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璟王作死/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祁返回京都,便派人四处寻找叶瑾妍的下落,毕竟是相府千金,去哪里,总有暗卫相随。

很快,叶祁便打听到,自己的闺女连同楼家大公子一同被关押进了天牢,这让叶祁顿时一惊,整个人都不好了,面色一沉,便怒道:“该死!”

他的女儿,虽然不是公主之尊,却也是金枝玉叶,谁敢欺负他的女儿,那就是和他叶祁过不去。

叶祁修眉一横,怒道:“谁?究竟是谁?”

明明知道自己女儿是个惹祸之人,可是,真的在这种情况之下,叶祁能想到的,就是谁欺负了他的女儿。

面前的暗卫眉头一皱,面色很是沉重:“是璟王下的令。”

“什么?”叶祁听此,整个人都不好了,一拍大腿,愤愤道:“这叫什么事,大水冲了阎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若是元清公主知道瑾妍的身份,了解瑾妍的性子,定是不会和她较真。”

是璟王还好,璟王那可是他们家陛下的女婿,陛下又甚是倚重叶家,璟王看在陛下的面子上,定不会对瑾妍怎么样!

这么想着,叶祁自然是要去璟王府求情,在走之前,叶祁突然意识到:“你的意思是说,楼家那个老不死的也过来了?”

“是,现在住在荣华居!”暗卫答道。

“不是说他家的那个宝贝儿子也和瑾妍关进大牢了吗?他还稳的起来?话又说回来,他们家的那个应该是个稳重的,怎么会老老实实的看着瑾妍入狱?”

“这个,属下不知!属下打听到小姐的去向后,他们二人已经进去了,暨墨天牢守卫森严,属下不敢轻举妄动!”

“算了,你去荣华居通知楼老不死的,就说他儿子被抓了。他儿子皮糙肉厚,在天牢过一辈子那都无所谓,本相的女儿金枝玉叶,岂能在那里面待着?本相这就去找元清公主,让她给璟王吹点枕边风,将瑾妍放出来!”这么说着,叶祁心疼的差点哭了出来:“也不知瑾妍有没有吓到,可怜见的,女儿家家的,遭的这是什么罪呀!”

暗处,黑衣人嘴角一抽,很是无语,小姐的性子,都是丞相惯出来的好吗?

“是,属下这就去!”

黑衣人离开,叶祁连忙朝璟王府飞去。

然,叶祁这个时候去,哪里能见到人?

敲了大门,王福见是叶祁,便很热情的欢迎他进府。

叶祁很委婉的表示,这个时候,他很想求见璟王殿下,想见见元清公主。

王福自然不会放他进去,三更半夜,王爷和王妃已经歇下,哪有现在这个时候上门拜访的?王的脾气,他能打搅么?王福赔笑道:“叶丞相,您这不是为难老奴么?王爷和王妃早已经歇下,您若是不着急,老奴这就给您安排客房,就在府上住下,明日……”

“哪里不着急?人命关天的大事,哪里能不着急?”他女儿还在天牢里面关着,他能不着急么?叶祁袖子一拂,推开王福道:“你滚开,现在本相就要见到元清公主!”

“丞相,叶丞相若是再如此冲动,老奴便要不客气了!”王福这话一出,四周的暗卫全然出动,将其围的严严实实。叶祁见此,眸光一凛,强闯,确实不是好方法,到那个时候,瑾妍救不出来,他倒是也进去了。

叶祁这么想着,突然灵机一动,拂了拂袖子,道:“罢了罢了,不去见元清公主就不见,只不过,陛下现在有急事回了国,有几句话要让本相嘱咐一下璟王殿下和元清公主。再者,顺便让本相将一重要的东西,交给九月小殿下,你还不速速带本相去见小殿下。”

王福一愣,迟疑了一下:“这……”

“这什么这?若是耽误了小殿下的病情,你担待的起么?”

小九月身子不好,这在璟王府不是秘密,王福这么一听,以为是君凤宜找了什么名贵的药,有利于小殿下的身子,这么想着,自然是再不敢耽误,连忙挥退了众人,让出一条路:“丞相,您这边请!”

九月的寝宫,两个孩子正睡的香甜,倾恒双手交叠放在胸口,躺在床边,而小九月则横着身子,一直脚踩在小倾恒的身上,一只脚蹬在枕头上,歪着小脑袋睡的口水直流,偶尔还能吹出一个泡泡,那小模样,着实可爱的不行。

叶祁见到这一副场景,不由得嘴角一抽,心道,两位小殿下明明一胞双生,怎么性格差异这么大?

瞧着倾恒公子,多么稳重,这九月小殿下吧,哎!

叶祁伸手便点了倾恒的穴道,然后抱起九月,摇了摇,那小脑袋如拨浪鼓一般摇的直晃:“小九月,小九月醒醒?”

“唔……别吵……”

“小殿下,醒醒?”

啪!一巴掌拍到叶祁的脸上,九月怒了,逼着眼睛怒斥:“别吵!”

“哎呦……”火辣辣的疼传来,叶祁哀呼了一声,继续喊:“九月,醒过来!”

