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萧璟斓授课 (十九更)/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存一把鼻子一把泪,哭的要有多伤心就有多伤心,萧璟斓看着早就心生怒意,嫌弃的要命。打算一脚踹开,可是一想到这个是皇帝,他又忍住了,拧眉道:“起来!”

“我不……”萧存哭的惨兮兮的,好像一个小媳妇一般!

萧璟斓耐心全无:“起来,别让本王说第三次!”

萧存吓的肝胆一颤,果然起身,也不敢看萧璟斓。

萧璟斓揉了揉眉心,看了一眼萧存,没好气道:“男人,这点担当都没有?即便你没有为君之心,但是,既然父皇受命于你,岂有不挺身而出之勇?做这天下的君王是多少男人梦寐以求之事?如今将于你身,你倒是像个小媳妇一般嚎啕大哭,不知好歹!”

萧存哑然,愤愤道:“谁说本王没有担当?你给本王一个女人,本王定会好好的为她撑起一片天,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做了皇帝,三宫六院,佳丽三千,佳丽三年一选,推陈出新,还怕自己缺女人?”萧璟斓嫌弃之,就这点出息!

萧存如何不知道萧璟斓在诓骗他?怒道:“当皇帝这么好,你怎么不去当?你莫欺负我不理政事,就啥都不懂!父皇心仪之人是你,那所谓的诏书是你弄的吧?凭什么?即便是璟王之位,也能独揽大权,为何偏偏可以名正言顺,你却要假惺惺的将本王推出去?这么大方,那位置能让,你的权,你的势呢?怎么也不见奉上来?让本王去做一个无权无势的傀儡皇帝,你做梦!”

萧存这么说,无疑是在挑衅萧璟斓的忍耐能力,若是往常,有人胆敢这般和他说话,早就推出去大卸八块了。

皇帝的龙椅还没坐上去,就想夺他的权?不知天高地厚!

可是,今日,萧璟斓不仅没有生气,反而伸手拉了萧存的胳膊,将他带到书案前,将几封密函还有一块玉佩交于他:“既然让你做皇帝,这些东西,自然要尽数交给你!这是百官名单,清廉正义和贪污谋私之人都已经标出。暨墨百万雄师,却兵分三列,尹家手中虽有三十万,可是,尹家乃忠良,不必打他的主意。冯家手中有二十万,那是皇后娘舅家,你若不放心,收回来,那看你本事!剩下就本王手中有五十万,但是本王不会全给你,这虎符能调动十万精兵,这十万兵本王交给你随意调动。并非本王不信任你,只是,你身在朝堂,需要的是眼睛,而不是兵权!所谓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手上的刀要用在关键之处,兵权在武将之手,才有用武之地……”

萧存听到这里,感觉心里凉了几分:“皇兄,你当真是认真的?”

“你觉得,本王像是在和你开玩笑?”萧璟斓拧眉道:“圣旨已下,你以为,这是儿戏?”

“可是,这皇帝本王做了,你干什么去?”

“本王自然有本王的去处,你无需多问!”

萧存听此,怒极:“哦,本王算明白了,你这是推卸责任,江山,权利都给了本王,你怎么不将阿清顺带送给本王?”

啪的一声,一挪厚厚的折子砸在了后脑勺上,将萧存的玉冠都砸歪了。萧存大惊:“我靠,本王不是皇帝么?皇帝你也敢上手,反了是不是?弑君?”

萧璟斓轻嗤一声,轻蔑道:“若是想着本王的女人,那么如你所愿,不说这皇帝不用你当,男人也别做了,和纪洪安学做太监最好!”

萧存吓得连忙捂住了自己的裆,吓得脸色苍白:“啊?皇兄,你也太狠心了吧?本王还指望着这宝贝为我萧家绵延子嗣呢!”

萧璟斓白了一眼萧存,无语道:“若不是倾恒年纪小,只有五岁,本王求着你做什么?一天到晚只知道吃喝玩乐,逛青楼,玩女人,花天酒地,着实丢人现眼,不嫌脏么?”

萧璟斓有洁癖,青楼那样儿的地方从来不去,不说那里的女人看不上,就说这世上除了尹穆清之外,他又看得上谁?

这话一出,萧存突然意识到,萧璟斓让他做这皇帝,是有苦衷!

他拧眉道:“皇兄,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要去哪里?离开京都?”

“本王去哪里,无需给你报备。本王不在的日子,这暨墨江山便由你来主持大局,你虽顽劣,可是聪慧机灵,以前是你不用心,若真的将这事放在你的肩上,却也不是不能扛不起来。就当为皇兄分忧,差不多就可以了,当真要表现的那么清高,视名利于粪土么?”

萧璟斓无非是放心不下九月罢了,九月的病一直拖着,他如何放心?那是他的孩子,每天看着那孩子面色苍白,虽然活泼机灵,却一副病态的模样,他如何不心疼?

晏子苏都说过,若是不医治,那孩子活不过十八岁,他怎么会让这样的情况发生?

“额……”萧璟斓说话如此不留情面,让萧存有些尴尬,他摸了摸鼻头,开口道:“这么听来,皇兄是因为有苦衷,不能为帝,可是,你就这么放心我?本王看美人有得一手,可是这看折子,那是它不认识本王,本王也不认识它!”

“内阁之人,本王已经安排了妥善之人为你审批,你自己看得过去的就准了,看不过去的,就不准,这有何难?”

“可是,若是本王一个错写,害了忠良一家满门,这又该如何?岂不会被人戳脊梁骨?”萧存想想都觉得可怕!

萧璟斓拧眉道:“朝中人脉关系纵横交错,尔虞我诈之事数不胜数,有些时候因为阴谋诡计,即便知道他是忠良,也保不住,这是不可避免之事,哪个明君手上没几个不该死的人?你只需明白一个道理即可,治理朝政,不在于除尽奸臣贪官,而是在于牵制!”

“牵制?”萧存好奇了,作为一个明君难道不是该整顿朝野,清除藏污纳垢之人么?

萧璟斓本就有心给萧存上一课,自然是准备了足够的耐心:“所谓牵制,重点即在于平衡!你手上不是有本王给你的百官名单么?谁忠谁不忠,你心中分明就是。错杀了一个忠臣,你便杀两个奸臣,杀十个忠臣,你就杀一百个奸臣,这天下的有才之人,杀不光,缺了的位置,你自己选人再补上就是!人杀多了,自然就会积累威信,久而久之,又有谁敢在你手上犯事?”

萧存听的咽了一下口水,怎么越听越瘆得慌?长这么大,他都没有杀过几个人,可是,在皇兄眼里,这杀人好像轻松的就像他去了青楼,找了姑娘一般简单!

“听着,好像挺简单的!”萧存有些发蒙,但是,心里已经不再排斥做皇帝,听着,好像还挺新奇的!

萧璟斓将一切事物都处理妥当,便没有在皇宫待,直接出了宫。

宫门外,慕谦早就等在那里,见萧璟斓出来,立即跪地道:“王,属下有是禀报!”

“说!”萧璟斓进入马车,靠在榻上,没有睁眼。

慕谦知道萧璟斓累了,便长话短说:“王,那位楼夫人失踪了,楼公子寻了王妃,王妃画了楼夫人的画像,让人临摹了千百张,如今,大街小巷,无不贴有那寻人启事!恐怕,现在,见过挽清公主的人已经知道消息了吧?特别是墨翎那位……”

萧璟斓听此,眸子骤然闪过一丝寒意:“不中用,自取领三十杖军棍!”

君凤宜若是知情,以那位冲动的性子,哪里肯善罢甘休?

最后,为难的,是阿清罢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