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本座要开棺验尸/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小九月跑出去,倾恒也跟了过去,倒是在路过楼雪胤的时候,小家伙抬了抬手:“楼庄主告辞。”

见两个小家伙跑了出去,外面候着的人也全部离开,楼雪胤才坐了下来:“虽然被折腾,萧璟斓的心中也没有多不开心吧?”

亦行在窗户外,看了一眼累成狗的萧璟斓,有些同情,又有些不解:“璟王妃也太恃宠而骄了,璟王好歹也是男人,甚至,还是君王,璟王妃这么做,就不怕璟王生气,惩罚她?”

普通女子在夫君面前都不会如此放肆吧?男人是天,女人又怎么能踩到男人的头顶上?就算得宠,那也要适可而止。不然,一旦失宠,遭罪的是自己。

楼雪胤看了一眼亦行,好像对于这种丝毫不动男女感情的可怜动物感到同情,扯了扯唇角,想要解释,却无从说起。

只有真正爱了才会知道,即便对方喂的是毒酒,喝下去也觉得甘甜如蜜汁。

楼雪胤指尖动了动,开口道:“你看,即便墨臻现在陪着阿清喝酒,本该觉得庆幸被折腾的不是自己的人,可有半点愉悦之意?在你眼里,可能会觉得,被一个女人指手画脚,是有损男人颜面之事,但是你可由看到,萧璟斓有半点不虞?萧璟斓若是真的觉得丢脸,你觉得,以他的能力,会给阿清一点让他丢脸的机会?”

楼雪胤明白,萧璟斓分明就是在墨臻面前秀,他就是在显摆。

阿清敢在萧璟斓面前指手画脚,那也证明她知道,萧璟斓宠她,她信任不管自己如何对待萧璟斓,他都不会因此而生气,这份信任没有对墨臻,没有给他楼雪胤,只有萧璟斓才有这份殊荣。

萧璟斓在卖弄他对阿清的纵容和宠爱的同时,不也证明了阿清对他的爱吗?

亦行皱了皱眉,觉得,怎么这么复杂?他好像脑子不够用了!

楼雪胤见亦行一副呆头呆脑完全没有听进去的模样,他扯了扯唇角,嗤了一声:“以你的智商,本座就不期待你能懂这么高深的东西!”

亦行一惊,顿时觉得自己被鄙视了,委屈不已。

这会儿,楼雪胤突然起身,问道:“那个人死了么?”

楼雪胤并不觉得自己的那两剑就能要了楼逸宸的命,只是想知道他现在的下落罢了。

“回主上,没死,被墨翎的丞相叶祁救了。”

“那个女子,可有查到她的身份?”楼雪胤当时没有下手的原因,不仅是因为尹穆清和萧璟斓的突然到场,更多是,是因为那个女子的容貌,眉宇之间,长得太像阿清了。而且,她认识他,看样子,她见过年幼时的他。

“回主子,那位夫人的身份很神秘,应该是老……是前任庄主故意为之,隐藏了她的身份,在墨翎的时候,虽然所有人都知道楼太傅有妻有子,但是,不仅楼公子没有多少人见过,楼夫人更是从来没有露过一次面。前任庄主离开天下第一山庄后,便与天下第一山庄没有任何联系,所以,这二十多年来,吃穿仅仅靠那些俸禄,倒是很多人慕河洛公子的名,再加上是太子的师傅,很多人送礼贿赂,是以,也不至于太拮据。后来,楼大公子在十四左右,便离开了墨翎,来到暨墨,开了济安堂,经常做一些义诊之事,在百姓嘴里的口碑很好,他很少回墨翎,即便回去,最长时间,待不到月余。”

“活该!”楼雪胤嗤了一声,天下第一山庄的叛徒,自然是没有资格再拿天下第一山庄的任何东西。楼雪胤皱了皱眉头,问道:“也就是说,那女子的身份,你并没有查到?”

“是!倒是属下查了一下多年前,在主子出生后,到过天下第一山庄,而且前任庄主很重视的女子,仅一人!”

“谁?”

“前任庄主的师妹,也就是北燕公主,穆挽清!”

楼雪胤的瞳孔骤然一缩,直接坐直了身子,脸色苍白道:“北燕公主,穆挽清?”

