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6章 金针刺穴 (十二更)/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师傅就问问你,这段时日,阿睿觉得跟着师傅习武,累是不累?”

君天睿想了想,打算摇头之时,却见风夜雪严肃道:“师傅不想听假话!”

君天睿这才咬了咬唇,低声道:“累!”

不仅累,还痛!

师傅说他筋骨都已经快长成,习武首先就要打通经脉,然后就是学习基本功,比如腰功,腿功,手法,步法等等,这些,对于自小学习武功的人来说,自然是小菜一碟,但是,对于他这般十几岁才开始学习武功的人,那是难上加难!

好像要将自己的筋骨拉断,剧痛难忍。

练武开始到现在,左不过一个月的时间,君天睿已经尝到了苦头,也少不了全身上下四处都是伤!

所以,哪里不累?

风夜雪笑了笑,开口道:“办法,师傅有,金针刺穴,重塑经脉,如凤脱胎换骨,涅火而生。可是,你是一个聪明的孩子,师傅自是比不上你,就算你慢慢儿的学,左不过四五年的时间就能达到别人十年二十年都难以达到的高度,所以,你何必吃那个苦头呢?七七四十九根金针齐入百会尾闾等死穴,九九八十一根金针封膻中鸠尾等要害……等七百二十根金针封锁全身所有穴道,万针穿身,痛比凌迟。阿睿,你觉得,若是师傅将你身上的肉一片一片的割下来,你能忍受么?”

君天睿听此,脸色一白,双腿差点软了下去。

身上的肉一片一片的割下来?

为……为何如此残忍?

风夜雪并非是吓唬君天睿,而是想让他意识到,成功的得来,并非是简单之事!

只听风夜雪继续道:“阿睿,你可知,为什么这世道练武之人成千上万,顶尖的高手,却寥寥可数么?”

君天睿下意识的摇头:“阿……阿睿不知!”

“因为,有的人天生愚钝,并非是练武之才,即便倾尽所有,那也是不会有什么突破!还有的人虽然天生慧根,筋脉通透,是练武奇才,却受不住习武的漫长而又艰辛的过程,所以,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十年二十年,也就碌碌无为,并无成就。当然,也有的人像阿睿这样,慧根有,也无持之以恒之心,却想要短时间就练得天下气功,所以投机取巧,想要走捷径,但是,第一根金针下去,他们……就死了!命都没了,那还谈什么理想和抱负?”

风夜雪见君天睿笑脸煞白,似乎被吓得不轻,便知自己的目的达到:“阿睿现在还想让师傅帮助你吗?”

君天睿拳头紧握,手上青筋暴起,似乎内心在做挣扎!

就在风夜雪觉得君天睿知难而退不可能再坚持的时候,却见君天睿再次跪了下去:“请师傅帮助阿睿!”

风夜雪顿时就急了,指着君天睿道:“你这孩子是不是不懂本公子的意思?金针刺学岂是儿戏?一个不慎,你就会死,你明白什么叫做死吗?死了,那就什么都没了!”

“若是死了,是阿睿没用!”这么无能的他,又有什么资格留在姐姐的身边?

风夜雪内心再次受到了震撼,明明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短短时间,竟然能成长至此,可是,这么大的事情,他不可能做主,毕竟,一个不小心,真的出什么事,墨翎怪罪,他风夜雪如何承担的起这个责任?而且,君天睿跟着他屁股后面喊了他这么久的师傅,风夜雪还真不忍心见他受罪!

风夜雪摆手道:“莫要说什么傻话,以你的身份,量力而行就好,何苦为难自己?今夜时候不早,你先回去吧!”

君天睿见风夜雪不帮自己,很激动,咬牙道:“师傅就如此不信任阿睿?连你也觉得,阿睿就是一个受不得罪,吃不得哭,只知道撒娇哭喊的无用之人吗?”

“师傅何时说过这样的话?只是觉得……”

“师傅若是不相信,阿睿可以证明给师傅看!”君天睿坚决的话语打断了风夜雪的话,却见君天睿从靴子里面拔出一柄匕首,没有任何犹豫,挥手便刺入自己的胳膊,然后寸寸划开……

鲜血顺着伤口滴落,不过片刻,鲜血便染湿了君天睿雪白的锦袍!

“君天睿,你在做什么?”

因为剧痛,君天睿额间早已被汗水浸湿,他却没有哭喊一声,甚至,连眉头都不曾眨一下,只是白着一张脸,一字一顿道:“师傅……不是说,金针刺穴,痛如凌迟吗?阿睿……不怕!师傅若是不答应,阿睿……阿睿就……”

君天睿没有说下去,却拔出了匕首,扬了起来,似乎打算再次刺入……

那意思很明确,若是风夜雪不答应,他势必会将自己亲手凌迟,以证明,他根本不怕!

风夜雪伸手,便将君天睿手里的匕首打落,他咬牙道:“你赢了,我帮你!”

不得不说,风夜雪被面前这个少年的决心所震撼,按理来说,君天睿应该比谁都要娇气,比谁都还吃不得苦才是,这么看来,他反而是那个最能忍,最坚强之人!

他现真的想试试,这样好的苗子,他究竟会达到哪种顶峰!

君天睿见此,面前一亮:“多谢师傅!”

“哎!”风夜雪不可见闻的轻笑了一声,撕下衣服的一角,提君天睿包扎伤口:“你难道不怕疼吗?”

“以前怕,现在不怕了!”因为,现在君天睿发现,还有比痛更可怕的事情。

如同姐夫说的那般,再痛,再难受,是男人,都要承受!

君天睿最在乎的,就是尹穆清,若是姐姐都不疼他了,那样的日子,他想都不敢想!

恐怕,天下都没有比这更可怕的事情了吧!

相比失去姐姐,痛,算得了什么呢?

“若是如此,你就随师父来吧!去郊外,那儿宽敞,也才施展的开!”

“多谢师傅!”

君天睿握紧了拳头,他一定要成为天下最强之人,这样,才没有人将姐姐夺走!

姐姐是他的,只有他才能成为姐姐唯一的弟弟,不是别人,更不是楼卿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