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孩子没了吗?(二十更)/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三十军棍?慕谦委屈的不行,王妃本就不是一个贤惠安静的普通女子,王爷自个儿都看不住,他做一个属下的哪里看得住王妃?心中委屈却只能领命:“是!”

王妃画了挽清公主的画像,他就挨了三十军棍,若是他现在禀报王妃连夜出去,现在都没有回来,他是不是会死在这里?

“回府!”萧璟斓的话落,慕谦没动,咬了咬牙,凄然道:“王,王妃昨夜就回了尹府!”

萧璟斓瞬间拧眉道:“阿清回尹府做什么?”

“属下不知,但是昨晚王妃昨夜从王的书房出来后,便回了尹府!”

“你说什么?”萧璟斓一听,瞬间就愣了,噌的一声掀开车帘,问道:“王妃去了书房?”

阿清若是去书房,定是发现那画像了!

慕谦抬眸看了一眼萧璟斓,王爷这是在生气?他还来不及回到,萧璟斓便放下车帘,沉声道:“迅速回府!”

“是!”

萧璟斓迅速回到璟王府,来到书房,果然看见书案上的东西被人动了。萧璟斓知道尹穆清不常去他的书房,所以没有刻意将那舞姬图藏起来,没想到,她会突然来他的书房!

她现在,是知情了?

这般想着,萧璟斓的脸色就异常阴沉,一脸冷意的迈出书房:“备马!”

她去尹府,恐怕是为了问尹承衍实情吧?

穆挽清是否假死,这其中的一些蛛丝马迹,只有尹承衍知道!

正在这个时候,东临阁那边的一个暗卫匆匆来报:“王,不好了!”

去路被挡,萧璟斓不悦的蹙起了眉头:“何事惊慌?”

“启禀王,灵主子留书出走,主子他……”

萧璟斓听此,瞳孔一缩,昨晚萧璟渊的话似乎又在耳边响起,萧璟斓的拳头早已握紧!

他一时之间,不知道是不是该去看看。

去看,别人都不在乎,他去看什么呢?

然,挣扎了许久,萧璟斓转身便朝东临阁走了去,脚步匆匆,没有任何犹豫。

刚进东临阁的院子,一股令人作呕的血腥之气便迎面而来,萧璟斓脸色一变,疾步进入!

屋内的景象让他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起来。

只见一滩鲜红的血迹从床榻蔓延而下,在床脚汇集成河。

纪全,竹溪等人跪在殿中,一声不吭!

再看萧璟渊,右手无力的拿着一封染血的书信,脸色煞白。

萧璟斓不知道这是发生了什么事,鬼使神差下,他走到萧璟渊身边,伸手拿过了那封书信,当他看到书信的内容之时,心脏骤然一缩,仿佛心口被撕裂了一个洞,寒风嗖嗖的往里面灌,疼痛钻心!

阿渊哥哥,对不起,阿檀走了,请原谅阿檀的自私与狠心。

虽然阿渊哥哥答应阿檀,不生这个孩子,可是,阿檀能信阿渊哥哥,却不敢信任阿斓。

如今,孩子没了,阿斓定会怪阿檀的自私,阿檀不想死,所以,不敢留下。

阿渊哥哥,只愿今生不再相见吧!

阿檀留!

这便是信上所有的内容,萧璟斓双眸似充血了一般,眸光落在榻上那鲜红的血迹之上,对灵玉檀彻底心死。

原来,这一滩鲜血……便是他那未出生的弟弟或者妹妹?

萧璟斓从来不知道,一个人,一个孩子,竟然能化成一滩血迹,一点人的影子都看不见,那般触目惊心!

而,这个凶手,竟然是那孩子的母亲。

灵玉檀,她曾经不是要留那个孩子吗?似乎爱到要将全世界最好的东西都交给那个孩子!

如今,究竟是什么让她下了这般狠手,亲手杀了腹中的孩子?

是因为这孩子的出生会给她带来性命之忧,还是因为知道了这孩子的心头血会成为他的解毒之药?

