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母女(二更)/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容华居是暨墨京城有名的客栈,里面装潢华丽又不失典雅,每一个雅间之间隔着一处走廊,走廊宽敞,中间一排还放置着盆栽,居住的客人互不干扰,非常适合暂居。

此刻,天字号雅间,正有两个男人对弈。

其中一名男子,身着一袭红色对襟长袍,广袖席地,墨发披肩,凤眸勾人,艳如罂粟,勾魂摄魄。

细看男子外貌,竟然和楼雪胤有着几分相似。

这人正是天下第一山庄前任庄主,也是名满天下的河洛公子,楼逸宸。

楼逸宸虽然已经四十多岁,可是也不知道用了什么保养方法,面容与二十年前相比,全然未变,仿佛时间没有在他的身上留下任何痕迹一般。

只不过,对面的楼卿如看见楼雪胤这般,却不由的蹙眉,落下一子,才开口道:“父亲大人还在用那药吗?那药虽然驻颜,却异常伤人,若是父亲大人不知节制,过不了两年,您……”

楼逸宸面对楼雪胤的话全然不放在心上,视线落在棋盘世上,缓缓开口:“毒死也比丑死好,怎么?你可是嫉妒为父的容貌了?”

又是这样的话,楼卿如早就料到,心里低叹了一声,他扫了一眼对面美如画中仙,艳如山中妖的男人,不禁问道:“为什么父亲大人会突然来暨墨?还带着母亲?”

楼逸宸眸光微闪,抬眸看了一眼楼卿如,开口道:“你可见到墨翎的陛下,君凤宜?”

楼卿如摇了摇头:“墨翎陛下的圣颜可是随便能见的?父亲大人寻陛下可是有是事?”

不知为何,楼卿如觉得很奇怪,他虽然是楼逸宸的儿子,是墨翎太傅的大公子,可是父亲却不愿意他在墨翎久待,每次去墨翎,回一次家,没过两天,父亲大人就会催促他离开。

与其说父亲大人是想让他找寻根治母亲病的药,还不如说,他在逃避一些事情。

“不,你母亲好像记起了一些事,她以前来过暨墨,所以,为父带她过来看看,兴许能想起什么!”楼逸宸说到这里却不敢看楼卿如的眼睛,也不知为何,手里的棋子连下错好几步。

楼卿如落下一子,直接将楼逸宸的棋子冲的七零八落。

见此,楼卿如眉眼含了一抹笑意:“父亲大人心情不好?”

楼逸宸有些烦躁的扔下手里的一把棋子,洒在棋桌之上,毁了一整盘棋局,不听他不悦道:“不下了不下了,你母亲出去好一会儿,我不放心,去瞧瞧!”

正在这个时候,雅间的门突然被人撞开,叶瑾妍气喘吁吁的从外面冲了进来,大叫道:“不好了不好了,楼太傅,楼大哥,不好了……”

两个男人被惊了一跳,纷纷站起身子,问道:“出了何事?”

楼逸宸看了一眼叶瑾妍身后,不见另一个人,面色一白:“夫人呢?”

叶瑾妍苍白着一张脸,白着一张脸,忙道:“我们从花园散心回来,碰到了一个手里抱着婴孩儿的妇人,夫人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抢了那妇人的孩子,那妇人连忙叫了人,都追着夫人,夫人一急,出了客栈,夫人武功好,我……我给跟丢了,哎……你们去哪里?你们等等我呀……”

叶瑾妍话都还没有说完,只见面前掠过了两阵风,刚刚还在听她讲话的人,片刻就不见了踪影。

叶瑾妍气的面色一片通红,一阵跺脚后,追了上去:“喂,你们等等本公子!”

……

尹穆清和萧璟斓出了皇宫,就坐上了马车回璟王府,打算顺便去看一下被萧湛重伤的慕恩。

因为慕恩伤的重,不好挪动,所以,一直在开始的那家药铺里面养伤,但是在身边伺候保护的人不少。

慕恩乃萧璟斓手下的一等侍卫,却也是正二品将军,在萧璟斓面前是属下,在其他人面前却是主子,所以身边伺候的人不少!

