄙视和嫌弃。

萧璟斓万万都没有想到,其实,他的母亲,竟然是这样一个物质世俗的女人,贪恋荣华富贵,爱慕虚荣!

呵,真是可笑!

他看了一眼晏子苏,嗤了一声:“你闲得慌,没有神医的架子,你随便,本王不拦着!”

说罢,萧璟斓径直转身,拂袖离开。

晏子苏看了一眼萧璟斓离开的方向,眉心跳了跳。

神医的架子?就算有神医架子,都被他给磨没了!

嚣张又霸道,敢在他面前摆架子?

若不是正好成为他的至交,恐怕,他摆一下架子,神医门都会被王骑的人端了。

晏子苏摇了摇头,转身进入大殿。

……

御书房内的暖阁,皇后坐在尹穆清的榻前,手里握着一分金帛密旨,正缓缓出声:“王妃,这分密旨,是月余前,陛下拟好,让人秘密放在朝和殿正大光明牌匾之后的传位诏书。你可知,本宫是什么时候拿到这分诏书的?”

尹穆清靠在床边,有些诧异皇后会来看她,甚至,还拿着这份传位诏书。

而且,尹穆清看的出来,皇后的情绪,并不是很好。

皇后笑了笑,开口道:“皇后娘娘应该是不久前才拿到这份诏书吧?否则,若是您提前知道诏书的存在,存儿就不会身受重伤,你早就拿着这份诏书,去萧湛那里,换存儿一命了。萧湛也就是因为这份诏书的存在,他才会有所畏惧,没有在宣布陛下驾崩的第一时间登上皇位,不是吗?。”

皇后听此,点了点头,唇边露出一抹笑意,开口道:“王妃很聪慧,没错,这份诏书,确实是本宫前不久才拿到的,而告诉本宫这诏书存在的人,你可知是谁?”

尹穆清看着皇后有些红肿的眼眶,心里暗暗心惊:“难道是……阿恒?”

倾恒人小,却有着大人一般的沉稳谨慎,尹穆清是知道的。

萧湛谋反,小家伙虽然知道,但是他没有能力反抗。

可是,皇后有!

萧湛可以弑君,但是不会杀了皇后,因为,萧湛虽然身为皇子,可是身上却没有功勋,若是真得想要登上那个位置,必须要有人举荐,而那个人,必定是皇后!

所以,倾恒选择将传位诏书交给皇后,皇后手里有依仗,只要她有心,那个时候,在不能保证萧璟斓会不会及时出现的情况之下,皇后有能力保住他们。

“你说的不错,这金帛密旨,确实是长孙殿下交付于本宫的!”不得不说,皇后是很妒忌的,萧璟渊爱灵玉檀胜过一切,也因为爱屋及乌,不仅对萧璟斓宠爱有加,连带着,也无条件信任一个五岁不到的孩子。

而那个男人,竟然信任一个孩子,也不信任他的结发夫妻!

甚至,就在不久前,他还要假死离开,永远离开她!

尹穆清放下手中的书,看向皇后,开口道:“如今皇上已经无恙,皇后娘娘不将诏书交给皇上,由皇上保管,拿到我这里做什么?”

皇后起身,出声道:“王妃,你是聪明之人,又怎么不知本宫之言?如今陛下双手无力,不说拿笔,就怕动一动都很艰难。还不说这诏书?如今,天下人都知道陛下驾崩,乃萧湛所害。直到现在,皇位尚且空虚无主。虽然,璟王确实位高权重,而且,他身世有被人知晓,甚至,没有人对他有半句批判,这些,都是你的功劳。可是,若是没有本宫支持,没有这诏书,你觉得,他当真能顺利登上皇位?”

尹穆清从来不了解皇后,但是,她却知道,皇后向来贤惠,不会是那种勾心斗角的女人!如今听皇后这么说,她倒是笑了笑,问道:“皇后娘娘的话,我不理解!既然皇后心疼皇上,那么就该将这诏书昭告天下才是,如何将它拿在这里?还是说,皇后娘娘不敢打开,或者不愿打开?”

身为一个母亲,尹穆清能猜得到,在这争名夺利的皇家,想要保住自己的孩子,皇后不可能不有所举动!

萧存是她的儿子,是正宫嫡出,在身份上来说,萧璟斓都不比萧存。

看皇后的意思,难道是想让萧存登基?

