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所谓保胎(二更)/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尹穆清听着,从萧璟斓的话语之中读到了几分心酸和醋意。

她突然有几分哽咽,眸中闪过泪光,尹穆清握着萧璟斓的手,道:“若是阿斓选择保护我,从而损了两个孩子的性命,我不会恨你,因为,若是那样的话,我会下去陪两个孩子。”

孩子是母亲的希望,是母亲的宝贝,眼睁睁的看着孩子饱受痛苦,母亲比孩子更痛苦。

每次九月生病难受,她便恨不得取而代之。

只要九月好,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也不为过。

还不说,只是她的命!

死,多么简单?活着才是艰难的。

“哎……”一声不可见闻的低叹从萧璟斓喉间传出,萧璟斓带着几分失落的开口:“果然如此,什么时候阿清爱本王,有爱孩子的一半,本王就心满意足了!”

尹穆清笑了笑,没有说话,只是抱着他的腰身,给他温暖。

“阿清,过几日,我们就走吧!”

尹穆清点了点头,道:“好,你去哪里,我跟去哪里,天涯海角,永远相随!”

“嗯!”萧璟斓吻了吻尹穆清的额头,沙哑道:“等九月身子好了,我就带阿清去天涯海角。”

“一言为定!”尹穆清点头,抬眸,眉宇之中带着几分笑意:“我一直不愿意许诺,因为,明日会发生什么,我们谁都说不清,但是我会尽最大的努力,让我的后半生,有萧璟斓为伴。”

听此,萧璟斓的眸光也多了几分光彩,闪动着的晶亮似要溢出眼眶,他猛然收紧自己的双臂,将女子紧紧的禁锢在自己的怀中,萧璟斓亦宣判道:“本王的今后,唯尹穆清一人而已。”

两人抱着,银灰色的月光将二人的身子拉长,静谧而温暖,良久过后,萧璟斓才吻了吻尹穆清的额头,出声道:“本王进宫一趟。”

“嗯!”

……

这边,因为萧璟斓的闯入,萧璟渊没有再拦晏子苏,晏子苏进屋,见暖阁的门是关着的,他不确定灵玉檀喝没有喝药,所以一定要进去一看。

晏子苏不是萧璟渊,他没有那么狠心。

自己的亲生骨肉饱受蛊毒折磨,当爹的也能不以为意的说,十年都熬过来了,今后还熬不过去?

天下竟然有这般狠心自私的父母,他倒是大开眼界!

他们是兄弟,自然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方受蛊毒折磨。

暖阁门一打开,便闻到刺鼻的药味,灵玉檀正端着一碗药,似乎打算喝,晏子苏身形一闪,便掠了过去,伸手便将灵玉檀手中的药碗打翻。

啪的一声,瓷碗四分五裂,浓郁的黑色药汁洒了一屋,灵玉檀一惊,看向晏子苏:“晏公子?”

灵玉檀天真是真的天真,以为萧璟渊答应她后,他便能真正的做到,哪里知道手里的这盅所谓的安胎汤药,竟是一碗断送她孩儿性命的毒药。

看着在地上四处蔓延的汤药,灵玉檀竟是不解。

晏子苏从未向现在这么冲动过,他打翻灵玉檀的药盅之后,才意识到,他什么时候这般不冷静了?

看着灵玉檀茫然的双眼,晏子苏突然不知道如何开口。

生命都是一样的,他又凭什么觉得,灵玉檀可以为了萧璟斓牺牲自己?

犹豫了一下,他才缓缓开口道:“你可知道,这碗里是什么药?”

灵玉檀不禁有些诧异:“难道不是安胎药?”

晏子苏摇了摇头:“不是,服了这药,能让你在不知不觉中,流掉腹中胎儿,没有任何痛苦,一觉醒来,什么事都没有了。”

“你说什么?”灵玉檀面色一沉,心中升起一股后怕。

为什么?这是阿渊哥哥给她的药,阿渊哥哥答应过她,要留下孩子的,不是吗?

晏子苏深吸一口气,缓缓出声:“以前,我都是骗你们的,你的身子,并不好。若是生下这个孩子,你会死。甚至,你的身子,根本撑不住孩子出生。我偷偷瞒着你们,只是想保住这个孩子。因为,这个孩子的出生,可以解了阿斓的蛊毒,救他一命。但是,看样子,萧璟渊不愿意救阿斓,你……应该也不会救他吧?做父母的都不愿留下这个孩子,我这个外人,就算做再多,也是徒劳!”

说到这里,晏子苏讽刺的笑了笑。

“好了,事实的真相,你已经知道,若是,你舍不得自己的性命,我可以再给你熬一碗药,仅仅是一口,你腹中的孩子就会化成鲜红夺目的血水,毫无痛苦,缓缓从你体内流出,再不会威胁到你的性命。一个没成型的胎儿而已,没有手脚,不知疼痛,他不会恨你,也不会怪你,你可以就当没有过他的存在,不用愧疚,不用惭愧,从今以后,你还可以和萧璟渊相守一生,阿斓的毒,你也不用在意,他即便是折磨致死,也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够了!”灵玉檀内心早就崩溃,晏子苏的话,她再也听不下去,捂着自己的耳朵,不想再听一个字:“我求求你,你不要再说了,我一个字都不想听,不想听……”

晏子苏是大夫,不仅可以治疗身体上的伤痛,心理上的痛苦,他能缓解,也能制造。

见灵玉檀的情绪几近崩溃,晏子苏才抿着唇,沉着一张脸离开。

要不要这个孩子,决定权在灵玉檀手中,若是她愿意留,萧璟渊也左右不了。

若是灵玉檀都不要,外人做再多的努力,也是白搭。

萧璟渊给晏子苏说了那些话,本来有些后悔,可是看到灵玉檀后,他又坚定了自己的决定。

孩子,都是他的骨肉,甚至,他还亲眼看到萧璟斓从一个小小的婴孩长大,那种身为人父的触动和感动根本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他无疑是在意萧璟斓这个儿子的。

可是,不管是萧璟斓也好,还是灵玉檀腹中的孩子也罢,都是他的骨肉不假。

然,灵玉檀却是他的挚爱,是他的心尖宝,是他的心,是他的命。

血可流,骨可断,人的心如何能舍?没了心,他又能活吗?

“阿檀?”萧璟渊一声唤出,纪全便叹息了一口气,将萧璟渊推到了灵玉檀的身边,然后默默的走了出去。

萧璟渊伸出胳膊,用无力垂下的手碰了碰灵玉檀泪迹斑斑的脸,灵玉檀被吓的往后一缩,带着一抹警惕和防备的看着萧璟渊。

萧璟渊还未出声,灵玉檀突然抓着萧璟渊的袖子,怯懦道:“阿渊哥哥,我们不要这个孩子好不好?我怕……”

萧璟渊自是一惊,他本以为,自己要花好大的功夫劝慰灵玉檀放弃这个孩子,没想到,她自己竟是这般不坚定。

两个孩子,在她心里就如此廉价?

可是,这意识一出,萧璟渊便又讥讽的笑了笑。

他自己尚且如此,如何批评灵玉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