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君天睿吃醋/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倾恒嘴角抽了抽,道:“嗯,漂亮,弟弟穿什么都好看!”

男娃子的鞋合脚就好了,要那么花哨做什么?这般繁复的花纹,若是骑马,恐怕只是一天,那鞋子就毁了!

也就小九月这般的,才会喜欢这样的鞋子!

倾恒扶额,若是他穿着这样的靴子出去,恐怕都会被人笑掉大牙了!

当然,虽然表面上嫌弃,但是倾恒断不会说一些让弟弟难过的话,只要他愿意,继续穿小姑娘的衣裙,他都是赞同的。

倾恒这么一说,九月果然是贼开心,灿烂的笑容堆满了整个小脸,特别是右眼下那颗火焰般的泪痣,更是魅惑心智一般的漂亮。

“真的吗?那九爷这就去给娘亲看看!”说罢,小家伙跐溜一声跳下床榻,朝外跑了过去。

倾恒自然也要过去,即便再忙,给母亲请安的时间必须挤出来。

现在他本就睡过头了,浪费了清晨最美好的时光,干脆就轻松半日好了。

两个小家伙去了景文轩才知道尹穆清去了客房,而且已经在那里摆了午膳,两个小家伙连忙赶了过去。

“娘亲!”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人还没有到,尹穆清就远远儿的听到了九月那脆声声的软糯声音。

穆挽清正在拿帕子给楼卿如擦拭额头上的汗水,听到那小孩子糯糯的声音,她的身子瞬间就僵了。

这里怎么会有幼子喊母亲的声音?

尹穆清将碗筷放在桌案之上,开口道:“那小家伙竟然跑这里来了?”

说着,便走了出去。

穆挽清好奇,走到门口,竟看见一个四五岁,漂亮的不可思议的小男孩扑进尹穆清的怀抱,小脑袋在她胸口胡乱的蹭了一番,然后这才站远了些,抬了抬自己的小脚,露出一双小靴子,然后在地上踩了踩,兴奋的给尹穆清看:“娘亲,你瞧,九爷的这双鞋好不好看?鸢歌姐姐亲手给九爷做的!”

尹穆清伸手就将九月揽进怀中,让小家伙坐在自己的膝盖上,然后抬起小家伙的脚,仔仔细细的看了一下,赞道:“你鸢歌姐姐的手艺比娘亲的好,这小靴子做的真好看。”

“娘亲,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不会就要学嘛,等有时间,记得多帮九爷做几双鞋练练手,这样,才能体现你的贤惠不是?不然,以后被父王嫌弃,被怪九爷没提醒你!”九月偶尔一次小大人模样,着实会让尹穆清哭笑不得!

这会儿,慢悠悠进院子的倾恒听到九月的话,倒是也有了一丝丝的期待,走到尹穆清的身边,先是俯身行礼道了一声母亲,这才站直了身子,笑道:“倾恒也愿意成为母亲效劳,母亲大可拿倾恒练手。”

跟随而来的鸢歌忍不住笑了出来,只听她道:“小姐现在有的忙了,二位小殿下如此孝顺,小姐不做几双鞋子出来,那就对不起二位殿下的一片热情了。”

尹穆清一赧,两个小家伙额头上各敲了一个,嗔道:“你们两个可真孝顺,娘亲的这双手,拿针的机会可不多,美不死你们!”

穆挽清从门口出来,看了一眼站在尹穆清面前的一对玉瓷娃娃般漂亮的孩子,震惊道:“小清清,他们……他们是……”

尹穆清起身,牵了两个孩子的手往门口走了过来,介绍道:“挽姨,这两个是我的孩子,过不了几天,便是他们的五岁生日了。”

不用尹穆清要求,两个孩子便开始自我介绍。

倾恒朝穆挽清抬手行了礼,有模有样的道:“晚辈萧倾恒。”

倾恒是长孙殿下,自当身份尊贵,在一个陌生夫人面前,起身根本不用拘礼,反而应该是穆挽清像他们行礼才对,可是,尹穆清的一声挽姨,小倾恒便知道,这个前辈需要他尊敬。

倒是九月丢了尹穆清的手,直接扑入穆挽清的怀里,抱着她的大腿,仰着头,萌哒哒的道:“漂亮姨姨,我是九月哦,你可以叫我九爷。”

尹穆清顿时便黑了脸,揉了揉九月的头发,佯怒道:“瞎喊,娘亲的姨姨,你也喊姨姨么?”

