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小挽儿/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可能感觉到落入了陌生人的怀抱,加上男人根本没有抱过孩子,那婴儿极度不舒服,哇的一声便哭了起来。

萧璟斓落地,一手提着襁褓,听到孩子的哭声,几乎是愣了一下,有些诧异,原来孩子这东西,竟然小的像一只猫,软绵绵的,感觉他若是一用力,就会捏碎掉。

就在孩子的哭声响起的那一刻,也在萧璟斓迟疑的一瞬间,那白衣女子仿若受了什么刺激一般,不顾腿弯的麻木,反手拔下腿弯上的银针,猛地朝萧璟斓袭了过去。白色的软烟罗如灵蛇出洞一般,带着几分势不可挡之势,朝萧璟斓袭去。

萧璟斓眉头一皱,大手一伸,握住那软烟罗,用力一挥,那女子的身子在空中一旋,长腿一翻,优雅落地。

落地的一瞬间,女子红唇一勾,素手一翻,一股内息从软烟罗荡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萧璟斓的方向而去。

萧璟斓是男人,向来不屑和女子出手,所以,手下都是留了情面的。

但是对面的那女子,不准确的应该说是夫人,似乎铁了心的要抢他手里的孩子。

萧璟斓怒了,见那内息一来,他眸光一凛,铺天盖地的内息瞬间从体内释放,仿若波涛一般,朝四周荡漾开来,直接将那白衣夫人的内息划开一条口子,并且那强大的余波还继续朝前蔓延。

那白衣夫人似乎没有料到对面这个男人会有这般强大的内力,不禁眸子微凛,足尖一点,飞上高空,身子一个后空翻,躲过了一击。

可是,明知对方功夫在她之上,她却一点都不死心,右手一挥,软烟罗再次飞出,左右横扫,白影缭绕,看得人眼花缭乱。

“阿斓,小心手里的孩子!”

尹穆清在外面看的心惊,不想那夫人的武功这般高强,竟然能接阿斓几招,这么看着,那夫人的武功,应该在她之上。她看不通,看那夫人的穿着,衣料都是上等的浮光锦,碧凌纱,气质也出众,怎么会是一个抢别人孩子的坏人?

萧璟斓刚听到尹穆清的身影,感觉抱着孩子的手边被束缚住,他低头一看,原不想软烟罗只是一个障眼法,对方的目的,其实是他手里的孩子。

“哇呜呜……”因为二人的争夺,那孩子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哭声响亮,大有撕心裂肺之意。

“宝宝……”听到那哭声,白衣夫人比那孩子的亲生母亲还要心疼,她连忙收了手,从空中落下,向前走了两步,视线望着萧璟斓怀里的孩子,眸宽一红,泪水便从眼角落了下来。

那白衣夫人看向萧璟斓,颤声道:“别伤害孩子,那是我的孩子。”

因为夜色,所以,对面的夫人长什么样,萧璟斓看不清,但是听她的声音,萧璟斓倒是疑惑了。

她的孩子?

“我的孩儿?我的儿呀……”这会儿,那个妇人扒开侍卫,疯了一般夺走了萧璟斓手里的孩子,抱在手里又是亲,又是哄。

那白衣夫人见此,也慌忙上前,根本没有任何压力的抢走了妇人手上的孩子,死死的护在怀里。

“你个天煞贱人,敢抢老娘的孩子,我给你拼啦!”那妇人手里的孩子被夺,自然怒恨交加,挥着两只爪子就胡乱朝白衣夫人抓了过去。

那白衣女子护着手里的孩子节节后退,不禁扬声道:“这明明是我的孩子,你何以说这是你的?”

白衣女子身形矫捷如狐,那妇人扑了一空,直接倒在地上,扑了一脸的灰,她听了白衣夫人的话,急的哇的一声大哭:“哎呦,孩儿他爹,你在天上看见没有,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小贱人,抱着咱们的儿子,硬说是她的娃哦……”

哭完,那妇人也知自己不是白衣夫人的对手,提着裙子就跑到萧璟斓身边,噗通一声跪在地上,不住的磕头:“大官人,求你一定要为民妇做主呀,那是我的儿子,光天化日之下,那小贱人抢走了我的儿子,求大官人为民妇做主呀!”

