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萧存为帝(十七更)/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尹承衍看了一眼楼卿如,见他伸手拭掉唇边的血迹,拧了拧眉,突然开口道:“你随我来,天下第一山庄并并非没有纰漏之处!”

楼卿如一愣,却见尹承衍已经打马离开,他愣了愣,还是扭转马头,追了上去。

尹穆清勒马站在那里,没有追上去,素手牵着缰绳,紧到节骨发白,她也恍若不知。

云锡瞥了一眼尹穆清,见她情绪不对,问道:“公子,您怎么了?那位失踪的夫人是你什么人?看着和你长得挺像!还有那位小兄弟,看着,倒像公子的手足!”

本是一句玩笑话,却得来尹穆清的一阵冷眼:“哼,天下之人都是两只眼睛一张嘴,长得都挺像,怎么?全天下的人都是本公子的手足不成?”

“额……”云锡莫名其妙的吃了一顿炮仗,有些纳闷,他惹着公子了么?没有吧?不敢继续这个话题,云锡换了一个话题:“咦?怎么不见封离公子?”

又是一阵冷眼,比起刚刚还要寒冷:“死了!”

尹穆清心中愤愤,手里的马鞭一扬:“驾!”

与其在这里埋怨,何不如面对现实,不管事实如何,都要亲自听到她解释才对,不是吗?

前世,尹穆清也是孤儿,也被父母抛弃在孤儿院,她心中哪里不恨?哪里不怨?

如今有机会问问那个曾经抛弃她的女子,她哪里会放弃?

她真的想知道,既然不要她,为什么要生下她?

既然生了,又为何弃之不顾!

马儿疾驰,耳边的风呼啸而去,突然,天边传来巨大的轰炸之声,尹穆清募得勒马,回身看去,却见远处的天边被一股白色的亮光照亮,迅速又被一红色的亮光吞噬,一红一白,纠缠相争,势均力敌,久久未曾消散。

募得,白光仿佛九天寒雪,吞噬了那耀眼的红光,即便距离这么远,尹穆清也感觉到了晨风之中夹带而来的坚冰碎雪。

尹穆清打了一个寒颤,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被这寒意击起。

“风夜雪?”尹穆清诧异,他是在和谁对战?竟然逼他使出了冰魄神掌的第九重,冰冻九尺!

只不过,看样子,风夜雪赢了,既然赢了,定不会有什么危险,所以,尹穆清没再关心这件事情!

转身,拍马远离!

尹穆清自然不知道,正在和风夜雪对战的,正是君天睿。

那边,风夜雪捂着胸口,胸口起伏,雪白的衣袍之上沾染了不少血迹,连他的唇角都挂了一丝血线。

他看着不远处地上躺着的人,咬牙道:“你赢了!”

这场战争,是风夜雪赢了,但是,他也输了!

输了君天睿惊天的爆发力和忍耐能力!

当初,风夜雪自己也没有在一夜之间突破冰魄神掌的第九重,即便他的意志足够坚定,身体却没有承受住!

才三百六十跟金针,就晕死了过去,根本无法继续!

偏偏,这个孩子,不仅坚持了下去,还在一夜之间,突破了烈焰掌的第九重,将他重伤!

当然,君天睿自己伤的更重!

君天睿的身上没有一处好地方,身上的袍子早就被血水染湿,发丝凌乱,汗水伴随着血水从脸上滑落,气若游丝!

全身的剧痛根本让他连动一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

如今,已经筋疲力竭!

风夜雪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瓷瓶,扔给君天睿,凉凉开口:“一次一粒,一日三次,能助你早日恢复经脉,三天之内,不要动用内力,否则,经脉俱断,前功尽弃!”

风夜雪叹息一口,摇了摇脑袋,开口道:“本公子没啥能教你的了,你好自为之吧!希望……以后你不会是本公子的敌人!”

这般资历强大的人,作为朋友自是最好,若是敌人,那么,后果不堪设想!

“鹿茸,将他送回去!”

“是,公子!”

……

皇宫,萧璟斓写好密旨,拿过玉玺,在圣旨上盖上一个鲜红的印,待墨迹一干,他将圣旨卷起,放入了锦盒。

“纪洪安!”

纪洪安是纪全教出来的徒弟,萧璟渊入葬,纪全被去了皇陵为先帝守孝,提拔了纪洪安做太监总管!

一听萧璟斓唤他,纪洪安连忙弯身道:“奴才在!”

“今日早朝,由你来宣读诏书!”

“嗻!”

先帝驾崩多日,新帝早该登基,拖了这么久,朝中早就躁动,今日早朝有旨意传出,百官算是安了心。

皇后从宫外回来,便命人打探前朝消息。

他知道,萧璟渊左右不了萧璟斓的心思,只要萧璟斓不答应登基,即便现在先帝葬礼已过,又有什么关系?

只要萧璟斓说明宣帝的死宁有蹊跷,或者说,明宣帝其实并未死,难道他还能真的放任朝政,逃避不成?

现在灵玉檀已经走了,只要他养好伤,以他的身子,再当皇帝二十年都不成问题!

皇后跪在观音像前,默默祈祷。

不一会儿,便有小太监欢天喜地的跑了进来:“娘娘,大喜,娘娘大喜呀!”

皇后一听,连忙起身:“什么喜事?难道陛下没有死?”

若非璟王宣布明宣帝未死的消息,这奴才又如何会这般高兴?

“娘娘,是王爷……王爷他……”

“存儿?存儿怎么了?”皇后一惊,心都不由的紧张了起来。

那奴才激动的泪水横流,擦了一把泪水,激动道:“娘娘有所不知,陛下遗照,传位皇之六子,萧存。封皇后冯氏为母后皇太后……”

皇后脸色一白:“你说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