九月瞬间就撅了嘴:“姨姨长的美,和娘亲一样美,九爷不想叫奶奶。”可是看了一眼尹穆清那黑透了的脸后,九月哀叹了一声,随即朗声喊了一声:“奶奶好!虽然九爷喊您奶奶,可是在九爷的心中,您一点都不老哦!”

九月揪着个性子,在初遇一个陌生人的时候,势必会尽最大的可能给对方留下最好的印象。

当然,前提是对方入了九爷的眼的情况之下!

穆挽清被两个小家伙给萌的心都给软没了,搂着小九月小小的身子,她激动的热泪盈眶。

小清清的孩子?宝宝已经当娘亲了?

天呀,这两个漂亮的孩子,竟然是小清清的孩子?

惊喜的同时,更多的是心疼!

她的女儿,小小年纪便嫁人生子,着实辛苦。

做娘亲的,女儿结婚生子都没有陪在她的身旁,穆挽清着实内疚心酸不已。

可是,这个时候,她只能紧紧的搂着孩子小小的身子,哽咽道:“好孩子,好宝贝……”

穆挽清突然想起什么,连忙松开九月的身子,擦了擦自己的眼泪后,立马进屋,来到书案前,将刚刚的一切全部记录下来。

她有孙儿,两个宝贝五岁了,很可爱,还叫了她奶奶。

对于一个偶尔便发疯的人,穆挽清的态度自然是不要与之计较,牵了两个孩子的手进屋,让人添了碗筷,便一起用饭。

这会儿,君天睿的声音又从外面传了过来,手里拿着一把剑,兴奋道:“姐姐,阿睿拿了剑,阿睿给姐姐表演剑舞好不好?”

说着,手里一个剑花都绾了起来!

尹穆清看到那锋利的剑刃在九月头顶一扫而过,直接吓出了一身冷汗,连忙起身将剑拿过来,收回剑鞘,将君天睿按在了凳子上:“先吃饭吧,吃完饭再舞剑!”

“好!”君天睿的吃相还不如九月,因为急着要舞剑,那更是抱着小瓷碗,便是一阵狼吞虎咽。

穆挽清看着君天睿这般,便不由的蹙起了眉头。

这个小太子是青岚认定的唯一的小皇子,那么,为什么他会喊宝宝姐姐呢?

难道,他们已经相认了?

不!

不可能!

青岚不会知道宝宝是他的孩子的,阿衍不可能将宝宝的真实身份告诉青岚的,以青岚的性子,若是知道宝宝贝贝的存在,恐怕,不仅北燕,就连暨墨,他恐怕都不会放过。

看着君天睿狼吞虎咽的动作,穆挽清忍不住舀了一碗汤,放在君天睿面前:“你慢点吃,别噎着。”

君天睿抬眸看了一眼穆挽清,眸光微动,然后快速将嘴里含着的米饭吞入了肚腹,拿起汤碗,便喝了下去。

“谢谢姐姐!”

不认识的人,君天睿的习惯就是,漂亮的女子便喊姐姐,帅气的男子就喊哥哥。

这么一叫,穆挽清顿时便释然,原来,这个小太子喊谁都喊姐姐。

这会儿,九月拿着筷子,转身对君天睿道:“舅舅,等会儿九爷给哥哥买糖葫芦,要不要分给你一串?”

君天睿从饭碗里面抬眸,看了一眼小九月,舌头将唇角的一粒米卷入了口中,不屑道:“阿睿才不要呢,那是三岁幼童才会吃的零嘴。”

可是,想想那酸酸甜甜的糖葫芦,君天睿的口水都差点流了下来,在众人因为刚刚他那句话惊讶不已的神情之下,他舔了舔舌尖,道:“勉勉强强能吃一两串!”

