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准备一碗堕胎药/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璟渊听此,便是沉了脸色,看了一眼楼卿如,见他确实年轻,左不过十几二十岁的模样,他突然觉得这么年轻的人,看病确实有些勉强。

这意识一出,萧璟渊刚刚对楼卿如的好印象是淡了不少。

年轻人,就要脚踏实地,自己有几把刷子自己不知道吗?没有那个实力,还自以为是,这样的年轻人,确实也不行。

灵玉檀这话一出,楼卿如嘴角一扯,感觉自己遇到事情了。

楼卿如自己的医术如何,他不需要别人来说好说坏,诋毁或者褒扬,于他来说,并不重要。

不管他们信不信,他要说的,都会说。

因为,楼卿如也有母亲,若是他自己的母亲,他无论如何,也不会看着自己的母亲为了一个尚未成型的胎儿让自己受罪!

楼卿如看向萧璟渊,开口道:“不管您们信也好,不信也罢,晚辈要说的,都会说。不知之前你们找谁养的胎,也不知对方是怎么和你们说的,可是,在晚辈看来,且不说夫人的年纪已经过了孕育子嗣的年纪,不宜再有孕。还不说夫人常年服用避子汤,伤了身子。”

萧璟渊听此,心下自然是震惊,这个年轻人说的不错。

确实,这么多年,每次他去了玉檀宫后,都知道她用了避子汤,没有人告诉他服用避子汤会对身子造成伤害,因此,他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因为他也知道,灵玉檀不能再有孩子。

可是,回想上次,他愤怒之下占有了她,便再没有关心这些事情,却不想,她也忘记服用汤药,才导致这个孩子的存在。

如今,听楼卿如这么一说,他心惊,连忙看了一眼灵玉檀,见灵玉檀脸色苍白,气色相当的不好,他心里迟疑了。

“此话当真?”萧璟渊问道。

楼卿如没有回答萧璟渊的话,只是看向灵玉檀,问道:“之前遇到夫人的时候,夫人应该记得自己小腹锐痛,全身无力,已然见红,可是夫人不听晚辈的话,寻了其他大夫。依脉象看来,对方医术确实高超,你的孩子现在很好。”

灵玉檀听此,咬牙道:“既然如此,那你为何还要……”

“孩子好,便是好事吗?”楼卿如蹙眉道:“夫人难道没有感觉到最近身子越渐乏力,不过是走半盏茶的功夫,便气喘无力,腰间酸痛,虚汗连连?”

这话一出,灵玉檀自是脸色一白,若是这个男子是庸医一个,也不可能仅仅是把一个脉,便能将她现在的症状说的这么明显,她下意识的问道:“你……你怎么知道?”

萧璟渊也是愣住了,下意识的看向楼卿如,似乎想知道他怎么说。

楼卿如听灵玉檀这么问,勾唇道:“夫人不信晚辈的话,那么晚辈也无需多说,还是那一句话,这个孩子若是留下,随着孩子一日日成长,夫人会更加虚弱,孩子临产之际,便是你油尽灯枯之时!”

这话一出,萧璟渊便是怒了:“放肆!”

这样的话,若是太医,自然是不敢说的这么直白的,萧璟渊当皇帝多年,早就习惯了百官的敬畏,不管是什么话,都是再三斟酌后,确定不会触怒龙颜之后,避重就轻的开口,楼卿如这般,在萧璟渊的眼中,便是大言不惭。

萧璟渊一声呵斥之后,楼卿如反而只是淡淡的笑了笑,能进入璟王府,而且气质如此,再者,那嬷嬷一声灵主子,纪全那太监脸,楼卿如便猜到,萧璟渊和灵玉檀的身份定然是很尊贵的。

可是,那又如何?他话带到,信不信由他们。

皇家,他还是有几分了解的,子嗣看的比谁都重要,女人的性命,哪里有孩子的性命重要?

他所知道为了孩子牺牲母亲的事情不少,所以,楼卿如并不奇怪。

抬手道:“若是如此,晚辈告辞!”

说罢,楼卿如便转身离开。

“等等!”萧璟渊立即叫住楼卿如,看了一眼纪全和竹溪,开口道:“你们先下去!”

