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父亲有事瞒着我?(二十三章)/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尹承衍的话是有道理的!穆挽清和楼逸宸是师兄妹,可以说是青梅足马,若是他们郎情妾意,君凤宜怎么会有机会?

尹承衍见楼雪胤态度渐缓,继续道:“这其中藏了多少问题,你就一点都不想弄明白?这是天下第一山庄,是你的地盘,这漫山遍野都是你楼家的人,即便事实真相不尽人意,到那个时候,你再杀也不迟!”

不得不说,尹承衍为将多年,处变不惊,成熟稳重,每一句话都能说到要点!再加之与身居来的微凛,极有说服力!

楼雪胤拧了拧眉头,犹豫了一下,还是吩咐道:“放下她!”

“是!”

噌噌几声,缠住穆挽清的玄铁丝迅速撤离,失去支撑力,穆挽清的身子瞬间跌落!

尹承衍扔下手中的剑,一掌拍开楼逸宸,足尖一点,便飞身而去,大手揽住穆挽清的腰身,缓缓而落。

“呃……”穆挽清疼的嘤咛一声,她唇色煞白,身上到处都是伤口,最严重的莫属腰间还有手腕和脚腕上。

玄铁丝陷入血肉,皮肉外翻,血肉模糊!

尹承衍将穆挽清轻轻放在地上,眸光从她雪白的青丝扫过,于脸上定住,久久没有开口说话。

表面镇定,可是从他颤抖的双手还有紧闭的薄唇能看出,他此时的隐忍还有内心的翻涌。

良久之后,尹承衍竟旁若无人的将穆挽清揽在怀里,脸色苍白道:“挽清!”

挽清二字究竟隐含多少疼惜和思念,除了当事人,无人能理解!

在尹承衍出现的那一刻,穆挽清大脑一片空白,如今被尹承衍搂在怀里,喊着她挽清,穆挽清只觉得心如刀绞,根本无颜见他。

因为失血过多,穆挽清的头昏眼花,双手无力,可是她还是挣扎道:“你……你认错人了,我……我不是……”

她的欺骗,她的逃离,给他们造成了多大的伤害,给她的宝宝造成了多大的伤害,她一辈子都无法弥补!

如今再见尹承衍,她根本不敢承认,她便是穆挽清!

“莫怕!”尹承衍摸了摸她的雪白的发丝,一次又一次的安慰:“莫怕,会好的!”

说罢,尹承衍将穆挽清放在地上,撕开自己的里衣,将她手腕上的伤口粗略的包扎住,若是这血这么流下去,她不死,手也要废掉!

这一幕,落在两个后辈的眼里,都无不惊讶。两人都下意识的将眸光落在楼逸宸身上。

楼雪胤笑了,怪不得这么多年楼逸宸不敢将穆挽清带出来,这么多优秀的男人对穆挽清虎视眈眈,就凭楼逸宸,他是谁的对手?

见到这一幕,楼雪胤倒是有些幸灾乐祸了!

母亲当年知道楼逸宸因为另一个女人离去的时候,是多么痛苦,他能体会了吧?

如今,另一个男人根本不将他楼逸宸放在眼里,对穆挽清爱护有加,他楼逸宸连穆挽清的身都近不了,他该如何?

好戏,果然是好戏!

楼卿如脸色苍白,有些无法接受。

尹承衍对母亲……

他当着父亲的面,对母亲如此亲密,将父亲置于何地?

楼卿如看了一眼楼逸宸,握了握拳头,没有理他。

他虽然愿意为了母亲而死,但是面对父亲不做任何努力便放弃他的性命,楼卿如如何没有怨言和恨意?

他走到穆挽清身边,蹲下,伸手轻轻拿过穆挽清的手腕,把了脉后,眉头拧了拧,从怀中掏出一枚一瓷瓶,倒出一粒黑色的药丸,刚要往穆挽清的唇边送去,手腕,却被一个大手抓住。

“这是什么?”尹承衍拧眉道。

楼卿如抬眸看向尹承衍,声音带着几分冷厉:“她是我的母亲!”

楼卿如的言外之意便是,她是他的母亲,他怎么会害她?倒是尹承衍是个不明不白之人!

尹承衍看了一眼双眸紧闭,唇角干裂的穆挽清,握了握拳,这才问道:“你是大夫?”

不明不白的东西,他如何敢让她服下?

“我是她的孩子!”楼卿如再一次宣判主权!

楼卿如的言外之意很明显,一个外人,当着孩子的面,还是适可而止!

尹承衍:“……”这孩子太执拗了!这份执拗,倒是很像一个人!

意识到这一点,尹承衍眸光突然闪过一丝精光,抬眸看着楼卿如,细细打量着楼卿如的外貌。

楼卿如很不悦,若不是尹承衍将他带上来,是他救了他还有穆挽清,就凭尹承衍这般毫不掩饰的打量,他都不会客气。

将药给穆挽清服下,楼卿如打算抱起穆挽清之时,却听尹承衍问道:“你是哪一年生的?”

