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杀了楼卿如(二十更)/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楼卿如没有说话,翻身下马,于小路下山,到了花海丛。尹承衍见此,也跟了上去。

楼卿如是大夫,对各种草药了如指掌,他看了一眼大大片大片的花簇,上面蜂蝶飞舞,美丽无比,他拧眉道:“无毒!”

后山养着些无毒之花,那就不是为了防止有人擅闯天下第一山庄而布下的陷阱。

这么美的花儿,难道,主人常来这里?

不然也不会在花丛之中建那飞檐凉亭。

“花虽无毒,暗箭却难躲,不要大意!”尹承衍是长辈,这个时候,自然不会让一个后辈走自己的前面,对方,还很有可能是穆挽清的亲生孩子。

他越过楼卿如,阔步进入花海!

他们自然不知,在他们进入花海的那一刻,就触动了机关,楼雪胤半躺在榻上,睁开眼睛,唇边勾起一抹笑意:“两个时辰,在没有任何消息透露的情况之下,这么快就来了,比本座预料的快一点。”

楼雪胤起身,展开双臂,旁边伺候的丫鬟将挂在一旁的红色锦袍穿在他的身上,他自己整理了一下衣襟,这才道:“亦行,去请河洛公子,这场好戏,没有他,怎么能演得下去呢?”

楼雪胤来到后山,于花厅处落座,桌案上煮着茶,袅袅升烟,很是悠闲!

可是,他悠闲,其他人却悠闲不起来。

穆挽清被玄铁丝缠了绕,悬空挂了几个时辰,身上早就被玄铁丝勒的处处都是伤痕,麻木到感觉不到一点痛,素白的衣服早就被鲜血染湿,地面上的白色郁金香也被血水染红了一大片。

穆挽清不敢闭眼,更不敢睡过去,她害怕自己睡过去后便再也睁不开眼睛,连她的卿如都会害了。

看着那抹红色的身影回到凉亭,穆挽清面色惊变,他怎么又回来了?难道,是卿如来了?

卿如……傻孩子!

穆挽清咬牙,艰难的开口:“阿……胤,你……你若恨我,杀了我便是,放……放过卿……卿如,他是无辜的!咳咳……”

楼雪胤仿若没有听见,玉指捻气一个小小的茶杯,于鼻息之间闻了闻:“此茶入口唇齿留香,如丝织锦缎般丝柔顺滑,怪不得取名千段锦!”

说罢,楼雪胤看了一眼穆挽清,淡然道:“挽清公主,渴了吗?”

渴了吗?

在这般酷刑之下,剧痛钻心,早就筋疲力竭,是又渴又饿!

穆挽清又岂是那些经受不住饥渴与皮肉之痛的人?

她在意的,是楼雪胤的作法,她自已的,是楼卿如的性命!

“小挽儿?”这个时候,穆挽清突然听到了一声隐含怒意的声音,她微微抬了抬眼皮,却见一抹红色的声身影朝她这里飞身而来,带着几分迫切和着急!

楼逸宸早就知道自己的这个儿子手段高,心狠手辣,不再是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娃娃了,是以,他从来没有奢求,觉得楼雪胤救他回来,是安了什么好心!

果然!

可是,他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对小挽儿出手!

楼逸宸抽出腰间软剑,足尖踏着那怒放的鲜花,朝穆挽清的方向飞了过去,在接近之时,挥刀朝缠着穆挽清的玄铁丝砍去:“小挽儿,我来救你!”

“不要……啊……”一刀挥去,却换来穆挽清痛苦的呼声,楼逸宸大惊,却看那玄铁丝完好无损,反而变得更紧,更深入的陷入穆挽清的皮肉之中,鲜血顺着玄铁丝滑下,落在楼逸宸的脸上。

楼逸宸脸色一白,不可置信的落在地上,看着因他的莽撞而伤的更厉害的女子,他内疚难当之时,更多的是怒不可遏,他握紧拳头:“小挽儿……”

玄铁丝?竟然是玄铁丝?知道了这是什么东西,楼逸宸再不敢轻举妄动!

