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 约法三章/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是自然!”

君天睿听此,撅了撅嘴巴,那么,他是不是可以用毒赶走那个坏哥哥呢?吓跑他,看他怎么跟他争姐姐。

这么想着,又听廖仙儿道:“话说,你这小家伙不错嘛,一个多月,竟然也能跃这么高,倒是让本姑娘刮目相看!”

廖仙儿摸了摸下巴,继续道:“只不过,你现在才开始学习武功,就算有再好的天赋,也不能在短时间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就你这样,脑子不灵光,武功又不好,还不会耍心眼,走出这王府,怕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君天睿顿时被打击了,白着一张俊脸,愤愤道:“你瞎说!阿睿以后要保护姐姐,阿睿会好好跟着学习武功!”

“嚏,就你这样,还说保护阿清姐姐?再等十几二十年吧!”廖仙儿说到此处,突然有迟疑了一下:“除非……”

“除非什么?”君天睿眨了眨眼睛,心里有几分期待。

“你可知,有一种方法可以重塑筋脉,以致迅速提功力?”

“什么意思?”

“笨,就是脱胎换骨!你去问你师傅吧,风夜雪自己的身体能适应天下至寒的冰魄神掌,不被其反噬,肯定也是因为用了这个方法!只不过……”廖仙儿上下打探了一下君天睿,不屑道:“就你这样娇生惯养的小公子,又怎么能承受的住万针穿穴之苦?听说那种痛比起凌迟也不为过,想想都觉得可怕!”

廖仙儿打了一个寒颤,继续道:“还是算了吧,若是一个没有撑下去就死翘翘,那多可惜?本姑娘心肠好,给你一包痒痒粉,以前小九月最喜欢玩儿,看谁不爽,你就给他一点教训,保证他哭爹喊娘!”

说着,从怀中掏出一包白色的小纸包,给君天睿扔了过去。

君天睿伸手接住,便见廖仙儿飞身下书,离开了去。

君天睿看着手里的纸包,喃喃道:“金针刺穴,这么厉害么?”

只不过,痒痒粉,君天睿呲了呲牙,这就去试试效果!

……

话说叶瑾妍被楼卿如气的跑出去后,心如刀绞,算起来,她也算追随了楼卿如很久,已经有八九年了,从小时候,一直到现在,她的心里,一直都只有他一人而已。

可是,本以为他只是性子淡薄,不善于表达,不管如何,他心里还是有她的,没想到,他心里竟是嫌弃她至此!

这么想着,饶是叶瑾妍再如何大大咧咧的,都真正的伤心绝望起来。

虽然伤心,但是叶瑾妍却没有哭了,没有心爱之人,她哭给谁看呢?只不过,眼睛红红的,再加上那绝美的笑脸,反而让人觉得楚楚可怜。

夜市上,本就热闹,来往人络绎不绝,遇到这么一个伤心绝望的小姑娘,都不由的驻足,去瞥一眼。

这会儿,两个在出了名的纨绔之地正摇着扇子从对面走了过来,其中一个突然看见对面的叶瑾妍。

叶瑾妍出门在外喜欢穿个男装,她身穿着一袭碧青色的男士长衫,一头墨发用簪子固定于脑后,额上带着一个月牙儿行的额饰,看着有几分江湖风范,可是那柔美的小脸,再加上红肿的双眼,一看就知道是个娇滴滴的小美人。

“哎哎哎,胡兄,你瞧!”用扇子指了过去,色眯眯的道:“京都什么时候来了这么一个小美人?”

被叫胡兄的那人顺势看去,果然眼睛都指了,咽了一下口水,开口道:“果真是绝色!”

说罢,两人相视一笑,走了上去,一左一右,跟着叶瑾妍。

这两人一个名胡三朗,一个叫做李少才,两个一天不谋正事,只知道花天酒地。

遇到这么一个小美人,怎么可能会放过?

胡三郎摇着扇子,问道:“不知姑娘如何称呼?怎么独自一人在这夜市行走?”

“是呀,看起来,姑娘心情不好,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烦心的事情,说出来,咱们哥儿两也好帮你出出主意不是?”

抬了抬泪眼朦胧的眼睛,叶瑾妍看了一眼二人,不屑道:“就你们?就别瞎凑热闹了!”

说罢,叶瑾妍抬步,快走了几步!

两人赶紧跟上:“姑娘此言差矣,就算我们二人不能帮姑娘出主意,也能陪姑娘坐坐,听姑娘发泄一下不是?”

“胡兄说的不错,最好呀,是喝点酒,吃点肉,有什么烦心的事,也就忘得一干二净了,都说一醉解千愁,就是这个道理!”

叶瑾妍听此,脚步一顿:“一醉解千愁?好一个一醉解千愁!”