纪全看了一眼楼卿如,见他面色和善,不像是歹人,而且这是璟王府,也不怕他有歹心,便应道:“是!”

屋中只剩下萧璟渊三人,他这才开口道:“那你,你觉得该怎么办?”

楼卿如微微回身,道:“贵人心里自己明白的,不是吗?”

说罢,楼卿如抬步离开!

萧璟渊心里早就翻腾,转身看向灵玉檀的肚腹,手颤抖不已,眸光带着几分冷意。

他爱的,是灵玉檀这个人,孩子,只是意外产物而已,是她所出,他自然爱屋及乌,会疼会爱!

可是,若是一个孩子,会要了他心爱之人的性命,那么,根本不用做任何考虑。

晏子苏确实说过,她和孩子都很好。可是,医术再好,也有失误的时候!

因此,他不敢赌,也不会赌!

孩子,不会留!

灵玉檀被萧璟渊看的心惊,心中一种恐慌油然而生,下意识的捂住自己的小腹,忐忑道:“阿渊哥哥,你……你在看什么?”

若是手脚方便,萧璟渊早就过去,将对面的女子揽在怀里,好好安慰了。

心疼,惭愧,决然……种种复杂情绪袭来,萧璟渊连说话的勇气都没有。

本以为,这个孩子,会让他们冰释前嫌,重新开始,他已经规划好了他们的今后,却不想,得来今日之噩耗。

灵玉檀越在乎那个孩子,萧璟渊就觉得越是恐慌。

可能,恐慌无助到一种程度,反而会更冷静吧,萧璟渊现在就是这般!

对上灵玉檀的视线,萧璟渊故作无事的笑了笑:“我再算,这孩子有多少日子了,算了算,才不到两个月。”

这个时候,就算流掉,应该不会对母体造成什么伤害吧?

当年灵玉檀生萧璟斓的情形,萧璟斓还记忆犹新。

那么痛,那般惨烈,那个时候,她还年轻,身子都还健康,都挣扎了三天,痛了三天才生出来。

他想象不到,以灵玉檀现在的身子,还能不能支撑下去。

这么想着,萧璟渊更加不愿意留着孩子了。

灵玉檀听萧璟渊这么说,心中咯噔一声,吓的脸色一白,从榻上起身,跌跌撞撞的来到萧璟渊身边,噗通一声跪了下来,拉着他的衣摆,乞求道:“阿渊哥哥,你不要相信那个臭小子的话,子苏公子是神医门的门主,他的医术是天下无双的,子苏公子都说我的身子无碍,能好好生下这个孩子,那个小辈的话,又怎么能信呢?”

见灵玉檀如此不爱惜自己的身子,萧璟渊脸色便是一沉,沉声道:“起来,还怀着身子,便是这般照顾自己的?若是着凉,岂不是还苦了腹中的孩子?阿檀你若是再这般不知轻重,腹中的孩子,我当真是不能留他!”

“不要……”灵玉檀哀戚出声,不断的摇着头:“阿渊哥哥一定要答应阿檀,留下孩子,等着这孩子出生,让他平平安安的来到这个世上,一辈子爱他,阿渊哥哥先答应阿檀,先答应阿檀好不好?”

这孩子不仅是灵玉檀的骨肉,她也将腹中的孩子当做一个救赎。

她错过了萧璟斓的孩童时代,从未给他一点母爱,上天再次给她这个孩子,便是给她机会,重新开始!

现在,她后悔了,她想试着去做一个称职的母亲,她不敢奢求萧璟斓的原谅,只想给自己救赎。

因此,灵玉檀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这个孩子身上,又怎么舍得失去这个孩子?

萧璟渊眼眶骤然一红,他敢答应吗?他能答应吗?

萧璟渊的犹豫让灵玉檀泪如雨下心中异常不安,她哀戚道:“阿渊哥哥,难道你忘了我们之前说的话吗?我们会生一个男孩,一个女孩,男孩取名阿斓,女孩叫阿绚,都是光彩夺目,绚烂多姿,灿烂多彩之意,不管是男孩女孩,他们的人生都会精彩多姿,成为人中龙凤,你……忘记了吗?”