慕恩的伤一直是鸢歌照顾的,所以这些填都习惯了鸢歌在身边,但是近日下午,他醒来后,却不见了鸢歌,反而是两个一直伺候他起居的丫鬟,一个名芳草,一个名萋萋,二人加起来就是芳草萋萋!

虽然这两个丫鬟跟了他几年,一直都很踏实机灵,他也习惯了二人。

但是,今日一觉醒来看见二人,慕恩眉头一皱,问道:“那丫头呢?”

芳草要外向一点,口吃也伶俐,话也比较多,听慕恩这么问,不解道:“大人指的是谁?”

她们是今天才知道主子受伤了,在这里养伤,然后被慕二爷指派过来照顾,之前不知道有什么人在这里呀!

慕恩双手握拳,放在唇边咳嗽了几声,因为失血过多,所以脸色异常苍白,养了几天,虽然伤口已经快愈合但是亏了血气,现在头昏目眩的!

“大人?药已经熬好了,您先服下吧!”芳菲见慕恩咳嗽的厉害,立即转身对萋萋道:“萋萋,快去将大人的药端上来。”

萋萋点了点头,正转身之际,却被慕恩叫住:“不用你,鸢歌那丫头呢?”

慕恩现在倒是意识到了,定是鸢歌那丫头扔下他不管,自己回去了,还将芳草萋萋指派了过来。

这死丫头,既然救了他,怎么半途而废?他还病着,她就这么放心大胆的走了?

还指派了两个毛手毛脚的丫鬟过来,她就放心?

连慕恩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此刻有多么的气愤,而这个气来的还多么莫名其妙。

鸢歌是尹穆清身边的侍女,按照礼数来说,鸢歌没有伺候慕恩的责任,就算她回去,也无可厚非。

可是他心里就是不爽!

而且还嫌弃了伺候自己起居几年的大丫鬟。

芳草萋萋若是知道自家大人这么嫌弃,恐怕好伤心好久了!

“鸢歌姑娘?”鸢歌是王妃的侍女,璟王府里面的人恐怕都知道,所以芳草萋萋也知道,但是二人却不明白,为何慕恩指名道姓的要让鸢歌来伺候,这也太不合礼数了吧?毕竟是王妃身边的人,名义上,王妃这边的人,都是王爷的女人,因为正妻抬了身边信任的侍女为侍妾,帮忙伺候夫君,这是常有的事。所以谁能保证,王妃会不会有心让王爷将鸢歌姑娘收房呢?

所以,听到慕恩提及鸢歌,芳草萋萋互相看了一眼,表示不能理解!

而正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一声调侃之声:“慕将军这是怎么了?我家鸢歌不过来,你连药都不喝了么?”

慕恩眉心一跳,抬眸一看,却见门口的帘子被人打开,尹穆清从外面探出一个脑袋,然后笑眯眯的走了进来,紧接着,那抹矜贵又神秘的黑紧跟着尹穆清走了进来。

瞬间,慕恩面色一白,翻身就要下榻,但是因为受伤严重,差点摔了下来。

萧璟斓站在那里,抬手虚扶了一把:“免了虚礼,安心养着便是!”

“多谢王!”慕恩谢了恩,尹穆清看了一眼连个丫鬟,忙道:“还不扶着你们家主子躺好!”

“是!”因为萧璟斓和尹穆清的到来,两个小丫鬟明显的有些紧张,替慕恩盖被子的手都有些抖!

见慕恩躺下,尹穆清才开口道:“慕将军莫要耍小孩子脾气了,不管鸢歌有没有在,药还是要按时喝。如果慕将军实在是怕苦,我这就回府,给鸢歌说说,让她来照顾你。小九月以前也怕苦的,但是每每鸢歌一出面,小家伙准一口气喝完整碗汤药,还能一滴不剩!”

尹穆清的话羞的慕恩无地自容,恨不得挖一个洞钻进去,再也不见王妃:“王妃说笑了,属下,属下不怕苦!”

慕恩急的不行,他大男人的一世英名,都快被王妃给毁了!谁跟小主子比呀,那个小哭货!

“不怕苦,却赖着鸢歌,慕将军这是什么意思?还是说,鸢歌端来的药要香一些?”

听此,慕恩更会面色窘迫,只觉得自己脸上火辣辣的烧:“属……属下,王妃误会了,属下只是……只是醒来没有见过鸢歌姑娘,担心她出意外,所以……所以有些着急!”

