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宝宝是谁?/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君天睿抬眸看了一眼,见是福伯,连忙擦干了泪水,也不回答,起身跑了去。

小太子这样的状态,福伯自然是不敢他身边没有个人,连忙追上去拦住:“太子殿下可是受了委屈?若是璟王府的人伺候的不周到,让太子受了委屈,还请小殿下给老奴说,老奴一定禀明了王妃,让她给您做主!”

君天睿不耐烦的瞪了一眼王福,愤愤道:“你拦阿睿做什么?小九月和阿恒都跑的没影儿了,他们定是不会给阿睿留糖葫芦了!”

这么说着,君天睿眸中的泪水,便又落了下来。

听了君天睿的话,王福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两个小殿下出府,门卫早就做了记录,禀了过来,有王妃的口谕,自然会放人。

毕竟是小殿下们,外面不安生,不可随意出府。

王福笑道:“太子殿下莫哭了,二位小殿下前脚刚出府,您现在追过去也还来得及,老奴现在就派几个身手好的,护您去寻二位小殿下。”

“哼!”君天睿哼了一声,没有说同意,也没有说不同意,只是推开王福的身子,撒腿就跑。

脚下生风,王福哪里追的上?连忙指派了两个人,赶紧跟上。

这可是王爷的小舅子,若是出了点事,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

楼卿如喝完水,有穆挽清照顾,自然没有尹穆清什么事,再者,人家母子二人相处,她也不能再留在这里当电灯泡,不然,人家母子二人想说个体己的话,都说不出口。再者,穆挽清偶尔在楼卿如说些疯言疯语,什么姐弟,什么母亲的,她听着都觉得尴尬。

这会儿,她也才想起君天睿,除了院子,才发现哪里还有君天睿的影子?尹穆清的眉头皱了皱,问旁边的侍卫道:“阿睿呢?”

“回王妃,刚刚太子殿下舞了剑后,便急急的走了。”侍卫站岗,都是特别训练过的,必须做到目不斜视,自然不知道君天睿有什么不妥。

“我去看看。”尹穆清终归是不放心。

出了客房,尹穆清便看见王福走了过来:“王妃。”

看了一眼王福手上的东西,问道:“这是什么?”

“回王妃,这是墨翎太傅楼逸宸送上的拜帖,王爷不在,老奴就只能来请示王妃了。”烫金色的锦书在阳光之下闪着金光,尹穆清蹙眉道:“他就是阿睿的太傅?”

尹穆清接过那份拜帖,于指尖玩弄了一番,唇边勾起了一抹笑意,别有意味的道:“楼太傅亲自拜访,璟王府自然是要好生招待。”

王福看了一眼尹穆清,怎么觉得王妃心口不一呢?王福迟疑道:“王妃的意思……”

“通知廖仙儿,就说,阿清姐姐给她送上了一份大礼。”

“这……”廖仙儿,王福是知道的,那是用毒高手,让她去……不得毒死才怪。

“放心吧,仙儿有轻重,死不了!”

虽然追根究底还是君凤宜的原因,但是,这个楼逸宸若是有半分良知,就不会听君凤宜的话,将阿睿教成那个样子。

王福迟疑了一下,倒也没有反驳,反正王妃高兴就好,天大的事情出来,那也还有王爷呢。

“老奴明白。”王福点头称是,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开口道:“王妃,刚刚君小太子追着二位小殿下出去了。”

尹穆清听此,明白过来:“原来如此,可有人跟着?”

“这是自然。”

“您辛苦了,下去吧!”

“王妃,老奴还有一件事情想要与王妃商量。”见尹穆清要离开,王福立马跟上去。

“嗯?”尹穆清看了一眼王福,问道:“怎么了?”

“是这样的,王妃现在已经嫁过来了,是璟王府的当家主母,从今往后,璟王府的各处库房的钥匙也该交于王妃手上,再者,每月王府的进账和支出的账本,也该由王妃过目才是。”

尹穆清听的嘴角一抽,心想,这还摊上大事了!若是接了这事,那她肯定每天都要在忙于府上各种鸡毛蒜皮的小事了,下人们的月钱,换季衣裳,厨房采买……

想想都觉得脑仁儿疼,尹穆清连忙道:“福管家在王府多少年了?”

