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是天意让他们母子相遇?/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祁拉着叶瑾妍出了璟王府,目的就是为了让自己的女儿和那个楼卿如距离远一点,不然,等他一眨眼,小丫头就不见了,巴巴的往那男人面前凑。

姑娘家不比男人,都说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他家的瑾妍如此美貌,若是那楼卿如真的当了真,一个把持不住,欺负了瑾妍去,到那个时候,他叶祁哭都没地方哭。

叶瑾妍离开了璟王府,反而不哭了。

跟着叶祁身后,一双眼睛瞪着叶祁的后脑勺,愤愤的开口:“老头,本公子数到三,若是你再不放松,信不信本公子扒……”

“就算是拔光了本相的头发,也不松手!”叶祁坚持:“这几天你若是不在客栈好好待着,仔细你自己的皮……哎呀……”

叶祁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只觉得自己下面一凉,好像被什么绊倒了一般,差点摔在地上。

“啊……”

“臭不要脸,大庭广众之下脱裤子!”

“打死那个老妖怪……”

“哎呦,老流氓,羞死小媳妇了!”

幸好叶祁身手好,没有绊倒,然,等他看下去,才发现自己的腰带被人扯断,裤头都滑落至膝盖了。

瞬间,叶祁羞的满脸通红,还来不及将裤子提起来,那四面八方的小媳妇,老大妈纷纷将自己菜篮子里面的菜叶和鸡蛋往叶祁头上扔。

瞬间被围攻,叶祁被打的提着屁股鼠窜,呜呼哀哉,一边哭一边骂道:“反了反了,臭丫头,如此戏弄你爹,你个不孝女,哎呦……别打了……别打了……”

叶瑾妍抱着脑袋钻出人群,朝人群里面看了一眼,吐了吐舌头,幸灾乐祸道:“老家伙,看你还敢不敢惹本公子!学规矩?我呸,本公子就是规矩!”

说罢,叶瑾妍扔掉手中的腰带,跑远了去。

叶祁被一群妇女围攻,暗处的暗卫眼皮挑了挑,真心有些不愿出手相救。

毕竟,只要现身,必定会被连累呀,难道,他们一群大男人,还真的能对一群手无缚鸡之力的妇人出手么?

然,他们毕竟是暗卫,势必与主子共进退,保护主子周全。

闪身而出,直接冲入人群,护着叶祁挤出人群。

前一刻还鲜亮的丞相,还有英俊潇洒的暗卫,不一会儿,便满身菜叶子,脸上全是黄色的蛋黄,泛着一种难以言表的腥臭味,叶祁没有忍住,扶着墙,哇的一声便呕了出来。

“丞相,您还好吧?”暗卫们身上也没有一处是干净的,不由的窝火,跟着丞相走南闯北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被人围着打,还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

真是太窝囊了!

这暗卫不问还好,这一问,叶祁瞬间就哭了出来,拿起暗卫的衣袖,便开始擦自己的眼角上的鸡蛋清,委委屈屈的道:“本相的命怎么这么苦呀?养的一一只白眼狼呦,连她亲爹的安危都不顾,哇呜呜……”

“咳咳……”暗卫一脸嫌弃,却不好明说,只是结结巴巴的道:“丞……丞相莫要生气,小姐也只是给你闹着玩儿的。”

“呸,闹着玩能脱自家老爹的裤子?若是被她娘知道了,还不得让本相睡屋顶呀?这个死丫头……”咦?叶祁突然抬眸看了一眼,脸色瞬间就青了:“瑾妍呢?那臭丫头又跑哪去了?”

暗卫也深深的为自己丞相感到悲哀,忍不住劝道:“丞相,这女儿家的心思,您怎么能懂?都说女大不中留,留来留去留成仇,小姐已经过了出嫁年纪,丞相舍不得,那也不行呀?”

叶祁双眸一瞪,便是怒极:“胡说八道,瑾妍才多大?哪能嫁出去给那些臭男人们孕育孩子?美的他们!”