尹承衍这话一出,楼逸宸的脸色就白了几分,他站起身来,顾不得擦唇角的血迹,厉声道:“尹承衍,你莫要欺人太甚!”

话落,楼逸宸的人已经走到楼卿如的身边,一把拉过楼卿如,便要去将穆挽清抱起来:“小挽儿,你没事吧?师哥,这就带你去找大夫,这就带你离开这里!”

楼逸宸这作法,无疑是欲盖弥彰,就连楼卿如的心间都升起了疑惑!他看了一眼楼逸宸,无比肯定的道:“父亲有事瞒着孩儿。”

楼逸宸这会儿哪会给楼卿如解释什么?他看了一眼楼卿如,面色异常阴冷道:“你觉得父亲有什么事会瞒着你?即便有事瞒着你,那也是为你好。若是心有疑虑,你私下问父亲便好,何以听信外人的谗言而如此质问自己的父亲?这便是你这么多年学到的教养?”

楼逸宸虽然不怎么管楼卿如,却从未这般严厉的苛责过他,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楼卿如的脸色骤然变得尴尬起来,他没有再开口!

楼逸宸呵斥了一通楼卿如后,便伸手去抱穆挽清。

楼卿如不会阻止楼逸宸,尹承衍哪里会让楼逸宸碰穆挽清,伸手便要去抢回穆挽清。

可是,楼逸宸的目标似乎不再穆挽清,伸向穆挽清的手突然转移目标,扣住了尹承衍的手腕,尹承衍的手这会儿已经护在穆挽清身上,是,没有防备,他感觉到手腕上传来一阵刺痛,剧痛钻心。

尹承衍眉头一皱,看向自己的手腕,便见手腕处出现一片血红,以肉眼看得到的速度迅速变紫变黑。

有毒?

尹承衍视线一恍惚,便见对方的长剑划来。

银光乍现,杀气腾腾。

他脸色一变,不得不松开抱住穆挽清的手,节节后退!

最多是的,便是尹承衍,楼逸宸如何会让他活?

所谓兵不厌诈,尹承衍现在胜他本就胜之不武,他又如何不能使计?

楼逸宸的动作很隐蔽,是以,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看到他对尹承衍下毒之事。

尹承衍中了他的毒,会迅速麻痹他的神经,动作变得迟缓,视线也会模糊,这于他来说,是杀掉尹承衍的绝佳的机会!

楼逸宸如何会放弃这个天赐良机?

软剑如灵蛇般朝尹承衍袭去,尹承衍的视线模糊,仿佛隔着一层白纱,对面的人还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千变万化,根本看不清哪一个是真人!

呲的一声,利剑挑破了尹承衍肩上的铠甲,带出一片血雾。

楼雪胤看着,觉得这出戏精彩的同时,却看出有几分不对劲。现在的楼逸宸早已不是当年的河洛公子,被自己作践成的一副残破身躯不算,前不久还中了他两剑,哪里是尹承衍的对手?

前面一战,就可以看出,在尹承衍的面前,楼逸宸本就不堪一击,怎么现在,尹承衍反而不如楼逸宸了?

再看楼逸宸的剑法,并没有比之前快多少!

为何,他能伤了尹承衍?

这时,楼逸宸剑花如一张巨大的网,罩住尹承衍,竟将他逼至悬崖峭壁之间。

楼逸宸拧眉道:“尹承衍,小挽儿爱的不是你,你何以要出现在她的面前,惹她不快?如此,我只能随了她的心意,让你永远没有机会再出来破坏她的安宁!”

说罢,楼逸宸挥剑,直刺尹承衍的胸膛!

楼卿如向来听楼逸宸的话,自然没有立场去阻止自己父亲要杀的人。

楼雪胤站在凉亭之处,即便要阻止也来不及,而且,与他,本就只是打了一个戏台子的看戏之人,又如何会参演其中?

本以为,尹承衍面临悬崖峭壁之间,会逼死无语,却不想在千钧一发之际,一根白绫飞射而来,缠住了楼逸宸的剑,哗啦一声,连同楼逸宸,都被那白绫的力道拽的偏离了方向。

楼逸宸还未站稳,几根银针便朝他的门面呼啸而来,他面色一凛,手腕一翻,将白绫断成无数节,挥动着软剑,打落了那朝他死穴射来的银针。

“名震江湖的河洛公子、墨翎的太子师傅楼逸宸,原来是如此的卑鄙小人!”

楼逸宸看去,却见一年轻女子站在不远处的大树之上,也不知她来了多久,因为那榕树枝叶茂密,她隐蔽于此,他们竟然没有发现。

尹穆清?

她怎么也来了?

楼逸宸眉头早已锁成了川字!

这算是一家人在他这天下第一山庄全部聚集的意思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