萧璟斓见到这两女争夺孩子一个孩子的场景,眉头早就锁在了一起。

尹穆清听此,也走了过来,看了一眼抱着孩子的女子。

夜幕之下,女子穿着一身白色纱裙,长而席地,端庄素然,头上戴着白色的头巾,遮住了自己的头发,因为背对着街道两边的灯火,所以长什么样儿,她看不清楚,自然也看不出年龄。

尹穆清看了一眼脚边磕头的妇人,见那妇人泪流满脸,额头磕的一片红肿,一惊,伸手扶了起来:“夫人莫磕了。”

那妇人哭的更伤心了,握着尹穆清的手,便是一阵哀求:“小姐,求求你,一定要给民妇做主呀!那是民妇的孩儿呀!”

这一吵闹,周围看热闹的百姓越来越多,围城一个圈,指指点点。

这天下还有这样的事情,说两个男人争一个孩子,那还说的过去,怎么还有两个女人争一个孩子的?

自己生的还不知道么?

萧璟斓表示自己头疼,看向那妇人道:“你说这孩子是你的?”

那妇人连连点头:“回大官人的话,这孩子真的是民妇十月怀胎,生下的孩子呀,求大官人为民妇做主!”

萧璟斓又看向那白衣夫人:“你怎么说?”

白衣夫人蹙眉,侧了侧身子,扬眉道:“我自己的女儿,难道我会不认识?”

尹穆清听此,立马就意识到了一点,问那妇人道:“你的孩子是男是女?”

那妇人大喜:“小姐,你瞧,她就是一个疯子,民妇的孩儿是一个男孩,她手里抱着的孩儿是个男孩儿呀!那是民妇的儿子呀!”

“你胡说!”那白衣夫人听此,立即一惊,看向怀中的小婴孩:“怎么会是男孩?”

根本不用再问,就知道这孩子究竟是谁的,尹穆清也发现,对面那个白衣夫人应该神智有些问题。

她缓步走过去,试图接近。

“阿清?”萧璟斓不赞同的拉了尹穆清的手,尹穆清回头给了萧璟斓一个放心的眼神,松开了萧璟斓的手,朝那白衣夫人走去:“夫人莫怕,那位妇人说这孩子是她的,你们争来争去也不是办法,你说这孩子是你的女儿,那就证明给她看,免得她吵闹着说您抢了她的儿子,你觉得这样可以吗?”

白衣夫人看了一眼尹穆清,顿时愣住:“你……”

一眼望去,落入对方那双秋潋寒潭般的眼眸,清泠透彻,美如宝石。

“宝宝……”穆挽清呢喃了一声,转而看向怀中的孩子,那孩子正睁着眼睛看着她,一双黑漆漆的小眼睛不复她熟悉的那般,她的女儿,那双闪闪发光的眼睛多么漂亮?好像璀璨的繁星,闪动着点点光芒,看一眼,就移不开眼,这孩子哪有她的宝宝那么美?

仿若受了惊一般,双手瞬间无力,手中的孩子一滑,瞬间落空!

穆挽清不仅没有伸手去救,反而吓的后腿了几步。

尹穆清一惊,连忙将即将落在地上的孩子抱了起来,转身塞给了跑来的妇人手上。

失而复得,那妇人才算放心,抱着孩子,朝尹穆清鞠躬道谢,好像害怕一般,跑远了。

穆挽清看着那妇人离开的背影,瞬间慌了起来,视线在周围来来回回,嘴里不住的呢喃:“那我的女儿呢?我的女儿不见了?宝宝,你在哪里?”

腿弯上被尹穆清的银针刺中,刚刚和萧璟斓对战,倒还不觉得,现在神经一放松,腿弯麻木,动都动不了,情绪激动之下,穆挽清右腿一软,一个趔趄,便扑倒在地。

头上的纱巾也掉了下来,露出一头雪白的青丝,铺散在她纤瘦的后背。

这一幕,惹来周围人的哗然。

“呀,原来是个老太婆,头发全白了!”

“刚刚打斗的时候,我看着很年轻呀,还是一位大美人,恐怕,天下第一美人洛淑妤都比不上,可惜了,这一头白发!”

