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就差君凤宜一人(二十四更)/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差君凤宜一个了呢!

也不知君凤宜知道今日的这等热闹,会不会感觉到遗憾。

尹穆清飞身下树,疾步来到尹承衍身边,抬起他的手腕,见那一片紫黑,她面色一沉,扶着尹承衍,急道:“爹爹,你没事吧?”

尹承衍摇了摇头,抬手在自己的眼前晃了晃,一片白茫茫的一片,他沉了沉脸,眸光落在楼逸宸的方向:“楼逸宸,你变了!”

变得卑鄙无耻,不折手段了!

堂堂河洛公子,竟然也学会使小人的伎俩。

下毒,不仅不是大丈夫所为,更有损江湖道义!

这种做法,是为世人所不耻的!

楼逸宸不以为意,使用小人的伎俩有如何?正所谓兵不厌诈,成王败寇,只要赢了,谁在乎他用了什么计谋?

“卑鄙?尹将军技不如人,便是别人卑鄙?尹大将军也不过如此!”

没见过这般倒打一耙的,尹承衍拧了拧眉头,却没有再说什么!

楼逸宸了解尹承衍,他向来不吐口舌之快,是以,不会将他下毒之事说出来。

中毒,也是他自己粗心大意了不是吗?

“不知所谓!”尹穆清眸光一凛,素手一扬,几枚银针从袖间飞出,直袭楼逸宸的面门。

这种人根本无需多言,打死算了!

之前他们说的话,尹穆清都听到了,她哪里不震惊?

楼逸宸竟然是楼雪胤的父亲,这么说来,楼逸宸是天下第一山庄前任庄主!

怪不得,怪不得楼雪胤会这般恨穆挽清,是因为穆挽清,楼雪胤才没有父亲的吗?

一股浓烈的内疚和惭愧涌上心间,尹穆清眼眶早已红肿不堪!

穆挽清,这个是她娘亲的女人,破坏了别人的家庭吗?

这让她如何面对楼雪胤?

她恨,恨穆挽清,恨楼逸宸。恨他们一个抛夫弃女,一个抛弃妻子!恨他们不知羞耻,狼狈为奸!

这般明目张胆的攻击,尹穆清也没有想过会将他击中,不过是忍不住自己的手,想杀了他罢了!

楼逸宸挥剑打掉了尹穆清射来的银针,看着尹穆清的眸光升起几分杀意,回头看了一眼楼卿如,沉声道:“卿如,将你母亲带到父亲身后,以免这些人出手伤了你母亲。”

楼卿如蹲在地上,搂着穆挽清的身子,正在给穆挽清上药,她身上到处都是伤口,衣服上全是血迹,根本支离破碎的样子,仿佛一碰就会碎掉。

楼卿如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母亲受这么严重的伤,如何不心疼?

不管他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有何纠葛,她都是他的母亲!

这会儿,他听楼逸宸这么说,迟疑了一下,最终他还是决定听父亲的话,伸手抱起穆挽清,走到楼逸宸的身后。

即便自己心里对父亲有千万个不满,有千万个疑问,可是,那人终究是他的父亲,就如同父亲所言,即便他有什么疑惑,私下问父亲就好,不必在外人面前给父亲难堪。

穆挽清抬了抬眼皮,带血的手抓着楼卿如的衣襟,艰难道:“别……卿如……”

穆挽清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贝贝将阿宸喊父亲,为什么……这些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可是,她不愿到楼逸宸身边去,他有妻儿,她又如何能在织梦姐姐的坟前,在楼雪胤的面前,躲到楼逸宸的身后?

楼雪胤已经恨她,恨到连她的贝贝都要杀,她不能再让他恨她!

“为……为什么?”

因为穆挽清如此挣扎,如此排斥楼逸宸,不仅楼卿如愣了,就连尹穆清都有些诧异。

尹穆清的眸光看向穆挽清,百思不得其解!

她……她不是和楼逸宸成婚了吗?还生了楼卿如,在这般重伤的时候不是应该依赖信任楼逸宸才对,为什么这会儿就连对接近楼逸宸都这般排斥?

