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诛杀令(一更)/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晏子苏这么说,萧璟斓募得蹙了眉头,这个关头,无论如何,萧璟斓是想象不到,哪里会有喜事的。

什么喜事,喜从何来?

尹穆清从萧璟斓怀中探出个头,看了一眼晏子苏,问道:“喜事?不知是什么喜事,让宴公子如此心悦,就不要绕弯子了,何不说出来?”

萧璟斓也开口道:“说!”

晏子苏勾了勾唇角,出声:“灵……”

说灵太妃吗?灵太妃这个身份无疑是敏感的,先帝死了二十多年,这个时候太妃却有孕,恐怕这不会是喜事,而是坏事了!

所以,太妃二字到了唇边,都被晏子苏给吞了回去,转而一变:“阿斓,你母亲有孕了,已经一月有余,难道,这不是喜事么?”

这个时候,晏子苏是不会对萧璟斓说,他口中所谓的喜事,不是因为灵玉檀有孕,而是因为有了这个孩子,萧璟斓的蛊毒有解!

因为,晏子苏明白,以萧璟斓的性子,他不会将自己的命寄托在一个尚未成型的孩子身上。

还不说,若是灵玉檀真的勉强孕育这个孩子,会面临死亡的危险。

这么多年,灵玉檀不管做什么,萧璟斓都没有对灵玉檀痛下杀手。从他对灵玉檀宽容至此就知道,萧璟斓对灵玉檀是有母子情分在的。所以,若是萧璟斓知道灵玉檀怀这个孩子,是会有生命危险的,那么,无论如何,萧璟斓是不会答应灵玉檀留下这个孩子的。

晏子苏也知道,萧璟斓对灵玉檀一次次的宽容,恐怕就是因为灵玉檀给了他生命。

本就是因为这一点,萧璟斓觉得自己亏欠灵玉檀,那么,现在怎么会允许自己再让灵玉檀给他一次命?

因此,晏子苏绝对不会告诉萧璟斓真相的。

听此,尹穆清顿时睁大了双眸,头皮一阵发麻。

怀孕?还一月有余?

那么,意思就是,当灵玉檀还是太妃的时候,她和萧璟渊还有牵扯?甚至,冒着天下之大不韪,怀了孩子?

这不是给先帝难堪么?

若是灵玉檀怀孕的消息传出去,那么她之前做的,都是白费了!

若是之前说阿斓是在灵玉檀嫁入皇宫之前就有了,那么百姓可能会将一切的罪过都推向先帝。

可是,不管百姓再同情灵玉檀和萧璟渊,前提都是建立在灵玉檀嫁给先帝后,他们二人是清白的。

即便对对方有情,即便都身处皇宫,那都必须动之情,止乎礼,不是吗?

可是,没想到,他们二人私底下还有来往,甚至,还怀了孩子!

这可如何是好?

百姓会如何猜想?会不会因此而猜测阿斓的身份,然后添油加醋,甚至肆意造谣,一发不可收拾?

尹穆清抬眸看向萧璟斓,果然看见他紧绷的下巴,面上没有一分喜气。

能有什么喜气呢?这本就不是一个喜事!

晏子苏为何这么高兴?

尹穆清看向晏子苏,眉头微拧。

晏子苏不是那种多管闲事的人,又怎么可能单单因为灵玉檀怀孕而喜上眉梢?

这其中,难道有什么隐情?

萧璟斓听到这个消息,不得不说,他不仅没有一点怒意,更多的是耻辱。

就如同尹穆清所想,怀孕一个多月,那么就是,他们二人身份如此,还瞒着天下之人,做那苟且之事!

比起得知自己的身份的时候,萧璟斓还觉得怒不可遏,觉得耻辱!

喜事,这就是晏子苏口中所说的喜事?

尹穆清感觉到抱着自己的手臂在不断收紧,她抬眸看着萧璟斓,不禁开口:“阿斓,顺其自然,长辈的事情,我们插手也于事无补,你父皇老来得子,是喜事!”

不是老来得子么?都说男人四十一朵花,可是女人四十就是豆腐渣了。就算在现代,四十岁都算高龄产妇,危险至极,还不说在这医疗制度不发达的古代。

所以,灵玉檀这个年龄,已经不再适合有孕。她这个时候有喜,可不算是老来子?

萧璟斓听此,深吸一口气,缓声而出:“回府!”

萧璟斓已经淡然,他们二人已经做了太多让他失望的事情,他不是应该看透了么?

两个愚笨至极的人在一起,也只能做一些蠢笨之事罢了!

现如今,不管是喜事,还是丑事,他不想再管!

晏子苏不想离开,灵玉檀的脉象不好,只要是大夫,就知道怀这一胎的凶险,若是太医插手这件事情,只会给萧璟渊实话实说,以萧璟渊对灵玉檀的在乎程度,肯定不会要这个孩子,如此一来,阿斓的蛊毒,该如何解?

因此,晏子苏让到侧边,出声道:“陛下的筋脉受损,我既然接手,自然要看着他大好,所以,这段时间,我就留皇宫!”