“不,五六串要合适一点!”

倾恒嘴角一抽,果不其然,就不能期待这两个吃货有多大的出息!

尹穆清扶额,这小家伙,也是没的谁了。

穆挽清愣了,心都提到嗓子眼,舅舅?意思是,小太子已经知道小清清是他同父异母的姐姐了?

那……那意思就是,青岚也很有可能知道了?

穆挽清的心再也淡定不了了,立马变的局促不安起来,可是倒也没有表现的太明显,是以,没人发现。

用了饭,九月便缠着倾恒带他出去玩,尹穆清嘱咐了一两句,便让人跟着照顾。

君天睿纠结的不行,在跟着两个外甥去买糖葫芦还是给姐姐舞剑这两个选择中来回挣扎,最后,还是放弃了自己喜欢的糖葫芦,跑到尹穆清的面前,扬声道:“姐姐,阿睿不去买糖葫芦了,阿睿给姐姐舞剑好不好?”

小家伙盛情难却,尹穆清自然是不会拒绝,坐在院子中的石椅上,便让君天睿在院中舞剑。

本以为,小家伙不过短短学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即便是舞剑,恐怕也是形像神不像,有形无神。

没想到,君天睿拿着剑,身形幢动,剑花飞舞,竟像极了剑术高手。

他每一个动作都异常到位,每一个腾飞,穿刺,每一个旋转,劈挑,都完成的恰到好处,呼啸的剑声,苍茫的剑气,无不展现这孩子在武功方面的造诣。

君天睿,果然不能再将他当做一个孩子来看待,他理应学习更多,成长的更快!

这会儿,尹穆清突然听到里面传来了男子低沉的咳嗽之声,她瞬间一惊,忙起身进去。

楼卿如果然醒了过来,穆挽清正拦住他要起身的动作。

“卿如?你怎么样?”穆挽清忍住了叫贝贝的冲动,小心翼翼的将他按在床上:“不要动,你伤的很重。”

楼卿如看到穆挽清便已经惊了一下,听她喊他名字,更如见到鬼一般,似乎根本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您……您是?”楼卿如试探性的叫了一声,他不敢相信自己的娘亲会真的认识自己,毕竟,父亲从不会允许他在母亲面前以她儿子的身份出现。

所以,楼卿如不确定穆挽清将他当成了谁?

穆挽清见楼卿如不认识她,瞬间就愣了:“卿如,你不认识娘亲了?”

身子骤然一僵,楼卿如吓的全身一颤,猛地咳嗽了起来:“咳咳……咳咳咳……”

“卿如,怎么样?别吓娘亲好不好?”穆挽清吓的脸色一白,连忙伸手帮楼卿如顺气,慌忙之下,她连忙看向门口的尹穆清:“小清清,你快来看看,你弟弟咳嗽的厉害,这般咳下去,肯定会牵动肺腑的伤口的。”

对于穆挽清偶尔冒出的一两句疯言疯语,尹穆清已经见怪不怪,她走过去倒了一杯温水,递给穆挽清:“挽姨莫着急,可能,他是太激动了,所以才会咳嗽!喝点水顺顺气。”

穆挽清连忙接过水杯,微微扶起楼卿如的身子,小心翼翼的喂了进去:“乖,慢点喝,别呛着。”

楼卿如一边喝水,一边抬眸看着穆挽清,他很不解,母亲……怎么会认识他?

自从他记事以来,十几年的时光,他从未听过母亲叫他名字。

即便叫他名字,那也是偶然看见他,父亲向她解释,他只是一个侍卫,或者别人家的孩子。

这种与母亲生活在一起,却像没有母亲的那种心塞,只有楼卿如自己知道。

如今听到自己母亲在他面前自称娘亲,惊喜没有,楼卿如有的是惊吓。

尹穆清见楼卿如这般,如何不知道他是什么想法,尹穆清忍不住道:“楼公子,你是不是很诧异?你的母亲,也能像正常人一般?不会二十年如一日的将自己的孩子认定为襁褓中的婴儿,你也再不用为了照顾她的感受,去别人家偷抱小孩来安抚你娘亲的情绪。”

楼卿如看向尹穆清,眸光眯了眯。

尹穆清继续道:“欺骗总归不是长久之计,她有权知道真相,不该糊里糊涂的活在过去。告诉她真相的结果,并不恐怖,不是吗?再看你母亲,也不是很难接受自己襁褓中的婴孩突然变成一个二十岁的年轻男子的事实!不是吗?”

