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得偿所愿/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见二人杠上,尹穆清嘴角抽了又抽,不说这个疯疯癫癫的夫人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就说他们萍水相逢,根本就不认识,萧璟斓这个人,竟然也能和她计较。

尹穆清连忙拉了穆挽清的手,开口道:“挽……姨,您误会了,我与璟王已经成婚,今日出现在这里,也不是璟王之意,而是我的意思,您不必担心。”

穆挽清蹙了蹙眉头,心道,小清清这么维护这个男人可不好,一看就是迫于璟王的威慑力,穆挽清心里早就不悦,自己的宝贝女儿无论如何都不能被这样的男人打压。

穆挽清没有说话,尹穆清以为她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继续道:“看挽姨的脸色,莫不是身上不适?若是不嫌弃,自可随我去府上休息,顺便,让府医来给你瞧瞧脉?”

“这……”穆挽清自然是期待无比,与女儿分别这么多年,从未好好照顾她,穆挽清很希望有机会能守在女儿身边,照顾她。然而,她这样的身份,若是被人发现……

而且,这是暨墨,若是被阿衍……

穆挽清一想到若是被人发现,恐怕又将不平静,不仅是阿衍,就连青岚恐怕都不会善罢甘休。

虽然她不知道这么多年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从女儿的样子,应该会很安然平静。

阿衍应该待她很好,还嫁给了璟王。

相安无事了这么多年,若是又因为她而打破这么这么多年的平静,那么,她的努力,岂不是白费了?

所以,这么想着,穆挽清就犹豫了,可是,能和女儿待在一起,就算是一刻一日,对她来说,那也是天大的诱惑,穆挽清舍不得离去,明明是拒绝的,却迟疑道:“我……我会不会打扰?”

“不会,璟王府地方大,不会打扰到我们的。”

尹穆清对面前这么陌生夫人很感兴趣,只要是,看着她,尹穆清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安心,好像心中欠缺的什么得到了弥补一般,让她忍不住想要亲近。

“那好!我跟你走!”穆挽清点头,视线从未离开过尹穆清,似乎怎么看都看不够。

完全没有萧璟斓的位置,穆挽清拉着尹穆清的手,就差将她护在怀里,不让人觊觎了去,路过萧璟斓的时候,穆挽清还瞪了一眼萧璟斓,仿佛防贼一般。

萧璟斓顿时沉了脸色。

他在多少人眼里看了这种眼神?倾恒,九月,甚至是君凤宜,尹承衍,这些人,无疑都对自己防备有加。

不得不说,萧璟斓恨透了这样的眸光。

拳头骤然握了起来。

萧璟斓跟着两个女子身后,看似风平浪静,但是,内心早已经翻江倒海。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今夜,总该要给那个死女人一点颜色瞧瞧!

进入璟王府,尹穆清还没有开口,萧璟斓立即传人:“来人!”

管家王福闻声而来,躬身应道:“王爷。”

“带这为夫人下去休息,顺便请了大夫过来给夫人治病。”

“是!”王福连忙应道,然后转身,对穆挽清道:“夫人,这边请。”

穆挽清蹙了蹙眉头,不悦道:“我没有病。何须请大夫治病?”

萧璟斓讽刺了一声,开口道:“没病治,也该治治脑子!”

“哎,你……”穆挽清顿时一怒,正想反驳,却不想,萧璟斓早已经牵了尹穆清的手离开,穆挽清想上前去,王福却拦了她:“夫人,这边请!”

穆挽清狠了狠心,心道,来日方长,何必急于一时?

尹穆清有些懵逼,看着前面男人的后脑勺,有些惊恐:“阿斓,你没事吧?”

难道是今日太晚,他身子受了累,蛊毒又躁动了?

因为尹穆清嫁过来,璟王府不像以往,没有一个女婢。

尹府陪嫁过来的丫鬟不少,一直都在正殿伺候着。

萧璟斓虽然不喜婢女伺候,但是有了王妃,没有女婢,诸多不便,萧璟斓也就只能习惯。

“参见王爷,王妃!”正殿伺候的丫鬟看见萧璟斓和尹穆清的身影,连忙行礼。

“准备沐浴更衣!”萧璟斓放下这一句话后,便牵着尹穆清进入正殿。

“是!”