“这女子莫非是雪妖下山?传说雪妖就是通身雪白,不就是这女子么?”

四周议论纷纷,但是尹穆清蹙了蹙眉。她看着这一幕,瞳孔骤然一缩,心里突然刺痛了起来,泛着几分难以言表的酸痛。

那雪白的头发仿佛一根刺,刺中她的心尖。

她的头发……

这会儿,却见穆挽清摸向自己的腿弯,揉了揉,因为疼痛,她闭着眸子,似乎在隐忍。

然,等她睁开眼后,却看见自己眼前遗落的一片雪白,比起尹穆清,她更加吃惊,拿起一缕头发,看了一眼,随即惊恐万分:“我……我的头发……怎……怎么会?”

“夫人,您还好吧?”尹穆清诧异,难道,这夫人不知道自己的头发变成这个样子了?尹穆清上前,想要扶穆挽清起身,却被穆挽清挥手拍开:“你别碰我!”

穆挽清拍开尹穆清的手,便向后挪了挪,呢喃道:“镜子,我要镜子!”

她慌忙从地上站起,跌跌撞撞的,几乎站不稳。

一头银丝长而及膝,在腿腿弯处摇曳生姿。

尹穆清这才看清对方的容貌,她也愣了一下,似乎有种来自心灵的电流,从心尖划过。

对方面容苍白,因为一头银丝,衬得肌肤更是莹白生光。

很美,很美的一个女子。

那双眼睛,静若寒潭,又似秋水无波,这会儿正闪动着泪光,显得妩媚生姿。

看她面容,眼角有一些淡淡的纹路,应该已经三十多快四十岁,只是没想到,年纪轻轻的她,竟然已经一头青丝如雪。

尹穆清不由的感慨,一头银发已经能美艳如此,也不知,若是她一头青丝,该是如何风华绝世。

突然,双手被人抓住,一张泪光点点的双眸在自己眼前放大,尹穆清一愣,便听对方哭道:“姑娘,你有没有镜子?”

尹穆清不知道她要镜子做什么,但是看着眼前的人,却没有拒绝,点了点头,道:“你等等,我给你拿!”

车上放的有镜子,不仅有镜子,梳妆用的所有东西都有!

尹穆清走了几步,却见九月抱着一个银面镜子,兴奋的跑了过来,这里的吵闹,早就吵醒了两个孩子。

“娘亲,镜子!”小家伙仰着脸,一副求夸奖求赞美的模样。

尹穆清如何不知道九月的小心思,点了一下某个娃娃的小鼻头,嗔道:“鬼机灵!”

九月笑呵呵的摸了摸头,对于娘亲的抚摸很高兴!

尹穆清拿着镜子走过去,穆挽清便慌不择路的走上来,接过镜子,当看到里面那个白发苍苍,面容憔悴,甚至,眼角还有褶皱的女子脸,穆挽清瞳孔一缩,呼吸一窒:“这……这是谁?”

手里的镜子一扔,吓的连连后退。

“夫人,您没事吧?”尹穆清刚上前一步,穆挽清便尖叫了一声:“你……你别过来,不要过来……”

语无伦次的同时,双手紧紧的捂着自己的头发,似乎是想试图遮住那一头雪白的银丝。

而就在这会儿,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过来:“小挽儿……”

一个红色的身影闪现而来,径直将穆挽清搂在了怀里:“莫怕,没事了,没事了……”

穆挽清抬眸看了一眼,入眼是一张绝艳妖媚的脸,那般熟悉:“阿宸?是……是你?我……我的脸,怎么会这样?”

双手不住的抚摸自己的脸颊,穆挽清泪如雨下。

楼逸宸搂着穆挽清,不住的哄:“你的脸怎么了?小挽儿看见什么了?是不是做恶梦了?”

“没……没有,我看见我的头发,还有我的脸,我突然变成一个老太婆了,阿宸,怎么会这样?”

“怎么会?小挽儿是做噩梦了,小挽儿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女子……”楼逸宸紧绷着下巴,话说的小心翼翼:“小挽儿莫怕,你一定是太累了,一觉醒来就没事了!”