“是!”亦行点了点头,继续道:“只不过,听说北燕公主于景阳山学武回国后,没有几年便遇到暨墨北燕大战,后来与暨墨武将尹承衍私定终身,抛弃公主之位来到暨墨,生下一女后便撒手人寰了。”

所以,唯一的可能也排除了。

楼雪胤脸色苍白,手紧紧的握着软塌边的扶手,一双凤眸漆黑无比,好像在思考什么。

良久,楼雪胤才开口道:“北燕公主腹中怀着墨翎帝王的孩子,却与暨墨将军私定终身,你觉得,北燕公主对尹承衍的爱是假,还是对墨翎帝王的爱才是真?”

“额!”亦行抠了抠脑袋,想了一下,才开口道:“身为女子,却朝思暮想,移情别恋,实乃不忠。属下觉得……”

“不要你觉得了!”楼雪胤深吸一口气,觉得亦行这蠢笨的人将他的思路全部打乱了,呵斥道:“也就只有心胸狭隘的男人,才会拘泥于贞洁操守,女子失贞,罪魁祸首该是男人,该死的,也不该是女子!所以,你滚出去吧!”

亦行内心懵逼,一脸羞愤,他觉得今晚跟着主子出门的时候应该没有将脑子带出来,今晚被主子鄙视了很多次,他要哭瞎了好吗?

主子这么嫌弃,他自然不能再在这里待着惹主子心烦,连忙告退,在外面候着。

楼雪胤起身,来到窗口,看着下面码头的场景,看着那个笑靥如花的女子,他的眉头已经早就拧成了川字。

那个女子,会不会有可能是穆挽清呢?

若她是穆挽清,那么,所有人的命运都将改变。

本该死了二十年的人,突然活了过来,这究竟是惊喜,还是惊吓?

穆挽清,最好不是你!

否则,你给大家带来的伤痛,根本无法弥补。

如果是穆挽清,那么,墨翎帝王该如何承受,自己守了一辈子的女子,不仅没有死,反而偷藏了这么多年,还和其他男人生了一个儿子?

如果是穆挽清,那么,他该怎么办?害的他家不成家的罪魁祸首,竟是阿清的娘?他该选择视而不见,还是选择继续报仇?

如果是穆挽清,那么,阿清该怎么办?已故二十年的母亲不仅好好的活着,还生了另一个孩子,没有母亲疼爱已经够可怜,却不想,最后还要承受被母亲抛弃的痛?

楼雪胤握紧了拳头,沉默了许久,才握了拳,捶了一下窗台,扬声道:“亦行!”

“主上!”在外的亦行连忙推门而入。

楼雪胤转身道:“找到穆挽清的墓,本座要……开棺验尸!”

亦行一惊,连忙领命:“是!”

……

这会儿,第一层船舱里面的搬的都差不多了,足足花了一个时辰,装了十辆车,

萧璟斓脸上的汗大颗大颗的往下落,在下巴上汇集成河。

慕谦很担心自家王的身体,毕竟,王体内有蛊毒,特别是在晚上,断不能劳累,否则,在身体疲惫的情况之下,很有可能蛊毒发作。

可是,看王的样子,一点都没有停下来的打算呀。

还好,第一层的珠宝全部搬完了,剩下的织锦段子还有药材虽然多,但是每一箱的重量不会很重,王还能坚持一会儿,就希望等会儿时候不早的时候,王妃能放了王爷。

慕谦这意识一出,突然觉得自己很窝囊,王像那种惧内的人吗?璟王府像是那种三纲不正的地么?王妃是那种不懂三纲的刁妇么?

想一想,还想还真是,瞧王妃那样子,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做夫为妻纲呀!

慕谦深深的为萧璟斓抹一把同情泪!

尹穆清也见萧璟斓搬的差不多了,且不说那一箱一箱装了珠宝的箱子会很沉,一箱少不得有八十或一百公斤,就说那么多箱,不仅要上下船,还要装车,就算是铁打的身子,也坚持不了多久。

尹穆清起身,让人收拾了残席,打算让陌上香坊的人接手,将剩下的东西全部搬回去,不然,真把他累趴下了,那又是在搞事情。

尹穆清这到嘴边的话还没有说出口,突然从码头跑上来一个小身子:“娘亲!”