楼卿如果然顿住了脚步,见穆挽清因为受伤而说话艰难,只能将她放下:“母亲,您别急,慢慢说,孩儿听着。”

穆挽清抓着楼卿如的衣襟,艰难转头,眸光落在楼逸宸身上,很想问问,她的贝贝为什么喊楼逸宸父亲,不仅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卿如叫楼逸宸父亲,也不知道为什么织梦姐姐会死,更不知道为什么楼逸宸的容貌为什么这么多年都没有变过。

贝贝长大了,阿胤也长大了,阿衍也没有当年的年轻,偏偏师兄还如当年一样。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可是,一想到尹承衍在这里,她就问不出口。

穆挽清最后将视线落在楼雪胤身上,艰难道:“阿……阿胤,你要杀我,要杀……我的孩子,总……总要给一个理由,为什么……这么恨我?”

要死也要死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吗?

即便当年她让师兄助她离开,那么,她也罪不至死的,不是吗?

楼雪胤在尹穆清出现的那一刻,便愣了,他不明白,为什么尹承衍来了,连尹穆清也来了。

他现在无法再欺骗自己,尹穆清不知道穆挽清的身份。

毕竟,尹承衍这么在乎,还口口声声的喊着挽清的女子,又会有谁。

可是,换位思考,站在阿清她的角度,恐怕也只有恨穆挽清吧!

既然听信尹承衍之言,将她放下,楼雪胤自然是想知道尹承衍究竟有什么自信,能看到死而复生的穆挽清,看到楼卿如后,觉得,穆挽清有什么苦衷!

楼雪胤拧眉道:“挽清公主是在装糊涂?”

“阿胤!”尹穆清听楼雪胤这么说,便知道他不知道穆挽清有失忆之症,她上前道:“她并非装糊涂,而是真的不知道这些年发生了什么事情,记忆停留在二十年前,这么多年,一觉醒来之后,便会忘记昨日发生的一切,所以,你问她,也于事无补,事情真相如何,得要问问楼太傅了!”

失忆之症?

尹穆清这话一出,楼雪胤显然吃了一惊,再看穆挽清雪白的发丝,有种不好的预感。

尹承衍听了尹穆清的话,眸色之中骤然生气几分怒意和心疼。

失忆之症,也就是,这么多年,其实她一直生活二十多年前?

尹穆清说了这句话之后,眸光突然落在楼逸宸身上,视线在楼逸宸和楼卿如二人身上来回打量,惊异道:“河洛公子如今年纪应该比挽清公主大吧?何以这般年轻?和令郎站在一起,完全看不出,你们是父子!也不知您顶着这张脸在挽清公主面前晃悠,是何居心?”

这话一出,连尹穆清自己都被惊道,越想越可怕!

挽清公主失忆,记忆停留在二十年前,楼逸宸的容貌停留在二十年前,若说这是巧合,谁信?

楼雪胤之前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他一直以为楼逸宸爱美,不愿自己老去,所以才费尽心思,保住容颜不老。可是,若穆挽清的第一停留在二十年前,那么这之中就难免有蹊跷!

楼雪胤是一个极为聪慧之人,又如何猜想不到这其中的联系?

楼逸宸听尹穆清说,眉宇间瞬间升起几分怒意:“是何居心?本官如何做,需要你一个小丫头来指手画脚?小挽儿是本官的妻子,是我孩儿的娘亲,不论本官做什么,自然都是为了她好!嘶……”

楼逸宸的话都还没有说完,一把匕首便从他耳边飞过,削落了他的一缕碎发,他脸色一白,看去,却见楼雪胤一脸铁青的朝他走了过来!

“她是你的妻,那么母亲在你眼中究竟算什么?你将母亲至于何地?楼逸宸,你当真觉得,本座不敢杀你了?”楼雪胤瞬间就怒了!

以前就知道楼逸宸不在乎母亲和他,可是,如今当真听到他如此说,楼雪胤只觉得心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