“不,你骗我!”穆挽清试图推开楼逸宸,但是对方的怀抱太紧,她撼动不了一分,但是这会儿,她意识到了一个更加严重的事,抓着楼雪胤的领子,慌忙道:“阿宸,孩子,孩子不见了,我的女儿不见了!”

听此,楼逸宸反而松了一口气,哄道:“小挽你忘了?孩子在我这里呢,他们都在我这里,我们一会去就能看到他们了。”

“对对对,孩子在你那里,我想起来了。”穆挽清听此,提起的心瞬间就落了地,不如之前那般情绪激动了。

楼逸宸见此,果断的抱起穆挽清。一边的楼卿如捡起掉在地上的白色头纱,抖了抖上面的灰层,朝这边走了过来。楼逸宸连忙朝他使了一个眼神:“去将孩子抱过来。”

楼卿如的手指紧了紧,却只能点头:“是!”

应了后,楼卿如伸手将白色的纱戴在穆挽清的头上,严严实实的遮住了那一头银丝。

穆挽清似乎受了一点惊吓,抬了抬眼皮,看了一眼楼卿如,然后问楼逸宸道:“他是谁?以前,没见过。”

“秋果的弟弟,秋实,以前你没有见过。”

听此,穆挽清才放心的靠在了楼逸宸的怀中,良久,才抬眸看了一眼楼逸宸,开口道:“阿宸,你回山庄吧,阿胤还小,离不开你。”

“好,等你安顿好了,我就回去。”

“谢谢你!”

楼逸宸的步伐很快,直接抱着穆挽清足尖一点,便跃上了房顶,匆匆离开。

所以,他们后面说了什么话,尹穆清并没有听到。而且楼逸宸背对着她,尹穆清也没有看清楼逸宸的脸。

但是,她看着穆挽清离开的方向,沉默了许久。

这会儿,楼卿如走到尹穆清面前,抬手鞠躬,致歉:“抱歉,惊扰到了小姐,母亲大人身子不好,受不得刺激,今日之事,也是她无意之举。在下已经派人安抚了那位妇人,送上了赔礼,还请小姐宽宏大量,不要计较。”

明人眼都能看出那位夫人的身体出了状况,所以,尹穆清自然不会计较。

她只是惊异道:“她是你母亲?”不得不说,听到这个消息,尹穆清的心里有些失望,甚至是失落。

她有些不甘心,问道:“刚刚那位夫人明明说自己的孩儿是一个女儿。”

眼前的这个男子,长的确实俊美,精致的五官完美的契合,每一处都像细细雕琢过的一般,清隽儒雅,让人见之忘俗,再也挪不开眼。轮廓之中,确实也和那夫人的外貌有着异曲同工之处,可是,那位夫人说过了,她的孩子,是个女儿,不是吗?

楼卿如温声道:“这也是在下的无奈之处,母亲大人从来都不会记得我,可是,这也改变不了,她是母亲这一事实!”

尹穆清听此,也知道自己唐突了,然,心里的失落还是很明显。与此同时,她还是有些同情眼前的年轻男子:“是我唐突了!”

楼卿如抬了抬手,表示告辞,然后转身走了。

“怎么?是没有见过美男子么?”身后突然传来一阵阴测测的声音,尹穆清心肝一颤,还未转身,自己的腰就被某人楼住了:“一个嫩小子,你也能看的这么出神?”

“你无聊吧?”尹穆清挥手拍了一下,萧璟斓的手背立即红了一大片,萧璟斓瞬间眯了眯眼睛,但是很快便又变得正常,他蹙眉道:“为了那么一个臭小子,你竟然打为夫?”

现在这个时候,萧璟斓称呼为夫,可是很顺口。

尹穆清瘪嘴道:“幼稚!”

说完,转身走了!

“娘亲,刚刚那位漂亮姨姨为什么头发是白色的?”一上车,九月的好奇心就止不住,一个一个的问:“刚刚那个哥哥长得跟阿睿哥哥一样好看。”

尹穆清敲了一下小家伙的脑袋,嗔道:“什么阿睿哥哥,你要喊舅舅!”

“啊?”小家伙表示不爽,明明幼稚的就像三岁小娃娃一样,还舅舅,凭啥?

