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唯一的皇子/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瑾妍这话一出,叶祁的脸色就黑了一个透:“混账,姑娘家家的,哪里能说这么不知羞的话?还不跟爹爹走!”

“本公子不走,你个老家伙,松开,松开……”叶瑾妍又气又急,哭道:“本公子给你说了,本公子喜欢楼大哥,你偏偏不当真。”

“本相不同意!”若是有胡子,恐怕叶祁现在都会气的蹬胡子了:“楼家的人就没有一个好东西,一个楼逸宸神神秘秘阴阳怪气的就够惹人嫌了,那个什么楼卿如自持清高,独来独往,从不与墨翎世家子弟交往,鬼知道那背后藏着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喜欢?小小年纪,何谈喜欢二字?”

叶祁对楼家父子是满腹嫌弃,拉着叶瑾妍便往外走,那模样,生怕自家女儿被人给欺负了,那唠唠叨叨的声音就没有断过:“臭丫头你给本相听好了,从现在开始,你哪里都不许去,待在房间里面学学规矩,免得以后嫁不出去,找不到婆家。”

“救命呀,当爹的要打死亲生女儿呀?哇呜呜……”父女二人瞬间就吵的璟王府鸡飞狗跳。

尹穆清顿觉一个头两个大,好在二人没有等她赶人便自觉的出去了,不然,这大殿不得让人给拆了?

君天睿也嫌弃的看了一眼二人的背影,吐了吐舌头后,凑到尹穆清面前,糯糯的开口:“姐姐,他们太能闹腾了,一点都不好。”

“好了好了!”尹穆清摸了摸君天睿的头发,这才看向大夫,问道:“大夫,那位公子现下的伤势如何?”

大夫擦了一下额间的汗水,心道,终于知道他的存在了么?不容易呀!

连忙俯身回答:“王妃,公子的伤是稳住了,现在只需要用药调养,卧床好好修养就好了,已经没有性命之忧。”

“如此,你便在王府住下,负责为公子治伤,直到公子康复为止!要用什么药材,直接写了方子交给福管家便可。”

“小的遵命!”

君天睿看了一眼殿内,嘟了嘟唇,玉指不断的搅动着自己的衣带,表示很嫌弃,也很不耐烦。

安排好了,尹穆清便打算离去,这两天陌上香坊的货船就要靠岸,她得去监督这卸船。刚还没出门,却见福管家匆匆的赶了过来,急道:“王妃!”

“何事惊慌?”

王福擦了一下额上的汗水,气喘吁吁道:“王妃,昨夜那个夫人不知怎么回事,刚刚醒来,便觉状态不对,于府中到处找……”

“找什么?”

“好像是找孩子!”

尹穆清听此,眉头一拧,顿觉不妙。

昨夜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又发病了?

尹穆清连忙赶去。

“君天睿见尹穆清这么着急,也忙跟了上去:”姐姐,等等我。“

穆挽清的记忆错乱,睡过一觉后,又忘了前一天发生的事情,而且这次好可怕,一觉醒来,身边全是不认识的人,没有楼逸宸,也没有孩子,她如何不着急?

她的孩子,那么小?被谁抢走了么?

一想到自己的孩子没人偷走了,她就恐慌的不行,见到璟王府的人便以为是坏人,上前拦她的人,她也没有手下留情。

不过一会儿,璟王府便被闹的鸡犬不宁。

毕竟是王爷王妃领回来,说要好好招待的客人,璟王府的人又不敢动粗,可是他们不动粗,就只有挨打的份,穆挽清武功高,将璟王府侍卫打的倒了一片。

尹穆清赶到的时候,便见一群侍卫将穆挽清团团围住,而穆挽清则手里禁锢着一个侍卫,手里握着的是一碎瓷片,她正拿锋利的碎瓷片抵住侍卫的脖颈,不仅那侍卫脖子被划破了,就连她自己的手,也划破,鲜血顺着她白皙的皓腕缓缓流下。