叶瑾妍也是个没心没肺的人,被爹娘宠着,还有个哥哥护着,她哪里知道这世道的险恶?平时也只知道胡闹罢了!

胡三郎和李少才二人听此,互相看了一眼,纷纷面露得逞之色。

“那好,前面就是酒楼,本公子做东,今夜,就舍命陪姑娘,不醉不归!”

这两个混混直接将叶瑾妍带到了前面不远处的酒楼,里面稀稀拉拉有一些人,两人叫了些许烈酒,目的自然是想将叶瑾妍灌醉。

叶瑾妍喝了不少,抱着酒坛子边哭边喝:“你们说,本公子追了他那么久,他凭什么连正眼都不看本公子一眼?”

说罢,叶瑾妍伸手抓了胡三郎的领子,一个用力,便拉了过来,吐了一口酒气在胡三郎脸上,问道:“他说,本公子容貌不如他?本公子哪里不如他?本公子不美吗?”

浓郁的酒气之中带着几分淡淡的甜香,那是独属于处子的幽香,胡三郎喉头一动,便是咽了口水,看着叶瑾妍那娇艳欲滴,红如殷桃般的红唇,恨不得亲上一口,他咽了一下口水,忙道:“美,美极!”

说罢,便要凑上那猪头,去亲上一口才算好!

只不过,他刚伸了脑袋却被叶瑾妍抬脚踹开,碰的一声栽倒。

说罢,叶瑾妍啪的一声甩了那李少才一耳光:“楼卿如,本公子打死你!”

“哎呦,臭丫头,你敢打爷,看爷怎么教训你,待会儿,有的你哭!”那李少才无疑是生气了,摸了一下自己的脸,起身便去抓叶瑾妍的手,揽叶瑾妍的腰。

另一个也起身,从后面一把抱住叶瑾妍:“小美人,性子这么烈,爷就喜欢……你这样的!”

酒楼里面其他的人都不由的咋舌,这两个大男人,竟敢欺负一个女孩子,自由人看不过去,正打算出面救美,却不想,咚的一声,一黑影就朝人群这边飞了过来,正是那胡三郎。

“哎呦……爷的屁股……”

叶瑾妍醉的两眼冒星光,一脚踹飞胡三郎后,身子便歪歪扭扭的到下,碰的一声将李少才坐在屁股下,叶瑾妍伸手,啪啪啪的在李少才头上使劲敲:“本公子知道,你……就是那些色狼,想占本公子的便宜,呸,想的美!本公子打不死你!”

话落,便是一拳打在李少才的头上,李少才两眼一翻,就晕死了过去,叶瑾妍拍了拍手:“就是找男人,那也要本公子看的起的才对,就你们这些货色,给本公子提鞋,那都不配!”

这下好了,叶瑾妍这一出手,吓的酒楼里面的人纷纷丢了筷子就往外跑。

酒楼的掌柜的急的不行:“客官,客官,你们还没给酒钱呀,别走呀!”

叶瑾妍抱着一酒坛子,一步两晃:“他不要本公子,本公子也不要他,谁稀罕?”

只不过,叶瑾妍刚要迈出去,手腕便被人抓住,她回头一看,就见一个,两个,好几个中年男人,一晃一晃的,唧唧歪歪的开口:“姑娘,你打碎了桌椅,喝了酒,闹了事,赶走了我的客人,一分钱都没有给,就想走?”

“要钱,本公子没有!”

“没有就不许走,来呀!”掌柜的话一落,便从楼上下来了好几个五大三粗的护卫,满满的堵在门上。

叶瑾妍眉心一蹙,正想出手教训这些人,楼上突然传来了一声男人的声音:“住手!”

下面的人纷纷抬头看去,便见穿着一身淡紫色锦衣的男子从楼上下面,摇着一把水墨上,蹙眉道:“岳老这是做什么?几个酒钱而已,本王全请了,何必对一个小姑娘动手?”

“呦,存王殿下?吵着您吃酒,扰了您雅兴,小的真是该死!”说罢,连忙抬手:“还不快放了这姑娘?”

掌柜的手一松,叶瑾妍脚下一个不稳,差点摔倒在地,萧存见此,身形一闪,大手一揽,便将叶瑾妍揽在怀里。

“小美人可要当心了,摔疼了,本王可是心疼的很!”萧存向来风流惯了,自然最喜欢做这英雄救美之事。

还不说他这段时间着实郁闷伤感,自己从小最喜欢的皇兄,竟然会对他起了杀心,甚至,杀了他的父皇,这让萧存这些天一直没有缓过神来。

最让他无法接受的是,璟皇叔,竟然是他的皇兄,真是岂有此理,这么多年,他竟然叫了这么多年的皇叔,那萧璟斓那个王八蛋竟然占了他这么久便宜,让他如何咽得下那口气?