九月不知道的是,现在喊君天睿舅舅算什么?等不久的将来,还要喊一个屁大点的奶娃子姑姑,小家伙表示自己受了一万点伤害,感觉九爷的地位一天不如一天。

以前,原本以为可以做倾恒的叔叔,没想到叔叔没有,还变成弟弟。

现在好了,喊一个幼稚鬼哥哥已经是九爷给他面子,却不想,他喊人家哥哥都是少的,要喊舅舅!

真是,岂有此理!

欺负九爷没脾气!

小娃娃仰着一张脸,似乎万般不情愿,尹穆清见此,不由得觉得好笑:“怎么?还不愿意?”

“那哥哥也要喊舅舅!哥哥喊,九爷就喊,哥哥不喊,打死九爷,九爷都不喊!”

被提名点姓的倾恒一愣,看了一眼九月,然后深吸一口气,道:“不过一个称呼,小九莫要计较那么多,认真你就输了!”

并不是喊了舅舅,君天睿就能懂事起来,反正不管喊什么,他还是一天只知道和九月抢糖葫芦的君天睿!

尹穆清:“……”看了一眼倾恒,心道,这熊孩子,怎么说话的?

无疑,倾恒虽然懂事,但是不得不说,小家伙是一个小骄傲。

将两个孩子送到府上,尹穆清和萧璟斓回了洞房,洞房还是如初,没有被人碰过,甚至,每天都有丫鬟来打扫,整理,所以,整洁无比。

宽敞的洞房处处都贴着大红喜字,喜庆无比。

尹穆清还没有来得及仔细看着这房间,突然腰间一紧,就被人压在了门上,双唇瞬间本堵住,吻,来的有些迫切。

正当尹穆清试图接纳这个吻,想要回应之时,萧璟斓结束了这一吻,额头抵着她的额头,狠狠的咬了一下她的鼻尖:“好好养伤!”

等养好伤,才能放心大胆的吃不是吗?那个时候才能为所欲为!

尹穆清脸色一红,倒是想起一件事,问道:“刚刚,那红衣男人带白发女子离开的时候,让那个年轻人去将孩子抱过来。我在想,他嘴里指的孩子,是谁的孩子。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那个夫人应该受了刺激,记忆被打乱,根本不记得时日。或许,她的记忆停留在某处,走不出来。不然,她的孩子明明已经长大,就在她身边,她怎么会四处找一个婴孩。而且,刚刚那个年轻人拿了头纱去遮那位夫人的头发,应该早就知道他母亲的头发是这样,可是那位夫人发现自己的头发花白的时候,似乎很惊讶,就像刚知道一样。阿斓,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萧璟斓蹙眉道:“这种病症,我从未听说过,但是,看那女子的武功,倒是有些陌生,而且本王从未听说过,暨墨什么时候出现过这样一个武功高强的白发女子。”

“你也觉得好奇?”尹穆清眼前一亮。

萧璟斓宠溺道:“你若好奇,去问问子苏就是,他医术没的说,见多识广,应该知道!”

“嗯!”尹穆清点头,将自己的脑袋埋进了萧璟斓的胸口,蹭了蹭:“阿斓,不知道为什么,我第一眼看见那个白发夫人,就感觉很熟悉,好像以前见过一般,那种感觉……根本用语言难以描述。”

“阿清,抬头看着我!”萧璟斓声音一出,尹穆清下意识的抬眸:“怎么了?”

萧璟斓看着尹穆清那双眼睛,伸手,一寸寸的抚摸,从秀眉往下,轻轻的拂过那长而卷翘的睫毛:“确实,很像!”

“什么?”

“没什么,只是觉得,阿清的是独一无二的!可能,你的那种感觉,是因为,那夫人眉眼之处有些像你罢!”萧璟斓后面是看清了穆挽清的容貌了的,当时他就很震惊。

尹穆清的眼睛是五官最漂亮的地方,看一眼,便忘不了,所以,萧璟斓记得很清楚。

因此,在看到相似的眼眸时,自然会留意。

“像我?”

------题外话------

看了这一章,明白为什么楼逸宸不管楼雪胤,为什么要服用驻颜的药了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