一个大男人羞成这样,也是没得谁了,尹穆清也不好继续逗下去,适可而止了:“这样呀,那我回去告诉鸢歌,慕将军心里挂着她的安危,等有空了,让她再来看看慕将军!”

“当真?”慕恩的话脱口而出,等说出这话后,慕恩才觉得自己说了什么,脸色一红,无比尴尬,装作什么都没有说:“多谢王妃!”

“不谢不谢!”尹穆清摆了摆手,若不是觉得慕恩脸皮薄,她都要笑出来。

看样子,这慕恩是对鸢歌有点意思?慕恩性子踏实,长的也俊美,只是常年在萧璟斓身边,被萧璟斓盖住了风华而已,所以看了萧璟斓,很难让人发现慕恩容貌的出色。而且慕恩还是二品将军,封有府邸良田,可谓要身份有身份,要人品有人品,要钱财有钱财呀。

慕恩配鸢歌,也不差!

萧璟斓看了一眼尹穆清,有些无奈,伸手揽了尹穆清的肩膀,宠溺道:“好了,回去了!”

尹穆清点了点头,萧璟斓才转身道:“这些时日,便不必来当差了,养好身子,才是首要!”

“多谢王爷恩典!”不得不说,萧璟斓的出现,慕恩是意外的,也很感动,他只是一个属下,王爷却来亲自登门,着实是恩典!

“恭送王爷!”芳草萋萋跪地送驾。

尹穆清走到外面,问道:“阿斓,你说,慕恩是不是看上鸢歌了?”

“显而易见!”萧璟斓蹙眉,勾了勾唇角:“怎么,王妃对别人的婚姻大事敢兴趣?兴致这么好?”

“谁敢兴趣了,只是,这君子成人之美,有什么不对?而且,我看着,慕恩挺好!”

“他们的事情,自己结局,到时候给个恩典就行,你我出面,就算他们并非郎情妾意,也不会反对,那个时候,恐怕就不是君子成人之美了!”看了慕恩,萧璟斓就看了出来,恐怕,慕谦对鸢歌也有些心思!

尹穆清听此,点了点头,道:“也是,你说得对!”

两人上了车,两个小家伙正在榻上睡了香甜,小九月拉着哥哥的手,正吸着鼻子,嘴巴里面还呼呼的吹着泡泡,别提多可爱了。

尹穆清伸手压了压孩子的被子,这才和萧璟斓坐在侧边的座位上。

马车缓缓而行,因为尹穆清肋下的伤正在愈合,所以马车行的慢,也很稳。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了一片嘈杂之声,马车骤然停了下来。

“王爷?”外面传来宋勒的声音,萧璟斓非常不悦的促紧了眉头:“怎么回事?”

“外面有人闹事!”

尹穆清听此,掀开车窗帘,探出头,便看见一家丁模样的人,围着一个人女子,那女子手里还抱着一个小婴儿!

尹穆清蹙眉,怒道:“岂有此理,这么多人竟然对妇孺出手,以多欺少,恃强凌弱,还有没有王法?”

而就在这会儿,尹穆清才发现她想错了!

一个哭的双眼红肿的妇人从人群之中冲了出来,指着中间被围攻的女子,哭的撕心裂肺:“我的儿,你这偷孩子的贼人,还我孩儿……”

那妇人很哭的肝肠寸断,一看就不是作假!

原来那个被围攻的女子是偷孩子的贼?

就在尹穆清迟疑之间,之间中间那抱着孩子的女子广袖一扬,一根软烟罗从袖中飞出,一个旋转,将围着她的人径直打飞,甚至,还手腕一翻,软烟罗如一根灵蛇,朝那妇人袭去。

尹穆清见此,早已蹙紧了眉头。

素手一翻,一根银针飞出,径直击中那白衣女子的腿弯,只见那女子腿一软,跪了下去,手里的孩子,朝前飞出,尹穆清一惊,正想出手,身边的人却比她更快,黑影一闪,大手一捞,即将落地的孩子就被萧璟斓捞了起来。

------题外话------

二更啦,对了,阿清娘亲其实是好人啦,楼卿如不是楼逸宸的儿子,你们猜猜,为什么楼逸宸会要驻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