楼卿如震惊不已,惊讶道:“你……你告诉她了?”

“是的。我知道的一切,全部告诉她了!你瞧,她的状态不是很好么?”

楼卿如垂下眼帘,叹息道:“早就劝过父亲,他……不听罢了!”

他们家的事情,尹穆清自然是不懂,也就没有多问,她接过空了的水杯,问道:“还要喝点吗?”

楼卿如抬眸看了一眼尹穆清,苍白的唇角勾起一抹笑意,点了点头:“多谢!”

“不用!”尹穆清转身又倒了一杯温水,打算递给穆挽清,只不过转身一看,却见她走到角落,正在洗擦脸的帕子,尹穆清没有多想,便亲自端着杯子,将水送到楼卿如的唇边。

楼卿如手上无力,又因为他是大夫,以前也不是没有照顾过女病人,是以,特殊情况自然不会矫情的将男女之防拿出来,于是,没有拒绝,就着尹穆清的手喝了下去。

然,这一幕,却被门口的君天睿看了去。

小家伙本兴匆匆的为姐姐表演剑舞,没想到,一套剑法耍下来,不仅没有得到姐姐的夸赞,反而连姐姐的影子都没有见到。

自己异常重视的事情被人忽视,君天睿心里难过的不行,本以为姐姐有事,没想到,跑进屋一看,竟然看见自己的姐姐正喂一个陌生人喝水,那般温柔,那般体贴。

君天睿顿时委屈的红了眼睛,拳头攥的紧紧的!

而这会儿,穆挽清洗了帕子过来,看见尹穆清喂楼卿如喝水,顿时便露出了一个笑脸:“你们姐弟感情真好,母亲看着,也就放心了!”

尹穆清和楼卿如还没有觉得什么,门口的君天睿听了,却是仿佛被什么刺中的心脏。

转身,便跑了出去!

琉璃般的大眼早就含了一湾泪水,君天睿哭的要有多伤心就有多伤心。

姐弟,什么姐弟?

阿睿和姐姐才是姐弟,那个坏哥哥不是!不是!

姐姐哪里来的那个弟弟?为什么他不知道?

君天睿只觉得自己的心疼的发慌,好像被欺瞒了一般,让他觉得自己无能。

就像以前一般,父皇和太傅处处提防他,这也不让他去哪里也不让他去,这个不让他碰,那个也不让他碰!

甚至,太傅还故意讲一些蒙蔽他心智的话,让他的见识永远都停留在三岁幼童之时!

他们的小动作,小心思,君天睿都明白了!

不是他太聪慧,而是前后待遇太过明显,他想不知道都难!

可是,为什么姐姐也要瞒着他?她又多了一个弟弟,也不告诉他。君天睿最在乎的,不是尹穆清有没有告诉他,而是她对楼卿如的关心和态度,他的剑舞她不看,偏偏去给那个人端茶送水。

让姐姐伺候,他好大的面子!

想到这里,君天睿蹲在地上,呜呜的哭。

姐姐又有了新的弟弟,以后,姐姐再不会关心他了,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呜呜……呜呜……”

花园之中,穿着白色衣袍的少年蹲在地上哭的一把鼻子一把泪,不想吸引人的眼球都不行。

王福首先赶了过来,见君天睿哭的如此伤心,不由问道:“呦,太子殿下这是怎么了?谁欺负您了?”

------题外话------

阿睿不是心胸狭隘,而是知道的多,就越在乎,以前的人就罢了,他很难接受突然多出的人分享他姐姐对他的注意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