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阿睿的心思(十更)/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为何不妥?楼卿如自己也不知道,只知道这么多年,父亲一直隐瞒这母亲的身份,从未然她见过其他人!除了他和父亲,这么多年,母亲从未见过其他人。

若是其他人,定会觉得可怕,二十年,仅仅见过几个人。

可是事实如此,母亲每次醒来,只记得父亲和宝宝,所以她只需要见父亲和小婴儿就好,哪里需要见其他人?

好像,父亲没有亲朋好友,母亲也没有任何手帕之交一般!

楼卿如在担心,母亲是有仇家的,若是画像一出,那些仇家知道母亲在暨墨京都,起了歹心,那么,后果不堪设想!

见楼卿如不答话,尹穆清拧眉道:“难道,你母亲如此见不的人,还是说,是你们楼家开罪了天下,导致你们要偷偷摸摸的?”

“胡说!”楼卿如身为楼家的人,自然是不会允许别人中伤污蔑楼家:“父亲和母亲心底善良,从未做过昧着良心之事,又怎么会开罪天下?”

“呵呵……本妃就笑笑不说话,就楼逸宸那模样,走出去不人人喊打,本妃就不姓尹!”

“王妃莫不是说笑?你本就不信尹!”楼卿如都不知道为什么尹穆清为什么会这么讨厌父亲,若是她真的是宝宝,他的父亲也该是她的父亲才对,哪有子女嫌弃爹娘的?

楼卿如的话让尹穆清嘴角抽了抽,这话不过是一句太过自信时经常说的话,哪有如此较真的道理?她无语道:“那本妃不姓君,这该可以了?”

太傅?也亏得他好意思!将阿睿害成那样,还多亏了他的,楼太傅当真是功不可没!

君?恐怕你也不会姓君吧!

楼卿如如是想着,但是没有说出口!

尹穆清也懒得和他再贫嘴,招来了暗卫,命暗卫跟着楼卿如去陌上香坊,她则去了萧璟斓的书房。

两人分开行事!

这会儿,尹穆清来到萧璟斓的书房,推门而入,并无人阻挠她!

找人嘛,人多最好,萧璟斓这会儿子进宫,恐怕一时半会儿也回不来,她只能借他的人一用了!

萧璟斓的书房和御书房有的一拼,这会儿,她坐在书案前,拿出纸和笔,想着穆挽清的模样,不一会儿,就描绘出了穆挽清的模样。

穆挽清气质端庄,为人和善,举手投足之间有一股正义凛然之气,不像是坏人,楼卿如越不要她画穆挽清的像,她越是好奇!

“来人!”尹穆清一声话落,一个暗卫落地:“王妃有何吩咐!”

萧璟斓吩咐过,不管什么时候,都要以王妃为重,是以,他们已经习惯,王妃的命令比如军令,军令如山倒,哪能不重视?

尹穆清将手里的画像交给暗卫,吩咐道:“速去请数名画师,在半个时辰之内将这画像临摹千百份,派出王骑之人,寻找画上之人,明日午时之前,本妃要有此人的下落!”

暗卫看了一眼画,画很简单,但是很有神韵,王骑之中就不乏会丹青之人,所以,半个时辰之内临摹千百份并不是难事!因此,连忙领命:“是!”

暗卫下去,尹穆清这才支着脑袋,脑海之中浮现出穆挽清的模样。

你最好没事吧!

突然,尹穆清的眸光被一摞折子压着的画像吸引了,伸手,将那副画抽了出来。

扫了一眼,却见是一副舞姬图,尹穆清瞬间蹙了眉头:“萧璟斓藏这舞姬图做什么?”

扫视一眼,尹穆清眸光落在其中一个舞姬身上时,骤然一惊:“挽姨?”

下意识的看向落款——燕帝穆宏傲敬上。

时间是北燕宏傲二十五年春。

穆挽清瞳孔一缩,手指乍然无力,画像跌落于地!

尹承衍的话回荡在她的脑海。

北燕皇帝将贬为庶民,与十三个舞姬之列,将挽清公主一并送于本将……

看到这幅画,尹穆清整个人都愣住了,她的心,没有因为母亲可能健在而升起半分喜悦,反而觉得心渐沉,身渐冷,如至寒冬腊月般寒冷刺骨。

尹穆清从未见过自己的母亲,可是,从别人口中她也能知道,她或优雅端仪,或蕙质兰心,但是,她一定有着不输于男子的铮铮铁骨,也有着不输于君王的杀伐果断,有这般风华的女子做她的娘亲,尹穆清骄傲着,也珍惜着!

因为这令人钦佩的风采,她虽然死了,却一直活在她的心中。

尹穆清坚信,若是她的娘亲还活着,她一定会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儿。

可是若是她的死是为了活,为了躲避所有人,和另一个男人双宿双飞,和另一个男人结婚生子,那么那就太可怕!

君凤宜被她骗了,尹承衍被她骗了……所有的人,都被她骗了!

所以,尹穆清不愿相信,也不敢相信。

尹穆清握紧拳头,试图让自己冷静。

冷静一点!

尹穆清将画卷卷起,放入自己的袖子之中,起身,走了出去。

“去备马!”尹穆清走到门口,吩咐了一句。

“是!”

……

尹穆清不知道,她和楼卿如说话的那会儿,暗处,有个人早已经握紧了拳头。

君天睿一直是不安的,自从知道楼卿如的存在,他便没有一刻是安心的。

他时时刻刻都在担忧,姐姐是不是知道了楼卿如的存在,若是不知道,那么,什么时候会知道阿睿并非她唯一的弟弟?若是知道了,是不是就不要他。

到那个时候,他又要回到太傅的身边,又要被父皇防着,什么都不愿意他听,不愿意他碰。他已经害怕了那种什么都不懂的日子,自然害怕回去!

姐姐说过的,因为他是她唯一的弟弟,所以,她只能疼他!

君天睿知道了一些道理,却不是什么都懂,所以,对这个唯一并不是很能理解!

唯一的意思就是,姐姐只愿意疼一个弟弟是吗?

有楼卿如没他,有他没有楼卿如!

若是这样,那么,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能让姐姐知道,楼卿如也是父皇的孩子,更不能让楼卿如成为姐姐唯一的弟弟!

可是,他这么弱,根本没有办法保护姐姐,没有办法保护自己,连一包小小的痒痒粉都能让他痛的死去活来,他当真像姐夫说的那样,无能,不中用!

君天睿已经打听清楚了,楼卿如会医术,手里有济安堂,武功高强,连长得都比他好看!

君天睿只觉得自己样样不如楼卿如,早已经心灰意冷,没有多少信心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