“王妃,你帮助璟王,是想坐上本宫这个位置,从此凤临天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还是只是因为你爱他,是你的夫君,所以才帮他。究竟如何,只有你自己知道。可是不管如何,你现在都和璟王绑在一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皇后娘娘,你想说什么,明说便是,何必与我打马虎眼?”尹穆清最不喜别人绕弯子,有什么事,直说便是:“你若真的想存儿登上那个位置,你大可去做便是,反正诏书现在拿在你的手上,陛下手脚不便,这道诏书,你想里面变成什么样,就可以变成什么样,我想,阿斓应该也不会计较。毕竟,以存儿的势力,就算他登上皇位,阿斓都不屑和他一般见识,所以,你放心便是。当然,如果您只是担心因为阿斓即位,会对存儿出手,那么你更加不必担心,因为还是那句话,以存儿的势力,阿斓根本不会将他放在眼里。”

尹穆清能想到的,只有这两点,虽然觉得皇后杞人忧天,但是心里还是理解。

尹穆清的话,让皇后面色一白,不仅有一些尴尬,更多的,是愤怒!

萧存是她的孩子,他怎么样,她比谁都知道。

存儿那个孩子生性贪玩,根本不是做皇帝的料,所以,她不会将自己的孩子推上那个位置,以免祸害百姓,被世人唾弃。

但是,就算萧存再不济,那也是自己的孩子,皇后哪里允许别人说他的不是?

然,她却没有生气,只见皇后突然起身,走近不远处的香炉,揭开炉盖,将那金帛放在悬空,然后看向尹穆清,有些迫切的开口:“王妃,你说的对,本宫看着璟王长大成人,他是什么人,本宫比谁都清楚,所以,只要存儿足够乖顺,璟王就不会对存儿出手。因此,只要那个位置上的人是璟王,本宫就不担心存儿的安慰。”

尹穆清见皇后的举动,眸光微闪,却一点都不担心皇后将手里的东西扔下去,她看着皇后,只听皇后继续道:“本宫不仅了解璟王,也了解陛下,这里面写的是什么东西,不用打开看,本宫就知道,他心里所属,能继承他位置的孩子,不是阿宇,不是阿湛,更不会是本宫的存儿。”

“所以,皇后娘娘是想毁了它?”尹穆清放在皇后身上的视线收了回来,再不看皇后一眼,而是拿起刚刚看的书,继续翻阅:“娘娘要毁了它,还请拿出去销毁!”

皇后一听,有些急了,迫切道:“王妃真的就不担心?没了这道圣旨,璟王如何顺利即位?”

“哦?那依皇后娘娘的意思?”尹穆清抬了抬眼皮。

“五年,你给本宫五年的时间!”皇后急道:“依王妃在璟王心目中的位置,应该足以说服璟王,暂缓五年即位,只要你答应说服璟王,五年后,本宫亲自拿出这道圣旨,宣告天下,助璟王登基,王妃也可顺势母仪天下,如何?”

尹穆清倒是疑惑了,放下手中的书,不解道:“五年?不知娘娘可否告知,为何要暂缓这五年?”

“只要璟王不愿登基,陛下就不会真的任性到弃天下于不顾,抛下这江山,去寻找灵玉檀!王妃应该知道本宫的尴尬,陛下纵然后宫佳丽无数,可是,这么多年来,他的心,一直在灵玉檀身上。然,就算他无情,可是本宫是他的结发妻子,曾经和他拜过天地,入过洞房,甚至,还育有存儿,如何真的做到和他一般无情?他一走了之,丢下本宫,本宫该怎么办?”

萧璟渊自从醒来后,就没有想要再“活”过来的行为,让皇后本就不安,再加上不就钱萧璟渊对她的态度,皇后更加心急了。

都说日久生情,女人在嫁给一个男人后,相夫教子,心更加会对这男人死心塌地!

冯皇后就是这般,这么多年,在她的心里,除了自己的儿子,就是她的夫了!

因为爱,所以可以包容一切,甚至连他在乎的灵玉檀和萧璟斓,她也尽全力护着,照顾着。

后宫女子众多,人口杂乱,女子的疑心比男人还重,萧璟渊对灵玉檀的特殊,对萧璟斓的爱护,后宫女子不可能不有所察觉。若不是她在后面撑着,一发现有这种苗头,她就掐掉,恐怕,萧璟斓的身份早就曝光,成为世人唾弃的对象了!

可是,不管她做多少,他就只有一个谢字,最多的,就是拉着她的手,称赞她做的好,是他的好皇后!

这些够吗?这些永远都不够!

她要的,不是他的称赞,而是他的陪伴!

她不要一辈子,只要五年!

灵玉檀霸占他二十年,她只要五年,这难道也不行?

冯皇后的话,倒是让尹穆清愣住了,她万万没有想到,冯皇后对萧璟渊动了心。

她有些同情冯皇后,她和萧璟渊之所以在一起,恐怕也是因为逼不得已!