“你不要说了……我答应你。”

都是光彩夺目,绚烂多彩之意?

萧璟渊听到这些,不由的讽刺,阿斓的人生也太多丰富多彩了些!

可惜,全都是他的这双不称职的父母造成的痛苦罢了!

灵玉檀听此,这才松了一口气,瘫坐在地上,不住的掉着眼泪。

“竹溪,伺候灵主子休息!”萧璟渊这话一出,外面候着的人立马进来,竹溪嬷嬷见灵玉檀坐在地上,便是一惊,连忙去扶灵玉檀起身。

“纪全,推朕出去走走。”萧璟渊心头仿佛压着一块石头,沉重的他根本喘不过气来。

本以为,今晚,就可以带着灵玉檀离开,天涯海角,就他们二人而已。

没想到……

正在这个时候,王福带着一大夫在外面求见,纪全问道:“爷,可要让大夫进来给灵主子把脉?”

“不用,就说没大碍,不要惊动阿斓他们,走吧,我想出去走走!”

“是!”纪全连忙招了人去将王福和大夫打发了。

纪全推着萧璟渊出去,午后的花园阳光灿烂,明媚动人,萧璟渊却觉得周身发冷。

纪全见萧璟渊心事重重的模样,忍不住问道:“爷,您这是怎么了?”

“纪全,你说,朕是不是恶事做的多了,所以,上天才给了朕报应?”萧璟渊低头看着自己无力的双手,讽刺开口:“定是这双手染了太多的血,定是这般……”

纪全听此,吓了一跳:“陛下,您怎么会这样想?陛下年轻时征战沙场,保家卫国,杀得,都是该杀之人,陛下是天下的王者,为的是天下大事,有所牺牲那是常理所在,陛下何必伤感?”

萧璟渊抬眸,如鹰般犀利的眸光看向纪全,睥睨之姿不见半分,良久过后,他才转身,看向远方:“既然朕杀的都是该杀之人,那么,纪全……”

“陛下有何吩咐?”

“去准备一碗滑胎药。”萧璟渊仿佛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一般,说着那几个字,良久都没有开口,久久之后,他才痛苦的闭上眼睛:“端给灵主子服下,切不可让她知道!”

萧璟渊这话一出,纪全大惊,噗通一声跪在地上:“陛下,您……你何出此言?灵主子……这……陛下三思呀!”

“朕已经三思过了,你亲自去办!”

“陛下!”纪全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天知道陛下刚知道灵主子怀孕之后,有多高兴。

男人,老来得子,都会高兴吧?

还不说,这孩子是灵主子所出!

从陛下疼爱璟王殿下的程度看,就知道,陛下有多喜欢这个孩子!

可是,如今,陛下,竟然不要这个孩子,事发突然,纪全都觉得自己遇到了假的陛下。

“无需再说,若是此时办不好,你便提头来见!”萧璟渊沉声开口,纪全再不敢多言,连忙下去办事。

既然要瞒着所有人,那就只能去外面抓药,抓药熬药,都只能他亲力亲为。

……

晚上,萧璟斓带着一身疲惫回了府,因为小倾恒今日跟着萧璟斓出去,也是累了一天,尹穆清准备了一桌子晚饭,等二人回来的时候,才让人呈上来。

很难得的是,萧璟斓回来的时候,竟然是抱着小倾恒的,而小家伙似乎累极,躺在萧璟斓怀中呼呼大睡。宽大的黑色披风将孩子遮的严严实实的,一点风都吹不到。

“哥哥!”坐在饭桌上的九月见父王和哥哥回来,噌的一声跳了下来,跑到萧璟斓面前。

九月不记事,昨天自己还气的打父王屁股,今天却像没事人一样了!

萧璟斓连忙对九月嘘了一声:“哥哥睡着了!”

九月一愣,果真不开口了,乖乖的回到饭桌上吃饭!

尹穆清却诧异了,以倾恒冰冷的性子,怎么允许萧璟斓抱着?连忙上前问道:“怎么回事?”

难道出事了?

