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她不想死(三更)/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璟渊点了点头,道:“好,听你的!”

这么多年,不管灵玉檀如何折腾,他不都是随了她吗?就算她拿刀差点将还不到五岁的阿斓凌迟,他也没有责问过她半句,何况,只是一个未成形的胎儿!

“阿渊哥哥,你……陪我睡一会儿吧,我……好累,想让你抱一会儿,好不好?”灵玉檀拽着萧璟渊的衣袖,好像多年前,二人正年少时,她惯有的动作。

萧璟渊没有半点拒绝之心:“好!”

萧璟渊可以站起来,所以,并没有让下人帮忙,灵玉檀一人就将他扶到了榻上,两人相拥而眠。

似乎,这是二十多年唯一一次爱意绵绵的相拥。

不知过了多久,灵玉檀听到耳边之人平稳的呼吸之声,灵玉檀才起身,吻了吻萧璟渊的唇,一滴泪滴落在萧璟渊的额头:“阿渊哥哥,阿檀爱你,很爱很爱,可是,阿檀不能陪你了,你……要好好保重!”

在得知多年前的真相之后,灵玉檀的命就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她想有一次救赎,才不会像现在这般活艰难。

每一晚,她都无法安眠,只要一入睡,眼前,便是萧璟斓满身是血的朝她走来,哭喊着,怪她无情,怪她狠心。

每天,脑海之中都是三千精兵惨死的模样,断肢残骸,血流成河……

若是没有腹中的孩子,她早已自裁!

灵玉檀死不足惜,只希望,她腹中的孩子,还有阿斓能从此快乐无虞!

“竹溪嬷嬷!”灵玉檀小声唤道。

竹溪从外面走进来,手里拿了一件厚厚的披风,还有一件下人的服饰,一边伺候灵玉檀穿上,一边小声道:“纪全他们已经昏迷了,两个时辰后醒来,灵主子要抓紧时间。”

灵玉檀穿好衣服,将披风罩在头上,最后看了一眼萧璟渊,连忙哭着别过头:“走吧!”

竹溪早就安排好了,给璟王府的人说,主子吩咐要出去采买些东西,璟王府的人自然放行。

侧门外,一辆普通的马车停靠在暗处,见灵玉檀过来,一个身影从里面探了出来:“快上来吧!”

那人竟是冯皇后!

灵玉檀坐进马车,便捂着脸哭了出来,冯皇后见此,忍不住叹道:“你若舍不得,便不走吧!”

灵玉檀摇了摇头,道:“这一次,是不得不走了!”

之前,她就与皇后商议,趁国丧之礼的时候逃走,所以,皇后才趁机安排了竹溪嬷嬷在灵玉檀身边,就是为了方便行动。

灵玉檀没有想到,自己的决定竟然成全了自己。

也救了腹中的孩子,救了阿斓!

只希望,自己能够争气一点,活到这个孩子的出生!

……

话说穆挽清看到萧璟渊的时候,便有些心慌。

在她的记忆之中,萧璟渊俊美非凡,带着一股难以言表的放荡不羁和狂嚎洒脱,怎么会突然变成这个样子了呢?

忍不住,穆挽清就想看看自己就是什么样儿了。

二十年,她应该会很老了吧?

这么想着,穆挽清回到了南风院,看到那铜镜梳妆台,穆挽清有些迟疑。

青岚最是喜欢美丽的东西,人也好,物也罢,都是最美的。

就连跟在他身边的侍卫,都是英武不凡的美男子。

她若是变老了,他是不是不会再喜欢她了?再也不认识她了?

这意识一出,穆挽清又觉得自己可笑,明明已经离开,又如何期望他的眷恋?

穆挽清鼓起勇气,来到梳妆台前,看着铜镜里面印出的人影,虽然她已经做了心理准备,却还是愣住了。

因为穆挽清长的美,倾国倾城,容貌完美的无可挑剔,白玉般的肌肤即便是一点小瑕疵,也能在她的脸上显得很突兀。

若是外人看,她的容貌相比二十年前,不过也只是有少许变化,眼角有些纹路,肌肤也不如以前那般水润有光泽,但是这并不影响她的美艳,反而眉宇之间多了几分成熟的妩媚而已。

然而,在穆挽清的眼中,却无法接受,她瞳孔一缩,便红了眼眶。

素手颤抖着捂上自己的眼角,落了泪。

岁月无情,红颜老去,她……再不是当年那个穆挽清!

这会儿,被自己头上的头纱吸引住,伸手,将头巾摘下。

一头青丝瞬间映入眼帘。

“怎……怎么会这样?”一头青丝如雪,透着几分沧桑的凄凉,刺痛了穆挽清的眼。

双腿一软,瘫坐在了凳子之上。

女子都是爱美的,穆挽清见到自己这般苍老的模样,她心里无法承受。

没有经历岁月一点一点逝去的过程,好像突然变老了一般,短时间之中,她也无法接受。

她看着镜中的那一身素白,一头白发的女子,久久不愿回神!

“青岚……”穆挽清呢喃道:“你……现在恐怕再也认不出我了吧?”

可笑她还躲躲闪闪,生怕别人认出她来,害怕阿衍和青岚因为她而再次剑拔弩张的对峙!

如今,就算他们知道她的存在,看到现在她,也不会正眼看她了吧?

若是贝贝二十岁,那么,她才三十八岁。

三十八岁,却这般丑态,这……就是上天对她的惩罚吗?

“青岚?”突然,镜子里面多出了一个红色的身影,穆挽清一惊,下意识的转身看去,只见一红衣男子漫步而来,邪魅俊美,如罂粟般动人心魄,而,这男子的容貌,有六七分像她的师兄,楼逸宸。

联想到她的贝贝已经长大成人,穆挽清只是一猜,就知道了眼前的人是谁:“你……你是阿胤?”

穆挽清不记得楼逸宸了,自然不会知道楼逸宸陪伴了她二十年,所以,她并没有觉得楼雪胤这个时候找她有什么杀机。

反而上下打量了一下楼雪胤,眉眼露出了一抹笑意:“时间过的真快,阿胤……竟然长这么高了,这般风姿,将你爹爹都比下去了。”

楼雪胤骤然握紧了拳头,这个女人究竟有多不知羞耻?

怀了君凤宜的孩子,却嫁给尹承衍,嫁给尹承衍后不知相夫教子,竟假死与楼逸宸私奔,和楼逸宸双宿双飞二十年,心里却还想着君凤宜?

这几个男人当真是被她耍的团团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