尹穆清顿时一惊,心都揪在一起,连忙呵斥道:”都散开!“

那夫人本就脑子有病,受不得刺激,以暴制暴只会更加刺激她。

侍卫见尹穆清来,都不由的松了一口气,倒道了一声是后,纷纷后退。

尹穆清正要走过去,却听穆挽清急急威胁道:”你不许过来。“

然,穆挽清看到尹穆清的脸过后,握着瓷片的手不由的紧了几分。

母女连心,即便初遇无数次,心脏都会因为那血浓于水的亲情而悸动。

”宝宝?“明媚的阳光之下,比起昨晚看到的,会更加的漂亮,好像是认定了一般,穆挽清呢喃了一句:”好像!“

那双眼,分明和她的宝宝一模一样。

尹穆清果然站住了脚步,柔声道:”挽姨莫怕,你先放开他,有什么事,可以先给我说好不好?“

穆挽清没有松手,反而紧了一分,拧眉道:”我的孩子,是不是在你那里?“

”尹穆清点了点头:“嗯,你的孩子确实在我这里,你松开他,我带你去看你的孩子好不好?”

“真的?”很穆挽清眼前一亮,尹穆清的话,她信。扔了手中的瓷片,将手里的侍卫推了出去。

那侍卫被抓,很是羞愧,一得到自由,便过来请罪:“属下无能,还请王妃责罚。”

尹穆清摆了摆手,道:“下去养伤!”

“多谢王妃。”

穆挽清走了过来,对尹穆清道:“姑娘怎么称呼?你将我的孩子带去哪里了?”

“挽姨叫我阿清就好,我现在就带你去看你的孩子。”楼卿如也是她的孩子吧?她也不算骗人。

“挽姨?”穆挽清听到这个称呼,很明显的蹙了一下眉头,问道:“你为什么要喊我挽姨?我……我年龄很大么?”

“咳咳……”尹穆清嘴角一抽,心道,这是昨夜的对话要重演么?也不知那个红衣男子骗了她这么多年,是怎么耐着性子,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陪她演戏,陪她重复着昨天的对话的:“你等会儿就知道了!”

这会儿,跟在尹穆清身边的君天睿突然对尹穆清道:“姐姐!”

“怎么了?”

“你说,画像上的人,会活过来吗?”

尹穆清看了一眼君天睿,却见君天睿闪动着琉璃般的大眼,眸中全是疑惑,这么看去,着实呆萌的可爱。

尹穆清笑了一下,开口道:“画中的人自然是不能活过来的!”

除非画中的人本就是活人。

“哦!”君天睿悻悻的哦了一声,明显的不相信。

可是,面前的这个姨姨,明明就和父皇御书房中挂着的美人图一模一样呀。

君天睿再次偷偷的瞥了一眼,刚刚觉得像,现在又不像了!

父皇画中的母后很美,穿着白色衣裙,于海棠树下起舞,美的好像天上的仙子。

这个姨姨……不如母后美!

这么想着,君天睿便打消了母后从画中走了出来的想法。

既然不是母后,他便不再关注,又去缠着尹穆清了。

穆挽清看了一眼君天睿,见他俊美不凡,那琉璃般的大眼睛带着几分天真无邪,漂亮干净的好像不染凡俗之气的仙童,不由的,穆挽清也喜欢的紧。

这会儿,君天睿抬眸看了一眼她,二人视线相撞,倒是让穆挽清大吃一惊,不为别的,就因为君天睿眉宇之间和君凤宜有七分相似,这让她如何不震惊。

瞬间看向尹穆清,穆挽清颤声道:“他……怎么……这位小公子是谁家的公子?”

尹穆清如实告知:“他叫君天睿,乃墨翎皇君凤宜唯一的皇子,也是墨翎的小太子。”

轰……

脑中如遭雷劈,穆挽清的身子骤然一惊:“你说什么?”

青岚的唯一的皇子?怎么可能?