这一句话吼出来,叶祁突然觉得不气了,摸了摸下巴道:“其实,瑾妍这样也好,比她哥哥好,这般性子,以后,不怕夫君欺负。”

“额……”得,丞相就您这样宠女儿,恐怕,以后小姐只会更加的无法无天,今儿还好,只是脱您的裤头,下次,恐怕还能将你扒光了吊城门上亮相!

就小姐这般不肯吃亏的性子,有没有夫家要都是个问题好么?

叶祁哪里知道暗卫心里的想法?经过自己的自我安慰,叶祁一点都不气了,摆了摆手,道:“回客栈,沐浴更衣!”

“那……小姐那边!”

“那小子伤的重,本相也只是出了三分力,他若是想好起来,不得养个十天半个月,本相都不服!老子就不信,他伤着,还能对瑾妍无礼不成?”所以,那叶祁很放心,那丫头跑了就跑了,免得逼的紧了,那丫头闹腾的紧。

“是!”

不得不说,虽然只是一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妇女,但是打起人来,还真的挺疼,叶祁沐浴后,便发现自己的俊美的脸上出现了三处青紫,目测,都是用鸡蛋砸的!

“真是岂有此理!”叶祁暗骂一声,心里愤愤不平。

想一下尹穆清,那叶祁更觉得心塞。

不愧是陛下,生个女儿都比他的乖巧懂事!

这会儿,暗卫来报:“丞相,楼大人醒了。”

“本相去看看他!”

不得不说,楼逸宸这个人,叶祁怎么也是看不上的。

在男人眼里,楼逸宸算起来就是一个抛弃妻子的人渣!

就因为他抛弃了自己的妻子,所以,现在即便有了心爱的女子,都不敢将她带到人前,让别人认识。

连他自己都知道,一旦那个女人被世人知道,恐怕,一人一口口水,都会被淹死!

所以,这也就是为什么叶祁不愿意自己的女儿和楼卿如走的太近的原因。

上梁不正下梁歪,楼逸宸不是什么好东西,那么,楼卿如哪里又能是个好东西了?

这么想着,叶祁对楼卿如更没个好脸色。

这会儿,楼逸宸躺在隔壁的床上,脸色苍白,双肩上都被缠着绷带,连抬手都很困难。

楼逸宸看着头顶上的帷幔,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似乎很着急。

叶祁一进屋,便看见楼逸宸这般,他笑了一声:“呦,这还幽怨上了?被自己的儿子插两刀,心里……不是滋味吧?”

“滚!”楼逸宸看了一眼叶祁,吐出了一个字。

叶祁伸手戳了戳楼逸宸肩上的伤,楼逸宸疼的呲牙:“太傅不是很神气么?自持才华,在陛下面前总是和本相过意不去,本相宰相肚里能撑船,不和你一般计较罢了,还真以为本相怕了你河洛公子了么?”

“叶祁!”楼逸宸眸色一凛,怒道:“适可而止!”

“适可而止的是你。”叶祁道:“最好让你儿子远离瑾妍,否则,休怪本相不客气!”

楼逸宸瞥了一眼叶祁,轻嗤道:“就怕你的那个女儿,配不上卿如!”

“姓楼的,你混蛋!”叶祁气的面色铁青,倒也不和对方斗嘴,只是幸灾乐祸的开口:“你不知道吧?本相救了你儿子,你不得感谢一些本相么?”

“丞相来这里,不只是为了于本官说这些的吧?”

“自然!”叶祁开口道:“本相的本意就只是想来看看你死了没,好歹你也是挽清公主的师兄,陛下信任你,将小太子都交给你教养,本相自然是不会见死不救。对了,也顺便告诉你,你藏着掖着的那个小美人儿……先下恐怕已经被你那个宝贝儿子拿了项上人头了!”

“你说什么?”楼逸宸瞬间一惊,面色霎时变得浮白,但是一时的失态之后,他又镇静了下来,轻嗤道:“知子莫若父,阿胤杀她,也是因为恨我,既然如此,他若是真的杀了她,她一定会先于我知道。如今,那边没有任何动静,他……是手下留情了!”