脆生生,甜糯糯的声音传来,尹穆清的心都酥了:“九儿?”

弯腰,展开双臂,稳稳的将小家伙接入怀中:“怎么玩到这么晚?哥哥呢?”

九月抱着尹穆清的腿,可怜兮兮的道:“娘亲,你没事吧?哥哥说父王快打死你了,父王不算话,他答应过九月的,只是稍稍欺负一下娘亲,九爷可没有叫他将娘亲打死!哇呜呜……”

“啥?”尹穆清觉得九月话中有另一层意思,皱眉道:“九儿为什么要答应父王,只可以稍微欺负一下娘亲?为什么要答应他?为什么要欺负娘亲?”

尹穆清觉得自己很委屈,养了几年的小子,竟然伙着当爹的欺负他,真是让她失望!

九月扬了一下手中的小皮鞭,脆声声的道:“父王说,欺负了娘亲,娘亲才能给九月生妹妹!”

“萧小九,谁教你的?本王何时说过这样的浑话?”萧璟斓只觉得拆台哪里都有这个小娃,不要太心塞!这话要是被阿清听了去,那不是火上浇油?

九月转身看去,却见萧璟斓抱着大大的木箱子,一脸汗水的站在船舱门口,只见他现在宽大的袖子也被撸了起来,在大臂处打了一个结,衣摆也被撩起来在腰间系起来,若不是那周身的气质还有那俊美的脸不容忽视,就这身打扮,还真像田里插秧的农民伯伯。

九月看了一眼,水灵灵的大眼睛眨了眨,随即两腿一晃,便像个泥鳅一般从尹穆清怀中挣脱,拿着小皮鞭噔噔的跑到萧璟斓身边,照着屁股就是几鞭子:“还不快干活,想偷懒是不是?搬不完,今天晚上的晚饭不要了?工钱也不想要了是不?”

小九月手上有几分力气,这抽了几下,还真的疼的紧。

特么,萧璟斓怒了,被自己女人欺负就算了,生个娃不知道孝敬爹,还敢拿鞭子抽他,简直是岂有此理!

箱子往下一扔,提着小家伙的领子,萧璟斓伸手就在那小屁股上抽了两巴掌!

这下完了,仿佛被捅了马蜂窝一般,小家伙顿时捂着小屁股,哇的一声便嚎了起来:“哇呜呜……娘亲……九爷疼死了,哇呜呜……”

“萧璟斓!”尹穆清哪里见得小九月这么哭了?也不怕把自己的嗓子喊坏了,尹穆清心疼的不行,再看萧璟斓甩在一边的箱子,里面的东西洒了一地,最让尹穆清心疼的,是里面的东西。

价值千金的水晶石,因为萧璟斓摔了一下,以前晶莹剔透的水晶里面起了裂痕,还因为震动,起了一层雾,雾蒙蒙的,连块破石头都不如了。

萧璟斓感觉到尹穆清的视线落在地上翻倒的箱子还有被摔坏的水晶石,整个人都不好了,下意识的看向尹穆清,眉心一跳。

尹穆清也是眉心一跳,之前还消了不少的气现在又起来了,上前接过哭的伤心绝望的孩子,尹穆清也觉得委屈,瞪了一眼萧璟斓,愤愤道:“我现在是看明白了,萧璟斓你就是不待见我们娘仨儿,好,我们现在就走!”

说吧,尹穆清抱着孩子转身就走。

刚刚上来的倾恒见这情景不由的嘴角一抽,站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会儿,却听尹穆清道:“阿恒,站在这里做什么,跟娘亲走,璟王殿下身份尊贵,我们高攀不上,我们不伺候了!”

“额……哦,好!”小家伙愣愣的,显然觉得娘亲这话没有几分真。

倒是九月觉得这是真的,一边用小手擦眼泪,一边点头举双手赞同:“好,九爷不伺候了,九爷一个都不伺候了!”