“可以相信阿渊哥哥,却不敢相信阿斓?”萧璟斓看着信上的那句话,轻声读了出来:“阿斓会怪阿檀的自私?真是可怜!”

萧璟斓转身,将那书信扔在身后,叹道:“真是可怜啊……”

真是可怜,不知道是在说灵玉檀可怜,还是说萧璟渊可怜,或者是说他自己可怜!

灵玉檀是因为害怕他会为了自己身上的蛊毒而牺牲她,强行让她保胎?

萧璟斓心中讽刺,只想说,他不屑!

即便这蛊毒伴随他一生一世,这焚心刺骨之痛伴随他永生永世,即便他明日就会死去,他断不会欠她一分一毫!

萧璟渊看着从萧璟斓指尖飞落的书信,眸色之中满是清凉落寞之意:“阿斓,你怪我吧!”

这一切,都是因为他!

他想保住所有,却不想失去了一切!

孩子没了,阿斓的蛊毒也解不了了,现在阿檀也不见了踪影,离他而去!

仿佛一切都回到了原点!

不,现在,恐怕,连阿斓都不会再见他了!

昨晚他的话,阿斓全数听了去,那孩子心高气傲,又怎么会再在意他这个父亲?

萧璟斓脚步一顿,连话都没有说,便走了出去。

怪他?他算什么?凭什么让他责怪?

见萧璟斓离开,萧璟渊颓然的闭上眼睛,灵玉檀去意已决,连那还不到两个月的孩子都能杀害,他的心似乎也因为这孩子的离去而死了。

“纪全!”萧璟渊喃喃开口。

纪全的眼睛红肿,凄然道:“主子!”

“陪我去皇觉寺走走吧。”萧璟渊觉得自己这一生作孽无数,该去像佛祖忏悔了。顺便,为这个惨死的孩儿祈福,希望,他下辈子投胎,再不要找到像我们这般不负责任的父母!

他什么都不想管了,再也没有能力管了!

“是!”

灵玉檀知道萧璟渊爱她,她也有心劝他留下这个孩子,可是却不愿待在他身边,让他看着她慢慢死去的样子。她更不希望萧璟斓因此而内疚,觉得他欠了她,她只想为他做最后一件事情。

他恨她,没关系,以后,会有很多爱他的人,他会渐渐忘记她,忘记她的狠心,忘记她的无情!

这样,比让他内疚让他为难要好!

所以,她走后,才留了这书信,让竹溪做出流产滑胎的假象,目的,就是为了让萧璟斓彻底恨她,让萧璟渊对她失望!

冯皇后,比她更值得拥有阿渊哥哥!

阿渊哥哥保重!

萧璟斓出了东临阁,看了一眼头顶上的太阳,鼻息之间还萦绕着那难闻的血腥味,压得他心里喘不过起来。

他是接受不了那个孩子,却从未想过会除去那孩子的性命。

没想到,那孩子的宿命竟是如此!

“王!”一暗卫突然闪现。

萧璟斓淡淡的一应:“嗯!”

“挽清公主被天下第一山庄庄主引入了庄内,王妃和楼卿如去营救了!”

“阿清……”叫着这个名字,萧璟斓感觉自己活了过来,才知道自己在乎的是什么,应该在乎的是什么,他立即道:“备马!”

“是!”

……

尹承衍带着楼卿如从玉壶林穿过,攀上青峰崖,俯瞰下去,便看见对面一瀑布从山间飞流而下,落下万丈深渊,那瀑布好像一把斧头将群峰劈成两半。

右边繁花似锦,百花齐放,姹紫嫣红,煞是漂亮!繁华从中,还有亭台楼阁,仿若仙境一般。

而左边则是一座山峰,高耸入云。

“这是……”楼卿如看着下面的情形,很诧异,没想到,在这群峰之间,竟然还有这等美景。

“这是天下第一山庄的后山,从那铁索桥过去,便能进入天下第一山庄内部!”尹承衍沉声开口:“要过铁索桥,必须穿过那花海,只可惜,那花海看似美丽,却暗藏机关,去了,是九死一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