萧璟斓怒意升起,轻蔑道:“太医院的人若是不中用,要他们何用?养着他们吃白饭的么?神医未免闲事管的太宽了一些!”

晏子苏年岁比萧璟斓大一些,所以在有些事情上,他还不会和萧璟斓一般计较,只是笑了笑道:“本就是闲事,既然管了,就不想半途而废。更深露重,王妃身上的伤还没有好,阿斓你……慢走!”

晏子苏的话中有话,萧璟斓自然是没有听出来。

这份闲事,萧璟斓哪里知道晏子苏指的是什么?

他只会认为是萧璟渊的伤这闲事。

却不知,晏子苏所谓的闲事,其实是他的蛊毒!

他听晏子苏这么说,面色一沉,再不想在这里逗留,直接阔步离开。

天下第一山庄

楼雪胤面容苍白,几天前,为救尹穆清和萧湛出手,又被人暗中射了一箭,虽然只是在肩上,但是以楼雪胤的身子,却足够他喝一壶。

因为自小中毒,一有伤口,就血流止不住,很难愈合。

所以,楼雪胤因为失血过多,几天都没有下床。

天下第一山庄无疑是最奢侈的,金砖铺地,玉石为墙,金碧辉煌,比起皇宫还丝毫不逊色。

层层叠叠的帷幔深处,楼雪胤闭眸靠在火狐皮毛铺就的贵妃椅上,手边的矮几之上,放了一碗还冒着热气的药汁。

楼血液单手支着脑袋,红色的广袖滑下,露出一节白皙精悍的手臂,带着几分诱惑之美。

这时,两旁的侍女撩开帷幔,亦行从外面走了进来,单膝跪地:“主上!”

“嗯!”

亦行先抬眸看了一眼楼雪胤,见面上没有什么表情,应该心情白不错,这才禀报道:“主上,老庄主……回来了!”

“哪个老庄主?”

亦行听此,有些诧异的抬头看了一眼楼雪胤,主子这是真的假的?不会真的忘记老庄主是什么人了吧?

亦行擦了一下汗,战战兢兢道:“前任庄主,楼逸宸,您的父亲!”

楼逸宸?

许久没有听到这个人的名字,楼雪胤早都忘记,这个世上还有这个人的存在。

“呵……”凤眸骤然睁开,便听到楼雪胤轻嗤了一声,讥诮道:“他竟然回来了?”

自从楼逸宸丢下年幼的他选择离开,不管他的死活后,楼雪胤就再无父亲。

甚至,因为恨,从不让人打听楼逸宸的下落,权当他这个爹死了。

当然,即便不打听,河洛公子的名号,在哪里都叫的响。

谁人不知道河洛公子在墨领任职太傅?

呵,天下第一山庄庄主,委身人臣,也不知,那个男人究竟作何想。

亦行听此,垂下了眼帘:“老庄主住在客栈。”

楼雪胤赫然起身,目中带着几分戾气,问道:“一人?”

十个多年后,他回到暨墨,却连家门都不踏入?

这么说来,在那个男人眼里,他和母亲,真的是一点分量都没有?

“还有楼夫人,楼家的大公子楼卿如,墨翎丞相之女叶瑾妍……”

啪的一声,广袖一挥,将矮几上的药碗打翻,在地上摔的粉粹,吓得殿内的侍女全部跪在地上,不敢言语,只听楼雪胤咬牙道:“楼夫人?楼家的大公子?好一副其乐融融,父慈子孝的画面!”

楼雪胤如何不怒?楼家的大公子?真是好称呼!哪里来的野种,也敢大言不惭,对外称是楼家大公子?

楼家嫡系世代以来都一脉单传,乃天下第一山庄的接班人,楼逸宸既然选择离开天下第一山庄,又如何配用楼姓?

岂有此理!

不得不说,楼雪胤是嫉妒的。

楼夫人?楼家大公子?

记得很小的时候,外人是如此称呼母亲还有他的,如今,物是人非,母亲死了,楼夫人被外人取代,可是,他楼雪胤还没有死呢,楼逸宸就迫不及待的想要自己的爱子取代他楼雪胤了呢?

也要看他答不答应!

“主上息怒!”亦行自知自己说错了话,连忙磕头请罪:“属下失言,还望主上惩罚!”

楼雪胤瞥了一眼亦行,凤眸微拧,手腕一番,一枚血红色的诛杀令从袖中滑落,摔在亦行面前:“明日,本座要看见那个楼夫人还有楼大公子的首级!否则,你就提头来见!”

楼逸宸,你无情,就休怪本座不念父子之情!

是你对不起母亲在先,现在本座无情,也是你咎由自取!

诛杀令?

亦行看着地上那枚如火焰般璀璨红艳的令箭,面色一沉,心道,主上这次是动怒了!

他伸手拿过令箭,沉声道:“属下领命!”

------题外话------

阿胤生气了,大家期不期待阿清的母亲,还有那个河洛公子?神秘了半本书,挽儿终于要出来了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