这么想着,楼逸宸的心突然暖了一下,或许,楼雪胤手下留情是因为其他的事情耽误了,但是楼逸宸还是抱着一点奢望,那就是,楼雪胤心里还是有他这个父亲的存在的。

毕竟,楼雪胤是楼逸宸唯一的血脉,虽然这么多年未曾尽过做父亲的责任,但是,这都不是因为楼逸宸不在乎那个孩子。

“呵呵,你心里倒是像个明镜一般,只不过,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守着天下第一山庄不要,喜欢花样作死!”也算是老朋友,叶祁心里虽然鄙视,却也不能坐视不理,离开之前,叶祁道:“楼卿如在璟王府!”

“咳咳……”楼逸宸顿时一惊,璟王府?留在尹府的那个丫头不是嫁给璟王府了么?难道,这是天意?

是天意让他们姐弟重逢?

楼逸宸不由的握紧了拳头。

曾今,他以为自己是最没有资格爱她的那个人,他虽然爱她,却因为家族利益,不得不娶别人,不得不和另一个女人生一个孩子。

但是,不得不说,他却是她最信任的人。

为了她,他可以放弃一切。

后来,因为她身子的原因,身边根本就离不开人,他寸步不离的跟随在她的身侧。那个时候,他是庆幸的,本以为这只是自己的一个梦,一个很美好却不切实际的梦,所以,他不愿意醒来,也不敢醒来。

甚至,不敢为她寻医治病,不敢再她面前老去。

只要她在他身边就好,他愿意陪着她,将这个梦一直做下去。

这个梦中,尹承衍是痛苦的,君凤宜是痛苦的,只有他拥有了她。

更甚的是,得知君凤宜为了小挽儿不肯纳妾后,他只觉得大快人心。

曾经,君凤宜在他面前炫耀得到了她的芳心,现在,他却是一个孤家寡人一个么?

再后来,他被人算计,有了一个儿子,楼逸宸多年悬着的心,终于放下去。

他将小挽儿带到墨翎,他想让她看看,她爱的男人已经有了其她的女人,而且有了孩子,君凤宜根本不需要她辛辛苦苦生下的孩儿。

君凤宜想昭告天下,重金聘请太傅,为小太子开蒙。

唔,这般好的职位,他又如何会放弃?

他定会好好教导小太子,让他做一个名副其实的太子。

楼逸宸当时在想,或许多年后,君凤宜得知亲生儿子的存在,可是,到那个时候,皇位只有一个,他的皇位究竟是传给自己心爱之人所出,却毫无为君之心的卿如,还是传给那个经过自己悉心培养,满腹才干的太子?

为难一下情敌,应该是男人最喜欢做的事情。

可是,事情的结果,让楼逸宸异常惊讶。

君凤宜聘请太傅,目的,不是为了让太子有才,而是想废了他!

废掉一个聪慧的孩子,比起让其成才更难。

其实,每每看到天真仿若孩童的君天睿,楼逸宸只觉得脊背发凉。

造孽者,应该会下地狱吧?

他死后,一定会下地狱,连同君凤宜,都会下地狱!

只是,下地狱之前,他也要抓住与她一起的日子。

然,这样的日子,就快结束了吗?

做了亏心事,心里总是虚的。

得知君凤宜在暨墨认得公主,楼逸宸便慌了,那个时候,楼卿如正好在暨墨,若是父子三人见面,真的发现什么,那么,挽儿存在,岂不是再也瞒不住了?

不……

他不甘!

“咳咳……”楼逸宸咳嗽了几声,突然面色一变,竟然呕出了几分黑色的淤血,他看着喷洒在地上的淤血,眸光深了深。

他的日子,也快到了么?

不老容颜,死了,哪里能老?

大门突然被人推开,元修从外面闪了进来,看见楼逸宸呕了血,他面前一边,便上前道:“主子您没事吧?”

“没事!”楼逸宸忍着肩上的剧痛,推开元修,问道:“找到夫人的踪迹了?”

“是!”

“在哪里?夫人可有事?”