转身,楼逸宸朝着凉亭疾步而去,眸光落在凉亭之中施施然烹茶煮酒的男子,楼逸宸磨牙道:“本座命令你,放了她!”

“哦?”楼雪胤听此,倒是觉得好笑:“不知河洛公子以哪种身份,命令本座?”

“不管如何,你是我楼逸宸的种,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难道,为父的话,你都不听?”

“哈哈……”楼雪胤竟哈哈大笑起来,手腕一动,手中茶杯之中的茶水尽数泼在楼逸宸的脸上:“河洛公子怕是老糊涂了,没有认清自己的处境,从二十年前你离开山庄,离开母亲的那一刻起,本座就没有父亲,今日,你又有何脸面,在本座面前指手画脚?”

楼逸宸哪里料到楼雪胤会做这样的举动?上次那两剑,难道,他还没有消气?若是没有消气,他又留他性命做什么?如今,还救他回山庄?

所以,在不防备之下,那杯茶水尽数泼在了他的脸上,瞬间狼狈起来。

楼逸宸没有生气,也没有还手,伸手抹了一下脸上的茶水,深吸一口气道:“你恨我,我认了,可是,与小挽儿无关,放了她,你要杀要剐,随你高兴!”

“如此舍身为人,本座倒是对你刮目相看!”楼逸宸如此说,倒是让楼雪胤握紧了拳头,他步步逼近楼逸宸,缓声道:“河洛公子这般决心,本座又如何会辜负?”

这个男人,可以狠心扔下自己的妻儿,妻子惨死他也能视若不见,却能为了另一个女人甘愿放弃自己的性命?

究竟该说他无情还是有义呢?

楼逸宸见楼雪胤唇边那抹不怀好意的笑,他瞬间就蹙起了眉头,后退一步道:“你……究竟想做什么?”

楼雪胤看着楼逸宸的身后,开口道:“杀了他,本座便既往不咎,天下第一山庄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至于穆挽清,本座也不会为难她!如何?”

楼逸宸听此,转身一看,却看见楼卿如脸色苍白的站在不远处,双眸猩红。

他瞳孔一缩,卿如?

楼逸宸大怒,转身怒斥楼雪胤:“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如此卑鄙?”

卿如,他……他怎么会来?他听到了什么?

他看到楼雪胤的模样,定然会明白一切吧!

楼逸宸心头越来越寒,指尖不由的颤抖。

被小挽儿知道事实的真相,并不可怕。因为,只需要一夜,第二日,她会忘了一切,只要他在她身边,他就有信心让她忘记她对他的恨!

可是,卿如不同,那孩子性格倔强,又怎么可能接受他?

杀他?

虽然楼卿如并非他的孩子,可是,那孩子喊了他这么多年的父亲,还一直是由他带大,人心都是肉长,怎么可能没有感情?他怎么可能下的了手?

“怎么?果真,楼大公子的性命终究要比那狐狸精的命珍贵了吗?”说这话的时候,楼雪胤心头是有几分不甘的。

这就是所谓的同人不同命吗?

同样是他的孩子,却有种骤然不同的宿命!

他楼雪胤的死活,算得了什么?

楼逸宸为了穆挽清,可以不要他和母亲二人的性命,甚至连天下第一山庄都可以舍弃!

然而,如今,穆挽清的命却不如楼卿如重要!

楼雪胤抬了抬手,缓声开口:“若是这样,穆挽清也只能下去陪母亲了!”

楼雪胤这话一出,定是暗处有人操纵那玄铁丝,缠着穆挽清的玄铁丝再次收紧,点点鲜血滴落,那玄铁丝好像要将她碎成数段,场面触目惊心。

“呃……”

终究是没有忍住,穆挽清痛呼出声。

“母亲……”楼卿如的思绪被穆挽清的痛呼拉回,他看着自己母亲受那等酷刑,楼卿如哪有不心疼不自责之理?

楼逸宸顿时脸色一白,慌忙对楼雪胤道:“放了挽清,我什么都答应你,都听你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