穆挽清震惊道:“姑娘你莫不是在与我说笑?墨翎陛下年纪才多大?怎么……怎么生的出这么大的皇子?”

青岚才二十一岁吧?这个小公子看样子已经十五六岁,几岁的孩子还能生孩子不成?

君天睿看了一眼穆挽清,随即瘪了瘪嘴,道:“阿睿也不想当父皇的儿子!”

说完,突然抱紧尹穆清的腰身,嬉笑道:“若是阿睿是姐姐的孩子多好呀!”

啪的一声,尹穆清一巴掌拍在君天睿的额头上,嗔道:“瞎说什么?姐姐可生不出你这么大的儿子。”

尹穆清自知穆挽清可能接受不了,也没有多解释什么,只道:“挽姨可能忘记了一些事情,你随我来,等看到你的孩子的时候,便会明白。”

不知为何,穆挽清心里很害怕,甚至,很恐慌,在听到尹穆清说她可能忘记了一些事情,她更是紧张的手心冒汗。

虽然害怕,但是有尹穆清在,她又觉得心安,点了点头,道:“好,我跟你走!”

楼卿如安置在客房之中,如今还昏睡着,可能是刚用了药,寝殿之中全是药味儿。

尹穆清和穆挽清进屋,不由的蹙了蹙眉头,君天睿更是嫌弃的捂住了口鼻,嘟囔道:“闻着味儿都好苦药,那个哥哥真可怜!”

尹穆清看了一眼君天睿,哄道:“阿睿嫌苦,便去外面玩吧,听说阿睿在学剑,不知道,愿不愿意等会儿给姐姐耍一套剑法?”

君天睿听此,眸子瞬间就亮了,立马点头:“好好好,阿睿现在就去拿剑,阿姐送给阿睿了一把剑,可好用了!”

说着,小家伙飞也似得跑了出去,兴冲冲的样子,好像很激动。

尹穆清见此,宠溺的勾了勾唇角,孩孩子总归是孩子!

转身,见穆挽清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看,尹穆清已经习惯了,掀开珠帘,指了指榻上的楼卿如,尹穆清问道:“他,你认识吗?”

穆挽清顺着尹穆清的手指看过去,见不远处的榻上躺了一个脸色苍白的年轻男子,那男子的侧颜秀美如画,分明是一个男子,却长的柔美精致,但是没有一丝女气,素骨青瓷般的玉手放在胸前,白皙的肌肤上好像有光泽流动,便是睡着,都能感觉到他周身温润的气质如春风般袭来,优雅贵气。

穆挽清明明是不认识的,可是,这个年轻男子却好像扎根她的心间,与她血脉相承,让她不敢说不认识。

“我……”纠结的为难让穆挽清顿时红了眼眶,纠结之下,她转身看向尹穆清,问道:“我不知道,我好像记得他,可是,我不知道他叫什么,我好像……好像忘记了他的名字。”

尹穆清看着穆挽清因为着急而溢出的泪光,她于心不忍,可是,更不忍心骗她。

“他叫楼卿如,听他说,你是他的母亲。”尹穆清的话停留了一下,继续道:“也就是说,他,是你的儿子。”

想起昨天穆挽清问她的,尹穆清补充道:“对了,现在,天下第一山庄的庄主名楼雪胤,他现在已经二十有四。”

“你说什么?”穆挽清的瞳孔一缩,脚步一软,差点软在了地上。

难道,难道她来到了二十年后?

这已经是二十年后了么?

穆挽清看着尹穆清,久久没有移开视线,尹穆清扶着她,倒也大大方方的给她看,并且解释道:“所以,挽姨明白为什么我要喊你挽姨了吧?你也该知道,现在,你的孩子不是一个小婴儿,而是已经长大成年,是大人了。”

穆挽清听不到尹穆清在说什么,只是抓着尹穆清的手,一字一顿道:“那……那你叫什么?”

好像她的宝宝,这个小姑娘,真的好像她的宝宝……

她会不会就是她的宝宝呢?