“回王妃的话,老奴从璟王府开府之时,便留在王府,到如今,已经十九年。”

“这么多年,王福上下,一直是有福管家打理吧?”十九年,确实挺长。

“王爷忙于政务,后院又空虚,承蒙王爷信任,老奴不敢不尽心。”

“如此,福管家一定将王府上下的大小事务都了如指掌,我年纪小,又不懂事,哪里能担此大任?我平时也懒惯了,着实不有心无力,只能再辛苦福伯了。”

“王妃太妄自菲薄了。”

“莫非福伯是打算自己撂挑子不干,这才推给本妃?”

王福一听,顿时就慌了,连忙跪地:“老奴惶恐。”

“好了好了!”尹穆清连忙扶王福起身,语重心长道:“福伯有所不知,九月身子不好,身边不能离开人照顾,现在,我真的无暇分心再插手王府的事务,还请王福看在王爷的面子上,继续管事,我和王爷都感激不尽。”

这话如何让王福承受的起?

连忙俯身道:“王妃言重了,为王爷尽忠,乃老奴之幸!”

拍了拍王福的肩,尹穆清点了点头:“这般,本妃就放心了。”

看着王福精神抖擞的离开,尹穆清呲了呲牙,心道,王福现在还正值壮年,哪里就愿意将手中的大权交出来?

即便他无二心,但是将握了十九年的权突然交出去,谁都会不舒服。

掌管璟王府的家,那不比普通世家官家,不仅流过手中的银钱多,出去一圈,谁不给几分薄面?

萧璟斓能一直重用的人,忠心自然是没话说,所以,放着不用,那是浪费。

再者,陌上香坊一大堆的事情,她哪里还有心去管王府的琐碎?

是以,尹穆清不会接手。

萧璟斓不在,两个孩子也去玩儿去了,尹穆清也出门,直接去了陌上香坊。

这会儿,楼逸宸接到璟王府接了拜帖的消息,便收拾了一番,坐马车来到璟王府。

彼时,廖仙儿也接到通知,说尹穆清送了大礼。

廖仙儿百无聊奈的躺在树上,红色的纱裙从树梢上垂落,很是悠闲。

侍卫禀报后,廖仙儿从树上跃下,一张明艳的笑脸凑近那侍卫,问道:“阿清姐姐说,送本姑娘大礼?”

小手瞬间揪住那人的衣襟,拉了过来:“是什么东西?”

侍卫老脸一红,道:“不是东西,是一个人!”

“人?”廖仙儿眼睛瞬间一亮,哈哈笑了两下,兴奋不已:“还是阿清姐姐好,知道本小姐这两天无聊,好不容易研究了新药,却愁没人试药,没想到,有人送上门儿!”

说罢,廖仙儿拂了拂额前的发丝,忙道:“快快快,带本姑娘去!”

“是是是……”

廖仙儿来到客厅的时候,楼逸宸已经到了,正坐在客厅喝茶。

廖仙儿在门口看了一眼里面坐着的红衣美男子,眸子一亮,双手一拍,赞道:“啧啧啧,真是个尤物!”

俊美的男人她见过的不少,萧璟斓就够俊,墨臻够邪,风夜雪够美,子苏够雅,可是,面前的这个男人俊美就罢了,还有一种不符合年龄的沉稳之气,着实难得。

只不过,廖仙儿看了一眼楼逸宸,突然觉得不对劲,进屋,走到楼逸宸的面前,直接将手往楼逸宸的袖子里面探了去。

楼逸宸顿时一怒:“放肆!”

现在的小姑娘,这是怎么了?青天白日,竟然不知羞耻的将手往他袖子里面伸。

廖仙儿被吓了一跳,可是还是摸到了楼逸宸的脉,她顿时笑的直不起腰,指着楼逸宸道:“哈哈……哈哈哈……笑死本姑娘了,真是笑死本姑娘了……”

楼逸宸见此,自然大怒,一边的元修更是拔剑打算将剑架在廖仙儿的脖子上。

廖仙儿一点都不怕,两根手指戳在剑刃,推开了去:“老伯伯好吓人,若是吓坏了本姑娘,这位伯伯的毒,怕是解不了了!”

“毒?什么毒?”元修一听,瞬间就急了,回头看了一眼楼逸宸,见他沉着脸,却不像有事一般,不由疑惑,莫不是这丫头故弄玄虚?

楼逸宸也拧眉看向廖仙儿,一副不相信的模样。

廖仙儿起身,瘪嘴道:“我就说嘛,一副年轻皮囊,却有着老人家的气质,没想到,老头子研制的那什么驻颜之药,还真有人敢用。”

楼逸宸听此,周身瞬间就泛起了一股杀气:“你是何人?”

