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楼雪胤发难(四更)/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只听楼雪胤讥诮道:“你似乎很了解楼逸宸?也是,跟了他二十年,他身上哪一处地方你不了解?只是,看你的态度,那晚说的话,都是违心之言吧?什么对不起我,对不起母亲,左不过是你不愿就死的措辞罢?”

楼雪胤说的话,穆挽清不明白,然,一个晚辈这么对她说话,穆挽清自是气愤又觉得可笑。

但是,听他的意思,他们见过?什么叫做跟了楼逸宸二十多年?什么叫做他身上哪一处她不了解?

对不起他,对不起织梦姐姐?

她承认,她确实对不起织梦姐姐,师兄因为她的事情,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好好陪织梦姐姐,甚至,织梦姐姐的生辰,他都没有回去。

可是,那个时候,阿胤还小,他小小年纪又怎么会记的这么清楚,而且,也不至于这般恨她吧?

没错,穆挽清在楼雪胤的眼中,看到了浓烈的恨意!

“你说的是什么意思?什么违心之言?我不明白!”

对于不讲道理毫无羞愧之心的人,楼雪胤不屑和她对方说话,也不知他是否是故意,挥掌扫去,将妆台上的胭脂水粉扫落一地,嫣红的胭脂洒了一地,仿佛血一般艳丽夺目。

穆挽清一惊,扫了一眼地上的狼藉,不明白楼雪胤对她的恶意,是从哪里来。

这会儿,只听楼雪胤道:“不明白?随本座来,见到本座的母亲,自然就明白了!”

说罢,楼雪胤转身,足尖一点,身子轻盈跃起,如踏云而去的仙。

穆挽清蹙了蹙眉,飞身跟了过去。

天下第一山庄,穆挽清不是第一次来,但是时隔二十多年,这里,与之前的相差甚异。

山腰之上,天下第一山庄匿于群峰之间,山水相绕,静谧雅致,很是气派恢弘。

进入天下第一山庄,穆挽清被眼前气派的阁楼高宇震住,天下第一山庄不愧是江湖第一山庄,奢华不输皇宫。

山庄之中,高墙阔院,黑衣护卫随处可见,楼雪胤走过之处,护卫无不低头行礼,无人敢正眼看他。

穆挽清跟着楼雪胤,走了很久,似乎没有尽头一般。

最后,竟然走进一座假山,里面是一宽阔的隧道,四周都有油灯,可能因为他经常来,所以,那油灯天天有人更换。

没走多久,便出了隧道,眼前的景象,豁然开朗。

一片峡谷将两座险山一分为二,脚下是万丈深渊,不远处的高山之上,瀑布倾泻而下,在峡谷之中溅起白色水花,叮铃作响。

穆挽清能感觉的到从峡谷之下升起的湿意。

最让穆挽清吃惊的是,峡谷的对面却是一片花海,那边,彩蝶飞舞,蜂鸟共舞,仿若世外桃源一般。连接花海和天下第一山庄的,是一座铁索桥。

铁索桥很是惊险,仅仅是微风袭来,也能看见那铁索桥来回摆动,一不小心,恐怕就会粉身碎骨。

楼雪胤看了一眼穆挽清,唇边是一抹难以名状的笑意:“这是天下第一山庄的后山,以前,楼逸宸没有带你来过?”

穆挽清摇了摇头:“从未。”

“只有楼家嫡嗣正妻才有资格来的地方,他没能带你来,你可是很遗憾?”

楼雪胤说话夹枪带棒,话中有话,穆挽清不是听不出来,她咬了咬牙,道:“天下至景,非北燕茫茫草原莫属,广阔无垠,沃野千里,若纵马飞腾,如翱翔于天地,一切烦恼都将抛至脑后,我最喜那里的碧海蓝天,仿若北燕的儿女胸怀,纯然广阔。你这花海我又有什么好羡慕的?看了,一饱眼福,自是惊艳,不看,却没有什么遗憾可言。”

楼雪胤一噎,突然觉得挽清公主确实洒脱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的女子,自是多了世俗女子的豪情壮志。

可是,或许就是太过洒脱了,连女子该有的忠贞也洒脱没了!

纵马飞腾,如翱翔于天地,一切烦恼都将抛至脑后?

被她抛至脑后的不是什么烦恼,是她的操守和羞耻之心吧!

楼雪胤自是不屑,飞身上了铁索桥,足尖几点,蜻蜓点水一般,那铁索桥并未晃动半分。

穆挽清蹙了眉头,也腾跃而起,比起楼雪胤还多了几分轻盈,借着铁索桥借力记下,也稳稳的落在了对面的花海之中。

“织梦姐姐在哪里?我记得,织梦姐姐最喜调香,难道,这花海,便是她培育的?”

听到穆挽清口口声声的喊着织梦姐姐,楼雪胤眸光闪过一丝厌恶:“织梦姐姐?挽清公主霸占着别人的夫君多年,如今却是愿意委身做小?假惺惺的,让本座觉得恶心!”

“阿胤,你究竟是什么意思?你说的,我听不懂,我和你父亲之间只有同门之情,并没有你想的那么不堪,你小小年纪,如何会这般想?”

“同门之情?哈哈……”楼雪胤不禁笑出了声:“若是同门之情,父亲能为你不顾妻儿死活,甚至抛弃妻子,二十年不曾回家?若是同门之情,他会和你生下孽种?楼卿如?楼大公子?你觉得,他也配?”

若是不在乎,那是不可能的,人心都是肉长的,楼雪胤因为父亲的离去,而失去了母亲,自己也要死不活的活着,他哪里不恨不怨?甚至不甘,不服气!

穆挽清听此,内心吓了一跳:“你……你说什么?”

卿如……

他姓楼?

楼卿如?

二十年不回家?她……她到底忘记了什么?怎么会这样?

“你不是说对不起本座,对不起你的织梦姐姐吗?现在,在她的面前,本座倒要看看,你该如何道歉,如何弥补!”

“她在哪里?”穆挽清下意识的开口,然,当她看到楼雪胤的视线之时,顿时一惊,顺着楼雪胤的视线看去,那花海深处,竟然是一座陵墓。

墓碑之上,赫然写着“慈母沈织梦之墓”。

大脑轰的一声变得空白:“织梦姐姐?”

她上前几步,还来不及跪下,好像踩到什么机关了一般,突然噌噌几声,从花海深处飞出几根玄铁丝,细如毛发,快如闪电。

穆挽清一惊,旋身而起,虽然躲开致命一击,那玄铁丝却还是在她的身上刮下几道伤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