萧璟斓如遭雷击,连忙屁颠屁颠的跟了上去:“阿清,别走,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王爷……”慕谦觉得,王妃简直是个母老虎,还不讲道理,王爷左右被欺负。

慕谦很想上前去告诉萧璟斓,王妃那样子肯定是雷声大雨点小,娃都生了两个,婚也成了,哪能说走就走?

以为是儿戏么?

可是,慕谦这好心还没有出口,便被萧璟斓瞪了过去:“还不找人将货卸下来送进陌上香坊!”

“是!”

“还有摔坏的水晶石,务必去找一个一模一样的,否则,你便不要回来见本王了!”

慕谦哭:“是!”

这下,萧璟斓才飞奔了过去,丝毫不觉得自己璟王的形象会不会因此而损坏,反正,他的眼里只有自己的媳妇。

他可知道有些人对他的媳妇虎视眈眈,若是媳妇真的一不小心生他气,出去被人拐走,那么,他真的是得不偿失了。

路过墨臻的时候,萧璟斓顿了顿脚步,给了一个只有男人才会明白的挑衅,墨臻唇边勾起了一抹泛着冷意的笑,不得不说,萧璟斓这恩爱秀的很成功,完全诠释了什么叫做老婆孩子热炕头,墨臻只是一个看热闹的过客!

从今晚过后,恐怕所有的人都将知道,璟王是个惧内的,在王妃的面前,王爷在就放弃了亲王之尊,如一条忠实的狗一般,王妃说一,他不敢说二,王妃让他往东,他绝对不会往西,让他搬东西,他绝对不会少搬一箱!

这世上,又有几个男人做得到这一点呢?

墨臻自认为,他做不到!

每个人宠人的方式不同,但是他也绝对不会让她受半点委屈。他会给她最尊贵的身份,给她皇后之尊,让她与他携手,受万人膜拜。

墨臻的心因为尹穆清的离去而空牢牢的,她曾经说过,等他想起一切的时候,她就放他离去,她说到做到了。

今日,和她喝酒聊天,却生疏的哪里像相处四年的人?

她说的对,封离已经死了,再没有一个她可以信任的封离!也没有一个万事以她为先的封离了!

……

君天睿没有去找九月和倾恒,而是去了大使馆,打算去找君语嫣。

自从前段时间君语嫣给了他一把剑后,他就再也没有见过阿姐了。

今日受了些委屈,君天睿下意识的想找阿姐。

可是,来到前段时间君语嫣住的地方,哪里还有君语嫣的人?

“阿姐?”大厅空空如也,根本没有人。

这会儿,外面守着的侍卫走了进来,恭敬道:“太子殿下,公主已经离开四天了。”

“离开?”君天睿想起几天前君语嫣找他的情形,他顿时难过起来:“那天,阿姐是来给阿睿辞别的?”

侍卫没有答话,倒是从袖中取出两封信,交给君天睿:“太子殿下,公主走的时候,让属下将这封信交给太子和陛下。”

君天睿接过,一封上面写的是阿睿亲启,另一封是父皇亲启。

“你先下去吧!”君天睿拆开他的那一封,摆了摆手,让侍卫下去。

“是!”

君天睿还是第一次看信,这种感觉很奇妙,甚至,君语嫣给他和君凤宜一人留了一封,这让君天睿的心情很愉悦。

唔……

他也是大人了,在阿姐的眼里,阿睿终于是和父皇一样大人了么?

意识到这一点,君天睿突然直了直脊背,一手负后,一手拿着信,学着君凤宜惯有的动作,有模有样的看信。

信上的内容大概是说她离开出去散心,让他不要担心,等她回来的时候,会给他带想要的礼物,虽然是几句话,但是君天睿还是看的很认真,坐在门口的石阶上,来来回回的看了不下十次。

“怎么这么少?”撑着下巴,君天睿有些遗憾,怎么就这么几个字呢?

看了一眼君语嫣写给君凤宜的那一封,君天睿歪着脑袋道:“父皇的东西,阿睿不能偷看,这叫非礼勿视!”

偷看?

君天睿想到这两个字,眸光眯了眯。

------题外话------

新年快乐呦,么么哒!祝大家大事小事事事顺心,大家小家家家团圆,大爱小爱爱爱相连,大步小步步步高升,大财小财财财不断,大路小路路路畅通,大年小年年年幸福。

再来一个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