丫鬟们领命下去,不一会儿,就准备好了沐浴的东西。

累了一天,尹穆清确实有些累了,再加上这几日身上有伤,不能碰水,也只能胡乱的擦洗一番,好在现在伤口已经愈合,应该可以沐浴一番了。

正殿旁边有一个天然的温泉,萧璟斓进去后,没过多久,便出来了,穿了一件宽大的浴袍,湿漉漉的头发披散在肩头,带着一股水汽,看起来有些散漫不羁。

“不想沐浴吗?”萧璟斓说完这句话,便倒在榻上,拿了放在一边的书过来,认真的翻阅。

见萧璟斓不像生气的样子,尹穆清到也松了一口气,也忘了那清音之事,转身进入内殿沐浴。

萧璟斓抬了抬眼皮,看了一眼尹穆清消失在内殿门口的尹穆清,眸光一深,握着书的手指骤然一紧,一张纸都被揪了下来。

听到里面的水声,萧璟斓抿了抿唇,虽然视线在书本之上,但是眼前浮现的,确实那诱人的春光,没过多久,那水声停止,似有人出水的声音。

萧璟斓放下手中的书,起身,步入内殿。

宽大的浴室,白玉铺地,明亮如昼,水雾朦胧之间,却见一女子站在衣架旁,不着存缕,身段玲珑,纤腰丰臀,如玉的肌肤带着朦胧水汽,又因为热气的原因,透着诱人的粉色,粉嫩盈透,诱人的好像蜜桃一样。

喉咙上下一滑,萧璟斓咽了一下口水,只觉得口干舌燥。

见尹穆清伸手拿衣架上的衣服,萧璟斓唇边勾起一抹笑意,开口道:“等会儿要脱,现在,还穿什么?”

“啊……”尹穆清完全没有听到身后的脚步之声,如今骤然听见,吓得她手里的衣服滑落,见是萧璟斓,羞的她小脸一红,连忙捂住自己的关键部位。

只可惜,捂了上面,护不了下面,护了下面,遮不住上面,一时的手忙脚乱后,尹穆清面红耳赤,看向萧璟斓的眸光多了几分责怪,怒斥道:“你……你无耻!登徒子!大色狼!还不快出去!”

虽然二人已经拜堂成亲,但是终究还没有一起度过洞房,又因为前段时间的事情,尹穆清还没有他们已经成亲的意识,终究是个女子,被人看了,哪里有不羞不恼的?

然而,尹穆清这般反应,萧璟斓看着瞬间就怒不可遏!

闪身上前,一把搂着尹穆清的腰身,双手扣住她的下巴,萧璟斓拧眉道:“本王无耻?是登徒子?还是大色狼?还让本王出去?”

尹穆清先下没有穿衣服,被那滚烫的大手搂着,只觉得烫的肌肤被灼的生疼,下巴被抬着,尹穆清觉得有些疼,嘤嘤有些怒意:“你,滚……唔……”

他闯进来看她一个姑娘洗澡,不该出去么?这死男人,知不知道非礼勿视?

然,话黑没有说完,萧璟斓就稳住了她的唇,将她的话全部吞了下去,炙热的吻带着几分惩罚的意味,不一会儿,尹穆清就被吻的头脑发昏,直接瘫在了萧璟斓的怀里。

萧璟斓干脆打横抱起,出了内殿,将其压在宽大的红床之上,看着女子红肿的双唇,还有脸上的红晕,眸光一深,沙哑道:“像你这般漂亮的唇,怎么能说出让本王出去的话?本王好想听阿清在本王身下娇喘之声,该是何等妩媚动听!”

像其他成婚的女子,早该脱光了,让自己夫君欣赏其美丽诱人的胴体,这个女人,竟然让他离开?

萧璟斓觉得自己自尊心受到了严重的伤害,一想到那个什么清音公子的存在,萧璟斓只觉得心中有一火,还有一种前所未有的醋意,冲击的他头脑一片空白,只想,让她成为自己所有。

尹穆清听此,早就大脑一片空白。

她如何听不出他话语之中的怒?

虽然,她早已经接纳了他,也准备好了被他吃的准备,可是,这个并不能代表,她甘愿在他盛怒之下,将自己交给他。

“阿斓,你听我说,清音……唔……”

尹穆清的话再一次被对方堵了回去,萧璟斓这个时候不愿意听,更不愿别的男人的名字出现在她的口中。

现在她光溜溜的,软绵绵的,仅仅是抱着,就觉得舒服,心间难耐,身体的欲望叫嚣着,让他完全所有的克制全部化为泡影。

大手一挥,大红色的帐子落下,遮住了里面的迤逦风光。

------题外话------

咳咳,璟王终于得偿所愿了,只不过可能会得罪阿清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