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师傅是只温顺的小绵羊(六更)/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个丫鬟的话让楼逸宸的心骤然一痛,仿佛被重锤击中一般,闷痛难忍,连呼吸都觉得不顺畅起来,若不是眼睛闭着,泪水必定隐忍不住。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在他离开的这些年之中,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

织梦竟是这样去的吗?怪不得,怪不得阿胤会那般责怪于他!还有,山庄的那些人,怎么敢做出这样的事情?阿胤他小小年纪就遭遇了这些吗?

他们说的不错,他……确实该死!

“这么说来,庄主现在这个样子,还是他做的孽?竟是他害的?”那小丫头的声音有几分哽咽,楼逸宸能感觉的到那小丫头狠毒的眸光在他的身上掠过,磨牙的声音也很明显:“这样的男人,活该死了算了,庄主还救她做什么?可怜了庄主小小年纪就受剧毒攻心之苦,还好,还好庄主拿到了凤羚角,听说,若是有血玉在手,再以凤羚角做引,天下奇毒都能化为无形,庄主的身子有救了。”

“庄主是个好孩子,得天地庇佑,自然会好。”年长的女子说完,便放下手中的东西,出出声道:“他还没有醒,这些东西就放在这里好了,等他醒了,饿了自己自然会吃!”

“姑姑说的不错,还真当自己是老庄主了?有手有脚,有的吃就不错了,又没死,还期望有下人伺候么?”那小丫鬟碰的一声将手里的东西放在桌案之上,里面瓷碗相撞,发出哐当一声巨响,不用猜,里面的汤水都洒了出来。

两人的脚步远去,楼逸宸才睁开眼睛,看了一眼桌案上乱七八糟的饭菜,他皱了皱眉头。

众叛亲离的滋味并不好受!

楼逸宸抿着唇,回想起那二人的对话,眸光变得深沉起来。

凤羚角?竟然在阿胤手上?

即便没有血玉,服下凤羚角熬制的汤药,对不能解毒,但是能暂时缓解毒发,若是他……那么,是不是也能延缓毒发的时间,还能再照顾小挽儿一些时日?

对不起的人,已经对不起了,即便挽回,也于事无补,既然阿胤恨他,那就彻底的恨他吧!

下辈子,他再做牛做马,补偿他!

……

南风院是客房,侍卫和暗卫自然是没有那么多,毕竟不是主院,有客人在,安排太多暗卫和侍卫都是不方便的。

是以,楼雪胤和穆挽清的离开都没有惊动任何人,当然,这也是因为那二人的轻功绝高,若是真的不想被人知道,很难被人发现。

楼卿如回到南风院的时候,没有见到穆挽清,有些着急:“母亲?”

他唤了一声,却不见穆挽清的身影,当在屋中看到洒落一地的胭脂水粉,还有散落在地上的白色头纱的时候,楼卿如便有些慌乱。

母亲……她知道自己头发银白的事情了?

楼卿如抿着唇,没有做任何思考,离开了南风院。

母亲知道自己青丝如雪,一定会承受不住的,父亲不在,她若是一时没有想开,后果不堪设想!

楼卿如的伤还没有好,不能太肆意而为,不然,母亲还没有找到,他自己却先倒下,那就得不偿失了。

楼卿如在暨墨京都没有什么势力,他也不想麻烦尹穆清,所以,也只能自己出去找了。

楼卿如知道自己的母亲轻功极好,若是真的要离开,恐怕不会惊动府中的人。

现在国丧之礼全城戒严,他最怕穆挽清冲撞了官府。

楼卿如在璟王府养伤数日,虽然罪魁祸首就是萧璟斓,但是,尹穆清能将他从牢中保释出来,也算欠了她一份人情,而且,在璟王府的这段日子,也算得上吃好用好,药也是用的最好的,楼卿如更是感激。

是以,楼卿如留了书信,表示感谢。

钟小葵在济安堂等了数日,都没有见自己的师傅回来,很是着急,这些天算得上以泪洗面,一双大眼睛哭的红彤彤的。

楼卿如一到济安堂,便看见钟小葵跪在院子里面,面前放了一尊菩萨,插了几柱高香,小姑娘念念有词:“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如来佛祖,太上老君,你们一定要好好保佑师傅不要出事呀,呜呜……师傅心地善良,脾气好,是菩萨心肠,保佑他千万不要被坏人捉去呀,呜呜……”

“各方神仙,如果你们一定要抓人,千万要抓叶大小姐,师傅若是出事,那也是叶大小姐害的,呜呜……观世音菩萨,您就收走叶大小姐,不要惦记师傅呀……”

楼卿如听的嘴角一抽,走过去,沉声道:“小葵!”

这声音仿若天籁,钟小葵大喜,转身一看,果然看见楼卿如好好的站在她的身后,钟小葵大喜,从地上一跃而起,跑过去猛地扎入楼卿如的怀中:“师傅,师傅你还活着,太好了,呜呜……太好了!”

楼卿如身上有伤,本就没有好,被钟小葵这么一撞,直接后退了好几步,肺腑一痛,便是猛烈的咳嗽了起来,一丝血线从唇边滑下,一连串的咳嗽从喉间溢出。

“咳咳……”

钟小葵大惊:“师傅,师傅你没事吧?疼不疼?哇……师傅……都是小葵不好,都是小葵的错……小葵将师傅撞的吐血了……”

楼卿如的听的眉心跳了跳,忙推开了小姑娘,摆手道:“莫哭了,师傅没事……咳咳……”

看了一圈院子脸面没精打采的草药,本来晒了几日的草药,可能因为没有收回去而染了露水,湿哒哒的摊在筐子里面,楼卿如拧眉道:“师傅走了这些天,你都开始偷懒了?师傅的草药,就被你这么糟蹋?”

钟小葵瞬间就心虚了,缩了缩脖子,小声道:“师傅,小葵不是担心你嘛?你和叶大小姐离开这些天,一点消息都没有,小葵可是急坏了!”

“傻丫头,师傅能出什么事?”楼卿如忍不住嗔道:“懒病犯了,却说是担心师傅!”

钟小葵听此不乐意了,闷闷道:“师傅又不知道叶大小姐对你什么心思,说叶大小姐是大灰狼,师傅是她眼中温顺的小绵羊都不为过。保不准一个不小心就被她吃的连骨头都不剩了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