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萧璟渊的决定(一更)/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璟渊反应过来后,自己也吓了一跳,转而腿一软,又坐了回去。

晏子苏见此,轻嗤了一声:“阿斓身上的蛊毒是怎么来的,你们做父母的,比谁都清楚,蛊毒折磨了他十多年,终于有了希望,难道你还会阻止,还要亲手毁了阿斓的希望?”

晏子苏也不想多说,若是他们还有一点良知,对阿斓还有半点疼爱,就该为他着想!

这么想着,晏子苏不敢有一点耽误,打算进屋。

然,晏子苏刚一进门,后面突然传来萧璟渊低沉而决绝的声音:“拦下他!”

暗中黑影一闪,两个黑衣人便闪了出来,噌的一声亮出刀剑,朝晏子苏攻了过去。

晏子苏完全没有料到会是这个结果,转身问道:“萧璟渊,这就是你的决定?”

萧璟渊眸光通红,一字一顿道:“我宠爱阿斓这个孩子不假,可是,那也是因为他是阿檀所出。若是让朕从他们之间选一个,朕会选阿檀。”

“哈哈……”就连晏子苏听了这话,都不由的心痛,觉得气氛。

他不懂什么情爱,不能理解萧璟渊的做法。

他只知道,不管从江山社稷,还是从亲情血脉方面考虑,萧璟斓的命远远比灵玉檀值钱。

于江山,萧璟斓位高权重,才识过人,谋略滔天,乃天下社稷之主。

于亲情,萧璟斓是萧璟渊亲生骨肉,当爹的,怎么能见死不救?

为了一个狠心的女人,杀掉自己两个孩子!

何况,应果循环,这本就是灵玉檀自己造的孽,现在,只是还回来罢了。

萧璟渊竟然还是选择了灵玉檀!

萧璟渊试图劝慰晏子苏,也试图安慰自己,只听他沙哑道:“子苏公子是大夫,应该早就知道,若是阿檀继续孕育这个孩子,她会死!但是,阿斓没有解药,他还活着,他还有机会,天下之大,不可能万蛊之毒就只有一种解法,他……他这十几年都熬过来了,朕相信,以后,他也能熬下去,朕也相信,子苏公子会找到其他解蛊之法!”

晏子苏听此,不禁哑然,他苦笑了一声,忍不住讥诮了道:“我明白了你的意思了,阿斓今生最大的弱点,便是狠心不及灵玉檀,无情不及你萧璟渊,今日说出的话,您最好不要后悔才是!”

说罢,晏子苏根本不管萧璟渊如何想,也不顾萧璟渊会不会对他赶尽杀绝,晏子苏推开拦在自己眼前的人,快速进屋。

萧璟渊一惊,正想让人上前去阻止,却不想,院门口传来一声呼声:“阿斓!”

萧璟渊骤然回头看去,便见一抹黑色的声音一闪而过。

是……是阿斓?

他听到了?

一种恐慌和心虚从心底升起,萧璟渊急道:“快,快去将璟王追回来。”

萧璟渊白着一张脸,面上因纠结的为难而狰狞憔悴。

其实,他才是最痛苦,最为难的那一个不是吗?

女人,孩子,都该是他的最爱,现在,却逼着他选择其一,世上还有比这还残忍的事情吗?

……

“阿斓?”尹穆清追着萧璟斓,前面的男人脚步匆匆,虽然快,却不至于追不上。

出了东临阁,萧璟斓的脚步便慢了下来,尹穆清追上前去,一把抱着萧璟斓的腰身,急道:“阿斓,别生气,消消气。”

尹穆清心里疼的慌,萧璟斓能来这里,应该也是放心不下吧!

他嘴里说的不在乎,其实比谁都还好在意。

一个手脚筋全部断裂,一个身怀有孕,不管是哪一个请了大夫,在他的心里都是在意的,是牵挂的,不然,也不会在听到她说东临阁请了大夫后会来这里。

因为他的骄傲,他不愿意让别人知道他的悲痛和不甘,所以,连她都要瞒着。

他说要走走,可是,来的地方,却是这里!

只是,可怜了她的阿斓,却听到这样无情的这一幕。

萧璟斓听到萧璟渊的那些话的时候,心里突然空了。

以前,他觉得自己不是那么可怜,虽然没有母亲的爱,至少他的父亲是在乎他的。

萧璟渊至少能知他冷暖,能护着他。天下传言,萧璟渊对璟王宠爱有加,萧璟斓自己都信了。

如今看来,萧璟斓突然觉得自己就是一个笑话,天大的笑话。

他一次一次劝自己原谅他们,一次一次的告诉自己,不管怎么样,他们都是他的父母,不管他们怎么无情,他都要敬着他们的。

现在看来,根本不需要罢!

萧璟斓从来都不敢相信他的母亲会为了他做出一些牺牲自己利益之事,又如何敢奢望灵玉檀会为了他而牺牲自己?

“阿斓,没关系的,你还有我,还有倾恒和九月,别生气,不值得的!”尹穆清紧紧的抱着萧璟斓的腰身,深怕他想不通,做出什么傻事。

“即便是倾尽一切,我也会帮你找到解除蛊毒之法,万物相生相克,不可能就一定只有那一种方法,不是吗?”

尹穆清这么说,萧璟斓的心心间升起一些暖意。

对的,幸好,他还有她!

上天总是眷顾他的,若是连她都没有,如今这种情况,他恐怕真的会觉得,他是这天下最该死最多余的人罢!

大手放在腰间女子的小手之上,萧璟斓轻叹一声道:“今晚不让本王睡屋顶?”

尹穆清摇头:“昨夜你可是睡过屋顶?”

明明赶他出去,最后,他还是死皮赖脸的在她怀中!

一声轻笑从喉间涌出,萧璟斓掰开尹穆清手,转身将她圈在怀中,低头,看着眼前的女子,伸手轻轻的抚摸这女子的脸,萧璟斓轻声道:“阿清,你想知道,若是本王是他,本王该怎么做吗?”

尹穆清点了点头:“若是阿斓面对同样的情况,你会怎么做呢?”

萧璟斓勾起尹穆清的下巴,小心翼翼的将她捧在手心,仿佛捧着全世界最珍贵的珍宝一般:“说出来,阿清可能会怪本王自私,会怪本王狠心。”

身为女子,尹穆清也很好奇,自己的男人在这种情况之下,会做怎么抉择:“你说便是!”

“若本王是他,本王会选择救孩子,若是阿清因此而殒命,本王会陪着阿清一起死,不会让阿清孤单。”

萧璟斓说到此处,见尹穆清没有因此而生气,便继续道:“因为本王了解阿清,阿清是个好母亲,在阿清的眼里,孩子永远比夫君重要,本王永远比不上两个孩子。若是本王也学萧璟渊,牺牲一个未成形的孩子而保阿清平安,从而让九月或者倾恒受到伤害,阿清就算活着,也会恨本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