廖仙儿双手环胸,挑眉道:“那种药敢吃,你应该对鬼医了如指掌才对,怎么?鬼谷关门弟子,廖仙儿,你不认识?”

“廖仙儿?”楼逸宸瞳孔一缩,廖仙儿异常显摆,点着脚尖,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怎么样?怕了吧?”

然,廖仙儿这话一出,却听楼逸宸皱眉道:“并不认识!”

“你!”廖仙儿一噎,气得半死,瞪着大眼睛看着楼逸宸,看了半会儿,这才作罢:“罢了罢了,看在你将死的份上,本姑娘就不与你一般计较。”

元修拧眉道:“臭丫头,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小小年纪,长辈面前,也敢大放厥词?”

“胡扯的是你!”廖仙儿一恼,轻哼道:“你自己问问他,他是不是要死了?这世上本就没有什么驻颜之药,老头子的药,也是一时冻结全身的肌肤,暂时不老罢了,十几二十年一过,身子自然受损,那个时候,不仅毒素攻心,再无解救之法,甚至,也会在几日之内,迅速衰老,直到油尽灯枯!刚刚本姑娘探了他的脉门,见他的毒素已经攻入五脏,你说,他还有救么?”

廖仙儿瘪了瘪嘴,本以为阿清姐姐给她的是一个好的实验品,没想到,是一个将死之人。

楼逸宸早就知道自己已经剧毒攻心,但是他并不在乎,他在乎的是,廖仙儿后面的话,他噌的一声站起身来,惊道:“你说什么?”

几日之内,迅速衰老?

这怎么可以?

楼逸宸面色苍白,手指都在发抖。

这会儿,廖仙儿拍了拍胸脯,保证道:“莫急,幸好,你遇见了本姑娘,也算你命不该绝。”

说罢,廖仙儿从袖子中掏出一个白色的小瓶子,倒出一颗,递给楼逸宸:“服下这枚药。”

楼逸宸怀疑的看了一眼,明显是不相信廖仙儿。

廖仙儿自然知道,楼逸宸这般的人,防备心和警惕感是很强的,陌生人随便给的东西,他怎么会吃?

“怎么?不敢吃?”廖仙儿挑眉道:“你只能选择信本姑娘,不是吗?”

楼逸宸眸光一凛,不得不说,他确实只能选择相信她。

因为,这个小姑娘刚刚只是触碰到他的脉门,便知道他服用了那驻颜药,而且,也知道鬼谷,说明,她所说的话,也并非无稽之谈。

迟疑了一下,楼逸宸还是伸手,将那枚药接了过来。

“主上!”元修不赞同的开口:“主上三思呀!”

楼逸宸瞥了一眼元修,道:“无妨!”

延迟五年毒发,不得不说,这是极具诱惑的,若是再给他五年,他可以再照顾她五年。

他就不信,璟王府的人还真的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将他毒死!

这么想着,楼逸宸直接将要吞了下去。

见楼逸宸将要吞了下去,廖仙儿眸光闪过一丝狡黠,差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楼逸宸自然不知,问道:“听闻犬子在府上养伤,不知……”

“可以可以,你去吧!”廖仙儿让开一条路,给楼逸宸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这会儿,躲在外面的福伯连忙笑着上前,道:“王爷和王妃有事不在府中,老奴招待不周,让楼大人见笑了。”

说罢福伯连忙朝廖仙儿道:“仙儿姑娘,您给楼大人吃了什么?不是胡闹么?上次老奴吃了您给的药,现在身上还痒痒呢。”

廖仙儿双手撑着桌子,直接坐在了桌子上,晃着两条腿,瘪瘪嘴道:“我身上能有什么好药,福伯伯不知道么?”

楼逸宸瞬间一惊,看向廖仙儿,怒道:“臭丫头,你耍本官?”

廖仙儿被楼逸宸吓了一跳,连忙跳下桌子,躲在福伯后面,朝楼逸宸吐了吐舌头,道:“耍的就是你,你要怪就怪自己惹了阿清姐姐不快,哼!”