“昨夜夫人便被璟王夫妇带回了璟王府,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属下并不知情!”

“又是璟王府?”楼逸宸骤然握紧了拳头。

难道这真的是天意?是天意让他们母子三人相聚一堂?

楼逸宸握了握拳,问道:“小太子是在璟王府?”

“是!小太子一直在璟王府,一直由元清公主照顾着!”

“咳咳……”楼逸宸咳嗽了几声,随即道:“送上拜帖,本官要去璟王府看小太子。”

楼逸宸是小太子的老师,于君天睿而言,自然是要将他奉为上宾。

“是!”

……

璟王府,倾恒突然惊醒了过来,睁开眼睛一看,便见外面时候不早了,小家伙吃的一惊,他竟然睡沉了?

小倾恒没有睡懒觉的情况,是以,都快午时没有醒,这还是第一次。

掀开被子下床,连忙穿了衣服:“来人?”

“殿下醒了?”鸢歌推门而入,如今,鸢歌主要任务便是照顾两个小家伙,鸢歌在门口处朝外招了招手,小声道:“进来!”

鸢歌举步进来,后面跟着两个小丫鬟,一个人手里拿着净面的清水帕子,另一个人手里拿着刷口的膏粉等洗漱用的东西。

因为九月还在蒙头大睡,是以,丫鬟们的动作都很轻。

倾恒有条不紊的净面漱口后,便由鸢歌帮他束发,一头乌黑的齐肩墨发梳的齐整光滑,一半疏于脑后,与玉簪固定,因为玉冠一般都比较重,是以,不是正式场合,尹穆清都不让两个孩子戴玉冠。

“昨晚,可是发生什么事了?”倾恒觉得他不该睡的这么熟,总感觉那里不对劲。

他自然是不知道自己被点了睡穴,不然又如何一觉睡到天亮?

鸢歌摇了摇头,不解道:“殿下何以这样问,昨夜相安无事。”

“唔!”这会儿,身后突然传来了一声九月梦妮般的声音,倾恒转身一看,便见小家伙揉了揉眼睛,看了他一眼,随即嘴巴瘪了瘪,就开始掉金豆子:“哇呜呜……总是有人要打扰九爷睡觉,九爷一点都不爽,哇呜呜……”

倾恒顿时眉心一跳,他刚刚说话很大声么?这也能吵醒?

起身,小倾恒走了过去,拿帕子擦了擦小家伙的眼睛,轻声哄道:“好了好了,莫哭了,等会儿,哥哥带你去买糖葫芦,好不好?”

瞬间放下小手,哪里还有哭的痕迹?只见小家伙朝鸢歌招了招手,道:“鸢歌姐姐,九爷等会儿要出去给哥哥买糖葫芦,快来帮九爷穿衣。”

倾恒嘴角一抽,到没有反驳什么,九月的性子他哪里不知道?明明是个小吃货,却一点都不愿意承认自己贪吃,更不愿意承认自己吃的多。

鸢歌也早就知道九月的顽皮性,他承认自己喜欢吃才有鬼了,连忙上前帮九爷穿衣洗漱,笑道:“九爷等会儿要出去给哥哥买糖葫芦,顺便试试姐姐帮你做的新鞋好不好?看看合不合脚。”

“好呀!”有新鞋穿,九月自然高兴,笑脸都扬起一抹异样的光彩:“鸢歌姐姐做的鞋子最好看了!”

鸢歌自己做的,九月喜欢穿,鸢歌自然也开心。美丽的脸上满是笑意,从外间拿出一个锦盒,里面放着的是红色云锦小朝靴,上面不仅绣了祥云暗纹,边缘上还有一圈可爱的小麒麟,很是精致漂亮。

九月喜欢的不行,他正好穿了一件红色的缎面对襟外衫,再穿上这小朝靴,真能萌出一脸血。

小家伙兴奋的穿在脚上,站在榻上不住的显摆:“哥哥,好不好看?”

------题外话------

楼逸宸楼变态会做什么?猜猜看,猜到也没奖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