一个为了稳固自己的帝位,牵制朝廷!

一个为了自己家族的兴旺,光耀明媚!

所以,他们二人,保持相敬如宾最好,谁先动心,谁就输了!

很明显,皇后输了!

五年吗?不得不说,皇后是有心机的!

谁能保证五年后会发生什么事呢?

这五年,灵玉檀在外漂泊,发生什么事谁又料得到?她可能会忘记皇宫里面的一切,重新嫁人,生子,也有可能遇到天灾人祸,死于非命。不管哪种可能,五年后,萧璟渊再见她,恐怕已经再不复当年情谊!

而这五年,陪在萧璟渊身边的,只有皇后一人,以前因为有灵玉檀在身边,皇后再努力也入不了萧璟渊的心,但是现在,灵玉檀不在,那就说不定了!

萧璟渊移情别恋,很有可能!

所以尹穆清说皇后有心机!

但是,这样的心机算计,谁又会批判她的不是?

尹穆清起身,朝皇后走来,缓声开口:“皇后娘娘这又是何苦?你觉得我一个女子,真的能左右的了璟王的心思?登不登基,做不做这皇位,要不要这天下,岂是一个女人能决定的?”

“你不许过来!”皇后见尹穆清朝自己走来,面色一白,突然拔下头上的玉簪,抵在自己的脖颈出,威胁道:“你若不答应,本宫就死在你面前,那个时候,弑君谋反之罪空恐怕要落在璟王身上了!”

“是吗?”尹穆清站定,果然不动了,可是唇边却露出了一抹别有意味的笑意,看着皇后,或者说是看着皇后的身后更准确!

皇后见此,只感觉自己身后有人,她正想转身,悬空放在香炉上面的金帛密旨竟被身后伸出的手抢了过去,她瞳孔一缩,却听身后传来一声轻蔑到极致的声音:“皇后,如你所愿!”

冯皇后还没有反应过来,却见那金帛密旨竟被身后之人扔进了香炉,片刻便燃了起来!

冯皇后面色一惊,想要伸手救起已经来不及,大火窜上来,差点烧燃她的衣袖,惊的她后退了几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金帛密旨变为灰烬!

她面色苍白的看向萧璟斓,呵斥道:“璟王,你疯了?毁坏圣旨,乃大不敬!你……你就不在乎上面写的……”

“本王不在乎!”萧璟斓一句话将冯皇后顶了回去,冯皇后面色一片苍白!

萧璟斓看向冯皇后,继续道:“不说五年,就算是五十年,本王都不会有任何意见,若是皇后没有什么吩咐,本王就先回府了!”

说罢,萧璟斓走到一家处,拿了一件雪白的披风,然后走到尹穆清身边,将尹穆清包裹住,直接打横抱起,阔步离开了御书房!

皇后见萧璟斓如此,心中恐慌一片,腿一软,竟吓的瘫在了地上!

尹穆清有些不解萧璟斓心里在想什么,他是想放弃皇位?

不得不说,这让尹穆清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她不想萧璟斓坐上那个位置。就算萧璟渊再喜欢灵玉檀,也不得不为了天下,为了牵制百官,而娶那些他不爱的女子,那么萧璟斓若真的登上那个位置,是不是也会后宫佳丽无数?

现在,她不用担心了么?

想到这里,尹穆清不由自主的抱紧了萧璟斓的腰身!

他……是她的!

“在笑什么?”尹穆清扬起的唇角,落入了萧璟斓的眼中,他眸中的冷意淡了几分。

“我在想,什么时候给阿斓生个女儿!”

萧璟斓眼前一亮:“当真?”她竟然有此等觉悟?

正在这个时候,前方晏子苏的脚步匆匆而来,面上都是止不住的喜悦!

萧璟斓站定,蹙眉:“何事?”

到嘴边的话被晏子苏吞了下去,意外的惊喜只化成两个字:“喜事!”

是喜事吗?自然是喜事!

他苦于找不到万蛊之毒的解药而烦心这么多年,就算有血玉在手,也因为没有同根血而一筹不展。可是,现在,灵玉檀竟然怀有身孕,这如何不是喜事?

虽然,因为灵玉檀怀这胎着实凶险,不说她年龄已经四十有余,已经过了孕育子嗣的最佳年龄,一不小心就会一尸两命,甚至,因为这段时期心情郁结,而有滑胎之象,可能根本就等不到孩子降临,她就会因为孕育这个孩子而香消玉损。

可是,只要有她腹中的孩子,再加上血玉,阿斓的蛊毒就有解,不是吗?

那个时候,灵玉檀是生是死,他又何必操心?

------题外话------

二更来啦,嘻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