说罢,廖仙儿飞也般的跑了出去。

“咳咳……”很有可能是自己的心理作用,楼逸宸只觉得自己全身都开始发烫,特别是脸颊,开始发热,一张俊脸,足以用青黑来形容。

福伯赔笑道:“楼大人息怒,仙儿姑娘年纪小,是个贪玩儿的性子,但是本性不坏。”

楼逸宸看了一眼福伯,没有说话。王福继续道:“楼大人这边请,小太子您可能见不到了,他和二位小殿下出去玩儿了,倒是楼公子受了些伤,正在客房养伤。”

楼逸宸抿了抿唇,身上也不是很难受,听王福这么说,便猜想,一个小姑娘的手段应该不会太狠。

是以,便没有在意,跟着王福走了去。

客房之中,只有楼卿如和穆挽清二人,穆挽清担心楼卿如的身子,喂他喝了药后,便勒令他睡一会儿,而她则坐在书案前,涂涂写写,偶尔还专心致志的画画,画面安静而又唯美。

楼卿如不敢睡,他怕自己看到的,只是一个梦,一觉醒来,便什么都没有了。

“母亲。”突然,楼卿如唤了一声。

穆挽清抬眸,连忙放下手中的笔,拿了一张纸将自己刚刚画的东西盖好,然后走了过来:“怎么了?怎么醒了?是渴了?还是饿了?”

楼卿如摇了摇头,开口道:“没事!”

楼卿如很疑惑,听母亲的意思,他竟然还有一个姐姐?为什么父亲从来都没有提起这回事?就算丢了,为什么他从来都没有找过?难道,他一点都不在乎吗?

楼卿如说没事,穆挽清却不敢不认真,伸手摸了摸楼卿如的额头,柔声道:“是不是又难受了?有没有饿?刚刚娘亲给你做了一点小米粥,现在应该已经好了,我去盛给你吃,好不好?”

楼卿如只觉得不可思议,他的母亲,竟然会煮饭做菜?

果然,父亲那般作法,只会让母亲的病更加严重罢了。

楼卿如点了点头,道:“多谢母亲。”

“傻孩子!”穆挽清嗔了一句:“跟娘亲客气什么?”

这才笑着离开。

楼卿如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桌案,捂着胸口起身,异常艰难的挪动着步伐靠近书案。

因为重伤,他来到书案边的时候,额上已经浸出了大片冷汗,他微微喘息着,拿起盖着的宣纸,想看看穆挽清究竟在写什么。

当看到上面的内容时,楼卿如瞳孔一缩。

这个上面竟然是刚刚他们说了什么话,她竟然一一写了下来。

满满的一张张,全是他们的对话。

尹穆清说了什么,他说了什么,她都一一写了下来。

再往下,竟是他的一张画像,画像下面写着“这是长大后的贝贝”,再往下,分别是君天睿,璟王府二位殿下的画像,还有一张,是尹穆清的画像。

让楼卿如疑惑的是,对于尹穆清的备注,穆挽清竟然写的是宝宝。

她为什么会这样写?

宝宝,贝贝……

难道,他有一个双胞胎的姐姐?

只是,母亲因为脑子有些迷糊,将璟王妃错认为自己的女儿了?

但是,不得不说,看着这张画像,璟王妃的这双眼睛,当真是和母亲的如出一辙。

“卿如?”身后突然传来了一声熟悉的声音,楼卿如转身看去,却见楼逸宸站在门口:“父亲大人,咳咳,您怎么来了?”

“我来接你和母亲。”

楼逸宸走进寝殿,王福立即识相的退了出去。

楼卿如右手握拳,于唇便咳嗽了几声,只见他将尹穆清的画像摆在楼逸宸的面前,问道:“父亲大人,不解释一下?”

楼逸宸看了一眼上面的画像,还有下面的备注,拳头握了握,抬眸道:“解释什么?为父不懂!”

“父亲莫不是还要骗我?咳咳……”楼卿如话一落,便是一阵咳嗽,楼逸宸伸手扶了一下:“既然伤的如此重,其他无关紧要的事情,便以后再说。”

“父亲大人为何不敢回答孩儿的问题?”楼卿如很生气,这么多年,母亲一直病着,父亲不在意他,那也无可厚非,可是,似乎父亲从来没有对他说一句真话。

对母亲撒谎就算了,何以要欺骗他?瞒着他做什么?

楼逸宸有些怒了,蹙眉道:“你想为父说什么?”

楼卿如将尹穆清的画像摊开:“母亲口中的宝宝,究竟是谁?以前,那么多次,你让人抱回来的婴儿,其实,不是我,对不对,母亲要找的,是宝宝,是我的同胞姐姐,对不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