所以,养好伤,萧存就开始喝闷酒,逛窑子,想要找点乐趣,没想到,今天真的找到了一点乐趣。

看了一眼怀中香喷喷,软绵绵的小姑娘,萧湛扯了扯唇角。

“嗯……”叶瑾妍本就酒喝的多,头很晕,站立不稳,如今这么一晃,更是酒气上头,难受的不行。

朦朦胧胧见,她好像看到了一长得好好看的男人,长的好看就罢了,最重要的是,对方在对她笑,那笑意带着几分放荡不羁,还有几分爽朗率直,没有心机,也没有冷漠,看她的眸光也是光明正大的赏识。

叶瑾妍伸手,捏了捏萧存的脸,软绵绵的开口:“你看我……是因为我长的美吗?”

“这是自然!”萧存喜欢一切美的东西,尤其是长得美的美人。

仿佛下定了决心一般,叶瑾妍捧着萧存的脸,异常严肃的问道:“那……你要我么?”

“啥?”萧存是喜欢美人,也喜欢去勾搭美人,可是,他也是洁身自好,不会真的随便要一个女人。

“本公子说,你愿意要我么?”叶瑾妍很烦躁,她头晕,但是心不糊涂,她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她想气他,想激怒楼卿如!

他不是不要她么?说她不温柔,不体贴么?她就证明给他看,着世上并非他楼卿如一个人,她叶瑾妍有的是人要,有的是人喜欢!

面对面前男人的犹豫和迟疑,叶瑾妍瞬间就怒了,她的魅力有那么差么?送上门了,他都不愿意要!

伸手抓住萧存的领子,叶瑾妍愤愤道:“听不懂本公子的话么?本公子说,本公子给你,你要么?”

说罢,小手松开萧存的领子,噌的一声,就将自己肩上的衣服扒拉了下来,露出大片香肩。

“你……”冰肌玉骨,萧存的眼睛都直了,看了一眼周围色眯眯看过来的男人,萧存连忙伸出宽大的袖子,将娇小的女子遮住,手一揽,将叶瑾妍打横抱起,送上了楼。

一个酒疯子的话,萧存是不会当真的,否则,他就是乘人之危。

他萧存虽然风流,却从不做下流,自然也不会做流氓之事!

一脚踹开自己的门,萧存将叶瑾妍放在自己的床上,转身就要走。

然,他的衣袖被女子紧紧的拽在手中,根本走不了:“你……你也不要我么?”

转身,竟撞入女子泪眼朦胧的双眸之中,水汪汪的大眼睛,粉嫩的樱桃小嘴,水灵的好像是玉做的骨,水做的肉一般,萧存不知为何,感觉自己的心突然停止了跳动。

“你……”迟疑了一下,萧存犹豫道:“还是算了,你会后悔的!”

“不……”叶瑾妍哭着摇头:“不会有人在乎,我就要你,我不会怪你的!”

萧存静静的坐在床沿上,抿着唇,没有说话,表面镇定,其实内心早就翻腾。

怎么办怎么办?

送上门的小美人,他是要呢?还是要呢?

纠结了半会儿,萧存突然拿过笔墨纸砚,开口道:“这可是你说的,若是等会儿爷中了你的圈套,要死要我的怪也辱了你的清白,爷可不依!”

大手一挥,刷刷刷写下约定。

这一切都是女方自愿,和萧存没有半点关系!事后,女方不可拿此事威胁他。

嗯,萧存写好,看了一遍,确定没有什么问题了,才将纸递给叶瑾妍:“先约法三章,签字画押吧!”

叶瑾妍脑袋糊糊的,看了一眼上面的字,也不知道写的是什么东西,仰着小脑袋,可怜兮兮的道:“写什么?”

“自然是你的名字!”

“好!”没有半点犹豫,叶瑾妍拿过笔,唰唰几下写下自己的名字。

萧存拿过纸,看了一眼:“叶瑾妍?好名字,一看就是大家闺秀的名字!”

谁跟她约法三章,就是想看看她叫什么名字,若是可以,直接送回家去!

只不过,萧存还不曾起身,脖子便被抱住,脸上传来被小狗舔过的触感,他瞳孔一缩,便见女子放大的容颜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啊……”耳朵被死死的咬住,萧存疼的大喊了一声,随即,便升起几分怒意,翻身将叶瑾妍压在身下:“本以为已经是个经验丰富的,却不想是初出牛犊不怕虎,吻都不会吻,本王来教你!”

他萧存是谁?要一个女人要是要的起的!

还不说一个送上门的女子,真当他是柳下惠么?

岂有此理,疼死他了,看他怎么教训她!

“叶瑾妍是么?好好学着,该怎么伺候男人!”

蚊帐滑落,遮住了里面的旖旎春光。

------题外话------

啊哦,楼大哥的媳妇被人抢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