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姐弟争吵(九更 )/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楼卿如面色一赧,自知自己唐突了,他有些糊涂,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璟王妃,怎么会是他的兄妹?若是尹家认错了女儿那还说的过去,可是,为什么墨翎的皇帝也能认错?

皇家血脉,又怎么能混淆?

所以,楼卿如有些怀疑亲缘蛊究竟可不可信!

不管如何,这些话,没有证据之前,他不能胡说。

毕竟,璟王不是他能惹的,之前被璟王打的伤,他现在还没有好呢!在璟王手里吃过一次亏,他再不敢放肆了!

没有证据,他却跑去说,璟王妃其父另有其人,并非墨翎皇帝的血脉,不是公主,恐怕,不仅璟王容不下他,就连璟王妃都不会容下他!

公主和平民的差距,那是云泥之别!

楼卿如深吸一口气,开口道:“实不相瞒,我是有事相求,出于无奈,才不请自来!”

尹穆清眉毛一挑,问道:“哦?说来听听,若是我做的到,必不会推辞。”

“你为什么帮我?”这个问题,一下子从脑子里面闪出,几乎是脱口而出。

为什么帮呢?在她眼里,他们非亲非故,萍水相逢,要说点关系出来,也仅仅是因为她现在的父亲是他的父亲的主子罢了。

楼卿如这问题一出,尹穆清也愣了,确实,她为什么会帮?

也不知道为什么,因为是他,所以,即便他堂而皇之,毫无礼数的站在她的寝殿外,她也没有生气,甚至,在他说出有事相求的时候,她心里唯一想到的就是,他究竟是除了什么事,才会让他拖着重伤的身子,来到景文轩求救。

很奇怪的感觉!

而也在楼卿如问了之后,两个人都尴尬了,楼卿如清了清嗓子,咳嗽了一声,道:“家母今日下午离开了璟王府,不知去向,屋中妆台上的东西撒了一地,我担心她出事,想求王妃派人助我寻一寻!”

“挽姨不见了?你怎么现在才说?就你母亲的那种状态,若是跑出去受了什么刺激,出了事,那该怎么办?”尹穆清一听,便有些怒意,下午就不见了踪影,现在才说,若是这其间出个什么事,谁来承担?

就连尹穆清自己都不知道,她的心,这般着急!

尹穆清略带批评的语气让楼卿如耳根一红,也有些委屈,并不是他不关心母亲,实在是没有料到,也没有想到,亲缘蛊找的是她!

尹穆清见楼卿如自己都伤的重,也不怪他,从怀中拿出一枚玉佩,递了过去,道:“你拿这个去陌上香坊,找到云锡,让他派人助你。”

“陌上香坊?”楼卿如一惊,拿着手里的玉佩看了一眼,有些震惊,清音?王妃怎么有陌上香坊清音公子的令牌?

迟疑的瞬间,手里的东西突然又被人抢了回去,却见尹穆清从屋中走了出来:“你还是回去好好歇着吧,就你这样子,你母亲没有找到,你先垮了!”

“我和你一起去!”楼卿如连忙跟上。其实,尹穆清关心他的身子,楼卿如是有几分暖意的。可是一想到对方就只是一个年级轻轻的小姑娘,他就又觉得自己是魔怔了。

对方也是和他一般大的年轻人不是吗?她又凭什么管他呢?母亲之前什么事都管着他,他已经觉得有些累,现在,若是她真得是自己的姐姐,还被姐姐管,楼卿如觉得自己真得是命苦!

若是她真得是宝宝的话,他真的有必要力争当哥哥!

尹穆清脚步一顿,抬眸看了一眼楼卿如,嗤道:“找本王妃帮忙,却不听本王妃的安排?如此糟蹋自己的身子,白给你好药吃了!”

楼卿如听此,咬牙道:“明日,我将药钱奉上便是!”

王妃怎么就这么吝啬?打伤他的本就是萧璟斓,如今,还在意那些药钱!

虽然他一直都过着比较节俭的日子,但是,几幅药的钱,楼卿如还是不缺的。

“呵,本王妃倒是稀罕你那几个银子?”尹穆清被气笑了,看了一眼楼卿如身上素服布衣,没好气道:“就怕你给不起!”

不得不说,楼卿如这一身皮相是顶好的,不过是最普通的素服布衣,也能被他穿出贵人的档次。

这通身的气派和绝佳的气质,一看就是与生俱来的,从骨子里面透出来,没有华服的修饰,没有地位的粉饰,也能让人觉得他高人一等。

这也是尹穆清对他有好感的原因!

尹穆清这么说,楼卿如突然愣了,随即耳更红了红,这是在说他穷?

楼卿如承认,他确实没有钱。

父亲除了墨翎太傅之位,啥都没有,俸禄都用来买药了,他服用驻颜之药,副作用极大,身子早就损了,所以要吃大量的药来补身子,不仅如此,也要给母亲买药,还要给他请教书先生。

父亲让他学医,医术都是世上最好的医书,天南地北的收集医书,也是一大笔开销。

他一心在医术上,也没有考虑赚钱的事情,所以,哪里有多余的钱呢?

以前,也没有觉得没银子有啥不对的,怎么被尹穆清那眼神瞟来,楼卿如怎么觉得自己有些难为情?

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可是,他还是跟了过去:“我要去!”

母亲没有下落,他哪里能安心休息?

得,姐弟两算是杠上了!

“随便你!”实在说不通,她也就不说了,反正对方不是不懂事的孩子,他决定的事情,她管不了,也没资格管:“既然如此,本妃也就不拦你,既然是找人,最好人多,但是你母亲的状态,最好是有她的画像,让我们的人有目的的去寻她,不然,见过你母亲的人不多,恐怕你母亲从他们面前走过,他们也不一定认识!”

“母亲的头纱没戴,一头白发……应该很醒目吧!”说起穆挽清拿一头白发,楼卿如便觉得心痛,母亲还年轻,却一头青丝如雪,势必会被世人嘲笑,她此番出去,定会受不少委屈。

“白发的人虽然不多,却也不少,我觉得最好是画了画像,悬赏寻人!”将穆挽清的画像散布出去,高价悬赏寻人,尹穆清在想,只要穆挽清没有遁地,恐怕,明日就能找到。

“不妥!”楼卿如连忙阻止。

“为何不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