这小东西,是猪么?

这下,九月终于睁了眼睛,揉了揉眼睛,看了一眼叶祁,就在叶祁打算和小九月沟通的时候,小家伙仰着脑袋哇呜的一声,便哭了出来:“啊呜呜,娘亲,有个老邹邹的坏家伙吵九爷睡觉,哇呜呜……”

这突如其来的爆发力,吵的叶祁耳朵都疼了,他只觉得自己简直是失策,失策呀!

生怕吵醒其他的人,叶祁捂了小家伙的唇,便往外跑。

除了院子,他才松了手,小家伙又哭了出来,声音穿透力实在是强,四周的暗卫侍卫都被惊扰了。

“不好,小公子被劫走了,快去通知王爷!”

叶祁听此,眸中闪过几分得逞的光芒,小声道:“殿下,哭吧,闹吧,闹的声音越大越好。”

璟王府正殿,里面正上演着让人面红耳赤的场面,女人呻吟低泣求饶之声,还有男人偶尔低吼之声。

外面守夜的丫鬟侍卫无不面红耳赤,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王爷太威武了吧?这都折腾了两个时辰了,还不歇着,不会出事吧?听声音,王妃声音都没力气了,而且,中途还昏过去几次,这么下去,别把王妃折腾坏了。

这会儿,突然一个暗卫跑来,于殿外喊道:“不好了,王爷……”

“大胆!”

慕谦从暗处闪出,挡在暗卫面前,怒眉道:“大胆,惊扰到王爷,你担待的起么?”

暗卫这会儿也着急了,听了里面的声音,耳根一红,结巴道:“可是……”

“可是什么?现在就算天大的事,那也得王爷从里面出来!”

男人做这事,哪里能打扰?若是憋坏了,谁担待的起?

那暗卫听此,果然愣了一下,不敢再毛躁了,只是小声道:“慕大人有所不知,事关小殿下的安危,属下不敢不放在心上呀!”

“什么?”慕谦听此,比起那暗卫更着急了,低声道:“究竟发生什么事了?还不快说。”

“小殿下被人劫走了!”

“什么?”这话一出,慕谦脸色一白,暗骂了一声之后,再不管是不是会打扰到里面的人,慕谦扯着嗓子就喊道:“王爷,属下有急事禀报!”

外面的声音,萧璟斓早就听到了,可是在这种情况之下,他能理会才怪!

然,慕谦的声音太过刺耳,让他想要忽略都不行。

刚刚还难耐的浴火,先下已经淡去,他动了动身子,惹来身下女人的颤栗和呜咽,萧璟斓只觉得自己的心被填满了。

今日的占有不同于五年前的那次强取豪夺。

此刻,虽然也是因为他心中有妒,不想再放过她,不想让自己如此不安,想让她知道他是她的男人,但是,绝大多数是因为刚沐浴的她太过诱人,让他所有的自制力都轰然倒塌,再也忍不住。

萧璟斓摸了摸尹穆清的光滑的脊背,吻了吻她的胸口,眉眼含笑:“阿清,你今晚,极美!”

“王爷,属下有事求见!”

外面再次响起了慕谦的声音,萧璟斓眉头一拧,打开帐子,眸子一凛,自带几分霸凛:“最好给本王一个合理的理由,否则!”

否则二字说完,萧璟斓突然看了一眼床上的女子,却见女子前刻还光滑白皙的肌肤早已布满了青紫痕迹,满身伤痕,好像受了什么虐待一般。

因为大红色的帐子厚重,外面的光线透不过来,是以,也没有注意,如今帐子打开,刚刚的激情留下的痕迹全部展现在他的面前。

除了伤痕,尹穆清头发凌乱,香汗淋漓,脸色苍白的可怕,脑袋偏在一边,双眸紧闭,眉宇紧蹙,双手紧紧的抓着枕头,偶尔抽噎一声,着实可怜。

萧璟斓如遭雷击,他竟然伤到她了?

怎么会这样?

他刚刚是做了什么禽兽不如的事了?

“阿……阿清……”

“滚……”尹穆清只觉得自己身子被车碾压了一般,连手指头都动不了,特别是某个难以启齿的地方更是撕裂一般的疼,她从来没有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之下,被他强,之前所有的好感全部烟消云散,只剩下前不久,他好似乎忌惮的求索。

丝毫不顾及她是否能承受,也从不考虑她现在愿不愿意,简直禽兽不如!

不得不说,即便是自己的心爱之人,被如此对待,都不会好受。

还不说,尹穆清自尊心极强,甚至,因为五年前的那一夜,对这方面多有阴影,萧璟斓今夜的冲动,无疑是在作死!

尹穆清这一声吼,萧璟斓瞬间心肝一颤,刚刚还心情愉悦,整个人轻飘飘的,都能飞到天上。然,在见到尹穆清身上的伤痕时,他本就惊恐了,如今再听尹穆清这分明饱含怒意的声音,他吓的差点腿软。

“阿清,我……本王……你没事吧?”

------题外话------

唔,这几天更新很少,我对不起你们,明天晚上十点半更新,一万,明天起,天天万更,这是承诺,本殿发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