尹穆清动了动红唇,开口道:“据我观察,您应该是得了失忆症,并且每天一觉醒来,都会忘记前一天发生过什么事。昨日,你我已经认识,而现在,你却又不记得我了!我现在再介绍一次,我叫尹穆清,挽姨叫我阿清便可。”

轰……

脑海之中如雷击中,瞬间变得空白。

泪水也如江水决堤,奔涌而至。

尹……

她说,她姓尹,穆挽清如何不惊喜?她只是不知道,这样的惊喜,昨晚她刚经历过。

失忆,她怎么会失忆?而且忘记前一天发生的事情?那么,她永远记不得宝宝和贝贝吗?她……她怎么这么坏?

穆挽清捂着唇,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倒是尹穆清拉着她坐下,然后找出了药箱,为穆挽清包扎伤口:“挽姨你也不要担心,令公子受了点伤,还未醒,你先在这里坐坐,我替你包扎伤口。”

说着,便拿出了棉签和酒精消毒。

“有些痛,您忍着点。”看着尹穆清温柔的动作,穆挽清只觉得一颗心都被填满了,哪里还感觉的到痛?

只听穆挽清道:“贝贝怎么会受伤?被谁打伤的?”

“贝贝?”尹穆清听到这个称呼,只觉得心累,想笑的心都有,一个大男人,还叫个贝贝,这乳名,也真是……嫌弃!

尹穆清咳嗽了一声,自然不会说那是萧璟斓打伤的,她结结巴巴道:“这个……是误会,一个天大的误会!只不过,您不要担心,大夫说只是小伤,现在睡了而已。”

“嗯,我信,你都这么说,我自然放心。”

穆挽清手上的伤不严重,清洗了伤口,上了药,连包扎都不用,只是袖口被血迹染了一片,尹穆清蹙眉道:“要不,挽姨先去沐浴更衣?”

“不,不了。我在这里等贝贝醒来。”

尹穆清嘴角一扯,建议道:“我觉得挽姨叫他名字就好,他应该比较喜欢听你叫他名字。”

穆挽清看了一眼楼卿如,便也明白过来,点头道:“我总记得宝宝和贝贝只是刚出生的婴儿?小小软软的一团,粉粉嫩嫩的,好漂亮,好可爱。只是没想到,你们都这么大了,我……有些不习惯。”

得,这又糊涂了!

什么叫做你们?

和她没有半分关系吧?

尹穆清嘴角抽了抽后,到也没有反驳:“这不怪挽姨,回头,我让神医门的子苏公子帮你瞧瞧,他医术高超,应该可以治好您的病。”

其实,穆挽清想问尹穆清君凤宜怎么样了,可是突然想起刚刚那个少年,她瞬间就明白了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有唯一的小皇子。

唯一的小皇子?

青岚会给那小太子这般殊荣,就知道,他有多爱他的皇后,她又去问什么呢?

明明早就猜到,他是墨翎皇帝,注定了三宫六院,佳丽三千,可是如今听到他有除了她的宝宝贝贝的意外的孩子,她还是觉得心如刀绞。

既然是唯一,那么,宝宝贝贝便不要去破坏好了。

穆挽清突然道:“宝宝,能不能给我用一下文房四宝?”

“这自然是可以的,但是,挽姨可以叫我阿清,叫我小清清也成!”就是不要叫宝宝,宝宝贝贝,这都是什么称呼?

虽然这般乳名,可以看得出来这个夫人很疼爱她的孩子,可是,她究竟不是她的女儿,所以,怎么也接受不了她对着自己喊宝宝的感觉。

文房四宝隔壁的书房就有,尹穆清直接叫小丫鬟拿了一些过来。

穆挽清知道自己会忘记前一天的事情,所以,便下定决心,时刻写下今日发生的点点滴滴,还有听到的所有的消息,明日,她不想忘记好不容易才见到的宝宝,也不愿意再从宝宝的口中听到,她的父皇只有一个唯一的皇子。

------题外话------

母子三人相见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