尹穆清要去抱孩子,萧璟斓没有给,直接将小家伙抱进屋,放在榻上:“睡着了,子苏给了一瓶药,等会儿,让鸢歌帮着揉一揉膝盖。”

皇家规矩多,丧礼更是如此,萧璟斓还好,除他之外,几乎所有人都跪了一天。倾恒年纪小,又是长孙,自然要辛苦的多。

萧璟斓这么一说,尹穆清瞬间就明白了,顿时心疼的不行,不让鸢歌动手,自己就撩开小家伙的裤腿,见上面青紫一片,接过萧璟斓递过来的药瓶,给小家伙柔了揉。

等给小家伙擦完药之后,尹穆清才出来洗手用饭。

九月抱着一个鸡腿在啃:“娘亲,哥哥什么时候醒?九爷都吃好了!”

尹穆清揉了揉九月的头,道:“吃好了,就进去陪着哥哥,哥哥睡着了,九月不要吵醒他,等会儿哥哥醒了,就将饭菜端给哥哥!”

一听有任务,九月自然是开心了,连忙点了点头,拿了一块点心跑进屋,守着自己哥哥了!

萧璟斓正在喝汤,尹穆清也拿起了筷子,面无表情道:“他们安排在东临阁,中午一来便请了大夫,你要不要去看看?”

他们?

萧璟斓不由蹙眉:“灵玉檀也在府中?”

“你母亲怀着身孕,不宜在宫中养胎。”知道萧璟斓不待见灵玉檀,没想到,他听到灵玉檀在府上,竟然是这般气愤,连尹穆清都诧异了。尹穆清放下筷子,看着萧璟斓道:“不过是多一个人吃饭,你何必生气?”

啪的一声甩了筷子,起身道:“你用吧,本王出去走走。”

“阿斓?”尹穆清唤了一声,那人还是拂袖而去,消失在了门口。

尹穆清犹豫了一下,跟了过去。

晏子苏一直盯着灵玉檀肚子里面的孩子,自然不会忘记让人盯着。昨天萧璟渊让他出宫给萧璟斓把平安脉,他就觉得不对劲,果真,跟着萧璟斓去了皇陵回来后,便被人告知,下午的时候东临阁请了大夫,纪全还偷偷熬了药。

晏子苏面色大变,不做一刻停留,朝东临阁赶去。

那孩子的命,也是萧璟斓的命,好不容易得来的希望,他又怎么能放弃?

灵玉檀的脉,随便一个大夫诊出来,那都是一样,不可能好,萧璟渊若是知道真相,定不会留下那孩子。

晏子苏在府中可以说来去自如,所有人都敬重着他,去哪里都是可以的。

他赶到东临阁的时候,萧璟渊正在院中,看着院中已经凋零的桂树发呆,晏子苏没有管他,直接往殿内赶去。

“晏公子,这么慌慌张张去哪里?”萧璟渊突然转身,叫住了晏子苏。

晏子苏驻足,拧眉道:“救人!”话落,晏子苏再次迈出腿。

这会儿,却听萧璟渊出声道:“救玉檀,还是救她腹中的孩子?子苏公子不该给朕一个说法吗?”

晏子苏一听,自然知道萧璟渊知道了真相,他停下脚步,转身,缓声开口:“不管是灵玉檀的命,还是那孩子的命,我一个都不在乎!我在乎的是阿斓的命!若是我告诉你,灵玉檀腹中孩子的心头血,能解了阿斓体内的万蛊之毒,你还会拿掉那个孩子?你还会阻止我吗?”

“你说什么?”萧璟渊因为震惊,直接从站了起来。

“爷?”纪全看到萧璟渊站起来,惊了一跳,立即上前搀扶,他的筋脉尚未痊愈,这个时候强行站起,只会加重病情。

------题外话------

腾讯三号到五号限时免费今天就到期了,不管有没有人看,灵殿都要告诉大家,今天是最后一章免费章节了,下面精彩内容就要收费啦,腾讯的读者们要加油看哦。明日爆更,希望喜欢萌宝的亲们可以支持!

萧璟渊会如何抉择,尹穆清母子三人何时相认,楼雪胤父子之间的纠葛会不会解决,楼逸宸结局如何,楼雪胤结局如何,各种精彩剧情都在明日爆出哦,精彩不容错过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