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阿睿的决心(十一更)/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所以,看到楼卿如来找尹穆清,尹穆清还和楼卿如说笑,君天睿便是心慌了,玉手死死的握拳,青筋暴起,也恍若不知!

君天睿抿着唇,眸光落在楼卿如身上,眸光带着几分冰冷,这种冰冷的眼神从未在这孩子身上出现过,如今却因为嫉妒而生!

转身,君天睿朝朝风雅居而去。

听廖仙儿说,师傅有一种方法可以让人迅速增长功力,一夜之间便可突破九层功力。

他学习师傅给的烈焰掌,却练到第三重就在无法进步,君天睿早已经恨死了这样的自己。

所以,今日,他一定要取得突破,能有资格站在姐姐身边,只有有能力的弟弟,姐姐才会在意吧?

若像姐夫说的那样,他只会哭,只会撒娇,只会让姐姐担忧,这样的弟弟,究竟有什么用呢?

所以,他必须强大自己!

风夜雪这会儿正在整理自己的书案,打算就此离开暨墨。

穆子越多年前没有死成,总该回去,该报仇的报仇,该算账的算账,也不枉他多年来所受的委屈和付出的血汗。

烧毁了所有不该存在的东西,风夜雪从暗格里面拿出了一个黑色的牌位,放在自己的面前,玉指拂过上面的刻字,风夜雪的眸光便红了几分。

“母妃……夜儿发誓,势必让整个北燕给您陪葬!”

看着母亲的名字,多年前的那一幕再次浮现,每一幕都清晰可见,鲜血淋漓的展现在他眼前,风夜雪眼眶猩红,只是一眼,便可知道,他内心隐忍的滔天只恨。

“公子!”娉娉的声音在外面响起,风夜雪瞥了一眼紧闭的大门,将牌位收了起来。

募得架起双腿,恢复了一惯的吊儿郎当的模样:“进来!”

本以为进来的是娉娉,却不想,进来的是君天睿。

“师傅!”君天睿红着眼眶,走进屋。

“呦,这不是咱的小太子么?这是怎么了?”风夜雪放下腿,朝君天睿招了招手,和颜悦色的道:“过来过来,让师傅瞧瞧,是被谁欺负了?”

君天睿很不喜欢风夜雪将他当一个小孩子,他已经十五岁,他是男人,不是一个小孩子了,可是,不仅是姐姐,连师傅也将他当小孩子。

虽然萧璟斓对所有人都很严厉,说话也无情,但是君天睿是很喜欢萧璟斓的。

因为,至少,他没有将他当个孩子,姐夫将他当一个男人!

所以,萧璟斓说的话,君天睿听的进去!

见风夜雪如此说,君天睿没有走过去,而是走到书案前,直接跪了下来:“师傅!”

“这……”君天睿在风夜雪的眼中,确实是一个娇嫩的娃娃,虽然聪慧,学什么都快,可是,终究是一个没有受过苦的娃娃,所以,风夜雪不忍心对他要求太严,是以,不管是读书写字,还是武功拳脚,他都没有要求的太高,君天睿能有今日的成果,全靠他自己的努力罢了!

所以,如今看见君天睿跪在他的面前,如此认真,这让风夜雪很是诧异,不解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君天睿抬眸,认真道:“求师傅帮助阿睿,仙儿姐姐说,师傅您武功盖世,短时间便突破了冰魄神掌第九重,自身身体也能快速适应至寒的内功,阿睿也想和师傅一样,求师傅帮助阿睿!”

听此,风夜雪便是不悦的蹙起了眉头,道:“廖仙儿还给你说了什么?你可知,不管是习文断字还是其他之事,都需要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的去做,做到哪一步,是你自己的本事。你还小,又何须急功近利?”

好好的,这孩子为何要短时间提升自己的能力?

环境不同,人的潜力就有所差异!

那个时候,他若是不强大,面对的,会是死亡,所以,不管他做什么事情,下什么决定,都是思之又思,万般谨慎。因为,他的处境不允许他走错一步,一步错,便是万劫不复!即便再艰难,为了活着,为了血海深仇,他都必须忍!

痛,忍着!

屈辱,也忍着!

就是因为有这些隐忍,他才有了决心,给自己一次机会!

凤浴火方能涅槃重生!

人也是一样,绝境之下,才能激发自己身体的潜能,可是,又有多少人真的能突破?

多少意志不够坚强之人知难而退,或者一蹶不振?

而且,于他来说,他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供他修炼成长,只能棋行险招,置之死地而后生!

金针刺穴,万针穿心,蚀骨锥心之痛,又有几个人能忍得了?

他都差点死了,还不说君天睿!

君天睿听此,募得沉了脸,攥着拳头,一字一顿道:“师傅,你为何总是拿我当小孩子?阿睿不是孩子,阿睿是大人了,阿睿也想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想要得到父皇和姐姐的认可,这有什么不对?可是,阿睿没有时间去去强大自己,五年,太长了,明日发生什么事情阿睿都不能掌控,还不说五年后?”

君天睿很恐慌,他深刻的意识到楼卿如的存在威胁到了他在尹穆清心目中的地位!

为了那一个唯一的弟弟,他必须强大自己!

他连明日都等不到,何以去等一个五年?

或许,五年没有到,他就被别人取代,姐姐早就不记得他是谁了!

父皇会随意给他一个封地,可能会一辈子无诏不得入京,直到死,都只做一个藩王。

他受不了,受不了一个人没人关心的日子。

受不了被姐姐遗忘的日子!

君天睿的话着实让风夜雪震惊,他想不到,一个生于富贵,长于奢安乐的孩子,也能说出这样一番话!

他在担心什么?有什么好担心的?

放眼看去,墨翎泱泱大国,最尊贵的,就是他君天睿。

他,可是墨翎唯一的皇子!

只要他稍稍努力一点点,又有谁跃的过他?他何须这般为难自己?

风夜雪拧眉道:“阿睿,你可知,你想要短时间内获得别人五年,十年甚至二十年的成果,需要付出什么样儿的代价么?”

君天睿摇头:“阿睿不知,可是阿睿不在乎!”

不管是什么代价,他都能承受!

风夜雪收起了吊儿郎当的表情,起身,走到君天睿身边,伸手扶他起来。

虽然他教君天睿习武读书,可是终究是没有行拜师之礼,君天睿这般大礼,他受之有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